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莱特林的继承人

(哈利·波特与密室 17 章)

(英)J.K.罗琳

马爱新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他站在一间长长的、光线昏暗的房间的一侧。许多刻着盘绕纠缠的大蛇的石柱,高耸着支撑起消融在高处黑暗中的天花板,给弥漫着绿盈盈神秘氤氲的整个房间投下一道道长长的诡谲的黑影。

    哈利的心怦怦狂跳着,他站在那里,倾听着这令人胆寒的寂静。蛇怪是不是就潜伏在某个石柱后面的黑暗角落里?金妮在什么地方?

    他拔出自己的魔杖,在巨蛇盘绕的石柱间慢慢前进。他每小心翼翼地迈出一步,都在鬼影幢幢的四壁间产生空洞、响亮的回声。他一直眯着眼睛,准备一有风吹草动,就把眼睛紧紧闭上。他总觉得那两只石蛇的空眼窝始终都在跟随着他。不止一次,他仿佛看见了什么动静,紧张得肚子都痉挛起来。

    当他走到与最后一对石柱平行时,眼前赫然出现了一座和房间本身一样高的雕像,紧贴在后面黑乎乎的墙壁上。

    哈利必须高高地仰起脖子,才能看见上面那副巨大的面孔:那是一张老态龙钟的、猴子般的脸,一把稀稀拉拉的长胡须,几乎一直拖到石头刻成的巫师长袍的下摆上,两只灰乎乎的大脚板站在房间光滑的地板上。在那两只脚之间,脸朝下躺着一个穿黑色长袍的小身影,头发红得像火焰一般。

    “金妮厂哈利低声唤道,急步奔到她身边,跪了下来。“金妮!你不要死!求求你,千万别死!”他把魔杖扔到一边,抓住金妮的肩膀,把她翻转过来。她的脸像大理石一样,冷冰冰的,毫无血色,但她的眼睛是闭着的,这么说她没有被石化。那么,她一定是……

    “金妮,求求你醒醒吧。”哈利绝望地摇晃着她,低声哀求道。金妮的脑袋毫无生气地耷拉着。

    “她不会醒了。”一个声音轻轻地说。

    哈利大吃一惊,跪着转过身来。

    一个黑头发的高个子男孩靠在最近的那根石柱上,正注视着他。那男孩的轮廓模糊不清,十分奇怪,就好像哈利是隔着一层雾蒙蒙的窗户看着他。但毫无疑问就是他。

    “汤姆——汤姆·里德尔?

    里德尔点了点头,眼睛没有离开哈利的脸。

    “你这是什么意思?她不会醒了?”哈利气急败坏地问,“她没有——她没有———?

    “她还活着,”里德尔说,“但也活不了多久了。”

    哈利愣愣地瞪着他。汤姆·里德尔是霍格沃茨五十年前的学生,可是现在他站在这里,周身散发着一种古怪的、雾蒙蒙的微光,那样子绝不会超过十六岁。

    “你是鬼魂吗?”哈利不敢肯定地问。

    “是一段记忆,”里德尔平静地说,“在一本日记里保存了五十年。”

    他伸手指着雕像的大脚趾旁。那里躺着哈利在哭泣的桃金娘的盟洗室里发现的那本日记。哈利一时很想不通它怎么会到那里去的——但是他还有更加紧迫的事情要处理。

    “你必须帮助我,汤姆。”哈利说着,又扶起金妮的头,“我们必须把她从这里弄出去。有一个蛇怪……我不知道在哪里,但它随时都可能过来。求求你,帮帮我吧……”

    里德尔没有动弹。哈利满头大汗,总算把金妮从地上半抱起来,他又俯身去捡他的魔杖。

    可是魔杖不见了。

    “你有没有看见——

    他一抬头,里德尔仍然注视着他——修长的手指间玩弄着哈利的魔杖。

    “谢谢。”哈利说,伸手去拿魔杖。

    里德尔的嘴角露出一个古怪的微笑。他继续盯着哈利,漫不经心地把玩着魔杖。

    “你听我说,”哈利焦急地说,死沉死沉的金妮压得他膝盖发软,“我们必须走!如果蛇怪来了……”

    “它不受到召唤是不会来的。”里德尔无动于衷地说。

    哈利把金妮重新放回到地板上,他再也抱不动她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他说,“快点,把魔杖给我,我可能会需要它的。”

    里德尔的笑容更明显了。

    “你不会需要它了。”他说。

    哈利吃惊地望着他。

    “你说什么,我不会——”

