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敏的秘密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 5)

(英)J.K.罗琳

郑须弥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令人震惊的事……令人震惊……他们谁都没死,真是奇迹……从来没听过这种事……真的,幸而当时你在那里,斯内普……”

    “谢谢你,部长。”

    “梅林爵士团勋章,二级,没问题。一级,要是我能想法争取的话!

    “的确多谢你了,部长。”

    “你这伤口真糟……布莱克干的,是不是?

    “说实在的,是波特、韦斯莱和格兰杰,部长……”

    “不!

    “布莱克对他们施加了魔力,我立刻就看穿了。从他们的行为判断,是一种迷魂乱心魔咒。他们似乎认为布莱克有可能是无辜的。他们不能为他们的行动负责。另外一方面,他们的干预也许让布莱克得以逃跑……他们显然认为他们会单枪匹马地抓住布莱克。在这以前,他们干了许多事没人管……我担心这让他们高看了自己……当然,校长一贯让波特享有特别大的特权……”

    “啊,好吧,斯内普……哈利·波特,你知道……在有关他的事情上,我们大家都存在着盲点。”

    “不过……给他那么多特殊待遇,这对他有好处吗?我个人是尽量像对待其他学生一样对待他的。带领朋友使他们遭遇危险,任何其他学生都会受到暂时休学的处分的。至少是这个处分。考虑一下吧,部长,违反了学校的所有规定——在为了他的安全采取所有预防措施之后——太没边了,在夜里,和狼人还有杀人犯做伴……而且我有理由相信,他还曾经非法去过霍格莫德……”

    “好,好……我们会研究的,斯内普,我们会研究的……这孩子肯定是有点傻……”

    哈利躺在那里,双眼紧闭,听着这一切。他觉得非常昏头昏脑。他正在听到的话从他耳朵里进入了大脑,好像经历了极缓慢的旅程,因此难以听懂。他四肢像灌了铅一样,眼皮重得抬不起来……只想躺在那里,躺在那张舒服的床上,永远躺下去……

    “让我最惊讶的是那些摄魂怪的行为……你真的不知道是什么让它们撤退的吗,斯内普?

    “不知道,部长。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它们正在回到各个入口处的岗位上……”

    “真反常。但布莱克、哈利,还有那女同学……”

    “我走到他们面前时,他们都失去了知觉。我自然把布莱克捆起来了,塞住他的嘴,召来了担架,把他们直接带回城堡。”

    谈话停顿了一下。哈利的大脑好像动得快一点了,这时,他的胃里产生了一种啮咬的感觉……

  他睁开眼睛。

  什么东西都有一点模糊。有人把他的眼镜拿走了。他是躺在黑暗的校医院里。他可以看见庞弗雷夫人在病房的一端,背对着他,俯身向着一张床。哈利眯起眼看。罗恩的红色头发在庞弗雷夫人的手臂下露了出来。

    哈利在枕头上动了动脑袋。他右边的床上躺着赫敏,月光照在她的床上,她也睁着眼睛。她似乎吓坏了,看到哈利醒了,就放一个手指在嘴唇上,然后指指校医院那扇侧门,那扇门半开着,康奈利·福吉和斯内普的声音就是从外面走廊通过这扇门传过来的。

    庞弗雷夫人现在从黑暗时病房的那一端轻快地向哈利走来。他翻过身来看着她。她拿着他平生从未见过的最大块巧克力,那巧克力像是块小圆石头。

    “啊,你醒了厂她活泼地说,把那块巧克力放在哈利的床头柜上,开始用一把小锤子敲碎它。

    “罗恩怎么样了?”哈利和赫敏同时问道。

    “他会活下去的,”庞弗雷夫人忧郁地说,“至于你们两个……你们要待在这儿,待到我认为满意的时候——波特,你以为你在干吗?

    哈利坐起来,戴上眼镜,拿起魔杖。

    “我必须见校长。”他说。

    “波特,”庞弗雷夫人安慰他说,“没事。他们已经抓住布莱克了。他锁在楼上,现在随时摄魂怪都会给他那一吻……”

    “什么?

    哈利跳下了床,赫敏也一样。但他的喊声已经传到走廊里了,康奈利和斯内普马上就进了病房。

    “哈利,哈利,怎么啦?”福吉说,很焦急的样子,“你应该躺在床上——他吃过巧克力了吗?”他着急地问庞弗雷夫人。

    “部长,听着!”哈利说,“布莱克是无辜的!小矮星彼得假造了自己的死亡!今晚我们看见他了!你不能让摄魂怪对布莱克做那件事,他是……”

    但是福吉摇头,脸上略有点笑容。

    “哈利,哈利,你脑子很乱,你刚刚经历过一场可怕的灾难,躺回去,现在,一切事情都已经就绪了……”

    “没有!”哈利大叫,“你们抓错人了!

    “部长,请听我们说。”赫敏说,她已经赶着站到哈利身旁,正用探究的目光看着福吉的脸。“我也看见他了。那是罗恩的耗子,他是个阿尼马格斯,小矮星彼得,我意思是说,还有……”

    “看见了吗,部长?”斯内普说,“大脑昏乱了,两个人都一样……布莱克在他们身上可是干了一件好活计……”

    “我们脑子不昏乱!”哈利大吼。

    “部长!教授!”庞弗雷夫人恼怒地说,“我必须坚持要你们离开。波特是我的病人,不应该让他苦恼!

