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孔雀[日本]

(选自《安房直子幻想小说代表作⑤》银孔雀)

安房直子

彭懿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看着她那个样子,

织布匠突然冒出来一个奇异的想法:

也许说不定,这些人是孔雀吧——

不会是悄悄地活在这片原始森林深处的孔雀的化身吧?

 

从前,遥远的南方的海岛上,有一位手艺高超的织布匠。

虽说还是一个小伙子,但他织出的布的美丽的颜色、手摸上去的感觉,却无人能比。而且,像他这样热心工作的男人也是极其罕见。一旦开始织布了,就忘记了睡觉和吃饭,一直坐在织布机的前面。

不织布的时候,他就染线。用树皮或是草根当染料,从早到晚蹲在屋子前头,一直到染出自己希望的颜色的线为止。

还有,即使是迷迷糊糊地躺着的时候,也在思考着新的图案。织布匠想让森林里常见的、大大的蓝凤蝶,在布上飞舞;想织出天上的星星。此外,他想把大海——那蓝色的大海本身,它的声音、气息和光辉,整个一起织到一块布里面。还不仅仅是这些呢,他还想织出各种各样眼睛看不见的东西。比如说“梦”啦、“悲伤”啦、“歌”啦、“幸福”啦,以及“过去的回忆”什么的……

想着这样的事情的时候,织布匠的脸颊上就会燃烧起一种玫瑰色,胸口就会怦怦地跳。然而,贫穷的岛上的人们,来求这个织布匠织的东西,全都是一些单纯的实用品。而且他的工具也好、线也好,也只是适合织这些实用品、粗陋的东西。

惟有织布匠的梦想大得不相称……

一天夜里,一个男人找到了这个织布匠的家里。

借着雾,连脚步声也没有,这个男人简直就像是黑暗里剪下来的一片碎片似的来了。男人把耳朵紧紧地贴在织布匠家的门上,好一阵子,就那么专心地倾听着从屋里传来的织布机有规律的声音。紧接着,就笃笃地轻轻敲了敲门。然后,也不等里头的回音,敏捷得像一只黑蝴蝶,一闪身进到了织布匠的家里。

“晚上好。干劲真足啊!”

男人冷不防这样说。

这是一个昏暗的房间,惟有织布机那里被煤油灯照亮了。房间的角落里,织布匠的小弟弟呼呼地熟睡着。这突如其来的人声,吓得织布匠肩膀头一哆嗦,回头一看,只见那里立着一个穿一身黑衣的小个子老人。在煤油灯的映照下,只有眼睛看上去是绿色的。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织布匠小心地询问道。对方压低了声音,清楚地这样说道:

“我来求你一件事。”

“……”

什么事呢?说不出为什么,织布匠好像是有点明白了。他听人说过,恶魔的使者就常常是这样一身打扮,在深夜里出现的。

村子里的木匠说,不久前也是有这样一个男人说有事求他,差一点就被带到可怕的恶魔的家里去了。半道上,他说忘了带锤子,跑了回来,才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说到那个来接我的男人的眼睛,就像绿色的火苗,如果要是被那家伙盯上了,你就完了!俺尽可能不去看那双眼睛,就这样,眼睛朝下看着说话。接着,当他说跟我一起走时,我跟在他后头走了一会儿,一看,这不是在往那片原始森林里头钻吗?俺马上就叫了起来:啊,东西忘了!一溜烟地跑了回来。你问他没有追俺吗?那我可就不知道了,俺连一次也没回过头——

织布匠清楚地记起来一个月前听到过的木匠的话,他猛地哆嗦了一下。啊,对了,说起来,这样的事还不止听到过一次呢!

(终于轮到我头上了!)

