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胆小的狮子

(《魔法师》第六章)

(选自奥兹国经典历险故事)

(The Wizard of Oz)

·弗·鲍姆(美) 著  陈伯吹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就在这个时候,多萝茜和她的同伴们,正在穿过幽深的树林。虽然这条路仍旧是用黄砖铺砌的,但是树上掉下来的许多枯枝败叶,把它遮盖了,并不好走。

 在这一带的树林中,鸟儿很少,因为它们喜欢空旷和阳光充足的地方。但是在这树林中有野兽躲藏着,不时传来深长的吼声。这些声音,使得小女孩的心,受到沉重的打击,因为她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叫,但是淘淘知道,它靠紧着多萝茜的身旁走,不敢用吠声去回答。

 小女孩问铁皮人:“在我们走出这森林以前,还有多少路?”

 他回答道:“我说不出来,因为我从来没有到过翡翠城。但是我的父亲曾经去过一次,那时我还是一个小孩子。他说那是一条长长的路程,要经过一个危险的地方,不过在邻近奥芝居住的城堡旁,却是很美丽的。只要我有了油罐,就不怕什么了,而且没有东西能够伤害稻草人,在你的额角上,印着好女巫吻过的记号,它也会保护你避开灾祸的。”

  小女孩子烦恼地说:“但是用什么来保护淘淘?”

  铁皮人回答说:“如果它遇到危险,我们必须全力地保护它。”

  正当他说着这话时,从森林中传来一个可怕的吼声。接着,一只大狮子跳出在路当中,它用它的爪子一击,把稻草人打得旋转了好几圈,滚到了路旁边;随后它用尖利的爪子抓着铁皮人,但是狮子不能在铁皮人身上抓出什么伤痕来,这倒使它吃了一惊,铁皮人也跌到了路外面,安静地躺倒了。

  现在,小淘淘面对着这个仇敌,跑上前去向狮子叫着,这只大野兽就张开它的嘴去咬这只小狗。这时候,多萝茜害怕淘淘会被咬死,不顾危险,冲向前去,尽力猛掴着它的鼻子,她高声喊起来:

  “你怎么敢咬淘淘!你应当感到惭愧,像你这么大的野兽,还要去咬一只瘦弱的小狗!”

  “我没咬到它,”狮子说话时,用爪子擦着自己的鼻子,那里正是给多萝茜打中的地方。

  “不,不过你想试试看,”她反驳着,“你只是一个庞大的胆小鬼罢了。”

  “我知道这个缺点,”狮子说,又害羞又惭愧地低垂它的头;“我知道这个缺点。但是我怎样才能够补救这个缺点呢?”

  “这我可不知道。你自己去想想看,打一个填塞着稻草的人,就像这个可怜的稻草人!”

  “他是用稻草填塞的吗?”狮子吃惊地问,它一直望着多萝茜扶起稻草人来,使他用自己的脚站起来,她又轻轻地拍着他,使它回复到原来的样子。

  多萝茜仍旧愤怒地回答:“当然,他是用稻草填塞的。”

  “这是他为什么容易跌出去的原因,”狮了批评说,“看他这样地旋转着,倒使我吃惊。另外一个也是用稻草填塞的吧?”

  “不,”多萝茜说,“他是用铁皮做的。”说着,她又去帮助铁皮人站起来。

  “这就是他几乎把我的脚爪弄钝的缘故了,”狮子说,“当我的脚爪抓着那铁皮时,一个冷战滚到我的背上。唔,这是一只什么小兽,值得你这样照顾它?”

  多萝茜回答说:“它是我的狗,名叫淘淘。”

  狮子问:“它是不是用铁皮做的,或者是用稻草填塞的,”

  女孩子说:“都不是。它是一只有血有肉的狗。”

  “啊!它是一只希奇的动物,现在我观察到它,非常地小。除非像我这个胆小鬼,没有一个想去咬这样的一个小东西。”狮子忧愁地继续说。

  “什么东西使你变成胆小鬼的?”多萝茜问,惊奇地注视着这只大野兽,因为它大得像一匹小马。

  “这是一件神秘的事情,”狮子回答说,“我猜想我生下来就是这样的。树林中的一切野兽,都以为我是勇敢的,因为不论在什么地方,狮子被称作百兽之王。我知道如果我把声音吼得非常响,动物们就害怕了,远远地逃开。不论何时,我遇到一个人,就非常害怕,但我还是照样地对他吼叫,他却老是尽快地逃走。如果象、老虎和熊想要和我挑战,那我自己就逃走了——我就是这样的一个胆小鬼,但是它们在听到我的吼叫后,立刻一起逃开了,当然,我只有让它们逃掉。”

