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云彩的城市

(获2003年中日友好儿童文学奖)

肖定丽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有一阵快活的小风,诞生在幽谷里。他的名字叫乐飞儿。对的,他一出生就会飞。因为他浑身都长着翅膀。

风妈妈让乐飞儿去守护绿城,乐飞儿的哥哥姐姐们每人都守着一座城,风是城市的精灵。

绿城,啊,多好听的名字,让人充满想象。

乐飞儿闭着眼睛,让妈妈帮助定好风向,轻悠悠地向着绿城进发,直到从梦中醒来。

绿城第一个进入乐飞儿眼帘的,是一条绿纱巾,绿意朦胧地系在一个女子的脖颈。乐飞儿吹拂绿纱巾,纱巾绿雾一样拂过红的面颊,女子很惬意地微笑着,眨着长长的睫毛。

从绿城的百叶窗里,丝丝缕缕传出一阵轻音乐,乐飞儿驮着串串的音符送入行路人的耳朵。行路人那匆忙的脚步放轻、放慢,微笑从紧闭的嘴角溢出,随即也跟着吹起口哨。乐飞儿呢,又把这悠扬的口哨声,送给一个脸上正挂着泪珠的孩子。

穿过大街,游过小巷,一路做着开心的事情,风的工作真是愉快,乐飞儿干得兴致勃勃。

从早晨到上午,从上午到傍晚,一刻不停地工作,乐飞儿累坏了。他想找一棵树休息一下。树是风的家。可是,一棵树也没有。四处寻找,墙头的那边,路旁,干涸的护城河畔……乐飞儿这才看清楚,绿城根本连一棵树苗也没有。这是什么绿城啊?!乐飞儿累得东倒西歪,在一个墙角昏睡过去。他到底还小呢。

早晨,乐飞儿的脾气变得极坏,尤其是看见自己睡在满是尘土的墙角。他轻盈的身体是那样爱整洁。他恼怒,生气,骤然间变大,成了大风。不要奇怪,各人长大的方式不一样,可能只有风是气大的。他比昨天大了两三倍。

不行,我得让人们注意我。我爱他们,他们也应该爱我。乐飞儿愣头愣恼地想。他把人家晾晒的衣服吹落在地,将纸片踢向高空,在那儿打着难看的转儿。他还大把地扬起灰尘,迷住行人的眼睛,蒙住涂着香脂的脸。

干了一天不愉快的工作,乐飞儿变得灰扑扑的,身上灰扑扑的,心里也灰扑扑的。他坐在墙角,心里又沮丧又难过。仍没人关心他,为他准备一棵树。风的家不是墙角,风睡觉的地方应该是在清凉的树叶上,头下枕着的应该是鸟儿的歌声。“没有一个人喜欢我,没有。我成了流浪儿,流浪的风。”乐飞儿扑嗒扑嗒掉起泪来。泪掉得越多,气生得越大。气得睡不着觉,气得身体极度膨胀,他蹦出墙角,半夜在城市的上空呜呜地东奔西撞起来。他在玻璃上擦出刺耳的声响,尖着嘴,挤进人家的门缝嚷道:“我要树的房屋,我不要流浪!”

还是没人理睬乐飞儿。“呜啊!”乐飞儿一声吼叫,平地摇身巨长,眨眼间变成飓风。他左摇右晃,打着旋儿,浑身的劲儿往外冒。他怨气满腹,看什么都不顺眼。小时候,他听妈妈讲过哥哥姐姐们的许多故事,别的风哥哥、风姐姐像他这样大时,都可以指挥一座森林的乐队了。别的风像他的昨天那样大时,都送走了无数的帆船,都在波光点点的水面上画出了千姿百态的图画。而他呢,还没见过一棵树,还没掀动过一片叶子。他没听过水流动的声音,也没见过流水的模样。前天的他身材小巧,灵活多变,性格温和,心里全是暖暖的爱;今天的他,是个庞然大物,性格暴躁,心里冷得像块凉凉的冰。

早晨,乐飞儿怪叫一声:“我要摧毁这个城市!”

他顿时搅得天昏地暗,飞沙走石。家家插门闭户,人人胆颤心惊。

乐飞儿弓起背,鼓起腮,正要把这个城市吹个底朝天,忽然有人在后面拉拉他,又拉拉他。乐飞儿不耐烦地回过头,是一片云,一片身上沾满灰尘邋里邋遢的云。

“什么事,你是想阻止我?难道你跟这座市有亲戚吗?”乐飞儿粗声粗气地问。

云揉揉眼睛,说:“没有,我是这个城市的云,可是,这个城市里没有人爱我们。我们早想离开这儿的天空。可是,身上的灰尘积得太厚,动不得身。我好不容易才飘到你的身边,我代表云彩们向你请求帮助。请你帮帮我们,把我们吹到银河洗个澡好吗?”

看着一脸愁容的云,乐飞儿点头答应。乐飞儿是很喜欢云的。是的,乐飞儿喜欢绿色的树,流动的水,飘逸的云。但他从没好好看过头顶上的云彩,他不喜欢看身上脏兮兮的云彩。

乐飞儿跃上高空,叫道:“云彩们,站好,我要把你们全吹往银河,让这个城市再也看不见云!”

