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翡翠城

(《魔法师》第十一章)

(选自奥兹国经典历险故事)

(The Wizard of Oz)

·弗·鲍姆(美) 著  陈伯吹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多萝茜和她的朋友们,虽然眼镜被绿眼镜遮住了,但是在最初都被这个神奇的城的光芒眩迷了。美丽的屋子,满布在各条街上,完全用绿大理石造成的,到处都用闪闪发光的消翠装饰着的。他们走在同样绿大理石铺砌的人行道上,这是用一块一块的翡翠紧密地衔接起来造成的,一行一行的,被明亮的太阳照得灿烂闪烁。一块块的窗子,都镶嵌着绿色的玻璃;即使这城市上的天空,也发出一种淡淡的绿色,太阳的光线给染成绿的了。

  在这里,来来去去的许多人:男人、女人和孩子们,完全穿着绿衣服,连皮肤也略带绿色。他们都用惊异的眼光,注视着多萝茜,和她带领的这个奇怪的团体,当他们看见了狮子,所有的孩子们都一齐逃走了,躲到他们母亲的身后;但是没有一个人向他们说话。许多的店铺,排列在街上,多萝茜看见店里面的每一件东西,都是绿色的。出售绿的糖果,绿的爆玉蜀黍,还有各种各样的绿鞋子、绿帽子和绿衣衫。在另一个地方,有一个人出售绿的柠檬水,当孩子们去买这东西时,她看见他们付给的钱也是绿的。

  在这里仿佛没有马,也没有其他各种兽类;有人在绿色的小小的两轮货车上,运载着货物,在前面拉着。仿佛每一个人都很快乐,满足,一切顺利而且幸福。

  守城门的人,引导他们穿过了一些街道,直走到一所大厦的前面,这就是可怕的大魔术家奥芝的宫殿,恰恰建筑在这城市的中心。有一个兵士站在门前,穿着绿的制服,长着一丛长长的绿胡须。

  守城门的人对他说:“这里有几个客人,他们要求会见伟大的奥芝。”

  兵士回答说:“到里面来。我把你们的来意去通报他。”

  他们穿过宫殿的大门,被领进铺着绿地毯的一间大屋子里。放着用翡翠做的可爱的绿家具。在走进这间屋子以前,那兵士叫他们一起在绿的席垫上擦干净他们的鞋底。等他们一起坐下以后,他很有礼貌地说:

  “让我进去到那王宫的门前,告诉奥芝说你们在这里要见他,请你们先在这里随便休息一下吧。”

  他们等了很长时间。当士兵回来以后,多萝茜问道:

  “你有没有看见过奥芝?”

  “啊,没有,”兵士回答说:“我从来没有见过他。我只当他坐在帐幔的后面,向他说话,把你们的意思告诉他听。他说,你们这般地渴望着,允许你们去见他,但是,你们必须每一个单独地到他的面前,并且只准每天会见一个。所以你们必须在这宫中停留好几天,我要为你们开几个房间,在你们长途跋涉以后,可以休息得舒服一点儿。”

  “多谢你,”小女孩子回答说,“那是奥芝十分的美意。”

  现在,兵士吹着一个绿色的口笛,立刻有一个年青女郎,穿着一件美丽的绿丝袍,走进屋子来。她长着可爱的绿发和绿眼,当她说话的时候,还在多萝茜面前低低地鞠躬,“跟我来,我把你的房间指给你看。”

  多萝茜向她的朋友们说声再会,只有托托除外,她把这狗抱起在臂弯里,跟着绿女郎穿过七个门廊,跑上三座楼梯,一直跑到宫殿前面的一间房间里。那是在世界上最美丽最可爱的小房间了,有一只柔软舒服的床,上面有绿绸的被,绿天鹅绒的褥。在房间的中央,有一个小喷水器,向空中射出一股绿色香水的水花,水花回落在一只雕刻得很美丽的绿色大理石的盆子里,一些美丽的绿花,安放在窗子的旁边,在那里还有一个放着一行绿色小书的书架,当多萝茜去打开这些书来看时,发现里面满是引她

