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师的帽子第七章

[芬兰]图·扬松

任溶溶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这是八月底——是猫头鹰在夜里号叫,一簇簇蝙蝠无声无息地在花园上空飞扑的时候。木民森林满是萤火虫,大海在激荡。空气中有一种期待和某种忧愁的气氛。满月出来,大大的,黄黄的。小木民矮子精一向最喜欢夏天这最后几个星期,他也说不出是什么道理。 

风和大海改变了它们的调子;空气中有一种新的感觉;树木在等待着,小木民矮子精猜想是不是将要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他已经醒来,躺在那里看着天花板,想着阳光,想着这时候一定很早。 

接着他转过脸,看见小嗅嗅的床空了。这时候他听见外面窗子底下传来一个暗号——一声长口哨和两声短口哨,这意思就是:“你今天打算做什么?” 
小木民矮子精跳下床,朝窗子外面看。太阳还没照进花园,花园里看来又凉快,又诱人。小嗅嗅正等在那里。 

“你早!”小木民矮子精说,说得很轻,不吵醒任何人,接着他拉住绳梯下去。 

他们互相问了好,接着到河边,坐在桥上,脚在水面上晃来晃去。这时候太阳已经升到树梢上,照过他们的眼睛。 

“春天里咱们就是这么坐着的,”小木民矮子精说。“你记得吗,咱们从冬眠醒来,还是第一天?其他人都还在睡。” 

小嗅嗅点点头。他忙着在折纸船,放到河上,让它们飘走。 

“它们飘到哪儿去呢?”小木民矮子精问道。 

“飘到我不去的地方,”小嗅嗅回答说,小船一只接一只地绕过河弯不见了。

“它们装着肉桂、鲨鱼牙齿和琥珀,”小木民矮子精说。 

“你谈谈你打算做什么吧,”他说下去。“你有什么打算吗?” 

“有,”小嗅嗅说。“我有个打算。不过你知道,这是我单独一个人的打算。” 

小木民矮子精看了他半天,接着说:“你想走?” 

小嗅嗅点点头,他们坐了一会儿,在水上晃着腿,不说话,河水在他们底下不停地流去,流到小嗅唤向往着的、想一个人去的各种奇怪地方。 

“你什么时候动身?”小木民矮子精问他。 

“现在就动身——马上就走!”小嗅嗅说着,把所有的纸船同时扔到水里,从桥上跳下来,嗅嗅早晨的空气。这是动身去旅行的好日子;山脊在阳光中召唤他,路向上盘绕,接着在山的另一边消失,在那边可以找到新的山谷,新的山…… 
小木民矮子精站在那里看着小嗅嗅收拾他的帐篷。 

“你在外面要待很久吗?”他问道。 

“不,”小嗅嗅说,“到春天的第一天我就回到这儿来,在 你的窗下吹口哨——一年过得挺快!” 

“对,”小木民矮子持说。“那再见了!” 

“再见!”小嗅嗅说。 

小木民矮子精一个人留在桥上。他看着小嗅嗅越去越 远,最后在银色的白杨和梅树之间不见了。可接着他听见口琴吹奏《所有的小动物都应该在尾巴上扎上缎带》,因 此他知道他的朋友很快活。他等在那里,听着口琴声越来越轻,到最后完全消失。他这才沿着蒙着霜的花园快步跑回家。 

他看见某甲和某乙在阳台台阶上晒太阳,缩成一团。 

“你早,小木民矮子精,”某甲说。 

“你早,某甲和某乙,”小木民矮子精回答说,他对某甲和某乙的古怪话也已经掌握了。 

“你在哭?”某乙问道。 

“没……没有,”小木民矮子精说,“不过小嗅嗅走了。” 

“噢,天呐——多么惜可啊!”某甲同情地说。“亲一下乙某的子鼻会教你兴高起来吗?” 