怎样才能拒绝这个男人呢?织布匠全神贯注地想。可是,还没等他想出来,对方已经开口说出了来意。

“有样东西务必要请你织。”

老人的话,平静而彬彬有礼。织布匠反而更加惊惶失措了:

“这、这会儿,正忙得团团转,活儿多得不得了……”

他声音小得都听不清了。男人毫不犹豫地走到织布匠的身边,用手拿起才织了一个开头的布,出神地凝视着:

“如果要是用更上等的线来织,你织的布会更好看吧……”

(更上等的线?)

织布匠的心动了一下。其实,就是在刚才,他还在想着这件事呢!真想用那些高贵的人用的璀璨夺目的丝线或是金线银线,尽情地织一块美丽的布啊……男人仿佛已经看透了织布匠的心似的,这样说道:

“就是请你务必用绿色的丝线、比太阳光还要上等的金线、比月光还要柔美的银线,织样东西。”

“到、到底什么地方才有那样的线啊?”

织布匠用交集着渴望与恐惧的目光,战战兢兢地看着那个男人。

男人静静地说:

“请跟我来。”

听了这话,织布匠发出了一声尖叫:

“如果是原始森林,我可不去!”

男人的脸上突然掠过了一丝悲哀的表情。然后,坦白地说:

“我绝对不是一个恶魔。”

他又说:

“我是为了某些尊贵的人,才来上门求你的。没有一点欺骗你或是出卖你的意思。”

原来是这样啊!这么一想,再一看这位老人的脸,确实是一张温文尔雅的脸。那雕塑一般的相貌,怎么看怎么也是有来历的。就是木匠说的那像火一样燃烧着的绿眼睛,也让人觉得是勇气和忠诚的象征。再说了,那个木匠又没有进到原始森林里去过。那么,说这个男人邪恶的证据究竟在什么地方呢……

(那小子是个胆小鬼!)

织布匠这样想。接着,又琢磨开了:

(而且,要是能把金线银线绕在织布机上,织成想像中的布,就是有那么一点害怕又……)

于是,他就彻底平静下来了,问道:

“原始森林里有织布机吗?”

老人像是松了口气似的,点点头:

“当然有了。漂亮的房间里的漂亮的织布机,在等着你哪。”

于是,织布匠下了决心,说:

“那么,就陪我去吧!”

他打算去去就回来。说这话时,像是明天早上就能回来似的。

织布匠跟在不可思议的男人后头,出了家门。

这是一个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的黑夜。只有海浪的声音。两人排成一列,啪哒啪哒地走在隐约可见的白色的道路上。

男人光着脚。织布匠也光着脚。两个人的步伐是那样的一致。就凭这一点,织布匠就相信了走在前头的男人的话和心。

道路离开了大海,成了一个缓坡,向森林的方向延伸过去。森林深处,鸟在慌慌张张地叫着。没有风。森林就宛若一个屏住呼吸的黑色的巨大生物似的。

“相当远了吧?”

听织布匠这么一问,走在前头的男人点点头:

“相当远了。大概是到今天为止,还没有一个人到过的地方了吧!不过,你不用担心,回来的时候,也一定会这样送你回来的。”

于是,织布匠就放心了。男人用两手拨开繁茂的草蔓,开出一条道来,简直就像一个野生的猴子似的前进着。织布匠只是紧紧地跟在他身后。

织布匠的心,完全被新的工作占据了。织好的美丽的布一浮现在眼前,就是再远的地方,也要去了。就这样,他就好像是走在前头的男人的影子似的,朝前走去。

原始森林里,到处绽放着大得吓人的红百合。那呛人的花的气味,让织布匠的头昏沉沉的,那种感觉就像是喝了烈酒之后似的。不知不觉地,织布匠就已经忘记从家里出来多长时间了。

“还没有到吗?”