  在一只衣橱里有许多绿衣服,用绸缎和天鹅绒做的,全部很适合多萝茜穿的。

  “你完全当作在自己的家里一样,”绿女郎说:“倘使你要什么东西,就请摇这个铃。明天早晨,奥芝会差人来叫你。”

  她让多萝茜独自留在房间里,自己再到别人那里去。

  她也把他们领到各个房间里去,每一个都觉得是宿在这宫殿里的房间里,十分快乐有趣。当然,这样的优待,对于稻草人是毫无用处的;因为当稻草人发觉自己独个人待在他的房间里时,很笨拙地站在门口,傻乎乎地等待着天明。他不能够躺下去休息,也不能够闭着他的眼睛,所以整夜醒着,凝视着房间的一个角落里,有一只小蜘蛛,正在织它的网,好像在这个世界上,这还算不是一间最奇异的房间。

  铁皮人因为记得过去他是血肉的身体,由于习惯势力,躺在床上;但是不能够入睡,整夜上上下下地运动着,使他的一些关节,确保能做良好的动作。

  狮子宁愿在森林中有一只干叶子的床,并且不喜欢被关在一间房间里;但是它很聪明的,不让这事情来麻烦自己,所以它跃上床去,像一只猫样地滚着,并且呜呜地叫着,在一分钟里睡熟了。

  第二天早晨,吃过早饭以后,绿女郎跑到多萝茜那里来,替她穿上衣裳中最美丽的一件—一用绿锦缎做的。多萝茜还穿上一条绿绸的裙子,并且用一条绿丝带,缚在托托的颈项里,她们动身走向伟大的奥芝的王宫去。

  最初,她们跑到一个大厅里,在那里有许多朝廷上的贵妇和绅士,完全穿戴着富丽的服装。这些人没有事情做,彼此只是在闲谈,虽然他们从来没有被允许进去见一见奥芝,但是每天早晨,总是跑来在王宫外面侍候。当多萝茜跑进去了,他们好奇地注视她,其中有个低声问道:

  “你可是真正想抬着头去看看那可怕的奥芝的脸吗?”

  小女孩子回答说:“倘使他愿意会见我,当然要抬起头来看看他。”

  “唔,他愿意会见你,”那个把她的意思传达给魔术家的兵士说,“虽然他不喜欢有人去请求见他。真的,起初他是愤怒的,并且说要把你从来的地方送回去。后来他问我你像个什么样子,当我说到你的银鞋子时,他觉得十分有趣。最后,我把你额角上的记号也告评了他,他就决定允许你到他的面前去。”

  正在这时候,一声铃响了,绿女郎对多萝茜说:“这是信号,你必须独个儿走进王宫里去。”

  女郎打开一个小门,多萝茜大胆地走进去,发觉自己到了一个神秘的地方。一个广大的圆屋子,盖着高拱形的房顶,四周的墙壁、天花板和地板,都是用大翁翠紧密地接连着的。在屋顶的中央是一盏很大的灯,亮得像太阳,也是用翡翠做的,在异样的光景中闪亮着。

  使得多萝茜最有兴趣的,是放在屋子中央的一张巨大的绿色大理石宝座。形状像一只椅子,也像其他的东西一样,闪着宝石的光。在椅子的正中,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头,没有身体支持它,就是手或脚什么也都没有。这个头,没有头发,只有一双眼睛和鼻子及嘴巴,大得比最大的巨人的头还要大。

  正当多萝茜在惊奇和恐惧中凝视着时,那一只眼睛慢慢地转动着,尖锐地坚定地注视着她。于是那嘴巴也动了,多萝茜听得一个声音说:“我是伟大的可伯的奥芝。你是谁?为什么要来找我?”