小木民矮子精于是亲热地亲亲某乙的鼻子,可亲了以 后心情还是不见好。 
接着他们两个把头靠在一起,唧唧喳喳地说了很长时间的话,最后某乙庄严地宣布说:“我们定决让你看看提手箱里的西东。” 

“手提箱里的东西?”小木民矮子精问道。 

某甲和某乙拼命点头。“跟我们来,”他们说着在篱笆底下钻过去。 

小木民矮子精跟着他们爬,发现他们在最密的灌木丛那儿做了个秘密的藏身地方。他们用天鹅毛铺在地上,装饰上贝壳和白色小石于。那里很暗,经过篱笆的人不会想到另一边会有一个秘密的藏身地方。某甲和某乙的手提箱放在一个草垫子上。 

“这垫子是斯诺尔克小妞的,”小木民矮子精认出来。 

“她昨天还在找。” 

“噢,不错,”某乙高兴地承认。“我们到找了它——可她当然不知道。” 

“晤,”小木民矮子精说。“你们现在要给我看你那个手提箱里的东西了吧?” 

他们快活地点点头,站在手提箱两旁,庄严地说:“一,二,三!” 
接着箱盖啪嗒一声打开了。 

“我的天!”小木民矮子精叫起来。柔和的红光照亮了周围,他面前是一块跟黑豹的头一样大的红宝石,发出晚霞似的红光,象一团在燃烧的火。 

“你常非欢喜它吗?”某甲问道。 

“是的,非常喜欢,”小木民矮子精用微弱的声音回答。 

“在现你会不再哭了吧?”某乙说。 

小木民矮子精摇摇头表示不会再哭了。 

某甲和某乙满意地叹了口气,盯住宝石看。他们一声 不响,看得入了神。 

宝石一直在变换颜色。起先它十分苍白,接着忽然变成粉红色,就象服在积雪覆盖着的山顶上的朝霞,接着从它的中心又放射出深红色的火焰,象一朵黑色的大郁金香。带着火的雄蕊。带着火的雄蕊。 

“噢,小嗅嗅能看见它就好了!”小木民矮子精叹气说, 在那里站了很久很久,想得很多很多。 

最后他说:“真了不起。改天我可以再来看看它吗?” 

某甲和某乙没有回答,于是他又在篱笆底下爬出来,在灰色的白昼光线中感到有点头晕,只好在草上坐了一会儿定定神。 

“我的天!”他再说一遍。“这要不是魔法师现在还在月亮的火山口寻找的宝石王,我赌咒吃掉我的尾巴。想想看吧,这两个古怪小家伙一直把它藏在他们的手提箱里!” 

正在这时候,斯诺尔克小妞走到花园里来,坐到他身边,可小木民矮子精一个劲地埋头想心事,没有注意到她来了。过了一会儿,她小心地摸摸他的尾巴。 

“噢,是你?”小木民矮子精说着跳起来。 
斯诺尔克小妞羞答答地微笑。 

“你看见我的头发没有?”她拍拍自己的头顶说。 

“得了,随它去吧,”小木民矮子精心不在焉地说。 

“你怎么啦?”她问道。 

“我亲爱的小玫瑰花瓣,我没法对你说明。我的心非常沉重。你知道,小嗅嗅已经走了。” 

“噢,不可能!”斯诺尔克小妞说。 

“是走了,真的走了。他跟我告别了,”小木民矮子精回答说。“他没有叫醒任何人。” 

他们两个在草上坐了一会儿,太阳渐渐地晒热他们的背部,接着小吸吸和斯诺尔克小子走出房子,到台阶上来。 

“你们早,”斯诺尔克小姐说。“你们知道吗,小嗅嗅已经上南方去了?” 

“什么,丢下我就走了?”小吸吸气愤地说。 

“一个人有时候要独个儿过一下,”小木民矮子精说。“不过你太小,还不懂。其他人呢?” 

