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巴特福德的路

(《多萝茜小公主》第1章)

(选自奥兹国经典历险故事)

(The Road of Oz)

·弗·鲍姆(美) 著  许诗焱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小姐,你能告诉我去巴特福德怎么走吗?”长毛人问。

    多萝茜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他的头发实在糟糕,又粗又长,满脸的大胡子也乱得像堆稻草,但他的眼睛亮闪闪的,好像还蛮可爱的。

    “喔,好的,我可以告诉你,”她答道,“但是根本不是从这条路走。”

    “是吗?

    “你得穿过那块十亩大的空地,然后沿着那条通向公路的小路,向北一直走到一个有五条路的岔路口,然后再从……嗯……让我来想一想……嗯……”

    “小姐,请你仔细想想,到底哪条路是通向巴特福德的。”长毛人说。

    “我想你应该走柳树村旁边的那条路,或者是高弗尔庄旁边的那条,或者是……嗯……”

    “五条路中任何一条都可以吗,小姐?

    “当然不是啦,长毛人。你必须先选对路,才能走到巴特福德去。”

    “那么到底是高弗尔庄旁边的那一条呢?还是——”

    “天哪!你可太笨了!”多萝茜叫起来,“看来我非得领着你去那儿不可了,等一下,我先回家把我的太阳帽拿来。”

    长毛人于是就站在那儿等。他嘴里慢慢地嚼着一根燕麦秆,好像很好吃似的,其实这有什么好吃的呢?多萝茜的房子旁边有一棵苹果树,有一些苹果已经落在了地上。长毛人觉得苹果肯定比燕麦秆好吃得多,于是他就走过去捡了几个。他刚把三个苹果放进他破外套的大口袋,一只棕色眼睛的小黑狗就从房子里跑了出来,向他直冲过来。小黑狗汪汪地叫着,猛扑向他的腿,但是长毛人却一把抓住了小狗的脖子,把它也塞进了装苹果的大口袋。然后,他又接着捡苹果,反正地上多得是呢!他每捡一个就扔进自己的口袋,一会儿砸在小狗的头上,一会儿又砸在它的背上,砸得小狗嗷嗷地叫个不停。这只名叫淘淘的小狗觉得待在长毛人的衣袋里真是好倒霉哦。

    很快,多萝茜就拿着太阳帽从家里走出来,她朝着长毛人大声说:“别磨蹭了,乱稻草,咱们快上路吧。”她翻过围墙,进入了十亩大的空地,长毛人跟在她后面。他走得可真慢,而且还老是磕磕绊绊的,他好像在考虑着一些其他的事情,一点儿也注意不到草地上的小坑。

    “哎呀,你真是笨手笨脚的!”多萝茜忍不住埋怨道,“你是不是走不动啦?

    “不是的,小姐,都怪我的大胡子,它们一碰到这种暖和的天气就特容易累,”他说,“要是现在下雪就好了。”

    “那可绝对不行,”多萝西很严肃地说,“如果八月份下雪的话,那些玉米呀、燕麦呀、小麦呀可就遭殃了,要是那样,亨利叔叔可就什么庄稼也收不上来了,那他就会变成穷光蛋的,还有……嗯……”

    “别担心,小姑娘,”长毛人说,“我想现在不会下雪的。这就是你说的那条通向公路的小路吗?