织布匠用泄气的声音,问了一遍又一遍。那个男人总是回答道:

“还有一点。”

然后,就又用同样的步伐朝前走去。像是在嘲笑这两个人似的,树上的鸟发出了一阵尖锐的叫声。

就这样,两个人竟然走了三天。

绿色的白天与黑色的夜晚,按时交替到来。当太阳升起来的时候,走在前头的男人就会把那身黑衣裳,从脑袋开始蒙得严严实实;到了晚上,又会歇上一会儿,生起一堆火,烤几个香蕉。

第三天的夜里,织布匠在远远的树丛之间,发现了一团朦朦胧胧的光亮,他一下子醒了过来。它在一个非常高的位置上。

“那是……”

织布匠用手指着问道。走在前头的老人点点头,回答道:

“那里就是我们的塔。”

“塔?”

织布匠心中涌起了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说到塔,他也只是听说过,连一次也没有看到过。因为村子里,只有屋顶覆盖着椰子树叶子的屋檐低矮的房子。

“塔可真高啊!”

织布匠抬头仰望着那团灯光,向往地嘀咕道。

那男人得意洋洋地说:

“是高啊。和这一带最高的树一样高。这会儿亮着灯的,就是你的房间。那个房间里,有你从今往后要用的织布机和线。”

“……”

织布匠不能不赞叹了。可尽管如此,他还是在想,在那么高的地方,究竟织什么东西呢……

正这么想着,两个人已经走到了森林深处的塔的下面。定睛望去,这座灰色的建筑上,有好几扇没有亮灯的窗户。从下面数第五扇、也就是说只有第五层的窗户,像点亮了一颗星星一般明亮。

“那么,让我为你引路吧!”

男人一闪身进到了塔里。

塔里面漆黑一片,静悄悄的。男人以熟悉的脚步开始爬起楼梯来了。织布匠跟在后头,努力不落在后面。然而楼梯相当陡峭,不歇口气根本就爬不上去。

“请再慢一点爬。”

织布匠用嘶哑的声音恳求道。老人的脚步稍稍放慢了一点。织布匠站住了,等不再喘气了,轻声地问道:

“喂,到底是谁住在这塔里?喏,是谁住在下面没有点灯的窗户里?”

想不到老人用极其含混不清的声音,唱起了这样的歌: 

银闪闪的月夜里,

吹来了一阵怪风,

绿树的叶子被刮跑了,

被刮到了千里之外的彼岸,

仅剩下了四片花瓣,

咕咕噜、咕咕——

织布匠一边往楼梯上爬,一边把这首歌轻轻地重复了一遍,可是一点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很快,两个人就到达了塔的第五层。“嘎吱”一声,推开楼梯上的一扇沉重的门,就是那个亮着灯的房间。

装在墙壁上的烛台上,摇曳着一根蜡烛。被它那青白色的光一照,巨大的织布机和金线银线一下子映入了织布匠的眼帘。

“就是它就是它!”

织布匠冲进了房间里,禁不住摸起线束来了。金线银线爽爽的,摸上去是一种酷似冷水的感觉。啊啊,用这样的线织出来的,该是怎样美丽无比的布啊……

“是要用它织高贵的人的盛装吧?”

织布匠干劲十足地问。然而,老人却轻轻地摇了摇头。

“啊啊,那么是壁毯吗?能织出非常好看的呢!”

老人又摇了摇头,静静地这样说道:

“想用这线织一面旗子。”

“旗子?就是……”

织布匠的一只手挥了挥。

“是的,织一面飘扬在这座塔顶上、正方形的大旗子。”

“……”

“也就是王族的旗子。旗子的当中,要浮现出一只大大的绿色的雄孔雀。”

“雄孔雀……就是那种羽毛漂亮的鸟?”

“是的。绿色的尾羽全都展开的样子。羽毛上有黑色和银色的圆形图案。鸟冠上是黑色的王冠。”

织布匠闭上眼睛,试着想像起美丽的孔雀的身姿来了。老人把嘴轻轻地凑到了他的耳边,说出了这样一番话来:

“听好了,是绿孔雀哟!绝对不是别的颜色!”

“我明白了。是开屏的绿孔雀。我会织得非常漂亮的!”