    “我不苦恼,我要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事!”哈利狂怒地说,“要是他们能听我……”

    但是庞弗雷夫人突然把一大块巧克力塞在哈利的嘴里。他噎住了,她抓住这机会强迫他回到了床上。

    “好啦,部长,请吧,这些孩子需要照顾,请离开。”

    门又开了,进来的是邓布利多。哈利拼命吞下那一大口巧克力,又站了起来。

    “邓布利多教授,布莱克……”

    “看在上帝的份上:”庞弗雷夫人歇斯底里地说,“这里到底是不是校医院?校长,我必须坚持……”

    “我道歉,波皮,不过我要和波特先生和格兰杰小姐说句话。”邓布利多镇静地说,“我刚刚和布莱克谈过。”

    “我想他告诉你的就是他移植在波特脑子里的童话吧?”斯内普不屑地说,“说什么一只耗子啊,小矮星彼得还活着……”

    “不错,布莱克是这么说的。”邓布利多说着,透过他那副半圆形眼镜仔细打量着斯内普。

    “那我的证据就不算数了吗?”斯内普咆哮着说,“小矮星彼得并不在尖叫棚屋里,在禁林里我也没有看见他的任何迹象。”

    “那是因为你昏过去了,教授!”赫敏真诚地说,“你来的时候没有听到……”

    “格兰杰小姐,住嘴!

    “好吧,斯内普,”福吉吓了一跳说,“这位年轻的小姐不是头脑混乱嘛,我们必须对她宽容……”

    “我想与哈利和赫敏单独谈一谈,”邓布利多突然说,“康奈利、西弗勒斯、波皮——请离开我们。”

    “校长!”庞弗雷夫人气急败坏地说,“他们需要治疗,他们需要休息。”

    “这事不能等,”邓布利多说,“我必须坚持。”

    庞弗雷夫人噘起嘴,走到病房尽头她的办公室里去了,在身后重重地关上门。福吉看了看从他背心上挂下来的那只大金怀表。

    “摄魂怪现在应该到了,”他说,“我要去迎接它们。邓布利多,回头在楼上见。”

    他走到门边,开着门,等斯内普出来,但是斯内普并没有动。

    “你肯定对布莱克讲的故事一个字也不相信,是不是?”斯内普低声问,眼睛盯着邓布利多的脸。

    “我想单独与哈利还有赫敏谈谈。”邓布利多重复说。

    斯内普向邓布利多走近了一步。

    “小天狼星布莱克十六岁的时候就表现出他能当谋杀者,”他低声说,“你没有忘记这件事吧,校长?你没有忘记他曾经有一次想杀我?

    “我的记忆力和以前一样好,西弗勒斯。”邓布利多平静地说。

    斯内普转身走出福吉还在给他留的门。他们走后门就关上了,邓布利多转向哈利和赫敏。他们两人同时急急地说起话来。

    “教授,布莱克说的是真话。我们看见小矮星彼得……”

    “——卢平教授变成狼人的时候他逃走了……”

    “——他是个耗子……”

    “——小矮星彼得的前爪,我意思是说,手指,他把手指割断了……”

    “——小矮星彼得攻击了罗恩,不是小天狼星……”

    但是邓布利多举起手来制止了这滔滔不绝的解释。

    “现在该轮到你们听了,我请求你们不要打断我,因为时间很少了。”他平静地说,“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布莱克的故事,除了你们的话以外——而两个十三岁小巫师的话是说服不了任何人的。整整一条街的目击者发誓说,他们看见小天狼星布莱克杀了小矮星彼得。我自己向魔法部提供过证据,说小天狼星是波特夫妇的保密人。”

    “卢平教授可以告诉你……”哈利说,未能管住自己。

    “目前卢平教授在禁林深处,不能告诉任何人任何事情。等到他又变成人,那就太晚了,小天狼星的命运要比死还糟。我也许可以加一句,在我们这些人中,多数是很不信任狼人的,所以他的说法不会有多大分量——何况他和小天狼星还是老朋友——”

    “但是——”

    “听我说,哈利。太晚了,你懂吗?你必须明白,斯内普教授所说的远比你们的有说服力。”

    “他恨小天狼星,”赫敏绝望地说,“全都是因为小天狼星拿他开过愚蠢的玩笑……”

    “小天狼星也没有像无辜的人那样行事。对胖夫人的袭击,带刀进入格兰芬多塔楼……没有小矮星彼得,不管是活的还是死的,我们就没有办法推翻对小天狼星的判决。”

    “但是你相信我们。”

    “对,我是相信你们。”邓布利多平静地说,“但是我没有权力,不能命令其他人看到真相,或者推翻魔法部长……”

    哈利瞪眼看着那张严肃的脸,觉得脚下的地面好像分崩离析了。他已经习惯于这样的念头,那就是邓布利多能够解决任何问题。他曾经指望邓布利多能够凭空就拿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来,但是没有……最后的希望破灭了。

    “我们现在需要的,”邓布利多慢慢地说,他那浅蓝色眼睛从哈利看到赫敏,“是更多的时间。”

    “但是……”赫敏开始说。然后她的眼睛睁得滚圆。“哦!