乐飞儿用力一吹,云彩们便成群结队地飘向银河。直到看着最后一片云拖着重重的身子飞去,乐飞儿才住嘴。

本来,乐飞儿是打算帮完云彩的忙,再来惩罚这座城市的。但转念一想:何不看看热闹,看这个城市的人失去了云彩,是什么反应呢?没有了云彩,他们会想起风,想起他乐飞儿,会给他一个个绿树的家,扫清混浊的天空,求他请云彩们回来。

乐飞儿呆在城市的一角,做一个不动声色的旁观者。

城市静悄悄的,所有尘埃都落定,天空慢慢变得透明。

人们庆幸风终于停止,有人偶尔朝天空一瞥。

“哎呀,天空中的云彩没啦!”不知是谁发出一声惊叹。

一下子,绿城像炸开了锅,人们仰望天空,大呼小叫。同时,电视台和报纸都在议论云彩的事。外地的人看完新闻,觉得这个城市好怪,打算来绿城旅行的,急忙取消了这次行程。

怎么办?怎么办?市长的头发急得大把大把地往下掉。城市没有车,他可以让这座城市富得家家有车;马路不够宽,他能够下令让工人把马路加宽加宽再加宽。天空没有云彩,真把他难为得够呛。他在电视上讲话,声音沙哑,喉咙干得像护城河。他请市民们想想办法,找回本城的云彩。当然,首先得知道云彩们的行踪。

乐飞儿一直期待着,等待市长和市民们找他。为了提醒他们注意,他掀掀市长的帽子,撩撩市民们的衣角。他还伸手从窗户拿走市长的文件,他那些纸张扬起来,组成一棵树的形状,让大家明白他的心意。

然而他只是失望地看到市长在狂呼:“龙卷风,还我的文件!”

那文件上印着许多文字,呼吁市民们去寻找失踪的云彩。

市民们只是埋怨:“我们的城市不该有这么凶的风啊!”

“看来,我的愿望难以实现!”乐飞儿伤心地往墙头一靠,墙头顿时倒塌一片。

终于有人打听到云彩们的去向,原来云彩们在银河里洗得白白亮亮、清清爽爽的,都在西边的天空玩耍呢。

市长知道了这个消息,马上派直升飞机去把云彩载回绿城。

贪心的市民们跑到直升飞机的前面,抢先大捆大捆地背回来了云彩。先去的抢到了大团,后去的只得到一小片。有时几只手同时去挣抢一片云彩,云彩们被撕扯得支离破碎。

“你们在干什么?别碰脏那些云彩!”乐飞儿急得直跺脚。

大家抱着白生生的云彩欢天喜地,乐飞儿吹飞了他们的帽子,刮脱他们的上衣,可谁也顾不上捡。抱着云彩的手,一刻也不肯松撒。

绿城的市民们用绳子拴住一片片、一团团的云,下边坠着石头,像放风筝一般,把云彩们放飞在自己的房顶和院子上空。有的人还把云彩染得五颜六色,美化他们的院落。

乐飞儿摇着头,自言自语地说:“他们还会变成灰色的,他们会变得更加难看!云彩是属于天空的!”

云彩们在向乐飞儿哀泣,乐飞儿一个个向云彩们道歉,是他害得云彩们不得自由。对不起呀,云彩,红的云彩,蓝的云彩,花的云彩,对不起对不起!

这样,有云彩的人脸上喜滋滋的。没有云彩的人,眼睛都红红的。于是,半夜里,有人就扮成贼,去偷别人的云彩。第二天,丢云彩的人家就会大喊大叫,在每家的院子上空寻找。错找了云,就会引发一场吵闹。嘟嘟嚷嚷,呜哩哇啦,吵得绿城不得安宁。吵得乐飞儿耳朵痛。乐飞儿缩成一团:“哎哟哎哟,我的耳朵要聋了!”

人们再不敢把云彩放在外面过夜,白天放飞在院子里,夜晚收回藏在自己的家里,但云彩早就厌倦了不自由的生活,趁人稍不留神就溜出窗户逃掉。为了防止云彩出逃,有的人想出办法,把云彩套进被子里,压在身子下面,又软和又舒服,飘飘荡荡的,像儿时的摇篮,摇人入梦。一传十,十传百,有云彩的人都来效仿。云彩成了人人身子下面的床垫。

“你们不能这样对待云彩!不能!”乐飞儿敲打着门,警告着人们。但谁也不理他。

乐飞儿寄希望于市长。可不管市长怎么动员,就是没人把一片云彩捐出来。

市长气得直拍桌子,市长气得几天没刮的胡子直抖。

早就气愤难平的乐飞儿,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他要为云彩们打抱不平。他疯狂地在城市上空踱着步,盯视着每一个窗户。他在等待着天黑,等待着人们再次睡到云彩的床垫上。

深夜,人们在云彩的床垫上熟睡。忽然,门窗洞开,云彩床垫挤出房屋的牢笼,一飞冲天。

朦胧的月光下,隐约可见乐飞儿的巨大身影在奋力推着云彩床垫,人们却熟睡不醒。

“把他们带到哪里呢?海里怎么样?让海水帮助他们清醒。沙漠上呢?让他们也尝尝没有树、没有水的滋味。要么吹到火山上?……”乐飞儿的脑子里出现一个个画面。

云彩床垫远离绿城,迎来朝霞。乐飞儿俯瞰身下,是一片绿洲,那是大片的森林呀。乐飞儿眼前一亮,有了主意。“太妙啦,这就是我要送他们去的地方!”

于是,绿城的市民被一个个人放进森林。

“森林!好美呀!不是做梦吧!”乐飞儿听见人们在欢呼。

“带上树种,到绿城种下梦吧!”乐飞儿轻轻地绿城的市民说。看着这泛着波涛的绿海,乐飞儿的心情又变得柔和起来。

乐飞儿释放出所有的云彩,浮在蓝天下,等候着采集树种的人们。

在森林的上空,来自绿城的云彩是那么那么美,让乐飞儿看得发呆。

同时,林间各色树种在堆积,在泥土上散发着清香。

乐飞儿小声地笑了,他不敢大声笑,是怕把云彩们都震得四处飞散,谁载树种回家呢?

    是的,乐飞儿快要有自己的家了。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