织布匠低声像是呻吟一般地答道。然后,他一想到这样的工作还是头一次,手心就痒痒起来了,恨不得现在立刻就开始工作了。老人满意地凝视着织布匠的那副样子,说:

“那么,今天晚上就睡在这里。天亮了,就开始工作吧!”

他这才发现,房间的一角有一张竹编的床。当看到它的时候,织布匠记起了丢在家里的弟弟。弟弟才刚刚十岁。恐怕这会儿,正在转来转去地寻找突然失踪了的哥哥、哇哇大哭呢。

(事先打声招呼就好了。织这么一面大旗子,十天二十天是不可能回去的。不,弄不好,说不定要一个月以上……)

不过,只想了一会儿,织布匠就决定把弟弟忘掉。到自己回去那天为止,村子里一定会有人照顾弟弟健康成长吧!

(如果俺能干上这样好的工作,手艺大长地回家去,就是让那小子哭上几天也行。说到底,还是这样好。)

这样一想,织布匠的心就平静下来了。有一种想稳稳当当地坐下来干活的心情了。

“好吧,让我明天开始干吧!”

织布匠像个手艺人似的干脆地说。一身漆黑的男人那双燃烧着的眼睛放光了,他点点头,留下这样一段话,走出了房间:

“那就拜托了。你的饭,我会送来。请你只想着怎样织好旗子,其他的任何事情都不要想。请不要去想知道或是去看多余的事情。”

                                    

织布匠照他说的那样劳动着。在不可思议的塔里头,专心致志地织着不知是为了什么而使用的布。

从塔的第五层的窗户里,日复一日地传来织布机那有规律的声音。

到了夜里,那个男人就会送来水和饭。不可思议的是,自从来到这里以后,织布匠一天一次、只吃那么一点点东西就足够了。而且还全都是草籽、树芽或是水果。时不时,织布匠会听到窗户底下响起“布呜——、布呜——”的鸟叫声、听到风摇树叶的哗啦哗啦声,但他连朝窗户底下看都没有看一眼。

就这样,好多天过去了。要说真的到底过去多少天了,织布匠根本就不知道。好不容易在布上织好了鸟的两只脚,接下来,终于要开始织孔雀那漂亮的羽毛了。

太阳一下山,房间里就溢满了青紫色的光。桌子上,放着老人刚刚才摆上去的食物的盘子。

织布匠闭上眼睛,在心中描绘起马上要开始织的孔雀羽毛的图案来了。他的脑子里,全被工作占满了。所以直到刚才为止,一点都没有发现背后的门被打开了一条窄缝,从那里面有好几双大眼睛在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

  

“在做什么哪?”

当从身后冷不防冒出来这样一句招呼声时,织布匠觉得好像是突然听到了另一个世界的声音。那不是用话说出来的声音——对了,要是风铃草唱起歌来的话,大概就会发出那样的声音吧?

“在做什么哪?”

“在做什么哪?”

“在做什么哪?”

回过头定睛一看,只见从打开的那道门缝里,好几个女孩子正盯着自己。一瞬间,那几双绿色的眼睛,让织布匠以为是从现在开始要织的孔雀羽毛的图案了。织布匠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不停地眨巴着眼睛

门打开了,长长的黑头发的女孩子们突然拥进了房间。女孩子们把织布匠给围了起来,异口同声地问:

“在做什么哪?”

不知为什么,织布匠觉得有点晃眼,眼睛向下看去,张皇失措地只回答了一声:“孔雀的……”当他抬起眼睛,见那四个还很小的女孩正向下蜷着身子,目不转睛地看着织出来的布,织布匠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怎么,我还以为有一大群呢,只有四个人啊!)

四个女孩的头发上,各插着一朵自己喜欢的花。戴着大大圆圆的金耳环。它们让织布匠觉得格外晃眼。因为像这么美丽的装饰品,村里的女孩子们谁也没有。

“从什么地方来的呢?”