    “现在,注意了,”邓布利多说,声音很低,很清楚,“小天狼星锁在八楼弗立维教授的房间里,从西塔数第十三个窗子就是。如果一切顺利,你们今晚可以拯救不止一条无辜的生命。但是记住这一点,你们两人都要记住。必须不让人看见。格兰杰小姐,你懂法律,你知道什么东西有危险……决——不能——让人——看见。”

    哈利还没闹清事情在如何发展,邓布利多已经转过身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回过头来。

    “我把你们锁在这里。现在是——”他看了看表,“差五分午夜十二点。格兰杰小姐,转三次就行了。祝你们好运。”

    “好运?”哈利重复道,这时邓布利多身后的门关上了。“转三次?他在说什么呀?我们应该干吗?

    但是赫敏在她袍子的领口那里摸索着,从袍子下面抽出一条很长很精细的金链子。

    “哈利,这里来,”她急切地说,“快!

    哈利向她走过去,完全迷惑了。她把那条金链完全抽了出来。他看见金链子下面垂着一只小小的发亮的金计时器。

    “这里——”

    她把金链也围到他的脖子上。

    “准备好了吗?”她气喘吁吁地问。

    “我们要干吗?”哈利说,完全糊涂了。

    赫敏把计时器转了三次。

    黑暗的病房不见了。哈里觉得自己在飞,飞得很快,向后飞。眼前掠过各种模糊的云彩和形状,耳朵里有东西在猛敲。他想大叫,但是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然后他觉得脚下触到坚实的土地了,所有东西又都聚焦了……

    他站在赫敏身旁,站在没有人的前厅里,一道金色的阳光从打开的前门射到地板上。他急切地看着赫敏,计时器的链子勒着他的脖子。

    “赫敏,什么——?

    “这里来!”赫敏抓住哈利的手臂,拖着他走过前厅,走到一个放扫帚的橱门前;她打开橱门把他推进去与水桶和抹布待在一起,自己也跟着进去了,然后关上身后的门。

    “什么——怎么样——赫敏,发生什么事了?

    “我们在时间上倒退了,”赫敏低声说,在黑暗中把哈利脖子上那根金链子取下来,“倒退了三个小时……”

    哈利摸到自己的腿,狠命拧了一把。真痛,这似乎说明他并不是在做稀奇古怪的梦。

    “但是——”

    “嘘!听着!有人来了!我想——我想可能是我们!

    赫敏把耳朵贴在橱门上听。

    “厅里有脚步声……对,我想那是我们去找海格了!

    “你难道是在告诉我,”哈利耳语道,“但是我们在这个橱子里呀,我们怎么又在外面呢?

    “是啊,”赫敏说,耳朵仍旧贴在橱门上,“我肯定那是我们……听起来只有三个人……我们走得很慢,因为我们顶着那件隐形衣——”

    她不说了,仍旧专心地听着。

    “我们已经走下那石台阶了……”

    赫敏坐在一个倒扣的水桶上,样子非常焦急,哈利有几个问题想得到回答。

    “你从哪里得到这个计时器的?

    “这叫做时间转换器,”赫敏低声说,“我们回来的第一天,我就从麦格教授那里得到了它。我整年都在用它,好赶上所有的课。麦格教授要我发誓不告诉任何人。她必须给魔法部写各种信,这样我才能有一个时间转换器。她必须告诉他们:我是模范学生,而且我将永远不把它用于学习以外的事……我一直在把它一小时一小时地转回去,这就是我能够同时上几门课的原因,明白吗?不过……”

    “哈利,我不懂邓布利多要我们做什么。他为什么告诉我们倒退三个小时?这样做对小天狼星有什么帮助吗?

    哈利瞪眼看着她那张幽暗中的脸。

    “一定会发生什么他要我们改变的事情,”他慢慢地说,“发生过什么事呢?三小时以前,我们走到海格那里去……”

    “这是三小时以前,我们正在走向海格那里,”赫敏说,“我们刚刚听到我们自己离开……”

    哈利皱眉,他觉得自己好像在把整个大脑都集中起来想着。

    “邓布利多刚才说——刚才说我们可能救下不止一条无辜的生命……”然后他灵机一动。“赫敏,我们要看到巴克比克了!

    “但是——这一点怎么能帮助小天狼星呢?

    “邓布利多说——他刚才告诉我们那扇窗子在哪里——弗立维教授的办公室!他们已经把小天狼星锁在那里了!我们必须让巴克比克飞到那窗口去救小天狼星!小天狼星可以骑在巴克比克背上——他们可以一起逃走!”

    哈利能够看到赫敏的脸,她给吓坏了。

    “要是我们设法这样做而不被人看见,那就创造奇迹了!

    “好吧,我们必须试一试,对不对?”哈利说。他站了起来,把自己的耳朵也贴到橱门上。

    “听起来好像那里没有人……来吧,我们走……”

    哈利推开橱门,前厅里没有人。他们尽量轻手轻脚,冲出那橱门,走下石台阶。影子已经拉得很长了,禁林的树梢再次镀上了一层金色。

    “要是有人往窗外看——”赫敏尖声说,抬头看身后的城堡。

    “我们跑过去,”哈利坚决地说,“直奔那树林,好吗?我们必须躲在树或者什么东西后面,然后往外看。”

    “好的,不过我们要绕过那暖房!”赫敏气喘吁吁地说,“我们必须躲开海格的前门,要不然我们会看见我们的!现在我们一定已经走近海格的小屋了!

