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 胡 子

(选自《全世界孩子都喜欢的100个童话·蓝卷》)

[法 国]  夏 尔

杰 克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从前有一个人,他有很多漂亮的房子,有的在城里,有的在乡下;他还有各种各样的金银餐具、雕刻家具和镀金马车。但不幸的是、这个人长着一撮蓝胡子;这胡子使他显得那么丑陋,那么可怕,所有的女人和姑娘见了他都躲得远远的。他的隔壁住着一位高贵的夫人,她有两个非常漂亮的女儿。蓝胡子对这位夫人说,他想娶她的一个女儿做妻子、随便哪一位都行、由母亲来选定。可是两个女儿都不愿意,她们互相推委、因为她们谁也不肯嫁给一个长着蓝胡子的男人。更使她们感到可怕的是,他已经娶过好几个妻子,而这些妻子一个个都下落不明。

    为了进一步结识这两个姑娘,蓝胡子邀请她们和她们的母亲、还有三四位她们最要好的女友,以及另外几个邻居小伙子,一起来到他在乡下的一座别墅里。他们在那里住了整整一个星期,每天不是散步、打猎和钓鱼,就是跳舞聚会和宴饮。他们从不睡觉,整夜地玩笑嬉闹。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不久,那个小女儿就觉得主人的胡子不那么蓝了,进而便认为他是一个非常有礼貌的人。于是一回到城里,他们俩就举行了婚礼。

    一个月以后,蓝胡子对他的妻子说,由于要做一笔重要的生意,他必须到外地去一趟,至少需要六个星期;他出门期间、请她尽情地玩乐。她可以把她要好的女友请到家里来玩,如果高兴的话,还可以同她们一起到乡下去;无论在哪里,她都可以好好地款待她们。

    “这是开两个大贮藏室的钥匙;”他对妻子说,“这是平日不大用的金银餐具柜的钥匙;这是开金银箱子的;这是开宝石匣子的;而这一把是能打开所有房间的总钥匙。这里还有一把小钥匙,是开地下室走廊尽头那间小屋子的。所有的房间你都可以打开,什么地方你都可以去,但是我禁止你进入那间小屋子。如果你把它打开、你得到的只能是我的愤怒。”妻子答应一切都严格按照他吩咐的去做。他拥抱了她,便登上马车,出发旅行去了。女邻居和要好的女友们没等人请她们,就主动上门拜访这位年轻的妻子来了,她们迫不及待地想看看蓝胡子家的全部财富。现在,她们一窝蜂地穿过各个房间、卧室和衣帽间,这些屋子一间比一间漂亮。接着,她们来到楼上的家具贮藏室。她们在那里看到了无数精美的地毯:床、沙发、枝形烛台、桌子、以及从头到脚都能照见的大镜子,这些镜子有的镶着玻璃边,有的镶着银的或镀金的边。这是她们所见到的最漂亮最华丽的家具。她们—边目不遐接地欣赏着,一边不停地羡慕她们女友的幸福。但是,新娘对观赏这些财富却不感兴趣,因为她迫不及待地想去打开楼下那间小屋子。她受到强烈的好奇心的驱使,不顾失礼地离开她的客人,慌慌张张地从一个隐蔽的楼梯走下去,有两三次差点儿摔倒。她来到那间小屋子的门口停下来,犹豫不决地站了好一会儿,因为她想起了丈夫的禁令。她想,如果不听丈夫的话、可能会招致不幸、但是、她克制不住想进去看看的强烈欲望,终于拿出了那把小钥匙,哆嗦着打开了小屋的门。起初,她什么也看不见,因为窗门紧紧地关着;过了一会儿,她发现地板上布满了血迹,血迹上映出了好几具挂在墙上的女人尸体:她们都是蓝胡子的前妻,是被蓝胡子一个个杀死的。她怕得要命,手里那把刚从锁里拔出来的小钥匙当哪一声掉在了地上。她定了定神,捡起钥匙,重新锁上门,回到自己的屋子,想恢复一下神志;可是她的情绪非常激动,久久平静不下来。她发现钥匙沾上了血迹,想把它擦干净,可是擦了两三遍也擦不掉。她又用水洗,用沙子搓,仍然不管用,因为钥匙上施了魔法,没法把它弄干净,这一面的血迹擦掉了,那一面又会显现出来。

    当天晚上蓝胡子就回来了,他说他在半路上收到几封信,得知他准备去做的那笔生意已经顺利做成了。他的妻子尽可能向他表示,对他这么快回来感到非常高兴。第二天,蓝胡子向她要钥匙,她把钥匙递给他时,手抖得厉害,蓝胡子马上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那把小屋的钥匙为什么不服这些钥匙在一块?”他问。

    “我准是把它落在楼上我的桌子上了。”她回答说。“你马上把它给我取来!”蓝胡子说。

    她迟疑了好一会儿,才把钥匙取来。蓝胡子看了看钥匙,对她说;“这把钥匙上的血迹是从哪儿来的?