    “是的!”多萝茜一边回答,一边又翻过了一道栅栏,“我一直陪你走到公路。”

    “我真是太感谢你了,小姐。你小小年纪就这么喜欢帮助人,太难得了。”长毛人连忙道谢。

    “并不是谁都知道怎么去巴特福德的,”多萝茜一边说,一边沿着小路走得飞快,“但是我已经和亨利叔叔开车去过那儿好多次了,我觉得我闭着眼睛都能找得到。”

    “千万别这么做,小姐,”长毛人很认真地说,“你会出错儿的。”

    “我不会,”她笑着回答,“啊,我们已经走到公路了。现在你该从第二……不,是第三个路口向左拐……嗯,也有可能是第四个路口。让我想想。第一个路口在榆树边,第二个路口紧挨着高弗尔庄……嗯……还有……”

    “还有什么?”他边问边把手伸进口袋。淘淘对着他的一个手指狠狠地咬了一口,长毛人大叫一声,一下子把手抽了出来。

    多萝茜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她正用手挡着太阳,焦急地朝路的尽头眺望。

    “快跟我走,”她对长毛人说,“前面就到了,我还是领着你去吧。”

    过了一会儿,他们来到了五条路交会的路口,多萝茜指着其中的一条路说:“这条路就是通向巴特福德的,长毛人。”

    “太感谢你了,小姐。”长毛人转身走向另外一条路。

    “不是那条!”她大叫,“你走错了。”

    他停下来。

    “你刚才不是说,那条路是通向巴特福德的吗?”他用手捋捋他的大胡子,一副迷惑不解的样子。

    “的确是这样。”

    “但我并不想去巴特福德呀,小姐。”

    “你说什么?你不想去巴特福德?

    “当然不想。我只想请你帮我带个路,这样下次我去那儿就不会走错路了。”

    “喔!那么你究竟想去哪儿呢?

    “随便哪儿都行,小姐。”

    这个回答可真让多萝茜大吃一惊,同时她也感到生气——她所做的一切全是瞎忙活。

    “这儿有很多条路,”长毛人像风车一样慢慢地转着圈,朝四面望去,“我觉得一个人可以从这儿走向差不多所有的地方。”

    多萝西也跟着他一起转,她吃惊地发现周围竟然有这么多的路,比她以前任何一次看到的都要多得多。她开始数一共有多少条路,她明明记得原来只有五条的呀。她数呀数,一直数到第十七条的时候,她迷惑不解地停住了。她觉得周围的路多得就像车轮上的辐条,从他们所站的地方通向四面八方,所以要是她一直不停地数下去的话,她有可能把同样的路数两遍。

    “我的天哪!”她惊叫,“以前这儿只有五条岔路和一条公路。可现在……怎么回事,公路到哪儿去了,长毛人?

    “这我可不知道,小姐,”他回答,说着便坐在地上,好像站累了似的,“公路刚才还在这儿吗?

    “我想是的,”她迷惑地说,“刚才我还看到了高弗尔洞,还有哑人庄,但是他们现在都不见了。这些路也好奇怪,竟然有这么多!你知道这些路是通向哪儿的吗?

    “路嘛,”长毛人说,“又没长着脚。  它们总是待在原来的地方,供人们行走。”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苹果,这次他的动作可够快的,淘淘没能咬到他,但它趁机将头探了出来,“汪汪”地大叫了两声,把多萝茜吓了一跳。

    “喔,淘淘!”她惊叫,“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是我把它带来的。”长毛人说。

    “你怎么会把它带来呢?”她问。

    “为了让它替我看着我口袋里的苹果,小姐,这样就没人会把它们偷走了。”

    长毛人一只手拿着苹果开始吃起来,另一只手把淘淘从口袋里掏出来,扔到地上。淘淘一从长毛人黑漆漆的口袋里出来,自然就欢天喜地地叫着奔向自己的主人。多萝茜充满爱意地轻轻拍着它的头,它坐在主人面前,抬着头,红红的舌头伸出来,挂在嘴角,明亮的棕色眼睛盯着主人的小脸儿,好像在问她下面该做些什么。

    多萝茜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她焦急地四处张望,寻找一些熟悉的路标,但周围的一切都很陌生。好多好多的岔路之间是绿色的草地,还有一些矮矮的灌木和一些树,但她就是看不到自己的家,眼前的东西,除了长毛人和淘淘之外,她以前从来没见过。

    更糟的是,为了认路,她已经转了好多好多圈,现在她连自己家在哪个方向都搞不清了。她真的开始有点担心了。

    “长毛人,恐怕我们迷路了!”她叹了口气。

    “没什么好担心的,”他一边回答,一边扔掉手中的苹果核,又开始吃另外一个,“这里的每一条路肯定都能通向某个地方,要不然的话,它们也不会在这儿了。有什么关系呢?