“赫木伦去采蘑菇,”斯诺尔克小子说,麝鼠把他的吊床搬到屋里,他想夜里开始要冷了。还有你妈妈今天心情很不好。” 

“生气还是难过?”小木民矮子精很奇怪,问道。 

“我想是难过,”斯诺尔克小子回答。 

“那我得马上进去看看她,”小木民矮子精说。他看见妈妈坐在客厅沙发上,样子不高兴极了。 

“妈妈,你怎么啦?”他问道。 

“我的小宝贝,出可怕的事了,”她说。“我的手提包不见了。没有它我什么事也干不了。我到处找,可是没找到。” 

小木民矮子精于是组织大家去找,只除了麝鼠。 

“在所有的没用东西当中,”麝鼠说,“你们妈妈的手提包最最没用。不管她有手提包没手提包,日子还不是照样过。” 

“问题不在这里,”木民爸爸生气地说。“我必须承认,木民妈妈没有了手提包,我觉得再别扭不过了。我还从来没见过她不拿手提包的:” 

“手提包里东西多吗?”斯诺尔克小子问道。 

“不多,”木民妈妈说。“只有一些我们可能会有急用的东西,象干袜子、糖果、绳子、爽身粉等等。” 

“我们找到了奖我们什么?”小吸吸想知道。 

“什么都可以!”木民妈妈说。“我要为你们开个大型庆祝会,你们不用吃别的东西,光吃蛋糕喝茶,大家也不用洗澡,一早就上床!” 

听了这话,大家加倍努力去找。他们搜遍了整座房子。 

他们看过地毯底下和床底下;看过地下室和炉灶;看过顶楼和屋顶。他们搜遍了整个花园、板房,一直找到河边。可 哪儿也找不到那手提包。 

“也许你带它爬树,或者带它去游泳了吧?”小吸吸问。 

木民妈妈只是摇头,悲叹:“噢,今天真倒霉!” 

接着斯诺尔克小于建议登报。他们就这么办,报纸头版上登了两大栏: 
                    

小嗅嗅离开木民庄黎明时神秘地出走 

再用大一点的字体登着: 

木民妈妈的手提包失踪 

还没有线索, 
正在寻找中。 

将为找到者举行空前盛大的八月庆祝会。 
          *           *           * 

消息一传出,森林里、山上、海边都是人,连林中最小的老鼠也参加寻找。只有老弱病残的人留在家里,整个山谷回响着叫声和奔跑声。 

“天呐,”木民妈妈说。“真是天翻地覆啦!”不过她心底里暗暗高兴。 

“外面底到干吗吵?”某甲问道。 

“当然是为了我的手提包罗,孩子!”木民妈妈说。 

“你那个黑色的?”某甲又问。“能照出自己,有四个袋小的?” 

“你说什么?”木民妈妈问道,她听着太兴奋了。 

“黑色的,有四个袋小的?”某甲再说一遍。 

“对对,”木民妈妈说。“孩子们,出来玩吧,现在不用再为我操心了。”

“你打的么什意主?”某乙跟着某甲进花园时,问他说。 

“见着她那么过难,我可受不了,”某甲说。 

“我想们咱得把它来回弄,”某乙叹气说。“太惜可了!睡在袋小里实在服舒。” 

某甲和某乙来到还没人发现的秘密地方,把木民妈妈的手提包从一棵玫瑰树丛里拉出来。他们一人一边提着手提包,穿过树林子走,这时候正好是十二点钟。老鹰一看见他们,马上飞去木民谷报告,很快报上就登出最新消息: 

木民妈妈的手提包找到了。找到它的是某甲和某乙。 
木民家的动人场面…… 

“这是真的吗?”木民妈妈叫起来。“噢,太好了!你们 在哪儿找到它的?”

