鳄鱼皮鞋

肖定丽

(获首届“新世纪公民”儿童文学征文二等奖)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在一个很大很大的沼泽里,生活着两只小鳄鱼,一只是鳄鱼哥哥,一只是鳄鱼妹妹。他们是很要好的朋友。

沼泽真是很美丽啊,那里有很多泥水可以玩,风是又湿又软的,把岸边的深草吹得绿油油的,把那些花儿吹得鲜艳欲滴的,就连鸟雀的歌声也被湿软的风,吹得水灵灵的。

小鳄鱼哥哥泥泥和小鳄鱼妹妹灵灵都很喜欢他们的沼泽。每当傍晚,泥泥和灵灵就爬出沼泽,在岸边碧绿的草地上看落日,红红的、圆圆的落日,该是又软又甜的吧?泥泥和灵灵馋得口水都流出来了。他们看蝴蝶跳舞,听鸟儿唱歌。鸟儿的歌声真好听,他们想靠近一点听,那些鸟儿看见他们,都吓得拼命地飞走了。

“唉,我们太丑了呀!”灵灵叹气说。

“唉,我们太可怕了呀!”泥泥也叹口气说。

于是,他们拖着长长的身影走进深深的沼泽里去了。

每天傍晚,他们照样欢欢喜喜地爬上岸,因为每天傍晚天空和周围的风景都是那么新鲜,泥泥和灵灵永远都看不够呢。

那是一个没有风的傍晚,泥泥和灵灵又一块爬出沼泽。哎呀,周围为什么这么静呢?泥泥觉得有点奇怪,灵灵有些不安。他们朝四周看看,似乎有一种很可怕的东西正朝他们包围过来。灵灵害怕地说:“我们回到沼泽里吧,我的心在咚咚地跳。”

泥泥说:“怕什么,我们才是最可怕的呀。来,我们好好看落日,什么事也不会发生的。”

泥泥刚说完这句话,他的两眼一黑,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泥泥是在疼痛中醒来的,他看见自己在一个繁华的大街上,而且他的身体和头不在一起。啊呀,怪不得那么痛啊,这是怎么回事呀?他挤掉眼里的泪,才看清身边有个白头发老鞋匠,他正往一根很长很长的针上穿线。

“老爷爷啊,快把我的头和身子缝在一起吧!”泥泥哀求道,成串成串的泪水从他的眼里掉下来。

老鞋匠看着泥泥的眼泪,他一点也不同情地说:“我费了很大很大的劲才用锯子把你锯开,你的皮可真厚呢,我不会再把你缝到一块去的。”

“你为什么要把我锯开呢?我从来没有吓唬过你呀。”泥泥不明白老鞋匠为什么要这样做。

老鞋匠说:“我要用你做一双鳄鱼皮鞋,穿在脚上会很气派的。我这辈子还没用过这么好的皮子做过鞋呢。”

“啊,那样我的爸爸妈妈会想我的,还有我的朋友灵灵。灵灵,老鞋匠,你知道灵灵在哪儿吗?”

“是另外一只小鳄鱼吗?她也许在另外一个老鞋匠那儿,那是个女鞋匠,她只做女人穿的皮鞋。”

“你能带我去看看我的朋友吗?”

“不能不能,我得马上把你缝在鞋底上,要不了几天,那个年轻人会来拿他的鞋的。到时候,你愿意去哪儿,年轻人的脚就会带你去哪儿。”

老鞋匠说着话儿,用穿着长线的针狠狠地朝泥泥身上扎去,泥泥眼前一阵发黑。

等泥泥又一次醒来时,他已经被制成一双皮鞋,身上缝着线,还钉着钉子,他浑身痛得没有一点力气。老鞋匠见泥泥醒来,拿来一面镜子让泥泥看。

“瞧,你多漂亮啊!小鳄鱼,你遇到我这样巧的鞋匠,应该感到幸福哟。今天,那位年轻人就来拿走你,你这么漂亮,我真有点舍不得你。”老鞋匠用粗糙的手抚摸着小鳄鱼。

泥泥在镜子里认不出自己来,都是老鞋匠把自己变成这个样子,多么可怕呀!灵灵现在怎么样了呢?她被做成鞋时,会痛得流好多好多眼泪吧?多可怜的灵灵,她一定很想我,想我快去帮帮她。可是……泥泥盼望那个年轻人快点来把他带走。

那个年轻人终于来了。

年轻人穿着一身光闪闪的皮衣,那是用谁的皮做的呢?泥泥看了浑身直打颤。他骑着一辆摩托车,车后坐着一位很漂亮的姑娘,她好看得让泥泥吃惊。

年轻人将泥泥做的皮鞋穿在脚上,那位姑娘用鸟儿一般的声音说:“多高贵呀,你看上去真帅呢!”

年轻人快活地笑了,“我也要送你一件高贵的礼物,希望你收下。”

漂亮的姑娘笑了,笑得像沼泽西边的红夕阳,像可爱的小鳄鱼灵灵。

灵灵,你在哪里呀?