织布匠嘟囔着问了一声。只听女孩子们一个挨一个地回答道:

“我是从第四层来的。”

“我是从第三层来的。”

“我是从第二层来的。”

“我是从第一层来的。”

不管是哪一个,都长着同样的面孔。简直就像是一胎生下来的四姐妹似的。

“是这样啊!这么说,你们是这座塔里……也就是那四片花瓣吗?”

织布匠想起来的那天,那个引路的男人嘟嘟囔囔地唱的歌来了。四个女孩子点了点头,就像是说出谜底似的,异口同声地唱道: 

四片花瓣公主。

“啊呀……公主?”

这么想着一看,几个女孩子的脸上是有那么一种非凡的气质。见织布匠彻底叹服了,第四层的公主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的房间,就在这下面哟!每天晚上声音吵得我都睡不着觉!”

“声音,什么声音?”

“就是叮咣、叮咣的声音。”

另外那三个女孩子也齐声叫了起来:

“真的睡不着觉!”

说的倒也是,织布匠每天夜里都工作到相当晚。

“啊……可有那么响吗?”

自己织布机的声音一直响彻塔的第一层、第二层,这让织布匠怎么也想不通,可又不想多说什么了,就坦率地道歉说:

“那就是我的不对了。”

可女孩子们脸上的表情已经完全不把那当回事了,又朝织布机织出的布探出身子,七嘴八舌地问道:

“在做什么哪?”

织布匠有点得意了:

“旗子。孔雀的旗子。”

他答道。

“漂亮的鸟啊!开屏的美丽的孔雀,就要从这里一下子浮现出来了。瞧啊,这是孔雀的脚……”

织布匠的话还没有说完,四个人的脸,就变得认真得叫人吃惊起来了。很快,第一层的公主马上悄悄地凑到了织布匠的身边,耳语般地问道:

“那是银孔雀吗?”

“不,是绿的。”

织布匠连看都没有看到过银孔雀。说到孔雀,不是蓝的就是绿的,至多是紫色的。这回,第二层的公主摇晃着耳环,热心地说:

“织银色的吧!银色的!”

第三层的公主也说:

“浑身上下全都是银色的。从冠子到翅膀、到脚都是银色的。”

“是的,连声音都是银色的。”

第四层的公主说。

织布匠惊得目瞪口呆了:

“连声音都是银色的?”

他叫道:

“可你们知道孔雀是怎么叫的吗?”

听他这么一问,其中的一位公主把手贴在了胸口上,“布呜——、布呜——”地叫给他听。

织布匠不觉“啊呀”了一声。因为这和白天塔下面常常响起的鸟叫声一模一样。

“是‘布呜——、布呜——’啊?原来那就是孔雀的声音啊!这么说,这附近有好多孔雀呢。”

织布匠感叹地点了好几次头。公主们喜悦万分,一齐把手贴到了胸口,异口同声“布呜——、布呜——”地叫给他听起来。织布匠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他问:

“那么,银孔雀是怎么叫的呢?”

一刹那,四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露出了一种非常为难的表情,摇了摇头。第四层的公主嘟囔了一句:

“不知道啊。还没有见到过。”

“那是当然了,根本就不可能有那样的孔雀嘛!”

听织布匠这么一说,第三层的公主飞快地说:

“有!真的有!那是孔雀的王子!我们每天都在等待着银孔雀的到来。”

说完,就把两只小手交叉到一起,出神地眺望起窗外来了。

看着她那个样子,织布匠突然冒出来一个奇异的想法:也许说不定,这些人是孔雀吧——不会是悄悄地活在这片原始森林深处的孔雀的化身吧?

当织布匠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他曾经听人讲起过一到夜里,孔雀就会变成人的模样的传说。孔雀是高贵的鸟。是鸟中的贵族。所以,如果雌孔雀变成人的模样,或许就会变成这样的公主吧……这么一想,再凝神看去,公主们的身上就有一种说不出的神秘感了。稍稍歪过头或是沙沙地甩动长发的时候,四下里就会飘荡起一股谜一般的香木的香味。还有,她们那睁得大大的眼睛里,有时一闪,会映出鸟的影子。

“你们的爸爸妈妈呢?”