  “不过这是不对的,百兽之王不应该是一个胆小鬼,”稻草人说。

  “我知道这个,”狮子回答说,用它尾巴尖揩去眼睛里的一滴眼泪,“这是我最大的忧愁,使得我的生活十分不愉快。因为每逢我遇到危险的时候,我的心就跳得很快。”

  铁皮人说:“恐怕你有心脏病吧。”

  “也许有。”狮子说。

  “如果你有心脏病,”铁皮人接下去说,“你应当高兴,因为那就证明了你有一颗心。我的身体里没有心,所以不会有心脏病。”

  “也许是的,”狮子想了一想说,“如果我没有心,就不会是一个胆小鬼了。”

  “你有脑子吗?”稻草人问。

  “我猜想是有的,但我永远没有想到过它。”狮子回答说。

  “我到伟大的奥芝那里去,请求他给我一个脑子,”稻草人说,“因为我的头是用稻草填塞的。”

  “我去请求他给我一颗心,”铁皮人说。

  “我去请求他把我和淘淘送回到堪萨斯州去,”多萝茜附和着说。

  胆小的狮子问:“你们认为奥芝能够给我胆量吗?”

  “正像他给我脑子一样地容易。”稻草人说。

  “或者像给我一颗心一样地容易。”铁皮人说。

  “或者像送我回到堪萨斯州去一样地容易。”多萝茜说。

  “那么,如果你们不讨厌我,我将和你们一块儿去,”狮子说,“因为没有一点儿胆量,我实在受不了。”

  “十分欢迎你,”多萝茜回答说,“因为你可以吓走别的野兽。在我看来,如果它们被你这样轻而易举地吓走,它们必定比你更加胆小。”

  “它们真的是胆小,”狮子说,“但是那并不能使我更加勇敢些。只要我知道自己是一个胆小鬼,我就非常苦恼。”

  于是这个小团体又动身赶路了,狮子威严地走在多萝茜的身边。淘淘起初不满意这个新同伴,因为他忘不了它几乎在狮子的大牙咬得粉碎,但是过了一会儿,淘淘就变得和气而快活了,它和这只胆小狮逐渐逐渐地变成了朋友。

  在这之后,没有别的危险来破坏他们旅途上的和平。

  但是有一天,铁皮人踩到一只正在沿路爬行的甲虫,踩死了这个可怜的小东西。这就使得铁皮人真的非常不愉快,因为他常常十分小心地不去伤害任何别的有生命的东西,因此他向前走着,掉了几点忧愁和惋惜的眼泪。这些眼泪慢慢地从他的脸上淌下来,流过他的牙床的铰链,使它们生锈了。一会儿,当多萝茜问他一个问题时,这个铁皮人张不开他的嘴,因为他的上下牙床都紧紧地锈牢在一起了。他非常惊慌,向多萝茜做着许多手势,要求救他,但是她不明白,狮子也不知道他的毛病出在什么地方。幸亏稻草人从多萝茜的篮子里取出油罐,在铁皮人的牙床上加了油,几秒种以后,他便能够像以前一样地说话了。

  “这真是给了我一个教训,”他说,“我要看看是什么地方才踏上去。因为如果我踩死了别的小虫或甲虫,我一定又要哭了,哭锈了我的牙床,我就不能够说话了。”

  于是他眼睛盯在路面上,十分小心地走着,他看见一个小蚂蚁,正在辛苦地向前爬近来,便跨了过去,这样才不至于伤害了它。铁皮人十分明白,自己是没有心的,所以要非常地当心,永远不要残忍或者不仁慈地对待任何小生灵。

  “你们大家都有心。”他说,“有了这个东西指导你们,一定永远不会做错事情,但是我却没有心,所以必须十分地谨慎。等到奥芝给了我一颗心以后,我就不需要这样当心了。”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3年9月出版的《奥兹国经典历险故事·魔法师》责任编辑 王公惠)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