    “哈利·波特,我等了很长时间,”里德尔说,“希望有机会看到你。跟你谈谈。”

    “哎呀,”哈利渐渐失去了耐心,说道,“你大概还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们现在是在密室里。我们不妨以后再谈。

   “必须现在就谈。”里德尔说,脸上仍挂着明显的笑容,他把哈利的魔杖揣进了自己的口袋。

    哈利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这里发生的事情真是太古怪了。

    “金妮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他慢慢地问。

    “哦,这可是一个有趣的问题,”里德尔愉快地说。“说来话长啊。据我看,金妮·韦斯莱之所以会变成这样,真正的原因就是她向一个看不见的陌生人敞开了心扉,倾诉了自己的全部秘密。”

    “你在说些什么呀?”哈利说。

    “日记,”里德尔说,“我的日记。好几个月来,小金妮一直在上面写她的心里话,向我诉说她令人心疼的烦恼和悲哀:她怎样被哥哥们取笑,怎样不得不穿着旧长袍、拿着旧书来上学,还有,她认为——”里德尔的眼睛狡猾地闪烁着,“——认为大名鼎鼎的、善良的、伟大的哈利·波特永远也不会喜欢她……”

    里德尔说话的时候,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哈利的脸。他的眼睛里隐藏着一种近乎贪婪的神情。

    “太乏味了,听一个十一岁小姑娘讲她那些幼稚的烦心事,”他继续说道,“但是我耐着性子,写出一些话答复她,我是慈祥的、善解人意的。金妮简直爱上我了。哦,汤姆,没有人像你这样理解我……我真高兴得到了这本日记,可以向你

诉说知心话……就像是拥有一个可以放在口袋里随身携带的朋友……”

    里德尔发出一声冷冰冰的刺耳的大笑,不像是一个十六岁的孩子发出来的。这使哈利脖子后面的汗毛根根竖起。

    “不是我自己吹嘘,哈利,我一向能够随心所欲地把人迷惑住。所以,金妮把她的整个灵魂都向我敞开了,而她的灵魂偏巧正是我所需要的。我吞食着她最隐秘的恐惧,最深藏的秘密,胃口越来越大。我渐渐强大起来,比小小的韦斯莱小姐要强大得多。强大得足以向韦斯莱小姐透露我的几桩秘密,开始把我的一小部分灵魂也向她敞开……”

    “你说什么?”哈利问,觉得嗓子眼里干得要冒火。

    “你难道还猜不出来吗,哈利·波特?”里德尔轻声细语地说,“是金妮·韦斯莱打开了密室。是她掐死了学校里的公鸡,并在墙上涂抹那些吓人的文字。是她放出斯莱特林的蛇怪,袭击了四个泥巴种,还有那个哑炮的瘦猫。”

    “不可能。”哈利喃喃地说。

    “是啊,”里德尔仍然平心静气地说,“当然啦,起先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是非常有趣的。我真希望你能看看她新写的几篇日记……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亲爱的汤姆,”他注视着哈利惊恐的眼睛,背诵着日记里的内容,“我觉得自己好像在失去记忆。我的袍子上到处都是鸡毛,我不知道它们是怎么弄上去的。亲爱的汤姆,我不记得万圣节前夜我都做了什么,但是一只猫遇害了,而我的胸前沾满了颜料。亲爱的汤姆,珀西总是对我说我脸色不好,样子也有些反常。我觉得他可能怀疑我了……今天又发生了一起攻击事件,我想不起当时我在哪里。汤姆,我该怎么办呢?我觉得自己快要疯了……我觉得我就是那个袭击所有这些人的凶手,汤姆!

    哈利的拳头攥紧了,指甲深深地陷进肉里。

    “过了很长很长时间,傻乎乎的小金妮才不再信任她的日记本了。”里德尔说,“她终于起了疑心,试图把它扔掉。你就是那个时候插进来的,哈利。你发现了它,我真是再高兴不过了。没想到在这么多人里面,居然是你捡到了这本日记,你是我最迫切想见的人啊……”

    “你为什么想见我?”哈利问。他气得浑身冒火,费了很大力气才使语调保持了平稳。

    “噢,是这样的,哈利,金妮把你的情况都告诉我了,”里德尔说,“你的那些惊险迷人的往事。”他的目光掠过哈利前额上那道闪电形伤疤,脸上的神情变得更饥渴了。“我知道,我必须更多地了解你,跟你谈谈,如果可能的话还要亲自见到你。所以我决定让你亲眼目睹我抓住海格那个大蠢货的著名壮举,以获取你对我的信任。”