    哈利还在想着这话是什么意思,一面就一跳出发了,赫敏跟在他后面。他们飞奔过菜园到了暖房,在那里停了一下,然后又出发了,尽快地绕过那棵打人柳,向着禁林里的阴影处飞奔……

    哈利到了树木的阴影里就回过头来,几秒之后,赫敏喘着气也到了。

    “对,”她气喘吁吁地说,“我们需要偷偷地到海格那里。别让人看见,哈利……”

    他们在树木之间默默地穿行,一直走在林子的边缘。然后,他们瞥见海格的小屋,听见一声敲门。他们迅速地走到一棵树干粗大的橡树后面,从两边向外看。海格在门洞里出现了,浑身发抖,脸色苍白,他四处张望,找敲门的人。哈利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是我们。我们穿着隐形衣呢。让我们进去,我们就可以脱掉隐形衣了。”

    “你们不该来!”海格低声说。他让开,然后迅速关上了门。

    “这是我们所做过的最古怪的事。”哈利热烈地说。

    “让我们稍稍挪一下地方,”赫敏低声说,“我们必须更靠近巴克比克些!

    他们在树木之间爬行,直到他们看见那头紧张不安的鹰头马身有翼兽为止,它被拴在海格南瓜地的篱笆上。

  “现在?”哈利低声说。

  “不!”赫敏说,“如果我们现在就偷走它,委员会的那些人就会认为是海格放了它!我们必须等到他们看见它是拴在外面以后!

    “那我们大约有一分钟时间。”哈利说。这件事开始显得不可能起来。

    这时,海格小屋里传来瓷器破裂的声音。

    “那是海格打破牛奶罐了,”赫敏低声说,“我马上就要发现斑斑了……”

    果然,几分钟以后,他们听到了赫敏惊讶的尖叫。

    “赫敏,”哈利忽然说,“要是我们——我们就跑进去,抓住小矮星彼得……”

    “不”赫敏吓坏了,低声说,“你不懂吗?我们在破坏魔法界最重要的法则之一没有人应该改变时间,没有人!你听到邓布利多说了,要是我们被人看见——

    “我们只会被我们自己和海格看见!

    “哈利,如果你看见自己冲进海格的房子,你想你会有什么反应呢?”赫敏说。

    “我会——我会以为自己发疯了,”哈利说,“要不然我会以为看见了什么邪法。”

    “不错!你不会理解,你甚至会攻击你自己!你不明白吗?麦格教授告诉过我,巫师们在时间方面搞混以后曾经发生过什么样可怕的事情……他们之中有许多人误杀了过去的自己或未来的自已!”

    “好吧!”哈利说,“这只是个念头而已。我刚才想……”

    但是赫敏用胳膊肘推了推他,还向城堡指着。哈利把脑袋移动几英寸,以便看清远处的前门。邓布利多、福吉、委员会的老委员和行刑手麦克尼尔正走下石阶。

    “我们就要出来了!”赫敏低声说。

    果然,不一会儿,海格的后门开了,哈利看见他自己、罗恩和赫敏跟着海格一起出来了。这无疑是他一生中最奇怪的感觉:站在树后面,又看见自己在南瓜地里。 

    “没事,比克,没事……”海格对巴克比克说。然后他转而对哈利、罗恩和赫敏说话:“走吧。快走。”

    “海格,我们不能……”

    “我们要告诉他们实际情况。”

    “他们不能杀它!”

    “走!你们遇到麻烦的话,事情就更糟了!

    哈利看着赫敏在南瓜地里把隐形衣披在他和罗恩头上。

    “快走,别听……”

    有人敲海格的前门。执行队已经到了。海格转身回到自己的小屋,后门没有关上。哈利看着小屋周围的草一片片地被压平,听到三双脚走远了。他、罗恩和赫敏走了……但是藏在树丛里的哈利和赫敏现在能通过后门听到小屋里发生的事。

    “那畜生哪里去了?”麦克尼尔冷酷的声音问道。

    “外……外面。”海格哑声说。

    海格的窗子里露出麦克尼尔的脸,他向外瞪着巴克比克,哈利把脑袋藏起来。然后他们听到福吉的声音。

    “我们……哦……必须向你宣读官方关于执行死刑的通告,海格。我会读得很快。然后你和麦克尼尔要签名的。麦克尼尔,你也应该听着,这是程序。”

    麦克尼尔的脸从窗口消失了。要么就是现在,要么就永远做不到了。

    “在这里等着,”哈利对赫敏耳语道,“我来干。”

    福吉的声音又响起来了,哈利飞快地从树后面冲出去,绕过篱笆进入南瓜地,走近巴克比克。

    处置危险生物委员会决定,鹰头马身有翼兽巴克比克,以下称为已被定罪者,应于六月六日日落时分处决……

    哈利再次瞪视巴克比克那双凶猛的橘黄色眼睛,一面告诫自己不要眨眼,而且对它鞠躬。巴克比克弯了弯有鳞片的膝头,又站直了。哈利开始摸索着解开把巴克比克拴在篱笆上的绳子。