“在玫瑰丛树里,”某甲说。“睡在它面里真服舒……” 

这时候许多人跑来祝贺他们,木民妈妈永远不会想到她的手提包曾经做过某甲和某乙的卧室。(也许这样很好。) 

接下来大家什么也不想,只顾着想那天晚上要举行的八月盛会。一切都得在月出之前准备好。准备一个所有该来的人都会来的晚会,它明摆着会给大家很大的乐趣,那是多么带劲的事啊!连麝鼠也表示有点兴趣。 

“很有许多桌子,”他说。“小桌子,大桌子——连最僻静的地方也摆上。有这么大的一个晚会,没有人愿意还在老地方坐着的。我怕比平时更坐不住。一开头得给大家最好的东西。接下来就无所谓了,因为他们都已经自得其乐。不用再准备歌曲等等去打搅他们,让他们自己爱表演什么就表演什么吧。” 

麝鼠发表了这么一通含有无比智慧的惊人意见后,又回到他的吊床上去读书。这本书的名字叫做《万物无用论》。 

“我戴什么好呢?”斯诺尔克小妞激动地问小木民矮子精说。“戴蓝色羽毛还是戴珍珠冠呢?” 

“戴羽毛吧,”他说。“就让羽毛围着你的耳朵和脚踝。或者再插两三根在你的尾巴上。” 

她谢过小木民矮子精以后,飞也似地跑开,在门口跟拿着些纸灯笼的斯诺尔克小子懂了一下。他生气地咕噜着骂妹妹不中用,走过花园,就在树上开始挂灯笼。 
这时赫木伦正在合适的地方安排烟火。这些烟火当中有孟加拉闪电、蓝色的星雨、银喷泉,还有喷出星星来的火箭。 

“简直叫人等不及了!”赫木伦说。“咱们可以先放一个吗?” 

“白天放看不见,”木民爸爸说。不过你高兴的话,可以拿一个炮仗到贮藏土豆的地窖里去放放。” 

木民爸爸正忙着在阳台上一个大木桶里做混合糖汁。他放进杏仁和葡萄干、百合汗、姜糖、白糖、肉豆蒄、一两个柠檬,还放上两品脱杨梅汁,使糖汁做出来味道特别好。

他不时尝一尝……很不错。 

“只有一件事很可惜,”小吸吸想起来说。“没有音 乐——吹口琴的小嗅嗅了。” 

“咱们开无线电收音机,”木民爸爸说。“瞧吧,样样都 会进行得很好的……咱们第二杯就为小嗅嗅祝酒。” 

“那么第一杯为谁呢?”小吸吸很想知道。 

“当然是为某甲和某乙罗,”木民爸爸说。 

准备得越来越热火朝天。山谷里、森林里、山上和海边所有的人都来了。他们带来吃的喝的,摆满花园里一张张桌子:大桌子上是一大堆一大堆闪亮的水果,一大盘一大盘三明治,在树丛底下的小桌子上放着麦穗、用稻草串起来的浆果和带叶子的坚果。木民妈妈在浴槽里放上油,准备煎饼,因为木盆不够。接着她从地窖里拿出十一大瓶木莓汁(说来真可惜,第十二瓶打破了,因为赫木伦正好放炮仗——不过也没什么,并不浪费,地上的木莓汁大都让某甲和某乙舔光了。) 

等到天黑得可以点灯笼的时候,赫木伦敲锣通知大家,晚会开始了。 

某甲和某乙坐在最大的一张桌子的头上。“想想吧!”他们说。“大家这么碌忙半天,全都为了我们!真叫人不白明。” 

开头非常庄严,大家穿上最好的衣服,甚至感到有点别扭和不舒服。他们相互间好,鞠着躬说:“天没有下雨,真是太好了,想一想吧,手提包到底找回来了。”没有人敢坐下来。 

接着木民爸爸作简短的开会词。他首先说明为什么要开这个会,他感谢某甲和某乙,随后讲到八月夜短,大家要尽情狂欢,最后他讲他小时候是怎么样怎么样的。这等于通知木民妈妈可以把一小车煎饼推出来了。大家噼噼啪啪地拍手。 

场面—下子活跃起来,晚会很快就变得热烈万分。整个花园——实际上是整个山谷——满是点着灯的小桌子,萤火虫闪闪烁烁,树上的灯笼在微风中摇晃,像发亮的果子。 

烟火神气地射向八月天空,高高地爆出白色的星雨, 星雨又慢慢地落到山谷上来。所有的小动物向星雨抬起头来,大声欢呼——噢,太美了! 

