狭路相逢

(《怪老头儿前传》第一章第二节)

孙幼军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铁头老躲着大鹏。在家时不敢轻易下楼,路上远远地见着大鹏,他赶紧溜掉。在学校里,下课他不敢出去玩儿,总藏在教室里。

大鹏显然记了仇。在大庭广众之下,他不敢动手,但是那眼神儿让铁头看了不免打个冷战。小二偷愉告诉铁头:

“大鹏说了;‘铁头那小子老躲着我,可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你得小心着点几!”

铁头够小心的了,还怎么小心?大鹏要真想算计他,总难免有一天要落到他

手里。自己的铁脑袋敌不过对手的“劈铁掌”,看来要想保住自己,得练一种新功夫。

让铁头稍微感到宽心的是飞侠。这只半边黑、半边白的小猫,因为天天喝牛奶、吃鱼肝油丸,眼看着身体往大里长,跟气儿吹着似的!铁头简直有点儿想不出他那副小猫咪的样子了。不过,飞侠光顾着学说话,还没练过飞檐走壁,更不用说“七星透骨钉”。别看已经是只挺大的猫了,怕还不是大鹏的对手。大鹏已经扬言,他要“把铁头揍个半死”。万一不是“半死”,而是整个死了,谁替他报仇呢?

这天放学,妈妈给铁头端来一杯热牛奶。妈妈刚一转身走开,铁头就把牛奶倒进搪瓷盘子,又扔进四粒鱼肝油丸,把盘子推到茶几底下去。

过一会儿妈妈进来,瞧见了空杯子。

“牛奶呢?”妈妈问。

“我喝啦!”

“那么快?你也不怕烫着?”

“是有点儿烫……可是今天的奶好甜!”

“你胡扯!”妈妈发脾气了,“白糖昨天就用光了,今天的奶里根本就没放糖!”

铁头有点儿后悔——“喝啦”就足够了,干嘛还要说“好甜”?真是的!

妈妈叹了口气。有什么办法呢?儿子就是这样,老可怜那些小狗小猫什么的,说他也不顶用。上回儿子换鱼缸里的水,不小心把一条小金鱼倒进了下水道,足足哭了一个晚上。直到对他说,小金鱼不但死不了,还顺着下水道进了大河,比原先还逍遥自在呢,他这才高兴起来。

“唉,简直像个女孩子!”妈妈叹息着出去了。

女孩子?笑话!人家是大侠铁头!

妈妈一走,飞侠认茶几底下钻了出来。

“喝了吗?”铁头挺关心地问。

W、0,我!b、u,不!h、e,喝!”飞侠说。

“别老是这么说话,多费劲!”

“你就是这么教的,我说惯了。”

“那是刚学,现在用不着了——你为什么不喝?”

w、0,我……噢,又忘了!我长大了,你看,多大的个儿,多结实!你还是那么瘦,牛奶应该你喝!”

“你喝!”

n、i,你……你喝!”

“这回你就喝了吧!”铁头商量着说。

“这回你喝!”飞侠态度很坚决。

“我喝?”铁头有些为难,“跟你似的,趴在地上,在盘子里舔着喝?”

“这倒也是,”飞侠明白过来了,“这回我就喝了吧!以后可别再往盘子里倒。以后我抓耗子吃。没耗子的时候,给我找点儿鱼头、鱼骨头什么的。再不,给点儿米饭,放点儿虾皮儿拌拌——要是连虾皮儿也没有,米饭里泡点儿菜汤也凑合!”

铁头很受感动。二楼香香家的猫,没有鱼和猪肝儿是不吃饭的。到底是他的飞侠,够义气!

飞侠喝完奶,坐在地板上跟铁头说话儿。铁头说:

“听小二说,大鹏打算把我揍死。凭我的铁头,也许揍不死。万一揍死了……”

飞侠跳起来:

“他敢!他把我姐跟我弟都砸死了,我还没找他算帐哪!”

铁头说:“你虽说长得够大了,可是天天练说话,没练武功。大鹏的‘劈铁掌’很厉害,他的‘鸳鸯腿’也不好对付,连我都得让他三分哪!你得学会飞檐走壁,还有闪、跳、腾、挪的功夫……好吧,我今天先教你一招儿!”

铁头走到窗前,探头探脑地往楼下看了一阵子。他见院子里确实没有大鹏,就把飞侠领下楼,到了一棵大杨树底下。他指指树顶问:

“上得去不?”

飞侠眯缝起眼,抬头看了看说:

“设试过。”

“瞧我的!”铁头说,一边脱下两只鞋,“注意看我手和脚的动作!先把树抱紧,就这样!看清楚了没有?”