    ……执行砍头,由委员会指定之行刑手沃尔顿·麦克尼尔……

    “来吧,巴克比克,”哈利喃喃地说,“来吧,我们要帮助你。悄悄地……悄悄地……”

    ……以下作为见证人。海格,你在这里签名……

    哈利把全身重量都用来拉绳子,但是巴克比克已经用前脚牢牢站住。

    “好吧,让我们把这件事干完。”海格小屋里传来委员会成员那尖尖的声音。“海格,你留在屋内不要出来,这样也许好些……”

    “不,我……我要和它在一起……我不愿意它孤孤单单的……”

    小屋里回响着脚步声。

    “巴克比克,快走!”哈利嘶嘶地说。

    哈利更使劲地拽巴克比克脖子上的那根绳子。怪兽开始走动了,还恼怒地拍着双翼。他们离禁林还有十英尺,完全看得见海格小屋的后门。

    “请等一下,麦克尼尔,”传来邓布利多的声音,“你也要签名。”脚步声停了。哈利用力拉绳子。巴克比克的喙啪的响了一声,走得快了些。

    赫敏那张苍白的脸从一棵树后面露了出来。

    “哈利,快!”她含糊地说。

    哈利还能听见邓布利多在小屋里说话的声音。他又把绳子使劲拽了一下,巴克比克不情愿地小跑起来。他们到达林子那里了。

    “快!!”赫敏呻吟着说,她从树后面飞快地冲出来,也抓住那根绳子,把她自己的体重也加了上去,让巴克比克走快些。哈利回头一看,现在人们已经看不见他们了,他们根本看不到海格的小屋了。

    “停!”他对赫敏小声说,“他们可能听到我们……”

    海格的后门砰的一声开了。哈利、赫敏和巴克比克站在那里听着;就连这鹰头马身有翼兽似乎也在紧张地谛听。

    寂静……然后——

    “它到哪里去了?”这是委员会成员尖尖的声音,“那畜生哪里去了?

    “本来是拴在这儿的!”那行刑手狂怒地说,“我刚才看见的!就在这儿!

    “真奇怪。”邓布利多说,他声音里带着有趣的意思。

    一阵沙沙声,然后是挥动斧子的钝响。行刑手似乎把斧头砍进篱笆以发泄愤怒。然后传来一阵嚎叫,这次他们可以听到海格边抽泣边说的话。

    “走了!走了!上帝保佑它,它走了!一定是自己挣脱了!比克,你多聪明啊!

    巴克比克开始要挣脱绳子,要回到海格那里去。哈利和赫敏更加用力抓住绳子,脚跟尽量站稳,以便止住巴克比克。

    “有人解开绳子了!”那行刑手咆哮道,“我们应该搜寻场地,还有那林子……”

    “麦克尼尔,要是巴克比克的确被人偷走了,你真的以为贼会徒步带走它吗?”邓布利多说,听上去仍旧是感到有趣的声音。“搜寻天空吧,要是你愿意……海格,我想喝杯茶,要不一大杯白兰地也行。”

    “当——当然,教授,”海格说,声音听起来快乐而虚弱,“进来,进来……”

    哈利和赫敏仔细听着。他们听到了脚步声、行刑手低低的诅咒声,门啪的一响,然后一切再次归于静寂。

    “现在怎么办?”哈利低语道,一面向四周看着。

    “我们必须躲在这里,”赫敏说,她显得很受惊的样子,“我们需要等到他们回到城堡。然后,等到安全的时候再放巴克比克飞到小天狼星的那扇窗子里。他要再过两个小时才会在那里……哦,这会很难……”

    她回头紧张不安地看着林子深处。现在太阳在下山。

    “我们必须走了,”哈利苦苦思索着说,“我们必须能够看见那棵打人柳,要不然我们就不知道事情发展到了哪一步。”

    “好的,”赫敏说,把巴克比克的绳子抓得更紧了,“不过我们一定不能,哈利,要记住……”

    他们沿着林子的边缘移动,暮色越来越浓,最后他们躲在一丛树后面,在那里可以看见那棵柳树。

    “那是罗恩!”哈利突然说。

    一个黑色的身影跳到草坪上,大叫声在寂静的夜晚回响。

    “放开它——放开——斑斑,到这里来!   

    然后他们看见又有两个人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哈利看见自己和赫敏在追罗恩。然后他看见罗恩弯下身子。

    “可抓住你了!放开,你这只臭猫!”

    “那是小天狼星!”哈利说。那只狗的巨大身影从那棵柳树根部跳了出来。他们看见它把哈利冲倒在地,然后抓住罗恩……

    “从这里看甚至更糟,是不是?”哈利说,看着那只狗把罗恩拖到树底下。“哇——看,我刚刚被那棵树乱打了一阵——你也一样——这很古怪……”

    打人柳正在吱吱嘎嘎地作响,用它的下部枝条抽打着;他们可以看见他们自己来来回回地到处乱冲,设法要走近树干。然后这棵树一动不动了。

    “那是克鲁克山按了节疤。”赫敏说。

    “我们往那儿走……”哈利说,“我们进去了。”

    他们一消失,那棵树就又动起来。几秒钟以后,他们听见近处有脚步声。邓布利多、麦克尼尔、福吉和委员会的年老成员正向城堡走去。

    “紧接在我们进入过道以后!”赫敏说,“要是邓布利多和我们一起来就好了……”

