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出了稻草人

(《魔法师》第三章)

(选自奥兹国经典历险故事》)

(The Wizard of Oz)

·弗·鲍姆(美) 著  陈伯吹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多萝茜只剩独自一人了,她觉得很饿,就走到橱柜旁,切下几片面包,涂上了牛油,并分一些给淘淘吃。她从架子上拿下一只水桶,到小河里去汲满了清得发亮的水。淘淘跑到树林里去,向那些蹲在树上的鸟儿们吠着。多萝茜跑过去捉它,却看见了鲜美的果子挂在枝头上,她摘下了一些,正好当作早餐。

  于是她回到房子里,和淘淘喝了些清的水,预备动身到翡翠城去了。

  多萝茜还有一件衣服,恰巧洗干净了,挂在床旁边的木钉上面,那是格子布的,白色和蓝色的棋盘格;虽然洗过好儿次,那蓝色有几分褪了,但仍旧是一件漂亮的罩衫。小女孩子用心地洗了脸,穿上了这件干净的格子布罩衫,把淡红色的遮日帽系在头上,提着一只小篮子,放满了从橱柜里拿出来的面包,上面盖了一块白布。随后她低头去看看自己的脚,现自己穿的是一双那么旧的鞋子。

  她说:“淘淘,旧鞋子不能够走长路的。”淘淘抬起头来,用它一双小黑眼睛,望着她的脸,摇动着它的尾巴,表示它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在这时候,多萝茜看见放在桌子上的一双银鞋子,那是东方女巫的东西。

  她对淘淘说:“我知道,如果我穿合适的话,要走长路正用得着,因为这种鞋子不容易穿破。”于是她脱下旧皮鞋,穿上那双银,不大不小好像是为了她做的一样。

  最后她提起了她的篮子。

  她说:“淘淘,走吧,我们将要到翡翠城去,请求伟大的奥芝指点我们怎样再回到堪萨斯州去。”

  她关上了门,加上了锁,把钥匙很小心地放进衣袋里。这样,她动身赶路了,淘淘安静地跟在她的后快跑。

  附近有好几条路,不久她找到一条用黄砖铺砌的路。她立刻欢快地向翡翠城走去,她的银鞋走在硬的黄色的路面上,丁当丁当地发出好听的声音。太阳照得亮亮地,鸟儿唱得很好听,多萝茜似乎并不像你们所想像的那样,一个小女孩,突然从她自己的故乡被吹落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感到非常不幸。

  当她向前走时,她很惊奇地看见四周都是十分美丽的地方。路旁边有整齐的矮墙,漆着文雅的蓝色,隔墙满是谷类和蔬菜的田地,很明显,芒奇金人都是好农民,能够得到丰收。有时候,她经过一所房子,大家跑出来看她,当她走过去时,他们深深地向她鞠着躬,因为每一个人都知道她就是杀死坏女巫的那个人,她把他们从奴役中解放出来。芒奇金人的房子都是样式奇怪的建筑物,每一幢是圆的,盖着一个大大的圆屋顶,完全漆成蓝色,因为在这东方的国度里,蓝色是大家喜爱的色彩。

  将近黄昏了,多萝茜走了长长的路,已经疲倦了,她急于想知道应当在什么地方过夜,就来到一所比其余的大一点儿的房子前。在前面的绿草地上,有许多男人和女人在跳舞。五个小提琴手,尽力地拉着,大家笑着,唱着,这时,旁边的一张大桌子上,摆着精美的果子和坚果,包子和糕饼,还有其他许多好吃的东西。

  大家十分热情地欢迎着多萝茜,请她吃晚饭,请她在他们这里过夜,因为这是芒奇金人中最富有的一家,还邀集了他的朋友们一同庆祝他们从坏女巫的奴役下获得自由。

  多萝茜吃了一顿丰美的晚餐,有个叫做波奎的芒奇金人,亲自招待她。她坐在一只有靠背的长椅上,看大家跳舞。

  当波奎看见了她的一双银鞋子时,便说道:“你是个大魔法师吧?”

  小女孩子问:“为什么么说?”

  “因为你穿着一双银鞋,杀死了坏女巫。而且,你穿的白色的袍子,只有女巫和魔法师才会穿一身白的。”

  “我的衣裳上面是蓝色和白色的格子,”多萝茜一边说着,一边在压平衣服上的皱褶。

  波奎说:“你穿着这种衣服是表示好的,蓝色是芒奇金人的颜色,白色是女巫的颜色,所以我们知道你是一个友好的女巫。”

  对于这一点,多萝茜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因为所有的人似乎都把她当做一个女巫,她很明白,她只不过是一个平常的小女孩,因为一阵旋风的缘故,才降到这个奇怪的地方来。

  当她看跳舞看得累了时,波奎领她走进房子里去,在那里给她了一个房间,里面有一张美丽的床,被单是用蓝布做的,多萝茜就躺在这上面,一直酣睡到早晨,淘淘蜷伏在她旁边蓝色的地毯上。

  她吃了一顿丰美的早餐,还看见一个极小的芒奇金婴儿,他和淘淘在一块儿玩耍,拽它的尾巴,欢闹着,嬉笑着,这使得多萝茜大大地高兴起来。淘淘在这儿所有的人的眼里,是一个美妙的奇异的东西,因为他们在以前从来没有看见过狗。

  小女孩子问:“到那翡翠城去有多远?”