    “海格是我的朋友,”哈利说,声音现在有些颤抖了,“你诬陷了他,是吗?我还以为你是弄错了,没想到——”

    里德尔又发出他那种尖厉刺耳的狂笑。

    “是我揭发海格的,哈利。你可以想象一下,摆在阿曼多·迪佩特老先生面前的是个什么情况。一面是我;汤姆·里德尔,出身贫寒但聪明过人,父母双亡但智勇双全,是学校里的级长,模范学生;另一面呢,是傻大个海格,粗手笨脚,惹是生非,每隔一星期就要闯一次祸,他在床底下养狼人崽子,溜到禁林去跟巨怪搏斗。不过我得承认,就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计划执行得这样顺利。我还以为肯定有人会意识到,海格不可能是斯莱特林的继承人呢。我花了整整五年时间,才想方设法弄清了密室的情况,发现了那个秘密入口……难道海格有这样的头脑,有这样的能力吗?

    “似乎只有变形课老师邓布利多一个人认为海格是无辜的。他劝说迪佩特留下海格,把他培养成狩猎场看守。是的,我认为邓布利多大概有所察觉了。邓布利多似乎一直不像其他老师那样喜欢我……”

    “我敢说邓布利多早把你看透了。”哈利咬牙切齿地说。

    “是啊,自从海格被开除后,他就一直密切地监视着我,非常讨厌。”里德尔漫不经心地说,“我知道,我在学校的时候再打开密室就不保险了。但是我不想把这么多年寻找密室的努力付诸东流。我决定留下一本日记,在那些纸页里保存那个十六岁的我,这样,有朝一日,凭借运气,我就可以引导另一个人沿着我的足迹,完成萨拉查·斯莱特林高贵的事业。”

    “可是,你并没有完成,”哈利得意地说,“这次一个人也没死,就连那只猫也没死。几个小时之内,曼德拉草药水就配制好了,那些被石化的人就都可以活过来了。”

    “我刚才不是对你说过了吗?”里德尔轻声慢语地说,“对我来说,杀死泥巴种已经不重要了。许多月来,我的新目标一直是——你。”

  哈利惊悍地瞪着他。

  “当我的日记又一次被打开时,在上面写字的居然是金妮,而不是你,你想象一下我是多么恼火吧。你知道吗,她看见日记到了你手里,非常紧张。万一你发现了日记的使用方法,我把她的秘密都透露给你呢?或者更糟糕的是,万一我告诉你是谁掐死了学校的公鸡呢?所以,这个蠢头蠢脑的小家伙就等到你宿舍没人的时候,进去把日记偷了出来。但是我知道自己必须怎么做。我看得出来,你在寻找斯莱特林的继承人。从金妮向我透露的你的情况看,我知道你会想尽一切办法解开这个秘密——特别是你一个最好的朋友也遭到了袭击。金妮曾经告诉过我,大家纷纷议论你会说蛇佬腔,整个学校都炸开了锅……

    “所以,我让金妮自己在墙上写了一行绝命书,来到这下面等着。她拼命挣扎,大哭大闹,真令人烦躁。但是她身体里已经没有多少生命了:她把大部分生命都注入了日记,注入到我身上,使我终于可以离开日记本了。自从我和金妮到了这里以后,我就一直在等你。我知道你会来的。我有许多问题等着问你呢,哈利·波特。”

    “什么问题?”哈利厉声问道,拳头仍然攥得紧紧的。

    “比如说,”里德尔说,脸上露出快意的微笑,“一个婴儿,没有任何特别神奇的法术,是怎么打败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巫师的?你怎么能够安然无蒜地逃脱,只留下一道伤疤,而伏地魔的力量却被摧毁了?

    现在,他饿狼似的眼睛里闪着一种古怪的红光。

    “你为什么关心我是怎么逃脱的?”哈利拖长了声音问,“伏地魔的事发生在你死后许多年。”

    “伏地魔,”里德尔轻声地说,“是我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哈利·波特……”

    他从口袋里抽出哈利的魔杖,在空中画了几下,写出三个闪闪发亮的名字:

    汤姆·马沃罗·里德尔

    然后他把魔杖挥了一下,那些字母自动调换了位置,变成了:

    我是伏地魔

    “看见了吗?”他小声说,“这个名字是我在霍格沃茨读书的时候就用过的,当然啦,只对我最亲密的朋友用过。难道你认为,我要一辈子使用我那个肮脏的麻瓜父亲的名字?要知道,在我的血管里,流淌着萨拉查·斯莱特林本人的鲜血,是通过他的女儿传给我的!难道我还会保留那个令人恶心的普通麻瓜的名字?他在我还没有出生时就抛弃了我,就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妻子是个女巫!不,哈利。我给自己想出了一个新的名字,我知道有朝一日,当我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魔法师时,各地的巫师都不敢轻易说出这个名字!