    “喔,淘淘!”她惊叫,“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是我把它带来的。”长毛人说。

    “你怎么会把它带来呢?”她问。

    “为了让它替我看着我口袋里的苹果,小姐,这样就没人会把它们偷走了。”

    长毛人一只手拿着苹果开始吃起来,另一只手把淘淘从口袋里掏出来,扔到地上。淘淘一从长毛人黑漆漆的口袋里出来,自然就欢天喜地地叫着奔向自己的主人。多萝茜充满爱意地轻轻拍着它的头,它坐在主人面前,抬着头,红红的舌头伸出来,挂在嘴角,明亮的棕色眼睛盯着主人的小脸儿,好像在问她下面该做些什么。

    多萝茜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她焦急地四处张望,寻找一些熟悉的路标,但周围的一切都很陌生。好多好多的岔路之间是绿色的草地,还有一些矮矮的灌木和一些树,但她就是看不到自己的家,眼前的东西,除了长毛人和淘淘之外,她以前从来没见过。

    更糟的是,为了认路,她已经转了好多好多圈,现在她连自己家在哪个方向都搞不清了。她真的开始有点担心了。

    “长毛人,恐怕我们迷路了!”她叹了口气。

    “没什么好担心的,”他一边回答,一边扔掉手中的苹果核,又开始吃另外一个,“这里的每一条路肯定都能通向某个地方,要不然的话,它们也不会在这儿了。有什么关系呢?

    “再见啦,长毛人。”多萝茜一边喊,一边跟着淘淘跑了起来。淘淘只跑了一小段就停了下来,它转过身,满脸疑惑地看着它的主人。

    “喔,你可别指望我告诉你该怎么走,我自己也不认识,”她说,“你必须自己找到回家的路。”

    但淘淘自己找不到回家的路。它摆了摆尾巴,打了个喷嚏,摇了摇耳朵,然后慢慢地回到他们出发的地方。它沿着另一条路走,发现不对,转身回来,再试另一条,还不对,又转回来。每次它都发现脚下的路自己并不认识,它也不相信这条路能通向自己的家。最后,多萝茜实在没有力气跟在淘淘后面跑了。淘淘也累坏了,它在长毛人的身边坐下来,大口地喘着粗气,再也不肯跑一步了。

    多萝茜也若有所思地坐下来。自从这个小姑娘搬到农场以来,她遇到了多少奇怪的事情啊!但今天的这件事却是最怪最怪的一次。她竟然在十五分钟之内迷了路,这地方离家那么近,而且又是在一点儿都不浪漫的堪萨斯州。这个经历还真把她打蒙了。

    “你家里的人会担心你吗?”长毛人问。他说话时目光特别特别的慈祥。

    “我想是的,”多萝茜叹了口气,“亨利叔叔说过,总有些怪事会发生在我的身上,但我最后总能平安地回到家里。所以这次,可能他相信我还是会安全到家的,可能他也不会太担心

    “再见啦,长毛人。”多萝茜一边喊,一边跟着淘淘跑了起来。淘淘只跑了一小段就停了下来,它转过身,满脸疑惑地看着它的主人。

    “喔,你可别指望我告诉你该怎么走,我自己也不认识,”她说,“你必须自己找到回家的路。”

