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的朋友小海豚

(改编成的美术片《我的朋友小海豚》,获1982年意大利第12届国际儿童电影节最佳荣誉奖,意大利共和国总统银质奖章)

刘兴诗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椰林。大海。一艘新式的考察船划开碧波,从海边驶过。

船底玻璃观察窗内,闪耀着少年水手阿波的一双好奇的大眼睛。

长满络腮胡的老万大叔站在他的身边,向他指点着什么。

隔着玻璃看出去,远远近近是一丛丛美丽的珊瑚枝和散布在海底的许多彩色缤纷的贝壳、海螺。一群群体形姿态和色彩都不一样的游鱼,在珊瑚丛中徜徉着、追逐着。

在老万大叔的指点下,阿波一面观察,一面细心地记录。

绵绵不绝的海的涛声里,传来一阵阵隐约不清的海豚的哨音,阿波侧耳仔细谛听。

海面上,一个雪白的身影在波涛中一闪而过。

阿波站在獠望台上凭栏远望。海风拂乱了他的头发,一对白色的海鸥在他的身边飞旋。他把手掌搭在眼睛上朝四周獠望。

远方,起伏不定的海浪里,有一大一小两个白色的身影在忽隐忽现地闪动。

阿波警惕地掏出口笛,发出三长一短的笛声:表示有人落水的警报。阿波、老万大叔和另外两个水手坐在救生艇上,水手用力扳着桨。阿波伸出手,朝远方指点着。那两只海鸥也随着小船在空中疾速翻飞。

船越划越近。可以看出其中一个较大的身影在水上漂浮着,任凭海水拨弄,自身毫不动弹。较小的一个挨靠着它,在水里拨来拨去地绕着圈儿。只是相隔还有一段距离,一时还看得不大清楚。

船更近了。划过一块礁石,水浪里显出一个光溜溜的圆脑袋,有一双奇异的小眼睛。这下才看清楚,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两只南海特产的白海豚。大的是一具母海豚的浮尸,小的是一只刚生下来不久的小海豚。

海水微微波荡着,海带着感伤在轻轻地吟唱。小白海豚在水上一起一伏,慌乱地围着妈妈的尸体打圈子。它用嘴喙嗅嗅妈妈的脸,嘴巴一张一合,像是想向妈妈诉说什么。然而妈妈一动也不动。它又用尾巴“拨拉”、“拨拉”地拍了拍海水,亲呢地挨擦着妈妈的身子。接着,又使劲拱了拱它的背脊。妈妈像是睡着了,依旧没有一些儿反应。

一只小红鱼跟着自己的妈妈从水下浮起来,好奇地打量着小白海豚。小白海豚呜咽着,发出悲伤的鸣叫,它把脑袋浸进海水,嘴喙贴着母兽的乳头吸吮了一下,接着,又万分失望地探出脑袋,看着死去的妈妈和空荡荡的大海。一双眼睛泪汪汪的,带着悲伤、失望的神色。

小红鱼紧靠着妈妈,轻轻地摆动着尾巴。

救生艇划近了。一个水手指着两只海豚,大伙儿笑得前仰后合直不起腰。老万大叔似是教训,又似嘲讽地回头瞥了阿波一眼。

阿波搔了搔脑袋,感到有些儿腼腆和惊异。

    两只海鸥绕着海豚飞旋,像是也感到非常惊奇。

    小红鱼看见救生艇,连忙跟着妈妈钻下水去。

    小白海豚用尾巴拍一拍水,一个猛子扎进深水里,慌里慌张地潜泳到母尸的背后躲藏起来,只露出一个光溜溜的嘴喙在海面上不住嗅察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里充满了疑惑和恐惧。

    阿波竖起食指紧贴在嘴唇边,警告伙伴们不要做声。水手们轻轻划着船桨,小船儿悄无声息地挨靠过去。

    小白海豚惊疑不安地注视着越傍越近的小船,往后慢慢退缩,直至紧贴在母尸身边。这时,它已无路可退,身子微微发颤,仰起头怯生生地用嘴喙碰一碰船壳,不知是想嗅察它的气味,还是想探求船身上有没有可以流出奶汁的乳房。

    阿波和善的、亮晶晶的眸子里,映照出荡漾不息的海水和小白海豚的影子。阿波的眼睛眨了一眨,眸子里的小白海豚幻成了一个周身湿漉漉的迷途的孤儿,用赤脚尖站在动荡不定的水波上……阿波闪着长长睫毛的温情的眼睛,又眨了一眨,眸子里依然是那只无依无靠的小白海豚。