织布匠轻声问道。

四个人一齐摇了摇头。

“那么,别的人呢?也就是说,什么家臣了、仆人了……”

公主们异口同声地说:

“现在,只有老仆一个人。”

(那么说,这座塔里只有四位公主和那个老人,没有别人了。啊啊,一定是正在走向灭亡的孔雀啊……)

为了复兴正在走向灭亡的王国,那个忠诚的老仆也许想先要竖起一面旗子。

(原来如此。让塔顶上飘扬起孔雀的旗子,也许是要召集志同道合的同伴。)

一直到今天为止,除了织布以外从未分过心的织布匠的心中,涌起了一个又一个的疑问。天真烂漫的公主们,围在织布匠的身边,一边晃晃悠悠地摇晃着耳环,一边热烈地说起了有关银孔雀的话题。

“说我们的爸爸妈妈,突然就不知去向了。对了,准是银孔雀的缘故。”

“就是。说因为银孔雀实在是太美丽了,只要看上一眼,就无论如何也要跟在它后头飞走了。”

“说所以爸爸妈妈才会把正在孵的四个蛋忘得一干二净,飞走了。”

“说别的孔雀也全都跟在它后头飞走了。”

“是。说就像候鸟似的飞走了。”

简直就像摇响了玻璃铃似的,四个人的话停不住了。于是……后来……是的是的,后来……就这样,说个没完没了。

织布匠头昏了,他用两手垫在额头上,趴到了织布机上。

“喂喂,织布匠!”

公主们齐声地呼唤起他来。

“我们也想见银孔雀,而且也想去远方。”

“所以啊,在塔顶上竖一面银孔雀的旗子吧!”

“那样的话,银孔雀准会来接我们。”

奇妙的是,渐渐地,连织布匠自己也变得想见银孔雀了。至少,是在织出来的布上描绘一只开屏的银孔雀。

然而,这时他记起了与老人的约定,织布匠猛烈地晃了晃头,嘟囔道:

“不不,那可不行!”

不久,天空就发白了。

于是,公主们的话突然就停止了。然后,用慌乱的眼神朝四周不安地扫了一圈,连声招呼也不打,就冲出了房间。织布匠还愣在那里,公主们已经冲下楼梯,像是返回了各自的房间。

结果织布匠这一个晚上活儿也没有干成,觉也没有睡成。

织布匠一脸的疲惫,靠到了窗户上,无意中朝窗户下边看了一眼。

下边第四层的窗户边上,不是停着一只绿色的雌孔雀吗?他探出身子一看,第三层的窗边也有一只,第二层的窗边也有一只,第一层的窗边也有一只……而最下边的地面上,是一只上了岁数、羽毛稀稀落落的雄孔雀,正摇晃着长长的尾巴,用炯炯有神的眼睛,目不转睛地仰望着天空。织布匠吃了一惊,离开了窗户。

                                   

那天夜里,那个男人像往常一样送饭来了。看着那个盘子,织布匠想:

(这不就是孔雀吃的东西吗?)

这么一想,他就不能不产生了一种感觉,好像到今天为止连想都没想就吃下去的东西,有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味道似的。

(吃了这样的东西,而且又是那么少的量,竟能活到今天呢!)

也许说不定,自己的身体不知什么时候被施了魔法了吧?织布匠想。

每次来送饭的时候,老人都会瞅一眼织布机上的布,他是在确认织布匠那一天的工作。脸上的表情,就俨然如同一个严厉的监工。看上去,像是在专心地确认渐渐织出来的孔雀的颜色是不是绿色的。而且,时不时地还会叮嘱一句:

“孔雀的颜色,是绿色的唷!”

这天,织布匠轻声地试着问道:

“别的颜色不行吗?”

“你说别、别的颜色!”