年轻人带着漂亮的姑娘走啊走,来到另一个老鞋匠那儿。

泥泥看见了灵灵,灵灵被做成一双高跟女皮鞋,她的样子泥泥半天才认出来。她被当成高贵的礼物,送给了漂亮的姑娘。灵灵看着泥泥,痛苦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漂亮的姑娘穿着灵灵做的皮鞋,和年轻人站在一起,他们笑得很开心。

泥泥望着灵灵,灵灵望着泥泥,他们却哭了,他们太痛了哇!泥泥想对灵灵说很多话,灵灵也想对泥泥说很多话,可他们的嘴巴张不开,他们的嘴巴被线缝住了,被钉子钉住了。

“再见!”

泥泥听见那个漂亮的姑娘说,然后,她穿着灵灵做的皮鞋轻愉地走了。泥泥想喊住灵灵,却张不了口,想追赶灵灵,却动弹不得。后来,年轻人带着他朝与灵灵相反的方向走去。啊,原来老鞋匠说的是假话。并不是他想去哪里,年轻人带他去哪里,而是年轻人要去哪儿,他就得跟到哪儿。

泥泥多么讨厌当鞋子啊,那飞扬的尘土呛得他嗓子痛,那刺鼻的鞋油让他恶心。他每天都在努力挣脱身上的线和钉子。他想念灵灵,每当年轻人带他出门时,他都仔细地看那些来来往往的鞋,希望能看到灵灵。他希望年轻人再去找那位漂亮的姑娘,那样就能看到灵灵了。

年轻人每晚都要去舞厅,他是舞厅里的白马王子,他的舞跳得那么好,每一位姑娘都愿意跟他跳。可是,他并不想跳,常常坐在桌子前,像在等一个人。一定是那位漂亮的姑娘,泥泥猜想,他像那年轻人一样,盼望她快快出现。

那是一个灯光明亮,音乐动听的夜晚,漂亮的姑娘出现在舞厅。泥泥一眼就看见了她脚上的灵灵。

“灵灵!”泥泥真想马上奔跑过去,可是年轻人没有动,因为漂亮的姑娘在跟另外一个人跳舞。

“啊,真坏呀!”泥泥马上讨厌起那姑娘来。在姑娘拼命旋转的时候,泥泥看见灵灵那悲伤的目光,泥泥的心都碎了。他使劲挣脱着,想甩去那些线和钉子,他在心里喊:灵灵,我一定去救你!

漂亮的姑娘终于朝年轻人走过来,他们抱在一起,开始跳快三,“蓬嚓嚓!蓬嚓嚓!”脚步声像在催促泥泥快行动。泥泥使出全身力气一下挣脱了线和钉子的束缚,噢,好轻松啊!他要马上帮助灵灵也挣脱那些令她喘不过气的线和钉子。于是,小鳄鱼泥泥张开大嘴狠狠地咬了过去。

“哎哟!”

漂亮的姑娘尖叫一声。

“怎么啦?”年轻人慌忙问。

“你把我的脚都踩碎了!”漂亮的姑娘委屈地揉着脚。

年轻人不明白,他是舞厅里的白马王子,跳舞从来没有踩过人呀。他忙解释:“对不起,我好久没跟你跳舞,有点紧张呢。”

漂亮的姑娘原谅了年轻人,他们继续跳舞。年轻人跳得很小心,漂亮的姑娘脚步跳得很慢很慢,泥泥刚才咬的那一口太重了,现在还一阵阵刺痛呢。

泥泥想,只有这会儿才离灵灵最近,得马上救出灵灵,不然就没有机会了。于是,第二口又重重地咬了过去。

“啊!”

漂亮的姑娘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你、你怎么啦?”年轻人吓坏了。

“是你故意踩了我,还装糊涂,我再也不愿见到你了!”

漂亮的姑娘爬起来,哭着一瘸一拐地跑出舞厅。

“灵灵!灵灵!”

泥泥大声喊叫,漂亮的姑娘却头也不回地把灵灵带走了。

年轻人像傻了一样,他晃晃悠悠出了舞厅,到酒馆里喝了好多好多酒,醉成了一摊泥。

泥泥趁机逃走了,当然,他没忘带上他的半截身子。

泥泥自由了,他要去找灵灵,他要每家每户地去敲门寻问。如果那漂亮的姑娘不肯放灵灵,他就要用尖利的牙齿咬她的脚,她一定会害怕放灵灵走的。

泥泥并没有费什么功夫,因为灵灵从一个粉红色的窗户里被扔了出来。漂亮的姑娘不再喜欢踩她脚的年轻人的礼物。嘻嘻,她还以为是年轻人踩了她呢!泥泥为自己的行为得意不已。

看见灵灵,泥泥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他三下两下咬去灵灵身上的线和钉,灵灵自由啦!他们抱在一起又哭又笑。

灵灵和泥泥一起去找老鞋匠,让老鞋匠把他们的头和身子缝在一块儿。老鞋匠不敢不缝,他怕小鳄鱼那锋利的牙齿呢。

泥泥又成了真正的小鳄鱼哥哥;

灵灵也成了真正的小鳄鱼妹妹。

他们回到了沼泽回到了家,在沼泽里喝了三天水,洗了六天澡,才感觉舒服点儿。

泥泥和灵灵还爱看夕阳,只是他们不再爬上岸来,只在沼泽里露出他们的头和眼睛。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