    “那麦克尼尔和福吉也会一起来的,”哈利痛苦地说,“我用任何东西和你打赌,福吉会要麦克尼尔当场杀掉小天狼星的……”

    他们看着这四个人登上城堡的石阶,看不见了。有几分钟时候,四周闻无一人。然后——

    “卢平来了!”哈利说,这时他们看见又有一个人影跳下石阶,向打人柳走来。哈利抬头看天,浮云把月亮完全遮住了。

    他们看着卢平从地上捡起一根断枝,用它戳树干上的节疤。树静止了,卢平也消失在树根的洞里了。

    “要是他拿了那件隐形衣就好了,”哈利说,“它就在那儿……”

    他转向赫敏。

    “要是我现在冲出去把隐形衣拿来,斯内普就永远得不到它了,而且……”

    “哈利,我们可不能让人看见!”

    “你怎么能忍得住呢?”他热切地问赫敏,“就站在这里看着事情发展?”他踌躇了。“我去把隐形衣拿来!

    “哈利,别!

    赫敏伸手抓哈利袍子的后背,一把没抓住。就在这时,他们听到一阵歌声。那是海格,他正向着城堡走去,尽量大声地唱着,走路的时候身子有些摇晃。他两手捧着的大瓶子也在晃着。

    “看见了吗?”赫敏耳语道,“看见会发生什么事了吧?我们决不能让人看见!别,巴克比克!”

    那鹰头马身有翼兽疯狂挣扎着要回到海格那里去;哈利也抓紧了绳子,努力把巴克比克拉回来。他们看着海格歪歪倒倒地向城堡走去。他走了。巴克比克也不挣扎着要走了,它的脑袋哀伤地垂了下来。

    不到两分钟,城堡的门又开了,斯内普出了门,向打人柳跑过来。

    他们看见斯内普在树旁收住了脚步,四面看了看,抓起那件隐形衣,举起来。这时哈利的拳头捏起来了。

    “你那肮脏的手别碰它。”哈利低声咆哮道。

    “嘘!

    斯内普拿起卢平用过的那根树枝,戳了戳那节疤,穿上隐形衣,不见了。

    “原来是这样的,”赫敏平静地说,“我们都在下面了……现在我们只能等待,等我们再上来……”

    她拿起巴克比克的绳子末端,把绳子牢牢系在最近的一棵树上,然后坐到干燥的地上,两臂抱膝。

    “哈利,有些事我不懂……摄魂怪为什么没有抓到小天狼星?我记得它们来了,然后我大概是昏过去了……它们有那么多……”

    哈利也坐了下来。他告诉她他看到了什么;告诉她,离他最近的那个摄魂怪即将把嘴放到哈利嘴边的时候,一个大大的银色东西从湖面上疾驰而来,逼迫摄魂怪退却了。

    哈利说完的时候,赫敏的嘴张开了一点儿。

    “但那是什么呀?

    “只有一样东西能让摄魂怪离开,”哈利说,“那就是真正的守护神。强大的守护神。”

    “那么是谁召唤来的呢?

    哈利什么也没说。他在回想他看见的湖对面的那个人。他知道他以为那是谁……但怎么可能呢?

    “你看见他是什么样子的吗?”赫敏急切地问,“是哪个老师吗?

    “不是,”哈利说,“他不是老师。”

    “但是那一定是位真正有法力的巫师,能够把那么多摄魂怪赶走……要是那个守护神能够发出那么亮的光芒,没有把他自己照亮吗?你看不见……”

    “是啊,我看见他了,”哈利慢慢地说,“但是……可能是我想象的……我当时脑子不很清楚……那以后我马上就昏过去了……”

    “你以为那是谁呢?

    “我想——”哈利咽了口唾沫,知道这听起来有多么奇怪,“我想那是我爸爸。”

    哈利向赫敏看了一眼,看到她的嘴完全张开合不拢了。她盯着他看,神情里既有惊慌也有怜悯。

    “哈利,你爸爸已经……唔……死了。”她平静地说。

    “我知道。”哈利迅速地说。

    “你以为你看到他的鬼魂了吗?

    “我不知道……不……他看上去是实实在在的……”

    “那么——”

    “也许我看见幻象了,”哈利说,“但是……从我能够看到的……看起来像他……我有他的照片……”

    赫敏仍旧看着他,似乎担心他神志不清楚。

    “我知道这听起来像是疯话。”哈利平淡地说。他回过头去看巴克比克,它正把喙伸到地里,显然在找虫子。但哈利并不真正在看巴克比克。

    他在想他的爸爸,想他的三个老朋友……月亮脸、虫尾巴、大脚板和尖头叉子……今晚他们四个人都在场地上吗?虫尾巴今晚重新露面,而大家都以为他早就死了——他的爸爸就没有这种可能吗?他在湖上看到的是幻象吗?他看见的那个人太远了,看不清楚……但是他曾经有一会儿觉得很肯定,那是在他失去知觉以前……