  “我可不知道,”波奎庄重地回答说,“因为我从来没有到过那里。除非大家有什么事务和来往,还是不到奥芝国去好。你到翡翠城去的路非常遥远,要花费许多时间。我们这里是富有快乐的,可你在到达旅程的目的地以前,肯定得经过不平坦和危险的地方。”

  这使得多萝茜有点儿发愁,但是她知道,只有那伟大的奥芝才能够帮助她再回到堪萨斯州去,所以她决定不折回去,要勇敢地向前进。

  她向她的朋友们说了声再会,沿着黄砖铺砌的路又动身了。她赶了好儿里路,想停下来休息,就爬到路旁边矮墙上坐下来。隔墙是一大块稻田,在不远处,她看见有一个稻草人高挂在竹竿上,看管着鸦雀,不让它们飞近成熟的稻子。

  多萝茜用手托着腮,呆呆地凝视着稻草人。他的头是一只小布袋,塞满了稻草,上面画着眼睛、鼻子和嘴巴,装成了一个脸儿。戴在头上的是一顶像芒奇金人样的、破旧的、尖顶蓝帽子,身上穿的是一件蓝色的衣服,已经褪了色,身体里面也是塞满了稻草。套在脚上的是一双蓝布面的旧鞋子。在这个地方,好像每一个人都是这样的装束。一根竹竿戳入他的背部,这家伙就被高高吊起在稻田上面了。

  正当多萝茜认真地注视那稻草人的脸儿上画

着的奇特色彩时,她吃惊地看见他一只眼睛徐徐地向她眨着。起初,她想她

一定是弄错了,因为在堪萨斯州的稻草人没有一个是眨眼的,但是现在这个家伙,却又在友好地向她点点头。于是她从矮墙上爬下来,走到他那里去,这时候淘淘在竹竿的四周跑着,吠着。

  “好哇!”稻草人说,声音有几分嘶

  小女孩奇怪地问道:“是你在讲话吗?”

  “当然,”稻草人回答说:“你好哇?”

  “谢谢你,我很好,”多萝茜很有礼貌地说:“你好吗?”

  “我觉得不舒服,”稻草人微笑着说,“因为整天整夜地被吊在这里,吓走乌鸦们是一件十分讨厌的事情。”

  多萝茜问:“你能够下来吗?”

  “不能,因为竹竿儿插在我的背上。如果你替我抽掉它,我将非常感谢你。”

  多萝茜伸出两只手臂,把他举起来抽出了竹竿,因为里面塞的是稻草,是十分轻的。

  当稻草人坐在地面时,他说:“多谢你,我觉得像一个新生的人了。”

  听一个稻草人说话,看他鞠躬,还靠着自己的力量在旁边走动,实在是一件奇怪的事,多萝茜觉得十分惊异。

  当稻草人伸展着他的肢体并且打了几个呵欠以后,他问:“你是谁?你到哪里去?”

  “我的名字叫做多萝茜,”小女孩说,“我上翡翠城去,请求伟大的奥芝送我回到堪萨斯州的家里。”

  他又问道:“翡翠城在哪里?奥芝是谁?”

  “什么,你也不知道吗?”她吃惊地反问道。

  “是真的,我什么也不知道。你应该明白我是用稻草填塞的,所以我没有脑子。”他悲伤地回答。

  “唉,”多萝茜说,“我很抱歉。”

  他又问:“你认为,如果我和你一同到翡翠城去,那奥芝会给我一个脑子吗?”

  “我说不好,”她回答道,“如果你喜欢,可以和我一块儿去。即使奥芝不给你脑子,你也不会比现在的情形更坏。”

  “那倒是真的,”稻草人说,“你知道,”他表示信任她,继续说着:“我不在乎两条腿,一双手,以及

臂和身体,它们都是用稻草填塞的,因此我不会受伤。如果不论谁践踏我的脚趾,或者拿针刺着我的身体,那都不打紧,因为我不会觉得痛的。但是我不愿意大家认为我是一个蠢货,如果我的脑壳里放进脑子,代替填塞着的稻草,像你一样,我就不论什么事情都知道了!”

  “我明白你的感触,”小女孩说,她真的替他担忧,“如果你和我一块儿去,我将请求奥芝尽力帮助你。”

  “谢谢你!”他感激地回答。

  他们走回到路上去,多萝茜帮助他翻过了矮墙,随后,他们沿着到翡翠城去的黄砖铺砌的路出发

  起初,淘淘不喜欢这个额外的家伙参加进来。它四处嗅着这个稻草人,仿佛疑心在稻草里也许有一窝老鼠,常常有一点儿不友好地对着稻草人狺狺地吠着。

  “不要害怕淘淘,”多萝答对她的新朋友说,“它不会咬你的。”

  “唔,我不怕的,”稻草人回答说,“它不能够咬伤稻草。来,让我替你提着那只篮子。我不在乎,因为我不会疲倦。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他一边向前走,一边继续说:“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件东西使我害怕。”

  “那是什么东西?”多萝茜问,“是那个制造你的芒奇金的农民吗?”

  “不,”稻草人回答说,“是一根燃烧着的火柴。”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3年9月出版的《奥兹国经典历险故事·魔法师》责任编辑 王公惠)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