    阿波扭转身子和伙伴们商量着什么,老万大叔含着笑意,赞许似的点了点头。

    一双手从船舷边伸下来,挨近小海豚的身子。手指触摸到小海豚的皮肤。小海豚受了一惊,猛地拍了拍尾巴,溅起一小片水花,用还不十分熟练的动作在浪头上一起一跃地溜走了。阿波和伙伴们划着船在后面追赶。它每游开一小段距离,便无限惶恐地回过头来探望一下。等到小船临近一些,它又扑打着尾巴没命似的躲开了。可是,在海上兜了几个圈子,却总也没有离开母兽的浮尸。最后像是使尽了气力,干脆窜了过去,极其笨拙地一头扎到母兽的肚腹下面,露出大半截身子在水上微微颤动着。阿波警告伙伴们别作声。

    哗哗不息的波浪声响淹没了静悄悄的划桨声,小白海豚一点也没有觉着小船已经挨靠到身旁。

    阿波弯下身子,两只手接触到它的滑粘粘的躯体,它受了一惊,像触电似的猛地一弹身子,埋着头朝妈妈的肚腹下面更深地钻了下去。水手们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阿波抱住了小白海豚,它用力挣扎着。但是阿波抱得很紧,终于把它从水里硬拖了起来,抱到船上。小白海豚吓得用力一挣,险些儿从阿波的怀里滑掉。小白海豚的恐惧的眼睛里映着阿波的面孔,看起来是那样的和善,那样的亲切,并带着怜悯和友谊的笑容。

    海,还在娓娓不绝地柔声吟唱。阿波的脸偎倚着小白海豚,用手轻轻抚拍着它的背脊。

    水手们一下又一下地扳着船桨,小船儿在动荡不息的海上向前滑行。两只海鸥一上一下地随着小船前进,它们不时飞掠过阿波和小白海豚的身边,又一下子飞升到半空中,唧唧啾啾的,似乎在兴奋地议论着什么。

    小白海豚伏在阿波的肩头上,它悲伤的眼睛,向身后的大海凝望。碧蓝色的大海像它那不平静的心情一样,在汹涌起伏。远处,亲爱的妈妈的遗体,在浪花中不断闪现。小船越驶越远,蓝色的层层波浪终于隔开了小白海豚的视线,再也看不见亲爱的妈妈了。它不由自主地淌下了滴滴晶亮

的泪水……

    一线金色的阳光从云隙里射出来,直射在小白海豚的面孔上。

    小白海豚眼睛里的疑虑的神色渐渐消失了,眸珠里的阿波的脸儿渐渐地笑了。

    小白海豚注视着陌生的朋友阿波。终于,它打定了主意,一下子主动挨过来。大概是由于真的饿坏了,或是表示对阿波的亲呢,伸出嘴喙不住吸吮阿波的鼻子。阿波左躲右闪,怎么也避让不开。水手们都笑了起来。两只海鸥也从半空中俯冲下来,好奇地从他们的身边掠过。

    小臼海豚偎倚在阿波的肩膀上,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小艇靠在考察船的舷梯边。船员们拥护在甲板上,叽叽喳喳地互相议论着,好奇地观看这位新来的“客人”。一个身穿白色工作服的胖炊事员挤在人群后面,踮起脚尖看了一眼,连忙回转身朝厨房跑去。

    抱着小白海豚的阿波、老万大叔和另外两个水手一起走上舷梯。小白海豚睁大眼睛,惊疑而又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喧闹的人群。当有人伸出手想摸它一下,它便没命似的躲开,一头扎进阿波的怀抱。阿波俯下身子像是对小白海豚解说什么。

    小白海豚表示信赖地望着阿波,嘴唇微微嗡动着。

    胖炊事员高举着一个装了奶头的汽水瓶,里面装满了牛奶,排开人群,急匆匆地跑过来。阿波接过“奶瓶”,给小白海豚喂奶,它贪婪地吸吮着,很快就咕噜、咕噜地把一瓶牛奶喝得精光。

    胖炊事员在一旁乐得用围裙直搓手,水手们都更加开心地笑了,抚摸它,它也不再躲闪。小白海豚突然微张开嘴喙,发出一阵表示喜悦的哨音。

    水手们簇拥着阿波,把小白海豚送进船甲板上的一个空水池里。这儿有一排露天的水池,饲养着各式各样的海生动物。水池问隔着厚玻璃板,左右两侧的水池里的鱼、虾、水母……瞧见这个新来的“邻居”,都吓得连忙躲开,深怕海豚会把它们一口吃掉。