接着蓝色的星雨开始落下,孟加拉闪电在树梢上空旋转。木民爸爸把他那一大桶红色糖水顺着花园小路滚过来。 

人人拿着他们的玻璃杯跑过去。木民爸爸一人给舀一份——递过来的还有茶杯,汤碗,桦树皮大杯,贝壳,甚至用叶子卷起来做的杯子。 

“为某甲和某乙的健康干杯!”整个木民谷响彻了欢呼声。“万,万,万岁!万,万,万岁!万,万,万岁!” 

“真是个乐快的子日!”某甲对某乙说,他们两人也为彼此的健康干杯。 

接着小木民矮子精从椅子上站起来说:“现在我提议为小嗅嗅的健康干杯。昨天晚上他一个人上南方去了,不过我深信他跟咱们一样快活。让咱 亲: 他有一个好地方搭帐篷,还有欢快的心情!” 

大家听了都举起玻璃杯来。 

“你说得好极了,”斯诺尔克小姐在小木民矮子精重新坐下时对他说。 

“噢,这个……”他不好意思地回答说。“当然,我预先 把话都想好了。” 

接着木民爸爸把无线电收音机搬到花园里,旋到跳舞音乐的地方,整个山谷里马上都是跳舞,蹦跳,踏脚,扭摇和旋转。树木也传染上跳舞的狂热,甚至那些僵着腿的小老鼠也大着胆子到舞池上来。 

小木民矮子精向斯诺尔克小妞深深鞠了个躬,对她说:“我可以请你跳一个舞吗?”他一抬头,只见树梢上空有一样东西闪闪发亮。 

这是八月的月亮。 

它升起来,深黄色,大得叫人不相信,边上有点磨损, 像个锡做的杏子,它使木民谷充满一种神秘的光和影。 

“瞧!今天晚上连月亮上的火山口也看到了,”斯诺尔克小妞说。 

“这些火山口一定极其荒凉,”小木民矮子精说。“可怜的魔法师正在那里找呢!” 

“要是有个好的望远镜,咱们能看见他吗?”斯诺尔克小妞问道。 
小水民矮子精认为可以,不过提醒她别忘了跳舞,这时候晚会更加热烈了。 

“你累了吧?”某乙问某甲说。 

“不累,”某甲说。“我正在想。家大对我们在实好。我们该报回些么什。” 
他们两个嘀咕了一阵,点点头,又嘀咕了一阵。接着他们到他们那个秘密地点去,当他们回来时,一人一边提着那个手提箱。 
          *           *           * 

半夜十二点刚过,整个山谷忽然充满了粉红色的光。大家停止跳舞,以为又放烟火了,却原来是某甲和某乙打开手提箱。宝石之王在草地上闪耀,比任何时候都美,使得火光、灯笼甚至月亮相形之下都变得暗淡了。大家围住这颗闪耀着的宝石,十分敬畏,话也说不出来。 

“真没想到有这样美丽的东西,”木民妈妈赞叹说。 

小吸吸深深叹了口气说。“某甲和某乙真幸运!” 