    哈利的脑子似乎僵住了。他木木地望着里德尔,就是这个人,曾经是一个父母双亡的孤儿,长大成人后居然杀死了哈利的父母,还有那么多其他的人……最后,哈利终于强迫自己开口说话。

    “你不是。”他说,他平静的声音里充满仇恨。

    “不是什么?”里德尔厉声地问。

    “不是世界上最伟大的魔法师,”哈利呼吸急促地说,“很抱歉让你失望了,不过,世界上最伟大的巫师是阿不思·邓布利多。每个人都这么说。即使在你力量强大的时候,你也不敢试图控制霍格沃茨。邓布利多在你上学的时候就看透了你,他现在仍然令你闻风丧胆,不管你这些日子躲在哪里。”

    里德尔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换上了一副非常丑陋的表情。

    “我只不过利用了我的记忆,就把邓布利多赶出了这座城堡!”他咬牙切齿地说。

    “你想得倒美,他并没有走!”哈利反驳道。他是随口说的,只想把里德尔吓住,他希望自己所说的话是真的,但不敢相信。

    里德尔张开嘴巴,刚要说话,却突然楞在了那里。

    不知从什么地方飘来了音乐声。里德尔猛地转过身去,望着空荡荡的密室。音乐声越来越响了。这声音虚幻飘渺,空灵神秘,听了令人亢奋。它使哈利头皮上的头发都竖了起来,使他的心房胀大得有原来的两倍。音乐声越来越高,最后哈利觉得它似乎就在自己的胸腔里振动。就在这时,最近的那根石柱顶上突然喷出了火焰。

    一只深红色的鸟突然从天而降,有仙鹤那么大,在拱形的天花板上演奏着它那古怪的音乐。它有一条金光闪闪的尾巴,像孔雀尾巴一样长,还有一对金光闪闪的爪子,爪子上抓着一个破破烂烂的包裹。

    一秒钟后,大鸟径直朝哈利飞来。它把爪子上那个破破烂烂的东西扔在哈利脚边,然后重重地栖息在哈利的肩头。当它收拢两扇巨大的翅膀时,哈利拾起头来,看见它有一个长长的、尖利的金喙和两只亮晶晶的黑眼睛。

    大鸟停止了歌唱。它静静地坐在哈利肩头,热乎乎地贴着哈利的面颊,目光坚定地注视着里德尔。

    “是一只凤凰……”里德尔也同样恶狠狠地瞪着它,说道。

    “福克斯?”哈利吃惊得简直喘不过气来,感到大鸟的金爪子轻轻抓着他的肩膀。

    “那玩艺儿——”里德尔又将目光转向福克斯刚才扔下的那个破破烂烂的东西,“是学校的那顶破分院帽。”

    果然是它。脏今今、皱巴巴的,上面还打着补丁,一动不动地躺在哈利脚下。

    里德尔又狂笑起来。他笑得太厉害了,震得黑暗的密室微微发颤,就仿佛有十个里德尔同时在放声大笑。

    “那就是邓布利多送给他的保护人的东西!。一只会唱歌的鸟和一顶破帽子!哈利·波特,你觉得有胆量了吗?你觉得安全了吗?

    哈利没有回答。他也许看不出福克斯和分院帽有什么用,但他觉得不再孤单了,他带着逐渐增长的勇气,等着里德尔停止他的狂笑。

    “言归正传,哈利,”里德尔说,脸上仍然很得意地笑着,“在你的过去,我的未来,我们一共遭遇了两次。两次我都没能杀死你。你是怎么死里逃生的?把一切都告诉我吧。你的话有多长,你的小命就能保持多长。”

    哈利在飞快地思索着,权衡着他获胜的机会。里德尔拿着魔杖。他,哈利,拥有福克斯和分院帽,这两样东西在决斗中都没有多大用处。确实,情况很不妙。但是,里德尔站在那里的时间越长,金妮身上的生命就越来越少……与此同时,哈利突然发现,里德尔原本模糊不清的轮廓正在变得清晰、稳定。如果他和里德尔之间必须有一番搏斗,那是越快越好。