老人一脸惊愕的表情。然后就铁青着脸,手腕瑟瑟地抖动着,朝着织布匠的身边逼了过来:

“有、有别的颜色的孔雀吗?”

织布匠没吱声,过了好一阵子,才小声地自言自语似的说:

“比如说银色的。”

“……”

老人目瞪口呆地直勾勾地看着织布匠的脸,好半天,那满是皱纹的喉咙才“咕嘟”响了一声,呻吟似的说:

“那是幻影啊!”

他接着说:

“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银孔雀。那不过是和云、彩虹一样的东西。是由于太阳和月亮的原因,在遥远的天空上闪现了一下、立刻就消失了的幻影啊。可大家全都去追赶那样的东西去了,就只剩下了四位公主……而公主们又开始向往起银孔雀来了。啊啊,绿孔雀的王国已经走向灭亡了……”

男人用两手捂住头,蹲到了地上。

“啊啊、啊啊,就要灭亡了。”

织布匠可怜起他来了,蹲到了老人的边上,安慰似的小声说道:

“可是您一个人,不是已经努力到今天了吗?”

老人筋疲力尽地点了点头。反正什么都被人知道了,现在再怎么惊惶失措也是没有用了。

“啊啊……”

老人喘息着回答道:

“我想在这里重现过去那个美丽的王国。无数的绿孔雀在这里过着和平的日子。啊啊,放着那样恬静的日子不过,究竟是向往什么样的生活,全都飞走了呢……

“为了把那些飞到遥远的地方去了的绿孔雀召回来,我才想到要站在高高的塔顶上,升起一面王国的旗子。而这,怎么也要借助人的力量,所以我才去村子里叫人的。一家一家兜过来,木匠呀、石匠呀……”

“于是,织布匠您就选中了我。”

老人点点头。

“是啊!拜托你了。要保证在旗子上织出的是绿孔雀!”

这时,老人的一张脸非常可怕。织布匠的脊梁上突然划过一道寒气。如果违约了,这个男人决不会饶过自己的吧?而且,再也回不去村子了吧?再也看不见弟弟的脸了吧……

男人似乎看懂了织布匠的心似的,说:

“我一直都是王族的魔法师啊!”

“魔法师?”

“是的。就连活着的东西的形状,我也能抹掉!”

可这不过是一眨眼的工夫。男人马上又就换上了一副安详的面容。

“啊,这不过是说如果你违约了、织了什么银孔雀的话。要是你照约定织完了绿孔雀,我会给你带上许多的礼物,把你送回到村子里去的。”

听到这里,织布匠稍稍放心了。

(可不!不这样,我可受不了呀!)

织布匠有点害怕了。他想: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即使是织错了,也不能织成银孔雀。当老人看清楚了挂在织布机上的线是绿色的之后,一脸放心的表情,走出了房间。织布匠又静静地开始干起活儿来。

可是,还没过去一个小时,那四位公主就又一拥而入了。公主们像昨天晚上一样,凑到织布匠的身边,朝布上看去。可四个人马上就撅起嘴,不满地问道:

“银孔雀呢?”

“……”

“喂,银孔雀还没织好吗?”

被这么一问,织布匠的心就变得像枯萎了的花一样。他耷拉着脑袋,含糊地应了一声,心一点点地疼了起来。

四位公主每天晚上都会来嚷上一阵子。有时,还会带来一大堆熟透了的芒果,劝织布匠吃。

“我哪有工夫吃那玩意儿啊,正忙着哪。”

织布匠这么一说,公主们哈哈地笑了起来,轮流剥开芒果的皮,送到织布匠的嘴巴里。然后,又在他耳边说起银孔雀的话来了。

一说起银孔雀来,四个人的眼睛里就都充满了一种向往。看着那一双双眼睛,织布匠的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憋闷。

很快,织布匠就有了这样的想法:

