狐狸国王

(《多萝茜小公主》第4章)

(选自奥兹国经典历险故事)

(The Road of Oz)

·弗·鲍姆(美) 著  许诗焱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狐狸国王仔细地把聪明扣打量了一番,从他的水手帽一直看到他结实的小皮鞋,狐狸国王脸上的表情看上去真的是很有趣。聪明扣也在盯着国王看,他脸上的表情也同样很有趣。从来也没有一只狐狸看见过这么稚嫩美丽的小孩儿面孔,也从来没有一个孩子听见过狐狸说话,尤其是像这样一只穿得这么漂亮还统治着这么大一座城市的狐狸,更是想都没有想过。真遗憾,从来没有人给这孩子讲过任何的神话故事或者传说。这也难怪这次奇怪的经历会让他感觉到这么吃惊,他简直惊呆啦!

    “你觉得我们怎么样?”国王问。

    “不知道!”聪明扣说。

    “你不知道,这是很自然的事。我们认识的时间毕竟还很短嘛,”国王说,“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

    “不知道!”聪明扣说。

    “是啊,你怎么会知道呢?那么就让我来告诉你吧。我自己的名字叫多克斯,但是国王是不能用他自己的名字来称呼的,他必须得有一个国王名号才行。因此,我的国王名号是罗纳德四世。‘罗纳德’,重音在前面一个音节‘罗’上。”

    “‘罗’又是什么呢?”聪明扣问。

    “多聪明的孩子啊!”狐狸国王大声称赞,然后非常满意地将脸转向它身边的智囊团,“这个孩子实在是太聪明啦。他竟然问‘罗’是什么,当然‘罗’什么都不是,它就是‘罗’本身。这个孩子真的是非常非常的聪明。”

    “他所提的那个问题,绝对可以被陛下您称作一个很‘狐狸’的问题。”它的一位智囊说,这是一只上了岁数的灰狐狸。

    “确实是这样,”国王说。它又向聪明扣转过身去,问道:“我已经告诉了你我的名字,你怎么称呼我呢?

    “狐狸王!”聪明扣说。

    “为什么要这样称呼呢?

    “因为‘罗’什么都不是嘛!”聪明扣回答道。

    “好!真的是非常好的回答!你的确有一个聪明的头脑。你知道为什么二加二等于四吗?

    “不知道!”聪明扣说。

    “聪明!真聪明!你当然不会知道啦。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我们只知道二加二等于四,但却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聪明扣,你的卷头发和蓝眼睛与你惊人的智慧实在是太不相称啦。它们使得你看上去那么年幼无知,完全掩盖了你真正的智慧。因此,我要帮你一个忙。我要给你换上一个狐狸的头,那样的话,你从此以后就会看起来很聪明,你的形象就会跟你的真实水平相符合。”

    国王说着就向聪明扣挥了挥它毛茸茸的爪子,顷刻之间,小男孩儿漂亮的鬈发、稚嫩的圆脸,还有他蓝色的大眼睛都不见了,一个狐狸的脑袋出现在了聪明扣的肩膀上——一颗毛茸茸的脑袋上长着尖尖的鼻子,竖起来的耳朵和机敏的小眼睛。

    “哦,你不能那样做!”多萝茜大叫。她惊慌地从她面目全非的伙伴身边闪开,她简直难过死了。

    “太晚了,我的小可爱,他已经被变成这样了。但是如果你可以证明你也和聪明扣一样聪明的话,你也可以拥有一颗狐狸的脑袋。”

    “我不想要狐狸的脑袋,那太可怕了!”她大声叫道。一听到这句话,聪明扣“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好像他仍然是个小男孩儿,根本没有变成小狐狸似的。

    “你怎么能说那样一颗可爱的脑袋可怕呢?”国王问,“在我看来,这张脸比他刚才的那张脸要漂亮多了。我的眼光是不会错的,我妻子总是夸我很会审美的。快别哭了,小狐狸孩儿。笑一笑,为你自己感到骄傲吧,因为你得到了如此慷慨的恩赐。你喜欢你的新脑袋吗,聪明扣?