    “你对我下手的时候为什么突然丧失了力量,谁也不知道,”哈利生硬地说道,“我自己也不清楚。但是我知道你为什么没能杀死我。因为我母亲是为了救我而死的。我那普普通通的麻瓜出身的母亲,”他接着说道,因为拼命压抑着怒火而浑身发抖,“她阻止你杀死我。我看见过真实的你,去年我又看见了你。你只剩下了一堆破烂,只能算是半死不活。看你原来神通广大,结果却落到这个下场。你东躲西藏,你是丑八怪,令人作呕厂

    里德尔的脸扭曲了。然后他又强挤出一个狰狞的笑容。

    “原来是这样。你母亲为了救你而死。是的,那是一个非常有效的解咒术。我现在明白了——说到底,你身上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你知道吗,我本来一直想不通这个道理。因为我们俩之间存在着一些奇特的相似之处,哈利·波特。你自己肯定也注意到了。我们都是混血统,都是孤儿,都是由麻瓜抚养长大的。也许还是自伟大的斯莱特林本人之后,进入霍格沃茨的仅有的两个蛇佬腔。我们甚至长得也有几分相像呢……不过说到底,原来你只是凭运气从我手里逃脱的。我想了解的就是这些。”

    哈利站在那里,紧张地等待里德尔举起魔杖。但是里德尔脸上的狞笑更明显了。

    “行了,哈利,我准备给你一点点儿教训。让我们比试比试力量吧,一边是伏地魔,萨拉查·斯莱特林的继承人,另一边是哈利·波特,带着邓布利多能够给他的最好武器。”

    他朝福克斯和分院帽扫了一眼,似乎觉得非常滑稽,然后便走开了。哈利感到恐惧从他麻木的双腿向上蔓延,他注视着里德尔在高耸的石柱间停住脚步,抬头望着高高隐没在黑暗中的斯莱特林石雕像的脸。里德尔张开嘴巴,发出嘶嘶的声音——但是哈利听懂了他说的话。

    “对我说话吧,斯莱特林——霍格沃茨四巨头中最伟大的一个。”

    哈利赶紧转过身去,抬头望着雕像,福克斯在他的肩头摇晃了一下。

    斯莱特林那张巨大的石雕面孔动了起来。哈利极度惊恐地看到它的嘴张开了,越张越大,最后形成一个巨大的黑洞。

    什么东西在雕像的嘴里活动。什么东西从雕像深处窸窸地向上滑行。

    哈利急步后退,撞在了漆黑的密室墙壁上。他的眼睛闭得紧紧的,感觉到福克斯在展翅起飞,翅膀扫到了他的面颊。哈利真想大喊:“别离开我:”但是一只凤凰怎么可能敌得过蛇王呢?

    一个庞然大物猛地摔落在石头地面上,哈利感到密室被震得颤抖起来。他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可以感觉到,他几乎可以看见那条巨蛇正从斯莱特林的嘴里展开它盘绕的身体。然后,他听见了里德尔那嘶嘶的声音:“杀死他。”

    蛇怪正在向哈利移动,哈利可以听见它沉重的身体迟缓地滑过布满灰尘的地面。哈利一边仍然紧闭双眼,一边开始盲目地向旁边逃窜,双手伸在前面摸索着。里德尔在得意地狂笑……

    哈利绊倒了,重重地摔在石头上,嘴里有一股咸咸的血腥味。蛇怪离他只有几步了,他可以听见蛇怪正在一点点逼近。

    突然,他头顶上方传来一声爆炸般的裂响,什么东西狠狠地击中哈利,把他撞到了墙上。他等着毒牙扎进自己的身体,这时他又听见了疯狂的嘶嘶声,什么东西把石柱猛地撞到了一边。

    他再也忍不住了,把眼睛睁开细细的一条缝,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条巨大的蛇怪,通体绿盈盈的,泛着毒蛇特有的艳丽光芒,身子有栎树的树干那么粗,它把上半身高高地伸向空中,扁平的大脑袋在石柱间胡乱地穿绕着,像喝醉了酒一样。就在哈利颤抖着想闭上眼睛时,蛇怪转过身来,于是哈利看清了是什么转移了它的注意力。

    福克斯正绕着它的脑袋盘旋,蛇怪愤怒地朝凤凰扑去,嘴里露出军刀一般又薄又长的毒牙。

    福克斯猛地俯冲下来,它长长的金喙扎进了蛇怪的脑袋,顿时,一股黑血泼溅到地面上,像一场阵雨。蛇怪的尾巴疯狂地摆动着,差点打中了哈利。没等哈利来得及闭上眼睛,蛇怪已经转过头来了。哈利正面看见了它的脸,看见了它的眼睛——那两只灯泡般的巨大的黄眼睛,都被凤凰啄瞎了。黑血汹涌地喷到地上,蛇怪痛苦地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不要!”哈利听见里德尔在尖叫,“离开那只鸟!  离开那只鸟!  男孩在你后

!你还可以闻到他的气味!杀死他!