    头上的叶子在微风中簌簌抖动,月亮在浮云中时隐时现。赫敏坐在那里,脸对着那棵柳树,等待着。

    然后,过了一个多小时以后,他们终于……

    “我们来了!”赫敏低声说。

    她和哈利都站了起来。巴克比克抬起了头。他们看见卢平、罗恩和小矮星彼得从柳树下面的洞里笨拙地钻出来。然后赫敏出来了……然后是失去知觉的斯内普,古怪地向上飘浮着。再后面是哈利和布莱克。他们都开始向城堡走去。

    哈利的心开始狂跳。他向天空瞥了一眼。现在任何时刻,云儿都会向一边浮去,而月亮就会显露出来……

    “哈利,”赫敏好像十分明白他在想什么,喃喃地说,“我们只能停在原地不动。我们一定不要让人看见。我们现在什么事也做不了……”

    “那我们又要让小矮星彼得逃走了……”哈利平静地说。

    “我们在黑暗里怎么能找到一只耗子呢?”赫敏厉声说,“我们什么事也做不了!我们回来是为了帮助小天狼星的,我们不应该做其他任何事情!

    “好吧!

    月亮从云彩后面出来了。他们看见穿越场地的那些小小的人影停住了。然后他们看见动作……

    “那是卢平,”赫敏低语道,“他在变……”

    “赫敏!”哈利忽然说,“我们一定要行动了!

    “决不能,我一直在告诉你……”

    “别打断我:卢平要跑到树林里了,正冲着我们!

    赫敏喘着粗气。

    “快!”她呻吟道,急忙跑过去解巴克比克的绳子。“快!我们到哪里去?我们到哪里躲着?摄魂怪马上就要来了!”

    “回到海格那里去!”哈利说,“现在那里空着——来吧!

    他们跑着,尽快地跑着,巴克比克在他们后面慢跑,他们能听见狼人在后面嗥叫……

    小屋在望。哈利滑到门前停住,拧开门,赫敏和巴克比克飞快掠过他身旁;哈利在他们后面扑进去,插上门。猎狗牙牙响亮地吠叫起来。

    “嘘,牙牙,是我们!”赫敏说,赶忙过去挠它的耳朵让它安静下来。“真就差一点儿!”她对哈利说。

    “是……”

    哈利在往窗外看。从这里想看外面发生的事困难多了。巴克比克似乎对于自己又回到海格的小屋十分高兴。它在壁炉前面躺下,满意地折拢双翼似乎想美美地小睡一会儿。

    “我想我们还是再到外面好,你知道,”哈利慢慢地说,“我们看不见外面的事情,时候到了我们也不知道。”

    赫敏抬眼望着他。她的表情是疑惑的。

    “我不会再试图干预了,”哈利迅速地说。“但是如果我们看不见外面的事情,我们怎么能知道应该什么时候去救小天狼星呢?

    “晤……好,那么……我和巴克比克等在这里……但是哈利,要小心啊……外面有狼人,还有那些摄魂怪……”

    哈利又走到外面去了,他沿着小屋靠边走。他听到了远处的叫喊声。这就是说摄魂怪正在逼近小天狼星……他和赫敏随时都可能向他跑过去……

    哈利向湖面看,心脏在胸膛里跳得和擂鼓一样。那派遣守护神的人,不管是谁,现在随时都可能出现。

    他站在那里不到一分钟工夫,犹疑不决,就在海格门前。你决不能被人看见。但是他并不想叫人看见。他要瞭望……他必须知道……

    哈利跑了起来,脑子里只想着他的爸爸……那人要是他的话……他必须知道,必须看见……

    湖越来越近了,但是那里什么人也没有。在对岸,他看到了小小的银色闪光——那是他自己设想的守护神……

    就在水边有一丛灌木。哈利躲在灌木后面,通过树叶之间的空隙拼命张望。对岸的银色闪光突然之间熄灭了,他浑身一阵恐惧战栗……现在随时——

    “来吧!”他喃喃地说,四处张望,“你在哪里?爸爸,来吧——”

    但是谁也没有来。哈利抬头看湖边那一圈摄魂怪。其中之一正放下它的头巾。拯救者应该这时到场——但是这次没人前来帮忙……

    然后他恍然了——他明白了。他没有看见他爸爸——他看见的是他自己。

    哈利从树丛后面跳出来,抽出魔杖。

    “呼神护卫!”他大叫。

    从他魔杖末端冒出来的,不是不成形的雾状物,而是一头令人炫目的银色动物。他眯起眼睛,努力看清楚那是什么。看上去像是马。它离开他,越过黑色的湖面疾驰而去。他看见它低下头对准那一大群摄魂怪冲过去……现在它围绕着地面上黑色的形体一圈圈地跑着,摄魂怪后退、溃散、隐入黑暗之中……它们走了。

    那守护神转过身。它越过平静的水面向着哈利慢跑回来。它不是马。它也不是独角兽。它是牡鹿。它全身发亮,像天上的月亮一样……它在向他跑来……

    它在岸边停住了。它的蹄子在软泥地上没有留下痕迹,它那双银色的大眼睛看着哈利。慢慢地,它低下了带鹿角的头。于是哈利明白了……

    但是当他向它伸出颤抖的手指的时候,它不见了。

    哈利站在当地,手仍然向前伸着。然后,心猛然一跳,他听见后面的蹄声……他转过身去,看见赫敏牵着巴克比克向他冲来。

    “你做了什么啦?”她大怒着说,“你说你只是到外面看看!