“看清楚了。”

“那好!然后,用两个脚丫子把树夹紧,把两只胳膊往上挪一下。挪上去,马上就抱紧,抱得越紧越好。懂了吗?”

“懂了。”

“那好!抱紧了,就往上挪两个脚丫子。挪上去,就夹紧,再挪胳膊。这么

着,一点儿一点儿地,就爬上去了——好,现在我做一遍,你注意看着!”

铁头开始做示范动作。头两下子还像那么回事,挪了几次,他觉得胳膊直哆嗦,腿也发软,脚丫子根本就夹不紧了。爬了还不到一半儿,铁头自己也没闹清是怎么回事,一个倒栽葱就摔下来了!

铁头从地上爬起来,觉得脑门子火辣辣地疼。他的脑门子上鼓起了个大疙瘩,疙瘩尖儿上还渗出一点血来,看上去活像个小桃子。

“有人向我发暗器!”铁头挺神秘地告诉飞侠。

飞侠警惕地朝四周看看,四周一个人影儿都没有。

“好像没人……”飞侠说。

“没有,这是谁打的?”铁头小声说,用手指指自己脑门子上的小桃子。

“可能是摔的,”飞侠小心地说,“我瞧见你的头先撞到地上……”

“谁说的?明明是脚先落在地上的嘛!发暗器还能叫你看见?你还没有经验!记住:往后你得特别小心提防暗器。‘明枪容易躲,暗箭最难防’!——好吧,咱们接着练。他们越怕咱们练,咱们越得好好练!现在,你就照我刚才教的,爬一回试试。记住要领!”

铁头一番话,说得飞侠心里有点儿发毛。他老觉得那座大楼的每个窗户里都藏着个敌手,准备着向他施放暗器。为了不在半截腰儿也叫人家打下来,他顾不上铁头教的要领,噌噌噌,三五下子就窜到大杨树顶上去了。

铁头仰头看着树顶,乐得合不拢嘴。等飞侠下来,他挥舞着两根细胳膊,摇晃着大脑袋瓜儿说:

“对,就是这么干!你一学就会,不比我上得差!照这么练,你几天就能飞檐走壁!大鹏那两下子,差远啦!”

 

为了飞侠能自己随时出去练功,铁头在他的四楼阳台上拴了条绳子,一直垂向地面——离地还有几尺,怕的是大鹏抓住,也顺着绳子爬上来。这挺合飞侠的心思。飞侠不大爱走那两道门:万一夹住尾巴,不是玩儿的!

过了几天,飞侠发现这条绳子的好处太大——可不光是不夹尾巴。他原先出去抓耗子,得让铁头给开门。铁头不在,就得去求铁头的妈妈。求人那么容易?你得等在门底下,挺温柔地冲她“喵——”地叫一声,还得把尾巴笔直地竖着,擦着她的小腿转上一圈儿,表示亲热。门开了,还必须一个箭步窜出去,稍微慢点儿,门一关,那就不得了!碰上铁头妈妈顺心的时候还好,正好赶上她心里不痛快,就得听她一句:

“讨厌,真烦死人!”

这是出门。回来的时候,就更是难上加难。有了绳子,这些问题可就全解决了!再有,上下绳子,这本身就是练功。上来的时候,得猛窜一下子,才够得着绳子头儿。这一窜,足有丈把高。开始的时候,飞侠得窜上四、五次,才抓得住。窜跳了几天,飞侠觉得腿上的力气大多了,只消跃起一次,就牢牢地抓住了绳头儿。

还有一条好处:绳子从二楼的阳台经过,二楼住着毛毛。毛毛是香香家的一只猫,常趴在阳台上晒太阳。毛毛娇里娇气,飞侠开头儿有几分瞧不起她,可是毛毛对飞侠很友好,常给他留点儿鱼头、猪肝儿什么的。所以飞侠有时候就顺路在二楼的阳台上做做客。倒也不只是为了吃鱼头,也为的能用猫话聊聊天儿。要不,老跟铁头一个人说话,会把猫话忘光的。

这天,飞侠蹲在二楼的阳台,陪着毛毛聊天儿。毛毛说:

“你们那个铁头,挺和气的。可就是太脏,瞧他那两只爪子!”

飞侠说:“人家可是叫‘手’。”

毛毛赶紧改过来:“对,是手……你看,他那手有多么脏!我们香香的手多干净!”

飞侠说:“香香是个丫头,没意思!”

毛毛有些不高兴了:“丫头怎么啦?”