    瞎了眼的蛇怪转过身来,它失去了目标,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仍然很凶险。福克斯围着它的脑袋飞舞,嘴里唱着古怪的歌儿,时不时地对准蛇怪那布满鳞片的鼻子,这里啄一下,那里啄一下,黑血从蛇怪被戳瞎的眼睛里喷涌而出。

    “救救我,救救我,”哈利不知所措地低唤道,“谁能救我,无论是谁!

    蛇怪的尾巴又扫过来了。哈利赶紧一低头,一个柔软的东西击中了他的脸。

    蛇怪把分院帽扫进了哈利怀里。哈利抓住帽子,这是他仅有的武器,是他惟一的希望了。他胡乱地把它扣在脑袋上,接着便趴倒在地,因为蛇怪的尾巴又朝他扫过来了。

    “救救我——救救我——”哈利想道,眼睛被紧紧地压在帽子下面,“请救救我。”

    没有声音回答他。相反,帽子越来越紧,就好像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拼命地攥紧它似的。

    !一个很硬很重的东西落到哈利的脑袋顶上,差点把他砸昏了。他的眼前冒起了金星。他一把抓住帽顶,想把它脱掉,却摸到帽子下面有一个长长的、硬硬的东西。

    一把闪闪发亮的银剑出现在帽子里,剑柄上镶着璀璨夺目的鸡蛋大的红宝石。

    “杀死那个男孩!  离开那只鸟!  男孩在你后面:你使劲闻间——闻闻他的

气味!

    哈利已经站起来,做好了准备。蛇怪的脑袋正在降落,它朝哈利转过脸来,身体一圈圈地盘绕起来,啪啪地敲打着那些石柱。哈利可以看见它那两个巨大的、鲜血淋漓的眼窝,看见它的嘴巴张得很大很大,大得简直能把他整个吞下去,嘴里露出两排像他的银剑那么长的毒牙,薄薄的,发着寒光,含着毒液……

    它盲目地冲了过来。哈利慌忙躲闪,撞到了密室的墙上。它又扑了过来,分岔的舌头嗖地掠过哈利的身体。哈利用双手举起银剑。

    蛇怪又一次扑了过来。这次它的目标很明确。哈利把全身的力气都运到了银剑上,猛地将它深深扎入蛇怪的上腭,深得直没到剑柄。

    然而,就在热乎乎的蛇血淋透哈利的手臂时,他感到胳膊肘突然一阵钻心的疼痛。一只带着毒液的长牙正越来越深地陷进他的胳膊,当蛇怪痛苦地扭曲着,翻滚到一旁的地面上时,那根毒牙断裂了。

    哈利顺着墙壁滑到地上。他抓住那根正在往他身体里喷射毒液的长牙,把它从胳膊里拔了出来。但是他知道已经晚了。剧烈的疼痛正缓慢而持续地从伤口向全身蔓延。当他扔掉毒牙,注视着自己的鲜血慢慢浸透长袍时,他的视线已经开始模糊了。密室逐渐消融在一团飞速旋转着的昏暗色彩中。

    一道鲜红色的光轻盈地从眼前掠过,哈利听见身边传来爪子的轻轻抓挠声。

    “福克斯,”哈利含混不清地说,“你太棒了,福克斯……”他感到大鸟把它美丽的脑袋贴在他被蛇怪毒牙刺中的地方。

    他听见了伴随着回音的脚步声,接着,一个黑压压的影子站到了他的面前。

    “你死了,哈利·波特,”里德尔的声音在他上面说,“死了。就连邓布利多的鸟也知道这一点。你看见它在做什么吗,波特?它在哭呢。”

    哈利眨了眨眼睛。福克斯的脑袋忽而清晰忽而模糊。大滴大滴珍珠般的泪珠,顺着它富有光泽的羽毛滚落下来。

    “我要坐在这里,亲眼看着你死去,哈利·波特。不要着急,我有的是时间。”