    但淘淘自己找不到回家的路。它摆了摆尾巴,打了个喷嚏,摇了摇耳朵,然后慢慢地回到他们出发的地方。它沿着另一条路走,发现不对,转身回来,再试另一条,还不对,又转回来。每次它都发现脚下的路自己并不认识,它也不相信这条路能通向自己的家。最后,多萝茜实在没有力气跟在淘淘后面跑了。淘淘也累坏了,它在长毛人的身边坐下来,大口地喘着粗气,再也不肯跑一步了。

    多萝茜也若有所思地坐下来。自从这个小姑娘搬到农场以来,她遇到了多少奇怪的事情啊!但今天的这件事却是最怪最怪的一次。她竟然在十五分钟之内迷了路,这地方离家那么近,而且又是在一点儿都不浪漫的堪萨斯州。这个经历还真把她打蒙了。

    “你家里的人会担心你吗?”长毛人问。他说话时目光特别特别的慈祥。

    “我想是的,”多萝茜叹了口气,“亨利叔叔说过,总有些怪事会发生在我的身上,但我最后总能平安地回到家里。所以这次,可能他相信我还是会安全到家的,可能他也不会太担心终于掏出了一个小包包,外面包着一层皱巴巴的纸,还扎着一根棉线。他解开棉线,打开小包包,拿出一块马蹄形的小小的金属块。这个金属块颜色又灰又暗,实在不怎么好看。

    “可爱的小姑娘,”他神秘今今地说,“这就是我说的那块神奇的爱的磁石。是三文治岛上的一个爱斯基摩人送给我的。别看这岛的名字叫‘三文治’,其实岛上根本就没有三文治。但只要我随身带着这块磁石,我所遇见的每一种动物都会深深喜欢上我的。”

    “那个爱斯基摩人为什么自己不带着它呢?”她很感兴趣地看着那块磁石。

    “有那么多的东西爱他,他都已经感到厌倦了。他倒盼着有人恨他呢!所以他就把这块磁石送给了我,第二天一只凶恶的灰熊就把他吃掉了。”

    “那他一点儿都不感到遗憾吗?”她问。

    “他没说,”长毛人一边回答,一边小心地把磁石包好,系上棉线,然后放在另外一个口袋里,“但是灰熊好像一点儿都不感到遗憾。”他接着说。

    “你认识那只灰熊吗?”多萝茜问道。

    “我认识的。我们还在卡维尔群岛上一起打过球呢。那只灰熊很喜欢我,因为我有爱的磁石嘛。它把爱斯基摩人吃掉了,我也不能怪它,因为吃人是它的本性呀。”

    “以前,”多萝茜说,“我认识一只老虎,它老是觉得饿,它特别想吃长得胖乎乎的小宝宝,因为这是它的本性,但它从来没吃过一个小宝宝,因为它有良心。”

    “这只灰熊嘛,哎,”长毛人叹着气说,“它可就没那么有良心啦。”

    长毛人坐在那儿,好长时间都不说话,很显然,他正思考着灰熊和老虎的事情。淘淘在一旁盯着他看,好像对他很感兴趣似的。这只小狗肯定在回忆着一路上它在长毛人口袋里所经历的一切,它肯定在盘算着在以后的日子里无论如何也要离长毛人远一点儿。

    过了一会儿,长毛人总算转过身来问:“你叫什么名字呀,小姑娘?

    “我的名字叫多萝茜,”她说台站起来,“下面我们该怎么办呢?你看,我们总不能永远待在这儿吧。”

    “我们从第七条路走吧,”他提了个建议,“对于名叫多萝茜的小女孩儿来说,七是一个幸运的数字。”

    “从哪儿开始的第七条路呢?

    “就从你开始数数的地方开始的第七条路。”

    于是她就数到了第七条路。说实话,这条路和其他的路看起来没什么两样,但长毛人果断地从他坐的地方站起来,开始沿着这条路往下走,好像他很确信这是一条最佳路线似的。多萝茜和淘淘只好跟着他一起走了。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4年5月出版的《奥兹国经典历险故事·多萝茜小公主》责任编辑 于英卜)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