    “呜……不……不……呜……知道……呜………”聪明扣哭着说。

    “国王陛下,求求您把他变回原来的样子吧!求求您啦!”多萝茜恳求道。

    罗纳德四世摇了摇头。

    “那我可做不到,”它说,“我没有那种能力,即使我想那么做也做不了,而且我也并不想那样做,聪明扣就是应该拥有一颗狐狸的脑袋,他一旦对他的狐狸脑袋习以为常,他就会深深地喜欢上这颗脑袋的。”

    长毛人和多萝茵都感到特别伤心,特别着急,这样一场灾难降临在他们可爱的小伙伴身上,真是太让他们难过了。淘淘对长着狐狸脑袋的小男孩叫了一两声,它并不知道这还是他们原来的那个朋友,只不过是脑袋变成了动物脑袋罢了,但是多萝茜轻轻拍了拍它的脑袋,它赶紧不再出声了。至于所有的狐狸们嘛,它们都认为聪明扣的新脑袋非常合适,它们都觉得这是它们的国王赐予这位年幼的陌生人的莫大荣耀。

    小男孩儿伸手摸了摸他尖尖的鼻子和宽宽的嘴巴,又伤心地大哭起来。他像狐狸一样摇了摇耳朵,他乌黑发亮的小眼睛里全都是泪水,那副样子可真滑稽。但是多萝茜现在根本笑不出来,因为她太为她的朋友感到伤心啦。

    就在这时,三个年幼的狐狸公主,也就是狐狸国王的三个女儿,走了进来。它们一看见聪明扣就嚷嚷开了。其中一个说:

   “他是多么的可爱啊!”另一个兴奋地大叫:“他长得可真像个小甜心啊!”第三位公主也高兴地拍着手说:“他多漂亮啊!

    聪明扣止住了抽泣,很胆怯地问:“我真的是你们说的那样吗?

    “我敢保证,在整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张脸像你的脸这么漂亮!”最年长的狐狸公主说。

    “你一定要永远跟我们待在一起,你就做我们的哥哥吧。”

第二位公主说。

    “我们会非常非常爱你的。”第三位公主说。

    这些赞扬的话让聪明扣大受安慰,他朝四周看了看,还努力地微笑了一下。然而结果却很令人遗憾,因为他的这张狐狸脸是新的,还有一点儿僵硬,多萝茜觉得他此刻的表情比没有变成狐狸之前还要傻。

    “我想我们现在应该走了。”长毛人不安地说,他实在不知道这位狐狸国王还会想出什么新的花样。

    “别这么快就离开我们,我恳求你们,”罗纳德四世真诚地说,“我打算举行大规模的宴会和狂欢,以此来庆祝你们对我国的访问。”

    “那就等我们走了以后再说吧,我们不能再等了,”多萝茜坚决地说。但是她立刻发现她的决定有点让国王不高兴了,于是她又补充道:“喂,如果我去跟奥兹玛公主说,让她邀请你参加她的生日晚会的话,我就必须尽快地找到她才好。”

    尽管狐狸城景色优美,居民们也衣着华丽,但是多萝茜和长毛人都觉得在这儿不太安全,他们都想尽快离开这里。

    “但现在是晚上啊,”国王提醒他们,“不管怎么说,你们总得在这儿待到明天早晨吧。所以我现在就邀请你们作为今天晚宴的嘉宾,宴会后我将陪你们去看戏,我们可以一起坐在皇家包厢里面欣赏。明天早上,如果你们还是坚持要走的话,你们可以继续你们的旅程。”

