姗姗打了一个大胜仗

(选自没有风的扇子》第七章)

孙幼军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姗姗跑回家,吓得三天没敢出门,连冷食店的经理都奇怪了:

“咦!那个姗姗,怎么三天没来吃冰激凌啦?”

就是呆在屋子里,她也怕人家找上门来。

还好,三天过去了,谁也没来找她。

这三天,小扇子觉得很寂寞。她想念小丁阿姨了。

跟小了阿姨在一起,多带劲儿!小丁阿姨总是忙着,没有时间跟她多谈一谈。姗姗呢,姗姗也是很喜欢她的,整天和自己说呀、笑呀,可是不知为什么,小扇子觉得跟小丁阿姨在一起很有趣,跟姗姗在一起,生活里像是缺了一点什么东西。

而且,小扇子离开小丁阿姨到外面来,是为了能够做一些事情。可她在姗姗这儿,什么都没做——姗姗甚至没有用她扇过一次风!

可不,姗姗要风干什么呢?姗姗呆在家里的时候,什么事都不做,根本就不出汗。大街上热,但是大街上有林荫路。大街上还有冷食店,那里边凉快极了。姗姗进了冷食店,身体外边、身体里边一齐凉了,她用不着扇子。

姗姗也正在想心事,她叹了一口气,抱怨说:

“那个白胡子老头儿真糠,一个舞蹈就把他吓成那样子!”

小扇子也不开心,她说:“你那个舞蹈,什么呀!连我瞧着都害怕!”

姗姗看看小扇子,抱歉地说:“有什么办法呢,我就会那么一个舞蹈,再就是踮起脚尖转圈儿了。可凭转几个圈儿能考上舞蹈学院吗?唉,我还当是我跳的那个舞蛮不错呢,下过多大的功夫——整天什么也不干,跳了三年呀!谁知道会……”

想了一会儿,姗姗说:“没关系的,什么学校都考不上,我还可以去工作!你说,我干什么好?”

听说姗姗要去工作,小扇子有些高兴了。她说:

“我看小丁阿姨的工作最好!”

“你说去当售货员吗?好!明天咱们就去!”

一下子,这两个都变得兴冲冲的了。姗姗又唱起她那支“den den den”的歌儿。

 

第二天,姗姗带着小扇子,去找副食商店的老经理,要求当售货员。

老经理说:“好,我们欢迎你!可是要考试一下。”

姗姗吓了一大跳:“哎哟,怎么什么都要考试啊!”

老经理说:“别紧张,考试很简单:你回答一个问题,然后再试用一个星期,

就成了。”

姗姗说:“好,你考吧!”

老经理说:“我问你:你为什么要来当售货员?”

姗姗马上就像开机关枪似地回答说:“因为我们要全心全意完全彻底地为人民服务我们的每一种工作都是革命工作这里没有高低之分好坏之分上下之分贵贱之分我们要每年每月每天每时每刻每分每秒时时刻刻想着人民我们要……”

姗姗就这么一口气讲了一个钟头。副食商店的老经理被姗姗流利的回答惊得

目瞪口呆。等姗姗回答完了,老经理满意地搓着手说:

“太好啦,太好啦!我必须给你 100分!”

姗姗看看小扇子,笑了。小扇子也觉得特别开心。

老经理取来一套工作服说:

“剩下来的一半考试是:你在我们这儿工作一个星期。如果工作得好,你就是我们商店的正式工作人员啦!”

姗姗换上雪白的工作服,拿起小扇子,觉得自己非常漂亮。小扇子见姗姗穿着这套衣服,笑眯眯的,觉得她真像小丁阿姨。

正在这时候,有一个提着竹篮子的老太太走进商店。她见姗姗长得很招人爱,就走向她,笑嘻嘻地说:

“这姑娘,西红柿多少钱一斤哪?”

姗姗把脖子一挺,指指身后的小黑板说:

“那儿不是写着嘛,你又不是没长着眼睛。”

老太太说:“哟,瞧这姑娘!眼睛我是长着哪,就是眼神儿不济,看着是迷迷糊糊的一片。”

姗姗不理她。老太太没有办法,只好搬来一个小方凳,爬到上边去看。

“行啊,”老太太爬下来说,“给我称三斤吧!”

姗姗放下小扇子,给老太太称了西红柿,倒进老太大篮子里说:

“三斤还多呢,你就给10块钱吧!”

老太太吓得“哎哟”一声:“什么,10块?你这西红柿多少钱一斤哪?”

姗姗说:“自己看!那不是写着嘛!”

老太太说:“写着8毛啊!三八才两块四,干嘛要10块?”

姗姗说:“不是跟你讲了三斤多吗!这秤上的字不清楚,谁知道多多少啊,要是多5斤呢?你给10块钱还不够呢!”

老太太说:“就算多五斤,那总共是八斤。八斤才八八六块四,也用不了10块呀!这闺女是怎么回事啊,长得倒挺俊的,这帐上怎么这么糊涂啊?——您瞧,这不:三斤多西红柿,愣问我要一块!”

爱看热闹的人凑上来,老太太就诉苦。这样一来,姗姗给惹火了,她冲着老太太说:

“你瞎嚷嚷什么?可别惹得我犯了造反派脾气!”

老太太说:“哟——!您瞧,她还挺有理的!我怎么瞎嚷嚷啦?多问我要钱,还怨我,还要跟我犯什么脾气!——您瞧,这不,她……”

刚说出“她”字,就有一个红彤彤的东西,飞进老太太嘴里,把老太太的嘴塞得满满的了。

小扇子看得很清楚:这是姗姗扔出去的一个西红柿。

老太太从嘴里掏出那个西红柿,气呼呼地朝姗姗扔过去。

西红柿没打着姗姗,却把她惹得真发脾气了。她又从菜摊子抓起一个西红柿,朝老太太直打过去。

西红柿不偏不倚,正砸在老太太的脑门子上。“噗!”西红柿汤子顺着老太太的脸流下来。

“哎哟,反啦!反啦!”老太太一边用手抹着眼睛,一边跳着脚喊叫起来。

“就是要造你这资产阶级老家伙的反!”姗姗叫着,又掷出一个西红柿去。

她扔得准极了,这一个又砸在老太太的脑门儿上。

姗姗接着抓起第四个西红柿来。老太太见势不妙,回头就跑。

老太太跑得真快,一下子就冲出副食店大门。她已经跑出去老远了,一个又大又红的西红柿追出来,敲在她后脑勺上,只听“噗”的一声,西红柿汁溅得四处都是。

副食店老经理闻风赶来,想首先向老太太赔礼道歉。

可惜他来迟了一步,老太太已经逃得无影无踪。

“孩子啊,”老经理对姗姗说,“你的理论课不错,实践课可考得不好啊!你的服务态度不够端正。顾客问价钱,应该告诉。无论如何,不应该打人。你的业务水平也太低。不认识秤,这倒不要紧,可以原谅。可是你的数学也太差了!我们不能用你,我觉得真是可惜!”

姗姗换下工作服,拿起小扇子。

老经理送姗姗到门口,对她说:

“欢迎你以后常常到我们商店来买东西!”

“一定的!”姗姗说。

(选自春风文艺出版社2003年5月出版的《没有风的扇子》)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