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萝茜遇上了聪明扣

(《多萝茜小公主》第2章)

(选自奥兹国经典历险故事)

(The Road of Oz)

·弗·鲍姆(美) 著  许诗焱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第七条路可还真是不坏,弯弯曲曲的,路边有碧绿的草地,开满雏菊和金凤花,还有好多浓荫遮蔽的树丛,但就是看不见任何房子,他们走了好久也没遇见一个人,甚至连小动物也没有遇见。

    多萝茜开始担心起来,她觉得自己肯定是已经离家好远好远了,因为眼前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显得那么陌生。但她知道,回到刚才出发的岔路口也没什么用处,因为就算他们再另外选一条路,结果可能还是一样的。

    她一直和长毛人并排走着。长毛人不停地吹着口哨来让他们的旅途显得愉快一点儿。他们就这么走啊走,沿着路转了个弯,他们的眼前就出现了一棵巨大板栗树。这棵树真的是好大好大啊,在公路上投下一大块树阴。树阴里坐着一个穿着水手服的小男孩儿,他正在用一根小木棍儿在地上挖洞。他肯定已经挖了好长时间了,因为他挖出的洞大得都能放进一个足球了。

    多萝茜、淘淘和长毛人在小男孩儿面前停下来,小男孩儿却还在一个劲儿地挖呀挖,表情严肃,一点儿都不搭理他们。

    “你是谁啊?”多萝茜问。

    他抬起头平静地看着她。他的脸圆圆的,胖乎乎的,他的蓝色的眼睛大大的,充满真诚。

    “我叫聪明扣!”他说。

    “这是你的绰号吧?你的真名叫什么?”她问。

    “聪明扣!

    “可这不是一个真名啊!”她大叫起来。

    “为什么不是呢?”他一边继续挖土,一边问。

    “当然不是啦。这只是……嗯……只是别人随便叫你的时候用的。你一定有一个真正的名字的。”

    “我非得有个真名不可吗?

    “那还用问吗!你妈妈叫你什么?

    他不再挖土,停下来努力地回忆。

    “爸爸总是说我很聪明,聪明得像一颗扣子,所以妈妈总是叫我聪明扣。”他说。

    “那你爸爸叫什么名字呢?

    “他就叫‘爸爸’。”

    “他还叫什么?

    “不知道。”

    “不要紧的,”长毛人微笑着说,“我们就叫他聪明扣吧,就像他妈妈叫他的那样。这个名字挺好的,比有些名字还要好听一点儿呢!

    男孩儿还是在继续挖土,多萝西在一旁盯着他看。

    “你住在哪儿?”她问。

    “不知道:”他回答。

    “那你是怎么到这儿来的呢?

    “不知道2”他还是这样回答。

    “难道你不知道你是从哪儿来的吗?

    “不知道。”他说。

    “哎呀!他一定是迷路了。”她对长毛人说,然后她又转过头去看那个男孩儿。

    “你打算做些什么呢?”她问。

    “挖土。”他说。

    “但你也不能者是挖土呀。挖完土你又打算干些什么呢?”她穷追不舍地接着往下问。

  “不知道。”他说。

  “但你总该知道一些东西吧!”多萝茜真的有点儿被惹恼了。

    “我非得知道什么东西不可吗?”他抬起头,惊讶地问。

    “当然你得知道一些啦。”

    “那我必须知道些什么呢?

    “比如说,你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啦。”她回答。

    “你知道我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吗?”他问。

    “不……嗯……不怎么知道。”她承认道。

    “那你知道你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吗?”他很认真地问。

    多萝茜想到她目前的困境,只好回答道:“我也不怎么知道。”

    长毛人笑了起来。

    “没有人会什么事情都知道的,多萝茜。”他说。

    “但是聪明扣似乎什么都不知道呀,”她说,“是不是,聪明扣?

    他摇了摇头,满头漂亮的鬈发也跟着跳起舞来,然后他特别特别平静地回答:“不知道。”

    多萝茜可从来没碰到过这么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这个男孩儿肯定是走丢了,他家里的人肯定在为他担心呢。他看上去好像比多萝茜小两三岁,而且穿得挺漂亮的,好像有人特别爱他,费了好大的心思把他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可是,他怎么会跑到这样一条偏僻的小路上来的呢?她真是搞不明白。

    在聪明扣旁边的空地上扔着一个水手帽,帽带上有一个镀金的锚。他身上的水手裤的裤脚又长又肥,上衣宽领边的角上也缝着一个镀金的锚。这个男孩儿还在挖着他的洞。

    “你以前去过大海吗?”多萝茜问。

“看什么呀?”聪明扣反问道。

    “不是去看什么。我的意思是说你有没有去过一个有好多好多水的地方?

    “我去过,”聪明扣说,“我家后院就有一口井。”

    “你还是没弄明白我的意思,”多萝茜急得叫起来,“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坐过那种漂在大海上的,很大很大的轮船?

    “不知道。”他说。

    “那你干吗要穿水手服呢?

    “不知道。”他还是这么回答。

    多萝茜简直有点感到绝望了。

    “你真是笨得不能再笨了,聪明扣。”她说。

    “是这样吗?”他问。

    “是的,你真的是很笨。”

    “为什么会这样子呢?”他抬起那双大大的眼睛看着她。

    她差一点儿就要说“不知道”,但她赶紧收住话头,回答道:“那就要问你自己了。”

    “问聪明扣问题根本没什么用处,”长毛人说,他刚才一直在吃苹果,“但总该有人照顾这个可怜的小家伙呀,你说是不是?我觉得他最好跟我们一起走。”

    淘淘一直带着极大的好奇心盯着这个小男孩儿挖出的洞,它越看越觉得兴奋,也许它认为聪明扣有点儿像某种野生动物。这只小狗开始大声地叫起来,自己也跳到洞里去了。它在洞里用它的小爪子不停地乱挖,弄得泥土到处乱飞,全溅到小男孩儿的身上去了。多萝茜一把抓住聪明扣,把他拎起来,使劲用手帮他拍打衣服上的泥土。

    “快别那样做了,淘淘!”她叫道,“洞里面没有老鼠,也没有黄鼠狼。快别再犯傻了。”

    淘淘停了下来,很不相信地用鼻子在洞里四处嗅了嗅,然后才跳出来,还摇着尾巴,好像做了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似的。

    “嗨,我说,”长毛人说,“我们快走吧,要不然的话,天一黑我们就哪儿也去不了啦。”

    “可我们在天黑之前走到哪儿去呢?”多萝茵问。

    “对于这个问题,我的回答和聪明扣一样:不知道,”长毛人笑着回答,“但是根据我长期以来的经验,每条路总是会通向某一个地方的,要不然的话,路还有什么用处呢?所以,多萝茜,如果我们沿着一条路一直走下去的话,我相信我们最后总会到达一个地方的。不是这儿,就是那儿。至于到底是什么地方,我们现在是猜不到的,但是等我们走到那儿的时候,我们就肯定会知道了。”

    “哎,是啊,”多萝茜说,“你说的好像是有那么一点儿道理,长毛人。”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4年5月出版的《奥兹国经典历险故事·多萝茜小公主》责任编辑 于英卜)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