正当宝石之王在黑暗的地球上象只红色眼睛似地闪耀时,魔法师在高空的月亮上看见了。他本已绝望,不想再找了,又疲倦又难过地坐在火山口旁边休息,而他那只黑豹在不远处睡觉。他一下子认出了下面地球上那红点子——这正是他寻找了几百年的宝石之王,世界上最大的宝石!他跳起来,眼睛发亮,戴上手套,把披肩在肩头上挂好。他把所有的宝石全扔在地上——魔法师只关心一颗宝石,就是他不到半小时就可能到手的那块宝石。

黑豹驮着他的主人扑向空中,他们开始飞过广大的空间——快得象闪电。嘶嘶响的流星在他们的去路前面飞过,星尘象飞雪似地落在魔法师的披肩上,他只觉得下面那点红色的火越燃越亮。他直飞木民谷,黑豹最后一跳,就平稳和无声地降落在孤山的顶上。 

木民谷的居民还是那么张大了口,在宝石之王前面静静地敬畏地坐着。在它的光焰中,他们好象看见了他们曾经做过的一切美好的事。渴望记住它们,并且再做一次。

小木民矮子精想起他半夜里同小嗅嗅漫步。斯诺尔克小妞想起她得意地找到了木头女王。木民妈妈想象着自己再一次躺在阳光下的热沙上,抬头透过摇晃着的海石竹穗头看天空。 

当每一个人正逗留在遥远的地方,迷失在美好的回忆中时,猛地吓了一大跳:只见一只红眼睛小白鼠从森林中溜出来,直奔那颗宝石之王,后面跟着一只象煤那么黑的大猫。它在草上趴了下来。 

大家知道,木民谷从来没有白鼠,也没有黑猫。 

“嘘!嘘!”赫木伦赶猫。可那只猫只是闭上眼睛,根本不理睬他。 

接着麝鼠说:“你好啊,堂兄弟!”可那只白鼠只是忧郁地瞪了它好一会儿。于是木民爸爸拿着两杯糖水走上前,要请新来的客人尝一尝,可它们理也不理。 
一种暗淡气氛笼罩着山谷。人们窃窃私语 ,感到奇怪。某甲和某乙着急起来,把宝石重新放回手提箱,盖上盖子。 

正当他们想把手提箱拿回去的时候,那只白鼠用后腿站起来,开始变大。它越变越大,大得差不多象木民的房子。 

它竟变成了红色眼睛的魔法师,戴着白手套。等他长够了,就在草地上坐下,看着某甲和某乙。 

“走开,你这老笨蛋!”某甲说。 

“你们是在哪里找到这宝石之王的?”魔法师问道。 

“少管事闲!”某乙说。 

大家从来没见过某甲和某乙这么勇敢。 

“我已经找了它三百年,”魔法师说。“我什么也不关心,就只关心它。” 

“我们是也的,”某甲说。 

“你不能拿走他们的宝石,”小木民矮子精说。“他们光明正大地从格罗克那里买下了它。”(不过他没说他们是用魔法师本人的旧帽子把它换来——他反正已经有了一顶新的。) 

“给我点什么东西吃吃吧,”魔法师说。“这件事使我太激动了。” 

木民妈妈急忙走上前来,递给他一大盘果酱煎饼。 

魔法师吃饼的时候,大家靠近一点。一个能吃果酱煎饼的人不会太危险。可以跟他谈谈。 

“吃好吗?”某甲问他。 

“好吃,谢谢,”魔法师说。“我已经八十五年没吃煎饼了。” 

大家马上为他难过,更靠近一些。 

他吃完煎饼,抹抹小胡子,说:“我不能把你们的宝石硬拿走,不然就是抢了。不过你们不能跟我交换吗,比方说,我用两个钻石山和一山谷的各式宝石踉你们交换?” 

“不干!”某甲和某乙说。 

“你们不能把它送给我吗?”魔法师又问。 

“不——不干……”他们再说一遍。 

魔法师叹了口气,接着坐了一会儿,动着脑筋,样子十分难过。最后他说: 
“好吧,你们继续开晚会吧,我也让自己高兴高兴,给你们变点小戏法。我给每个人各变一样东西。现在你们可以每人提出一个愿望。木民家的人先提吧!” 
木民妈妈犹豫了一下。“是一样看得见的东西呢,还是一个看不见的希望?”她问。“你明白我的意思吗,魔法师先生?” 