    哈利感到昏昏欲睡。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在旋转。

    “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就这样完蛋了,”里德尔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孤零零地在密室里,被朋友们抛弃。他不自量力地向黑魔头挑战,终于败在了黑魔头的手下。哈利,你很快就要跟你亲爱的麻瓜母亲会面了……她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让你又苟活了十二年……可是伏地魔终于把你干掉了,其实,你早就知道他一定会做到这一点的。

    哈利心想,如果他正在死去,倒不算特别难受。就连疼痛的感觉也慢慢减轻了……

    可是,这难道真是死亡吗?密室不仅没有变得一片漆黑,反而渐渐清晰起来。哈利轻轻摇了摇头,他看见了福克斯,大鸟仍然把脑袋靠在他的胳膊上。他的伤口周围闪烁着一片珍珠般的泪水——唉,奇怪,伤口怎么不见了?

    “滚开,你这只破鸟,”里德尔的声音突然说道,“快从他身上滚开。听见没有,滚开!

    哈利抬起头,里德尔正用哈利的魔杖指着福克斯。嘭的一声巨响,像打枪一样,福克斯飞了起来,如同一股金色和红色组成的旋风。

    “凤凰的眼泪……”里德尔小声地说,眼睛盯着哈利的胳膊,“当然……有疗伤的作用……我忘记了……”

    他注视着哈利的脸。“不过没有关系。实际上,我认为这样更好。只有你和我,哈利·波特……你和我……”

  他举起魔杖。

  就在这时,福克斯迅速地扑扇着翅膀,又在他们头顶上盘旋了,随即,一样东西落在了哈利的膝盖上——那本日记。

    在那生死关头的一刹那,哈利,以及仍然举着魔杖的里德尔,眼睛都盯住了它。然后,哈利没有思考,也没有半点犹豫,好像他一直就打定主意要这么做似的,他一把抓起身边地上的蛇怪毒牙,径直把它插进了日记本的中心。

    随着一声可怕的、持久的、穿透耳膜的尖叫,一股股墨水从日记本里汹涌地喷射出来,顺着哈利的双手淌到地上。里德尔扭曲着、挣扎着,双臂不停地挥舞着,嘴里发出声声惨叫,然后……

    他消失了。啪嗒一声,哈利的魔杖掉在地上,然后一切都沉寂下来,只听见墨水仍然从日记本里嘀嗒嘀嗒地渗出来的声音。蛇怪的毒液把日记本灼穿了一个洞,还在嘶嘶地冒着黑烟。

    哈利浑身颤抖,支撑着站了起来。他感到天旋地转,就好像刚刚用飞路粉旅行了十万八千里似的。慢慢地,他拾起他的魔杖和分院帽,又使出吃奶的力气,从蛇怪的上腭里拔出了那把银光闪闪的宝剑。

    这时,一声轻轻的呻吟从密室那头传来。金妮开始动弹了。哈利匆匆赶过去时,金妮坐了起来。她茫然的目光先落到蛇怪庞大的尸体上,又落到穿着血迹斑斑的长袍的哈利身上,最后落到他手里的日记上。她打了一个哆咳,倒抽一口冷气,眼泪便哗哗地流了下来。

    “哈利——哦,哈利——吃早饭的时候,我——我想告诉你的,可是当着珀西的面,我没——没法说。是我干的,哈利——可是我——我发誓我——我不是有意的,是里——里德尔逼我干的,他——他控制了我。你——你是怎么杀死那个——那个家伙的?里德尔在——在哪里?我——我最后只记得他从日记里出来——”

    “现在没事了,”哈利说,他给金妮看那个被毒牙穿透的大洞,“里德尔完蛋了。看:他和蛇怪都完蛋了。走吧,金妮,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我会被开除的2”当哈利搀扶着她晃晃悠悠地站起来时,金妮哭泣着说,“自从比——比尔来了以后,我就一直盼着到霍格沃茨来念书,现在我不得不离开了,爸爸妈妈会怎——怎么说呢?

    福克斯在密室的入口处盘旋,等待着他们。哈利催金妮快走,他们跨过蛇怪一动不动的盘绕的尸体,穿过昏暗空旷、回音阵阵的房间,回到了隧道里。哈利听见,两扇石门在他们身后哧溜一下轻轻合上了。

    他们顺着隧道往上走了几分钟,哈利听见远处传来慢慢搬动岩石的声音。

    “罗恩!”哈利喊道,脚底下加快了速度。“金妮没事儿!我找到她了!