  这声音不是像她预料着的,从那张大嘴巴里发出来的一个大声音,所以她壮了壮胆子,回答说:

  “我是渺小的温和的多萝茜。我为了请求帮助,才跑到你这里来。”

  那一双眼睛,沉思地注视着她足足有一分钟。于是那声音说道:

  “你在什么地方得到这一双银鞋子的?”

  她回答说:“当我的屋子掉在东方的恶女巫的身上,杀死了她的时候,我便从那里得到了这鞋子。”

  声音继续地说:“你在什么地方得到了你额上的记号?”

  “当那位北方的善女巫同我说再会,她吻了我,要我到你这里来的时候,才有的。”小女孩子说。

  那一双眼睛又尖锐地注视她,见她说的是真话。于是奥芝问道:

  “你要请求我做什么?”

  “送我回堪萨斯州去,那里有我的爱姆婶婶和亨利叔叔住着,”她恳切地回答,“虽然你的国土多么美丽,我却不喜欢。我相信爱姆婶婶将要为了我离开她这么长久而大大忧愁哩。”

  那一双眼睛霎了三次,随后又转着看到上面的天花板和下面的地板,并且那么怪异地四周滚动着,仿佛要看透这屋子里的每一个部分。最后又注视着多萝茜。

  奥芝问:“为什么我要为你这样做?”

  “因为你是强者,我是弱者;因为你是一个伟大的魔术家,我只是一个无能的小女孩子。”

  奥芝说:“但是,你却强得足够杀死东方的恶女巫呢。”

  多萝茜简单地回答:“那只是碰巧的事情,我并不是有意的啊。”

  “唔,”那个头说,“我回答你。除非你为我做一点事情作为代价,你没有权利希望我送你回到堪萨斯州去。在这个国土里,每一个人要得到每一件东西,就必须付出代价。倘使你要我使用魔术的力量,送你再回到家里去,第一你必须为我做一点事情。你帮助了我,随后我再帮助你。”

  女孩子问:“我必须做点什么事?”

  奥芝回答说:“杀死那个西方的恶女巫。”

  多萝茜大吃一惊,高声地说:“这个,我不能够!”

  “你杀掉了东方的女巫,穿着这一双银鞋子,它有一种很大的神力。现在只剩下一个恶女巫在这世界上,当你能够告诉我她已经死去了时,我便送你回到堪萨斯州去一—但是在这以前,不能够送你回家。”

  这个小女孩子哭起来了,她多么地失望。

  奥芝的那一双眼睛,霎着再笑着,烦恼地看着她,好像那伟大的奥芝觉得如果她愿意,她是能够帮助他的。

  “我永远不愿意去杀死谁,”她呜咽着说,“即使我愿意去做,我怎么能够杀死那恶女巫?好像你,你是伟大而强有力的,你自己不能够杀死她,怎么能盼望我去做这个呢?”

  “我可不管,”那个头说,“这是我的回答,除非等到恶女巫死了,你将再也看不到你的叔叔和婶婶。记住,那女巫是可恶的——很可怕的女巫——她应当被杀死。现在去吧,不完成你的工作,不要再来请求我。”

  多萝茜快快不乐地离开了宫殿跑回去,狮子,稻草人和铁皮人都守候在那里,要听听奥芝对她说些什么。

  她忧愁地说:“我没有希望,因为除非我杀死了西方的恶女巫,奥芝才肯送我回家去;可是要杀死她,那是我永远做不到的事。”

  她的朋友们都很忧愁,但是不能够帮助她做些什么;所以她到房间里去,躺在床上,哭着,叫着,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长着绿胡须的兵士跑到稻草人那里来说:

  “跟我来,奥芝差人来叫你了。”

  因此稻草人跟着他走,被准许进入大宫殿,他看见翡翠宝座上,坐着一个非常可爱的妇人,穿着绿绸纱,戴上一顶摆动的绿色的宝石皇冠。从她的两只肩膀上,长出一对翅膀来,鲜明华丽,非常轻巧,就是空中有最轻微的气息触及了它们,也会使得它们摆动的。

  当稻草人向着这个美丽的妇入鞠躬时,他尽了最大努力作出一个美丽的姿态。她温和地注视他,并且说道:

  “我是伟大的可怕的奥芝。你是谁?为什么要来找我?”