    “我不知道。”可怜的女人回答,脸色苍白得跟死人一样。

    “你不知道,”蓝胡子说,“可我知道。你很想到那间小屋子里去,是不是!好吧,夫人,现在你就进去,到你见到的那些女人的身边去找你的位置吧!

    她跪倒在丈夫的脚下,哭着哀求他原谅她的过失,表示今后决不再犯。她是那么美丽,又是那么哀伤,就是石头也会被感动的。可是,蓝胡子的心比石头还要硬。“你必须去死,夫人,而且立刻就去!”蓝胡子对她说。

    “如果你非要我死的话,”她合着眼泪望着他说,“那就给我一点儿时间让我祷告一下吧。”“我给你一刻钟时间,”蓝胡子说,“但是多一分钟也不行。”她离开蓝胡子以后,叫来了她的姐姐,对她说:“亲爱的安娜姐姐,我求你赶快到塔楼上去,看看我们的哥哥们来了没有,他们说好今天来看我的。你要是看见他们,就给他们一个信号,叫他们快点儿来。”

    安娜姐姐上了塔楼。伤心而可怜的妹妹不时地大声问她:“安娜姐姐,你还没看见有人来吗?”安娜姐姐回答说:“我只看见笼罩在大道尘埃中的太阳和草地上的绿草。”

    这时,蓝胡子手里拿着一把大猎刀,声嘶力竭地向他妻子喊道:“你快给我下来,不然我就上去了!

    “再等一会儿吧,我求求你!”妻子回答说。她马上又小声喊道:“安娜,亲爱的安娜姐姐,你还没看见有人来吗?”安娜回答说:“我只看见笼罩在大路尘埃中的太阳和草地上的绿草。”“快给我下来,”蓝胡了喊道,“不然我就上去了!

    “我马上就来,”他的妻子回答说。然后她又叫道:“安娜,亲爱的安娜姐姐,你还没看见有人来吗?

    “我看见有一大团尘土向我这边飘来。”安娜回答说。“是我们的哥哥吗?

    “啊,不是,亲爱的妹妹,那是一群羊!”“你到底想不想下来?”蓝胡子吼道。

    “再等一会儿吧!”他的妻子回答说。然后她又叫道:“安娜,亲爱的安娜姐姐,你还没看见有人来吗?

    “我看见了,”安娜回答说,“我看见两个骑士跑过来了,可是离这儿还很远呢!

    “谢天谢地!”过一会儿她又大声说,“那两个人是我们的哥哥。我使劲给他们打信号,叫他们快点儿。”

    蓝胡子又气势汹汹地吼叫起来,连整座房子都震动了。可怜的妻子来到楼下,痛哭流涕、披头散发地跪倒在他的脚前。“什么也救不了你,”蓝胡子说,“你心须去死!”然后,他一只手揪住她的头发,另一只手挥舞着大刀,准备把她的头砍下来。可怜的妻子仰起头,用垂死的目光看着他,乞求他再给她最后一分钟时间祈祷。“不行,不行,你去求上帝保佑你的灵魂吧!”他说着,举起了大刀……

    这时,大门被敲得震天响,蓝胡子顿时住了手。门打开了,两个手握长剑的骑士冲进来,向蓝胡子扑过去。蓝胡子认出他们就是他妻子的哥哥,一个是龙骑兵,一个是火枪手,他拔腿就跑,想逃命。但是,两个哥哥紧迫不放,他还没跑下门前的台阶就被抓住了。他们用剑刺穿了蓝胡子的脚膛,他倒在地上死了。可怜的妻子差点儿也像她丈夫一样死了过去,连起来拥抱她哥哥的力气也没有了。

    蓝胡子没有孩子,于是他妻子就成了他所有财产的主人。她把这些财产的一部分送给安娜姐姐做嫁妆——她和一位早已同她相爱的年轻贵族结了婚;另一部分为她的两个哥哥买了上尉头衔,剩下的作为她和一个非常和蔼可亲的男人结婚的费用——他使她忘却了和蓝胡子一起度过的可怕岁月。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年5月出版的《全世界孩子都喜欢的100个童话·》责任编辑 王瑞琴)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