    他听见罗恩发出一声沉闷的欢呼。他们又转过一个弯道,就看见罗恩的脸透过一个很大的豁口,急切地向他们张望,这个豁口是他好不容易在坠落的碎石堆中掏出来的。

    “金妮!”罗恩把手从豁口中伸出来,先把金妮拉了过去,“你还活着!我真不敢相信!怎么回事?

    他想搂抱金妮,可是金妮哭泣着不让他接近自己。

    “你没事了,金妮,”罗恩微笑着对她说,“一切都过去了——那只鸟是从哪儿来的?

    福克斯跟在金妮后面飞过了豁口。

    “它是邓布利多的。”哈利说着,自己也从豁口里挤了过去。

    “你怎么会有一把宝剑的?”罗恩盯着哈利手里那件银光闪闪的武器,吃惊地问。

    “等我们离开这里以后,我再慢慢向你解释。”哈利瞟了金妮一眼,说道。

    “可是——”

    “以后再说。”哈利赶紧说道。他认为最好不要告诉罗恩是谁打开了密室,至少不能当着金妮的面告诉他。“洛哈特呢?

    “在那儿呢,”罗恩说着,咧开嘴笑了,他把头对着隧道通向水管的地方扬了扬,“他的情况很糟糕。过去看看吧。”

    福克斯宽阔的鲜红色翅膀,在黑暗中放射出一道柔和的金光。他们跟在它后面,一路返回到水管的入口处。吉德罗·洛哈特坐在那里,自得其乐地哼着小曲儿。

    “他的记忆消失了,”罗恩说,“遗忘魔咒向后发射了,没有击中我们,倒把他

自己给击中了。他完全不记得自己是谁,在什么地方,也不认识我们了。我叫他上这儿来等着。他在那里待着不安全。”

    洛哈特和蔼可亲地抬头望着他们。

    “你们好,”他说,“这个地方真奇怪,是吗?你们住在这里吗?

    “不是。”罗恩说,一边朝哈利扬了扬眉毛。

    哈利弯下腰,透过长长的、黑洞洞的水管向上望去。

    “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怎么顺着水管回到那上面去呢?”他对罗恩说。

    罗恩摇了摇头。凤凰福克斯刚才嗖地飞过哈利身旁,此刻在他前面扑扇着翅膀,亮晶晶的眼睛在黑暗中显得格外明亮。它摆动着尾巴后面长长的金色羽毛。哈利迟疑地望着它。

    “它好像希望你抓住它……”罗恩说,显得有些困惑,“可是你太重了,一只鸟不可能把你拉上去的。”

    “福克斯可不是一只普通的鸟。”哈利说。他迅速转向其他人,“我们必须一个抓牢一个。金妮,你抓住罗恩的手。洛哈特教授——”

    “他说的是你。”罗恩很不客气地对洛哈特说。

    “你抓住金妮的另一只手。”

    哈利把宝剑和分院帽塞进腰带,罗恩抓住哈利的长袍后襟,哈利伸手抓住福克斯尾巴上热得出奇的羽毛。

    一种奇特的轻松感迅速掠过他的全身,接着,呼的一下,他们都顺着水管向上飞去。哈利可以听见洛哈特悬挂在他下面,嘴里不住地喊道:“太惊人了!太惊人了!简直像魔法一样!”寒冷的气流吹拂着哈利的头发。他还在尽情享受这种飞行的乐趣时,旅程结束了——四个人落在哭泣的桃金娘的盟洗室的潮湿地板上,就在洛哈特把他的帽子扶正时,那座掩盖水管的水池自动滑到了原来的地方。

    桃金娘瞪大眼睛望着他们。

    “你还活着。”她扫兴地对哈利说。

    “没必要用这么失望的口气说话。”哈利板着脸说,一边擦去眼镜片上星星点点的血迹和黏液。

    “噢,是这样……我一直在考虑,如果你死了,欢迎你和我共同使用这个抽水马桶。”桃金娘说,害羞得脸变成了银白色。

    “哈哈!”他们离开盥洗室,走向外面空荡荡的走廊时,罗恩说道,“哈利!我觉得桃金娘喜欢上你了!金妮,你有了竞争对手啦!

    可是,眼泪仍然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无声地从金妮的面颊上滚落下来。

    “现在往哪儿走?”罗恩焦虑地看了金妮一眼,问道。哈利指了指前面。

    福克斯在前面领路,顺着走廊一路闪着金光。他们大步跟着它,片刻之后,发现自己站在了麦格教授的办公室外面。

    哈利敲了敲门,然后把门推开了。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2000年9月出版的《哈利·波特与密室》责任编辑 叶显灵 王瑞琴)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