    “我刚刚救了我们大家的命……”哈利说,“到后面来,到这树丛后面,我来解释。”

    赫敏听了刚才发生的事,嘴又张开合不拢了。

    “有人看见你了吗?

    “有啊,你不是一直在听着吗?我看见了我,但我以为是我爸爸!没事!”

    “哈利,我不能相信——你召唤了能够赶走所有那些摄魂怪的守护神!这是非常非常高级的魔法……”

    “我知道这次我能做到了,”哈利说,“因为我已经做过了……这样说有道理吗?

    “我不知道——哈利,看斯内普!

    他们一起从灌木丛往对岸窥探。斯内普恢复了知觉。他在召唤担架,把哈利、赫敏和布莱克等没有生气的躯体放到担架上去。第四个担架上肯定是罗恩,它已经在斯内普身旁浮动着了。然后,他把魔杖举在面前,把这一批人搬到城堡中去了。

    “对,时间差不多了。”赫敏看着表紧张地说,“在邓布利多锁上校医院病房门以前,我们还有四十五分钟。我们一定要在任何人发现我们失踪以前救出小天狼星并且回到病房……”

    他们等待着,看着湖中映出的浮云,此时他们旁边的灌木丛在微风中低语。巴克比克感到厌烦,又在找虫子了。

    “你估计他已经到了那里吗?”哈利说,看着他的表。然后他抬起头看着城堡,开始数西塔右边的窗子。

    “看!”赫敏低声说,“那是谁?有人又从城堡里出来了!

    哈利透过黑暗看着。那人匆匆穿过场地,走向一个入口。他的腰带上有什么东西在闪闪发亮。

    “麦克尼尔!”哈利说,“那行刑手!他去找那些摄魂怪了!是这样的,赫敏……”

    赫敏把双手放在巴克比克背上,哈利帮她把一条腿放了上去。然后他把一只脚踏在灌木丛比较低的枝条上,爬上去,坐在她前面。他把巴克比克的绳子拉回来放在自己的脖子上,再系在自己领子另一边,就像缰绳一样。

    “好了吗?”他低声问赫敏。“你最好抓住我。”

    他用脚跟夹了夹巴克比克的两胁。

    巴克比克向夜空高飞。哈利用两膝夹住巴克比克,感觉到那一双大翅膀在下面有力地扇动。赫敏紧紧楼着哈利的腰,他听她喃喃自语:“哦,不……我不喜欢这样……哦,我真不喜欢这样……”

    哈利催促巴克比克向前快飞。他们正悄悄地滑向城堡上层……哈利使劲拉左手那边的绳子,巴克比克转弯了。哈利努力去数在身边飞快掠过的窗子……

    “吁!”他说,尽量往后拉。

    巴克比克放慢了速度,他们发现自己停下来了,不过他们还是在空中或升或降,因为不这样巴克比克就没法停在空中。

    “他在那里厂哈利说,他们升到那扇窗旁时发现了布莱克。他伸手去够,巴克比克的双翼下垂时,他能够用力敲玻璃。

    布莱克抬眼望见了他们。哈利看见他的下巴受伤了。他从椅子上跳起来,赶到窗子前,想打开窗子,但窗于是锁着的。

    “后退!”赫敏对哈利叫道,她抽出魔杖,一面仍旧用左手揪住哈利袍子的后背。

    “阿拉霍洞开!

    窗子突然打开了。

    “怎么……怎么……”布莱克虚弱地说,瞪眼看着那头鹰头马身有翼兽。

    “上来——没有多少时间了,”哈利说,用力抓住巴克比克细长脖子的两边让它稳定,“你一定要从这里出去——摄魂怪就要来了。麦克尼尔已经去叫它们了。”

    布莱克两手扶着窗框,把脑袋和肩膀探了出来。幸而他是那么瘦。几秒之内,他已经设法把一条腿跨到了巴克比克的背上,并且爬到了鹰头马身有翼兽背上,坐在赫敏背后。

    “好啦,巴克比克,向上飞!”哈利摇动着绳子说,“飞到塔楼。来吧!

    这头鹰头马身有翼兽双翼一振,他们就又向上飞去,飞得和西塔楼顶一样高。巴克比克哒的一声降落在雉堞墙上,哈利和赫敏立刻从它背上滑下来。

    “布莱克,你最好快走,”哈利喘着气说,“他们随时都会到弗立维的办公室去的,他们会发现你跑了。”

    巴克比克脚爪抓地,扬起它那尖尖的脑袋。

    “另外一个男孩怎么样了?罗恩?”布莱克急切地问。

    “他会没事的——他还不很好,但是庞弗雷夫人说她能够让他好一点儿的。快——走吧!

    但是布莱克还在注视着哈利。

    “我怎么感谢你们——”

    “走吧!”哈利和赫敏一起叫道。

    布莱克让巴克比克调转头,面向天空。

    “我们会再见的,”他说,“你是——你真是你爸爸的好儿子,哈利。”

    他用脚跟夹了夹巴克比克的两胁。巨大的双翼再次展开,哈利和赫敏连忙向后跳去……那鹰头马身有翼兽飞上了天空……哈利目送着他们,但见它和骑它的人越来越小……然后一朵浮云掩住了月亮……他们走了。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2000年9月出版的《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责任编辑 叶显灵 王瑞琴)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