    阿波的手一扬,一道银光一闪,一条小鱼从半空中划了一道弧线落下水池。小白海豚迅速游过来,一口吃了下去。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已长大一些了。一条又一条的小鱼从空中落下来。阿波和胖炊事员从水池两边交相扔鱼。小白海豚从水下跃起,用难以设想的动作,不俟鱼儿掉下水,就在半空中把它们一一接住,吞了下去……

    阿波躲在顶甲板上的一个巨大的通风筒的背后,伸出脑袋,轻轻吹一声口哨,又连忙躲了起来。小白海豚瞧不见人影,急得心痒痒地在饲养池里乱转。

    阿波捉迷藏似的在这儿、那儿躲闪了一阵,才露出身子走到池边。小白海豚瞧见朋友映照在池子里的身影,快活地尖声呼鸣一下,用尾鳍“噼啪”、“噼啪”地拍打着水,像闪电般直冲过来。

    阿波抚爱地摸拍着它的背脊,它以同样的感情表示爱慕地乱拱乱嗅阿波从池边伸下来的手。

    邻池里,所有的鱼儿都惊奇地瞪大了眼睛,在一旁静静地观看……

    天空中乌云翻滚,海在高声呼啸,庞大的考察船晃荡不停。阿波和几个伙伴穿着油腻的工作服从水池边急匆匆地走过。小白海豚分辨出朋友的脚步声,纵身一跃,跳出水面,用高亢的哨音呼唤着……

    池子里,水花四溅,阿波带着一个漆着红白两色的救生圈,陪伴小白海豚在池子里游泳。突然,小白海豚刷地一下跃出水面,从横躺在水面的阿波的身上跳过去。阿波惊喜地注视着它那灵敏的动作,把救生圈竖起来,吹了一声口哨,朝小白海豚招了招手,它只稍稍迟疑了一下,便纵身一跳,从救生圈孔里钻了过去。救生圈孔在水花中幻成一个闪闪发光的金属圆圈,小白海豚满怀兴趣地跳起,穿梭似的钻来钻去……

    池水微微荡漾。小白海豚坐在一个在水波上滴溜溜直打转的救生圈上,用头顶回从四面八方抛过来的一个又一个的彩色皮球。

    池边围观的水手们一个个眉开眼笑。一个水手不小心把一串钥匙掉下了水池。小白海豚潜入池底,一眨眼功夫便衔了起来。阿波的眼睛陡地一亮,想起了一个主意……

    清晨,考察船停泊在珊瑚岛边。

    阿波和老万大叔划着小船,把一台台水下电影摄影机放到海里去。

    一台电影摄影机沉下海底,好似一块石头静静地躺在珊瑚枝丛和许多贝壳之间。来往的水族谁也对它不注意,悠闲自在地从它的旁边游过。摄影机发出极其轻微的拍摄声响。

    小白海豚潜下海底,把一台又一台的摄影机拾起来,交给小船上的阿波和老万大叔。水面上,已是一片暮色迷茫。

    阿波和老万大叔在观看电影。银幕上展现出许多不平常的景象:海马、玳瑁和一些鱼儿以不同的姿势游过;海葵像“开花”似的向四周伸展出触手;两条凶猛的大鱼相互争斗;珠母贝静静地张开贝壳,露出亮晶晶的珍珠……

    小白海豚又潜下海,在幽暗的海底四处搜寻。钻进一艘布满绿苔的古代沉船的船舱里。

    海水荡漾。在阳光映照下,闪烁着诱人的光点。小白海豚的脑袋从水里伸出来,嘴喙上衔着一个古代的长颈双耳瓷瓶。

    阿波手捧着瓷瓶,表示赞赏。

    阿波目送着小白海豚再一次潜下海。静静的海面起了一圈涟漪,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小白海豚游下海底,再一次从半开的舱门游进那艘古代沉船的船舱。当它游进去时,一不注意碰倒了甲板上的一根半腐朽的桅杆。桅杆倒下去,恰巧带动船舱的门,把门关闭起来了。小自海豚吃了一惊,要退出来,但是舱门已经关紧了,无论怎样使劲,也没法推开。它慌里慌张地在船舱里到处乱碰。

    一群小鱼慢悠悠地从沉船的船面上游过。游近一扇船窗,正好和关在里面的小白海豚打了一个照面,连忙都把尾巴一摆,拨拉一声掉转身子游走了。

    小白海豚在船舱里焦急地张望。这时透过海水投射进来的光线更加黯淡了,头顶传来的风浪声却显得比先前清晰。它仔细谛听,可以分辨出其中夹着一个熟悉的口哨声,在亲切地呼唤它。