“噢,当然明白!”魔法师说。“变出看得见的东西来当然容易得多,不过提一个希望也可以。” 

“那我就希望小木民矮子精不再为看不见小嗅嗅而难过,”木民妈妈说。

“噢,天呐!”小木民矮子精红了脸。“我心里难过,怎么会一看就看出来的!” 

魔法师把他的披肩抖了一下,小木民矮子精心中的忧愁马上就烟消云散。他的苦苦渴望变成了期待,好受多了。 

“我有了一个主意,”他叫道。“亲爱的魔法师先生,请让整张桌子,连同上面的东西,马上飞去给小嗅嗅吧,也不管他这会儿在什么地方!” 

说时迟那时快,桌子飞到空中,连同那些煎饼、果酱、水果、鲜花、糖水和糖果,向着南方飞去了。还有麝鼠留在桌子角上的书。 

“唉呀!”麝鼠说。“我只望我的书向来,谢谢你。” 

“这就办到!”魔法师说。“喏,给你!” 

“《万物有用论》,”麝鼠念书名。“这一本不对。我的一本是《万物无用论》。” 

魔法师只是笑。 

“现在轮到我了,”木民爸爸说,“不过我很难决定求一样什么东西!我想到的东西很多很多,可没有一样正合适。一座绿色房子会更加有趣,一只小艇也不错。再说我几乎样样都有了。” 

“也许你根本就不想要什么,”小吸吸说。“你的愿望可以送给我吗?” 

“噢,这个……”木民爸爸说,“这个我还说不准……” 

“你得赶紧决定啊,亲爱的,”本民妈妈催他说。“为你的回忆录要一对上好书夹怎么样?” 

“噢!这个主意好极了!”木民爸爸高兴得叫起来。当魔法师递给木民爸爸两个红色摩洛哥皮的镶金书夹时,大家欢呼起来。 

“现在轮到我了!”小吸吸大声尖叫。“请给我一只船吧! 

一只像贝壳似的船,有紫色船帆、花木梨桅杆,还有绿宝石做的浆叉。” 

“这才算得上是个愿望,”魔法师和气地说,抖了抖披肩。 

大家屏住了气,可小船没有出现。 

“办不到吗?”小吸吸失望地问道。 

“当然办到了,”魔法师说,“不过我只能让它停泊在海滩旁边。早晨你到那里去就找到它了。” 

“有绿宝石做的浆叉吗?”小吸吸追问一句。 

“当然有。有四个,还有一个备用的,”魔法师说。“请下一位说!” 

“晤,”赫木伦说,“告诉你实话吧,我向斯诺尔克小子借了一把园艺用的铲子,弄断了.因此我只要一把新的。” 

当魔法师把新铲子变出来的时候,他用很有教养的样子行了个屈膝礼。

“你那么一个劲地变戏法,不觉得累吗?”斯诺尔克小妞问道。 

“这些东西很容易变,一点不累,”魔法师回答说。“那你想要什么呢,我亲爱的年轻小姐?” 

“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斯蒂尔克小妞说。“我可以悄悄地说吗?” 
悄地说吗?” 

她刚很轻很轻地咕噜了一声,魔法师露出有点儿奇怪的表情,问道:“你真希望这样吗?” 

“是的!当然希望!”斯诺尔克小妞气也喘不过来地说。 

“那么好吧!”魔法师说。“说变就变!” 

紧接着大家惊叫一声。斯诺尔克小妞认不出来了。 

“你变成什么样子啦?”小木民矮子精急得说。 

我希望我的眼睛像木头女王的那样,”斯诺尔克小妞说。“是你说她漂亮的,对吗?” 