  现在稻草人十分吃惊,他所盼望着看到的不是多萝茜告诉他的那个大头;但是他很勇敢地回答她:

  “我不过是一个稻草人,是用稻草填塞的,因此我没有脑子。我跑到你这里来,请求你在我的脑壳里放下一个脑子,替代着稻草,使得我能够变成像在你的国土上的不论哪一个一样。”

  妇人问:“为什么我应当为你这样做?”

  稻草人回答说:“因为你是聪明和强有力,没有其他的人能够帮助我。”

  “我从来不把恩惠允许给不付一些报酬的人,”奥芝说,“但是这件事我很高兴答应你。倘使你能够为我杀死西方的恶女巫,我将赏赐你一个大脑子,井且是极好的脑子,使得你在全奥芝地方,成为一个最最聪明的人。”

  稻草人吃惊地说:“我想你已经要求多萝茜杀死那女巫了。”

  “我是这么说过的。我不在乎谁杀掉她。但是除非是她死了,我不会答应你的愿望。去吧,直到你可以得到这个渴望着的脑子以前,不要再来找我。”

  稻草人很忧愁地跑回到他的朋友们那里去,把奥芝说的一些什么话告诉他们,多萝茜惊奇地发觉这位大魔术家,并不是像她所看见的一个大头,却是一位贵妇人。

  稻草人说:“她虽然是一位美妇人,却和铁皮人一样,需要一颗心。”

  第二天早晨,长着绿胡须的兵士,跑到铁皮人那里来说:

  “奥芝差人来叫你。跟我去。”

  因此铁皮人跟着他到那宫殿中去。他不知道将要看见奥芝是一位贵妇人,还是一个头,但是他希望将是一个贵妇人。“因为,”他自己对自己说,“如果那是头,我相信我将得不到一颗心,因为一个头,它自己也没有心,所以不能够同情我。但是倘使那是贵妇人,我将苦苦地恳求着要一颗心,因为所有的妇人们,大都被认为有慈善心肠的。”

  当铁皮人走进大宫殿中去,他所看见的既不是头,也不是妇人,因为奥芝变成了一只最可怕野兽。它大得几乎像一只象,这个绿的宫殿,似乎载负不起它的重量。这只野兽有一个像犀牛的头,不过在它的脸上却有五只服睛。在它身上长出五只长臂,也还有五条细长的腿。厚厚地羊毛似的毛盖满在全身,是一只样子可怕得不能想象的怪物。这是铁皮人的幸福,在那时候他还没有心,否则,他的心会因害怕而跳动得响而且快哩。只因为他是铁皮做的,虽然十分失望,却不大害怕。

  “我是伟大的可怕的奥芝!”那野兽说话的声音是一声怒吼,“你是谁?你为什么要来找我?”

  “我是一个樵夫,用铁皮做成的。我没有心,不能够恋爱。我请求你给我一颗心,使得我可以像旁的人一样。”

  野兽问道:“为什么我应该这样做?”

  铁皮人回答说:“我请求这个,因为只有你,才能够满足我的请求。”

  奥芝对于这个回答,发出一个低低的咆哮,粗暴地说道:

  “倘使你真的要求一颗心,你必定能够得到它的。”

  铁皮人问:“怎么样得到它呢?”