    小白海豚的脑际幻化出阿波的面容。它不禁抬起头感情激动地发出一声长长的呼啸,声调震颤不已……

    阿波面对着空荡荡的大海,听见了从海底传来的召唤的声音,惊喜地扬起了眉毛。

    阿波戴着氧气面罩和脚蹊在水下寻找。小白海豚的呼唤声引导着他游过一丛丛五光十色的珊瑚,向更深、更加黯淡的海底游去。终于,在一个幽暗的角落里发现了那艘古代沉船。隔着船窗,他看见了被关在里面的小白海豚。

    小白海豚无限渴慕地望着朋友游过来,隔着窗子,伸出嘴喙去挨擦他的面孔。在它的眼睛里,又幻化出阿波从前在海上救起它的一幕。

    阿波发现船舱门被堵住了,迅速排开障碍,打开了舱门。小白海豚游出来,和他亲呢地挨擦和抚摩,愉快地和阿波向海面游去。

    忽然,小白海豚像是表示爱慕似的,一下踊身向前,伸出尖尖的嘴喙不住嗅闻、挨擦阿波的身子。最后干脆顶推着他向海面飞快地游去。

    阿波快乐地游着,眼前的景象忽然幻成小白海豚在风浪里,用同样的方式营救一个落水的人……

    小白海豚继续顶推着阿波,终于把他推出水面。

    远方,动荡的大海发出一阵阵诱人的、神秘的音响。可以隐隐觉察出,在海的涛声中夹着一个时而低沉、时而高亢的哨音,像是一股不可捉摸的风在呼号。

    小白海豚不由自主地回过头来,朝海那边看了一眼。

    在海的乐曲中,那个神秘的哨音显得更清晰了。忽然,波浪中,现出十几条黑色的身影,那是一群在风浪里快活嬉戏的野海豚。小白海豚踟蹰着,逐渐接近了野海豚群。

    阿波在海面上等了好一阵,他睁眼一看,发觉小白海豚不见了,吹了一声口哨。

    在奔腾不羁的大海的交响乐里,小白海豚听见了阿波的哨声。

    它是那样的轻微,然而却充满了期待与温情,小白海豚犹豫了,不由自主地回头顾盼了一下。

    浪花里显现出阿波的面容。他无限悲伤地朝四处顾盼,焦急地向着无垠的大海呼唤……

    小白海豚拨转身子,想向后面游去。但是,一个小山般的巨浪迎面扑来,把它推送得更远、更远,一直推送到野海豚群中,这群野海豚正在跳跃着列队前进。

    小白海豚在队列的最后面。在轰鸣作响的海的乐曲中,那个十分熟悉的口哨声还在隐隐回旋,像是萦系着小白海豚的心。它几次微微扭转身子,还想奔回去,同族的野伙伴们又召唤着它,渐渐愈行愈远,终于溶入了澎湃不息的大海。

    阿波在海上漂浮,他又吹了一声口哨,依然没有反应。海在动荡着,蓝色的大海无边无垠,哪儿有小白海豚的影子?

    一个浪涌来,把他推到高高的浪尖上。他紧握着救生圈趁势撑起身子朝远方一望,正好瞧见在远远的海上,一条纯白色的身影和十几条黑影在浪涛间欢快地跳跃着,一起一落,一隐一现地奔向远方。在海的乐曲中,仿佛还能听见一声声熟悉的令人心疼的小白海豚的呼群哨音,这声音是那样的流畅悦耳,然而又似夹杂着一些几乎不能觉察的、淡淡的哀伤,它很快地就在波浪里消失了。

    顺着水势,阿波倏地一下又从水浪的巅尖沉沦到深陷的浪谷里,风浪卷起的水花溅了他一身。

    阿波痛苦的面孔上,两行水珠顺着脸颊淌流,也不知是泪水还是带咸味的海水。

    落日沉入海洋。阿波朝着远方獠望。此起彼伏的海浪闪动着光点,恬像是小白海豚的深情的眼睛。然而,随着浪花飞卷,它在刹那间幻灭了。那不过是海水冲起的毫无生命的盐水泡沫而已……

    海上晴日。海面上只有一些儿涟漪。阿波手擎着望远镜,站在瞭望台上向远方眺望。忽然,在望远镜的镜片中出现了一个小白点,映衬在海的蔚蓝色的背景上,十分显眼。

    阿波怀着喜悦和焦急的心情划着小船向那个可疑的白点迅速驶去。然而那只是一个怀抱着幼仔、在水面半露出身子晒太阳的美人鱼。它瞧见小船驶近,连忙紧抱着自己的孩子钻到海里去了。