“对,不不不过……”小木民矮子精不高兴地说。 

“你不觉得我这双新眼睛漂亮吗?”斯诺尔克小妞说着哭起来。 

“好吧,好吧,”魔法师说,“要是不好,你的哥哥可以希望你的眼睛复原,对吗?” 

“对是对,不过我本来想要的是另外一样东西,”斯诺尔克小子抗议说。“她想出傻主意,可不能怪我!” 

“你想要什么?” 

“一架帮忙弄清楚事情的机器,”斯诺尔克小子说,“这架机器能告诉我事情对还是不对,好还是不好。” 

“那太难了,”魔法师摇摇头说。“我变不了。” 

“那么我就要一架打字机,”斯诺尔克小子生气地说。 

“我的妹妹用她那双新眼睛也可以看见东西!” 

“是可以看见,不过不太好看,”魔法师说。 

“最亲最亲的哥哥,”斯诺尔克小妞照着小镜子哭着说。 

“请你希望我变回原来的小眼睛吧!我的样子太可怕了!” 

“唉,好吧!”斯诺尔克小子最后说。“为了家里人,你可以把它们变回来。不过我希望你将来少爱点虚荣。” 

斯诺尔克小妞再看看镜子,又哭起来,但这回是由于高兴而哭。她那双有趣的小眼睛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不过她的眼睫毛的确长了一些。她满面红光,抱住她的哥哥说:“小甜饼!小蜜罐!过圣诞节我要送你一级打字机!” 

“别别别!”斯诺尔克小子急坏了说。“大家看着,你可不能亲我。别别别,你那么疯我可受不了——就这话。” 

“好了!这一家人中,现在只剩下某甲和某乙了!”魔法师说。“你们可以提出个联合愿望,因为你们两个我分不出谁是谁。” 

“你不能给己自说出一个望希吗?”某乙问道。 

“不行,”魔法师难过地说。“我只能满足别人的希望,变出各种东西。” 

某甲和某乙看着他。然后他们交头接耳地嘟哝了半天。 

接着某乙一本正经地说:“我们定决为你望希一样西东,为因你太好了。我们要一颗跟我们的石宝一样的石宝。” 

大家见过魔法师大笑,却没人相信他会微笑。他高兴得你可以从他身上看出来——从他的帽子到他的靴子。他一言不发,把披肩在草地上一抖——瞧!花园里又一次笼罩着粉红色的光,就在他们面前,草地上放着宝石之王的双胞胎——宝石之后。 

“现在你不再过难了吧?”某乙说。 

“不难过了,”魔法师用斗篷轻轻地把那颗发亮的宝石拿起来。“现在每一个动物可以提出他希望要的东西!我在天亮前将满足大家的要求,因为我得在太阳出来以前回家!” 

于是大家轮流提愿望。 

唧唧喳喳说话的、大笑的、哼着歌的林中动物在魔法师面前围成一大圈,他们各有各的要求。求得太蠢的可以再求一次,因为魔法师这时候心情特别好。跳舞又重新开始,一车车煎饼在树下推过。赫木伦放起越来越多的烟火,木民爸爸拿出放进了漂亮新夹子的回忆录,大声地把他的一些童年回忆念给大家听。 
木民谷里从来没有开过这样快活的庆祝会。 

吃掉所有的东西,喝掉所有的饮料,谈各种各样的事情,跳舞把腿都跳断了,在天亮前宁静的时刻回家睡觉,——噢,这多么美好啊! 

现在魔法师飞回世界的尽头去,而老鼠妈妈钻进她的窝,他们各有各的快乐。 
可最快乐的恐怕要算是小木民矮子精。他跟着他的妈妈穿过花园,这时候月亮在黎明时分暗淡下来,树木在大海吹来的晨风中簌簌抖动。 

木民谷里现在是秋天,没有秋天,春天又怎么能回到这儿来呢? 

(选自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1992年2月出版的《魔法师的帽子)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