    多萝茜他们同意了国王的建议,于是一些狐狸仆人将他们带到宫殿中的一个小巧可爱的套间里。

    聪明扣害怕被一个人留下,所以多萝茵把他带进了自己的房间。一个狐狸女仆帮多萝茜梳理头发,梳顺了以后,又在上面系了几根颜色鲜艳的丝带。另一个女仆帮可怜的小聪明扣梳理他脸上和头上的毛,用小刷子小心地帮他刷,还在他每只耳朵上系了一个粉红色的蝴蝶结。两个女仆还想为两个孩子穿上用羽毛编织的漂亮的礼服,就像所有的狐狸穿的那种,但两个孩子都不愿意穿。

    “水手服和狐狸脑袋可不太相配啊,”其中一个女仆说,“据我所知,还没有哪一只狐狸曾经当过水手呢。”

    “我不是狐狸!”聪明扣大叫。

    “唱,你确实不是,”女仆赶紧表示同意,“但你瘦弱的小肩膀上有一颗可爱的狐狸脑袋,这不就跟变成狐狸差不多了嘛。”

    女仆的话又让聪明扣想起了他刚才所经历的不幸,他又哭了起来。多萝茜轻轻地拍着他,,不停地安慰他。多萝西告诉他,他们一定能找到一种办法来恢复他原来的样子。

    “如果我们能到奥兹玛那儿去的话,”她说,“公主马上就能把你变回原来的样子,半分钟都用不了,所以你现在就安安心心地戴着这颗狐狸的脑袋吧,可怜的小宝贝,一点儿也不要为它感到担心。尽管这些狐狸们总是夸你的脑袋,它根本就不如你原来的那个脑袋漂亮,但你还要再戴着这颗脑袋坚持几天,是不是啊?

    “不知道。”聪明扣迟疑不决地说,但他听了多萝西的话以后,就真的不哭了。

    多萝茜让女仆用别针把丝带别在她的肩膀上,这样他们就为参加国王的宴会做好一切准备了。他们在王宫中的一间富丽堂皇的客厅里遇见了长毛人,他们发现他的打扮还和以前一模一样。他拒绝脱掉他身上那件破破烂烂的衣服,他什么新衣服也不要。因为他觉得,要是他换了衣服的话,他就不再是长毛人了。他还说,要是他换了衣服的话,他还得花好长时间来重新熟悉自己。

    他告诉多萝茜,他已经把他乱糟糟的头发和胡子都梳过了,但是多萝茜觉得他梳的方法肯定有问题,因为他的头发和胡子还跟以前一样乱七八糟的。那群前来陪同多萝茜他们吃饭的狐狸们穿得可漂亮啦。跟它们考究的衣服一比,多萝茜朴素的长袍、聪明扣的水手服,还有长毛人的破衣服,都显得太普通、太不起眼了。尽管是这样,狐狸们还是对它们的客人非常尊敬,国王的宴会也的确非常丰盛。

    我们知道,狐狸喜欢吃鸡和其他家禽,所以宴会上就上了鸡汤、烤火鸡、炖鸭肉、烤鹅、烧鹌鹑和鹅肉馅饼。厨师的手艺简直好极了,国王的客人们吃得很尽兴,把每道菜都吃了个精光。

    然后狐狸们又陪着他们去剧院看戏,戏里的演员都穿着色泽艳丽的羽毛礼服。这出戏说的是一个狐狸小姑娘被一群邪恶的狼骗走了,它们把它带进山洞,就在它们准备把它杀了吃掉的时候,一队狐狸士兵迈着整齐的步伐走上舞台,救了那个小姑娘,把那群邪恶的狼打死了。

    “你觉得这出戏怎么样?”国王问多萝茜。

    “非常不错,”她回答,“它让我想起了《伊索寓言》里的一个故事。”

    “别在我面前提伊索这个家伙,我求求你啦!”国王大叫起来,“我讨厌那个人的名字。他写了好多关于狐狸的故事,但在他的故事中狐狸总是又凶残又邪恶。其实,就像你们现在所看到的那样,我们狐狸其实是又温柔又善良的。”