    阿波戴上氧气面罩和脚践,在珊瑚礁下到处寻找。珊瑚礁间的景色依然是那样的美丽,但是,这一切仿佛都不能打动阿波的心,他的眼睛向四处搜寻,神色焦急。

    忽然,一个朦胧不清的白色影子从暗礁边闪过,惊散了一群小鱼。阿波的眼睛陡地一亮,嘴唇微微一张,险些儿喊出了声。但是,那不是他所要寻觅的朋友,而是一条胖胖的比目鱼蹒跚地从面前游过。阿波的眼睛又黯淡了……

    阿波的口哨声在海上回旋,飞过层层波涛,传到正在远海上和野伙伴们嬉戏的小白海豚的耳鼓里。它顺着一个浪头高高跃出水面,恰巧瞥见远远驶来一艘轮船。

    海的音响中幻化出那个早就熟悉了的口哨声,娘花里显现出亲爱的朋友阿波的面影。小白海豚不再迟疑了,毅然离开了野伙伴,像箭一般直朝那只船游去。然而,这不是那只紧紧萦系在它心间的海洋考察船,而是一艘飘拂着黑烟的货轮……

    在苍茫的夜色里,小白海豚在珊瑚礁岛间来回逡巡。忽然,瞥见一个礁石上有一个黑影,看起来很像阿波。小白海豚欢快鸣叫了几声,连忙游了过去。它伸出嘴喙,像往常一样,含着温情轻轻挨擦着这个黑影,并且吻了吻它的脚。可是,它却依然一动也不动。

    小白海豚惊异地抬起了头,在黯淡的星光下看清楚,原来这是一块酷似人形的岩石。

    海悲伤地呻吟着。小白海豚痛苦地流下了眼泪……

    阿波划着一只小船在海上行驶。疾风在海上呼啸着,小船一会儿被托上陡急的波峰,一会儿又沉落进深陷的波谷。突然,一个大浪从侧面扑来,小船剧烈地倾斜,一下子被卷了起来,抛送到半空中。

    阿波还来不及坐稳,一个更大的浪头从头顶上盖下来,猛地把阿波连人带船抛掷到一个半露在水面的礁尖上,船身顿时被撞得粉碎,阿波身不由己地跌入海中,他的额角受了伤,鲜血在流淌。在慌乱中他抱住一只船桨,在风浪里一升一沉地漂浮。一只大章鱼从海里窜了出来,舞弄着长长的触手,朝阿波扑去。章鱼的一根触手卷住了船桨,其余的在空中来回舞动着,企图抓住阿波的身子。阿波吃了一惊,一面尽力躲闪,一面拔出匕首和章鱼格斗。

    忽然传来一阵隐约不清的欢乐的哨音。阿波机智地躲开章鱼的触手,抬头一看,果然看见不远处出现了一群海豚,正神采奕奕地在浪头上纵身跳跃,其中一只是纯白的。阿波连忙吹出招呼伙伴的口哨。小白海豚从喧嚣的怒涛声中分辨出阿波的口哨声,猛地扭转身子,一纵一跳地朝哨音奔去。

    章鱼伸出几条像毒蛇似的触手,正要缠住阿波。忽然,一道白色的“闪电”迎面冲来,分散了它的注意力。接着,又有十几只黑海豚冲过来,一只接着一只,像是在有意挑逗似的,以极其敏捷的动作,紧贴着章鱼的身子掠过。

    章鱼被激怒了,放开已被弄得疲惫不堪的阿波,舞动着触手,朝这些顽皮的海豚冲去。在海底的一丛珊瑚枝边,一只大乌贼,放出墨汁染黑了海水,眼前一片混混沌沌,什么也看不见了。

    阿波终于攀住船桨,但已精疲力竭了。忽然耳畔传来一阵十分柔和的哨音。他忙睁开眼睛,小白海豚已泅浮到他身边。不远处,十几只野海豚怯生生地排成一个半圆形的圈子,在水浪里注视着他们。

    阿波高兴地伸出双手,紧紧抱住小白海豚。

    小白海豚衔住船桨,拖着受伤的阿波,穿过波涛笔直地向前游去。

    风势渐渐小了,云隙里露出了灿烂的太阳。小白海豚拖带着阿波往前游,他们的身影被笼罩在太阳散发的一圈金色的光轮里。

    海的交响乐欢快地奏鸣着……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