  “你去帮助多萝茜杀死西方的恶女巫,”野兽回答说,“当这个女巫死了的时候,跑到我这里来,我将把全奥芝地方那颗最大最仁慈和最可以表示爱情的心给你。”

  铁皮人也被迫得忧愁地跑到他的朋友们那里来,把他所看见的可怕的野兽,告诉了他们。他们一齐大大地奇怪着,那大魔术家竟然能够把自己变化成许多的样子。狮子说:

  “当我去看他的时候,倘使他是一只野兽,我将发出我最大的吼声,恐吓它,吓得它会答应我的请求。倘使他是个贵妇人,我将假装扑到她身上去,强迫她做我所要求的事。倘使他是个大头,它将肉我讨饶;因为我将在房间里滚动那个头,直滚到它答应给我们所盼望的事。我的朋友们,乐观些,一切都尚有可为呢。”

  第二天早晨,长着绿胡须的兵士,领着狮子到那大宫殿里,吩咐它走进去,走到奥芝的面前。

  狮子立刻穿过那门,向四周瞥视,使它吃惊的,在宝座前面的是一个火球,多么的猛烈和炽热,差不多不容它遇视。起初它想的是那奥芝遇到了不测的事情了,着了火烧了起来了;但是,当它想走近一点儿的时候,热度非常厉害,快要烧焦它的触须,就颤抖地爬着退回去,站到靠近门口的地方。

  于是一个低沉的平静的声音,从火球里发出来,说出这一些话:

  “我是伟大的可怕的奥芝,你是谁?你为什么要来找我?”

  狮子就回答说:“我是一只胆小的狮子,害怕一切的东西。我跑到你这里来请求你给我胆量,使得我能够名副其实地成为野兽们的皇帝,正像人们所称呼我的。”

  奥芝问道:“为什么我应该给你胆量?”

  狮子回答说:“因为在所有的魔术家中,你是最最伟大,唯一有权力答应我的要求。”

  这时候,火球燃烧得更加猛烈了。

  那声音说:“你把那恶女巫死了的证据带来给我,到那时候,我就把胆量给你。但是,只要那个女巫还活着,你一定仍旧是一只小胆狮。”

  狮子对于这些话很愤怒,但是它没有什么可以回答,这时,它静静地站着,凝视着那火球,变得更加猛烈地灼热了,使得它转过尾巴来从宫中冲出去,它的朋友们在等候着它;它欢喜地找到了他们,把它和那魔术家会见的可怕情形,告诉了他们。

  多萝茜忧愁地问:“现在我们怎么办?”

  “只有一件事情我们能够做,”狮子回答说,“那就是去到那温基人住的地方,找到那恶女巫,把她杀死。”

  “但是,假使我们做不到呢?”小女孩子说。

  “那么,我将永远不能有胆量了,”狮子断然说。

  “我将永远不会有脑子了,”稻草人再说。

  “我将永远不会有一颗心了,”铁皮人说。

  “我将永远不会看见爱姆婶婶和亨利叔叔了。”多萝茜说着,重新又哭起来了。

  “当心!”绿女郎叫喊着,“那眼泪会掉在你的绿缎衣上,把它弄污了。”

  因此多萝茜揩干了她的眼泪说道:“我以为我们必须去尝试一下,但是我相信即使为了要再见到爱姆婶婶,我也不想去杀死什么人。”

  “我同你一块儿去,但是要去杀死那个女巫,我太胆小了!”狮子说。

  “我也去,”稻草人自告奋勇,“不过因为我是一个笨汉,对于你,我将没有多大的帮助。”

  “虽然是一个恶女巫,我也无心去伤害她,”铁皮人说,“不过倘使你去,我当然同你一块儿去。”

  因此他们决定在第二天,出发走上他们的旅途了。铁皮人在绿的磨石上,磨快了他的斧头,他的一些关节,全部加了油。稻草人自己填进了新鲜的稻草,多萝茜还把新的油漆,涂在他的眼睛上,使他可以看得更加清楚一些。那个绿女郎对待他们十分和善,把好的食品放满在多萝茜的篮子里,并且把一个小铃,用一条绿丝带缚紧在托托的颈项里。

  他们很早上床去,并且酣睡着,一直睡到天亮,那时候,养在宫殿后院子里的绿公鸡,喔喔喔地叫,那一只母鸡,已经生下了一个绿蛋,正在咯咯地叫,他们才被吵醒了。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3年9月出版的《奥兹国经典历险故事·魔法师》责任编辑 王公惠)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