飞侠忽然想起来,毛毛也是个丫头,就赶紧说:

“丫头也没什么不好。我是说,香香不如铁头好。”

毛毛说:“得了吧!香香说,铁头算术老不及格,语文净写错字。他写的字呀,谁都不认识。老师上课净批评他!”

飞侠说:“这倒是。我也常听见他爸爸骂他。他功夫练得也不到家。说是‘铁头’,可是中了暗器掉下来,脑袋上就摔出一个大疙瘩——也兴许是暗器打的,反正脑袋还没练成铁的。除了这个,他什么都好!要不是他救了我,我就没命了。就为救我,有个坏小子恨上他了。那坏小子比他高一头,还会‘劈铁掌’,说不定哪一天,就堵在胡同里,一掌把他劈喽!我现在紧着练功夫,还得随时留神保护他。”

毛毛说:“咱们是猫,别管他们人的事!”

飞侠说,“铁头和别人结下仇,是为了我,他的事,我非管不可!”

毛毛担心地说:“你打得过人家?可千万要小心着点儿……”

飞侠说:“我豁出命去,也不能让铁头受委屈!”

 

飞侠担心的事,真地发生了。

就在飞侠和毛毛闲谈的第二天,铁头因为语文作业错字太多,让老师留在学校了。老师罚他把每个错字都写二百遍。铁头总共错了38个字,你想想,得多会儿能写完?

等他交上本子,晕晕忽忽走出校门,天都快黑了。

铁头刚一拐进胡同,糟啦,大鹏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等着他呢!

大鹏一见铁头,一声不响地站起来,把双掌指尖儿朝上,一前一后地在鼻

子前头摆好。

看这架势,是要使“劈铁掌”。

铁头前后看看,胡同里一个人也没有。铁头很慌。

比使出“劈铁掌”更糟,大鹏说话了:

“说我八哥出了笼子,是你吧?”

说“是”,还是说“不是”?铁头没敢言语。

“把猫崽子偷走的,是你吧?”

铁头眨巴眨巴眼睛,还是没敢回答。

“下课躲在教室里不出来,是你吧?放学排着队回家,也是你吧?”

放学排着队回家怎么啦?遵守纪律也不行?

铁头不过这么想想,他还是没敢说出来。

“你说,我今天能不能一掌劈死你?”

大鹏照旧举着双掌,歪起脖子问。

要是说“不能”,大鹏准得往死里揍他。铁头可怜巴巴地说:

“能……”

大鹏鼻子里哼一声,冷笑说:

“说‘能’,当是我就不劈死你了?”

大鹏说完,身形一变,“劈铁掌”带着一股劲风压下来。铁头紧紧闭上眼睛,准备着挨这第一掌。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路边墙头上“嗖”地一子,掠过一条黑影。大鹏立刻觉伸出的胳膊上给几根钢针猛刺了一下,不由得“哎哟”一声

,“噔、噔、噔”倒退了数步。

黑影又变成白影,悄无声息地落到地上。大鹏定睛细看,原来这是只半边儿黑、半边儿白的大猫。

大鹏乐了。这猫大概在院子里挨了人家一笤帚,慌慌张张地跳出墙来,不小心撞上他。眼下是要抓紧时间把铁头狠揍一顿,然后再消遣那只猫。他又把双掌立在自己鼻子的头,二次向铁头扑去。

不想这时,大鹏忽然觉得腿肚子一阵钻心的疼痛,扭头看,见那只大猫正叼着他的裤腿。大鹏慌了手脚,使劲一甩,把大猫甩了下去。大猫并不逃走,反倒转过身来,两只前爪伏地,一双圆眼闪出绿光,看样子又要扑上来!大鹏吓坏了:他从来没见过这号猫,竟然跟只小豹子似的,主动攻击人!看来他根本就不是偶然撞上自己,而是蓄谋要害他的。这家伙瞧着眼熟,莫非就是铁头救走的那一只?妈呀,他这是找我报仇来啦!

想到这儿,大鹏的头发都竖起来了。他不等大猫再次扑上,掉头就跑。不想两腿发软,跑了两步就栽倒在地。回头看,大猫果然追赶上来。他顾不得膝盖疼痛,挣扎着爬起来,踉踉跄跄地接着跑。

铁头叫回了飞侠,问他:

“怎么回事,飞侠,你放七星透骨钉了?”

“我什么钉都没放!”飞侠还生气地圆睁两眼,看着胡同的尽头,“我正想好好教训他一顿,他就跑了。”

铁头笑了,说:“原来他是个胆小鬼!”

飞侠说:

“所有凭着个子大欺负小孩子的,全是胆小鬼!”

 

(选自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怪老头儿前传》 详情见"童话消息十五"10月16日消息)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