    “但在他的寓言故事中,你们同样也非常聪明机智呀,比任何其他的动物都要聪明得多呢!”长毛人若有所思地说。

    “我们确实是非常得聪明机智。毫无疑问,我们所知道的比人所知道的还要多,”狐狸国王骄傲地说,“但我们总是用我们的智慧去做好事,而从不用它来做坏事,真不知那个讨厌的伊索到底在胡说些什么。”

    多萝茜他们不想和它争辩,因为他们觉得它应该比人类更加了解狐狸的本性,所以他们都一言不发地坐在那儿看戏,聪明扣对这出戏特别感兴趣,此时此刻他甚至都忘记了自己还戴着一颗狐狸的脑袋。

    看完了戏,他们又回到王宫。晚上,他们睡在充满羽毛的床垫上,软软的,特别舒服。狐狸们养了好多家禽来作为食物,这些家禽的毛就被用来做衣服和床垫。

    住在狐狸城的狐狸们都不像野外的狐狸那样裸露着自己本来的皮毛,多萝苗对此感到特别奇怪。当她对狐狸国王提到这一点的时候,国王说它们穿衣服是因为它们是文明的狐狸。

    “但是你们生下来的时候是不穿衣服的呀,”多萝西说,“而且你们本来就有毛,好像根本就不需要穿衣服的嘛。”

    “人类出生的时候也没有穿衣服,”国王回答,“在人类文明过程完成之前,他们一直都裸露着他们自然的皮肤。但是文明意味着要穿戴得尽可能的精致漂亮,意味着向所有的人展示你的衣服,让你的邻居嫉妒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文明的狐狸和

明的人类都把他们大部分的时间花在了穿衣打扮上。”

    “我就不这样!”长毛人说。

    “的确如此,”狐狸国王仔细地看着他说,“也许你还不属于文明的人类。”

    美美地睡了一觉之后,他们和国王一起吃了早餐,然后他们向国王陛下告别。

    “你对我们非常好——除了可怜的聪明扣之外,”多萝茜说,“我们在狐狸城过得很愉快。”

    “那么,”狐狸国王说,“也许你可以帮我得到一份去参加奥兹玛公主生日庆典的邀请。”

    “我一定会尽力的,”她向国王保证,“只要我能够在生日庆典之前见到她。”

    “请记住,生日庆典是在二十一号,”它接着说,“如果能够让我受到邀请的话,我会找到一个办法穿过死亡沙漠,进入奥兹国。我一直想去访问翡翠城,而你正好在这个时候来到我国,并且你又是奥兹玛公主的朋友,同时你又能够帮我得到一份邀请。我确信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实在是太幸运了。”

    “如果我见到奥兹玛,我会要她邀请你的!”她回答。

    狐狸国王还为他们准备了可口的午餐,长毛人把它们全都塞进了他的口袋。狐狸队长护送他们来到村庄另一边的一道拱门,这道拱门正对着他们进来时穿过的那道拱门。他们发现,守在这条路旁的士兵要更多一些。

    “你们很害怕敌人吗?”多萝茵问。

    “不是的,我们这么做,只是因为我们非常警觉,完全可以保护自己,”狐狸队长说,“但是这条路是通往另外一个村子的,那里的居民是一群又大又蠢的野兽。如果它们认为我们害怕它们的话,它们就会给我们惹麻烦的。”

    “它们是什么野兽呢?”长毛人说。

    狐狸队长犹豫了半天才说:“当你们到那儿的时候,就会明白一切的。但是不必害怕,聪明扣非常聪明,而且他又拥有一张那么聪明的脸,我相信他一定会想办法保护你们的。”’

    狐狸队长的话让多萝茜和长毛人感到很不安,因为他们并不像狐狸队长那样,对聪明扣的智力信心十足。这个长着狐狸脑袋的小男孩儿哪有这么聪明呢?但是既然队长对野兽不愿多说,他们只得跟它道别,又一次踏上了旅途。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4年5月出版的《奥兹国经典历险故事·多萝茜小公主》责任编辑 于英卜)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