自己干脆变成银孔雀算了——如果自己能变成那样一只威风凛凛的鸟,就是抛弃了人的生活也行。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是的,连织布匠自己都没有察觉,他已经喜欢上四位公主了。也不是说特别喜欢四个人里的哪一个,只不过是被四位公主围在中间,织布匠就有了一种坐在芬芳的花园里的感觉,心都会颤抖起来。一听到那活泼的笑声,就心神不定地工作不下去了。而且,他不止一次认真地想:要是自己变成了她们那么向往的银孔雀的话……

然而,这样的愿望是不可能实现的。织布匠闭上眼睛,摇了摇头,想抖掉这个无聊的梦似的。公主们轮流在他耳边喃喃细语:

“喂,求你了,织银孔雀吧!你不用怕老仆呀!”

“是的呀。只要让银孔雀的旗子在塔顶上飘扬起来,真的银孔雀就会来接我们了!”

“那样的话,这回老仆也不会无动于衷了啊!”

“会和我们一起飞走了!丢下这片森林,大家一起飞到那个辽阔辉煌的国度去吧!”

辽阔辉煌的国度——

一听到这个词,织布匠的胸就膨胀起来了。啊啊,自己也曾有过那样的幻想啊。和弟弟一起去海边,躺在沙滩上的时候,就曾想过丢下这个小岛,去海对面那个不知道的国度……

于是这时候,织布匠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在一块布上,同时织上绿孔雀和银孔雀。织布匠想到的,是没有相当手艺的手艺人根本就不可能完成的工作。

也就是说,反面用银色的线来织、正面用绿色的线来织。这样,织好了的那块布的图案,如果从正面看是绿色的,从反面看则是银色的。然后,只给老人看正面的孔雀,再翻过来,给公主们看银孔雀。想到了这个既能救自己的命,又能实现可爱的公主们的愿望的方法,织布匠的心里好受多了。

“喂!”

织布匠冲公主们搭话道:

“怎么样?从今天开始,我就要在这里为你们织银孔雀了,不过我们说好了,没有完工之前,希望你们不要来看我干活儿了。你们在边上盯着看,我没办法集中精神。”

公主们默默地面面相觑了一会儿,齐声问道:

“真的?”

“真的能织出银孔雀来?”

“肯定是银孔雀?”

“不会错吧?”

“说好了啊。”

织布匠发自内心地果断回答道:

“啊,说好了,不会错的。”

  

从那天以后,织布匠就埋头苦干起来了。要在一块布上,同时在正面和反面织出不同颜色的孔雀,而且还要做到无论是从哪一面来看,都要像从正面看一样的精美——这是迄今为止,从未尝试过的难度极高的技法。即使是手艺高超的织布匠,也常常会织错了再改正,改正了再改正,进展非常缓慢。而不知不觉地,他就陷入到了一种入迷的状态之中。

织布匠的一颗心,慢慢地都倾注到了一只孔雀上。一只一个身体却拥有绿色和银色两个身影的美丽的鸟上……不,说真心话,织布匠的一颗心都倾注到了反面的那只孔雀上——那只摸索着织出来的银色的鸟上。

那就像是眼睛看不见的人,用心灵的眼睛做出来的东西一样。那一根根描绘银孔雀形状的线上,都充满了织布匠的爱情和梦想。

老人每天晚上都来。

可织布机上的孔雀,不管什么时候看,全都是绿色的。除了展开的羽毛上散落着黑色和银色的圆形图案之外。老人就是连做梦也没有想到,那圆形图案所用的银线,一直连到了布的反面,正在秘密地织出银孔雀的身影。

“干劲真足啊!”

老人说。但织布匠没有应声。他整个身心都投入到了工作当中。

随着工作的进展,织布匠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他愈来愈没有食欲,人也渐渐地瘦了下来。

不久,织布匠就不让老人再来送饭了。说是绿孔雀就要织好了,请放心,希望这段时间不要再来了。老人愉快地接受了织布匠的请求。

塔上第五层的织布机的声音,昼夜不停地响着,从不停歇……

  

这样过去了有多少天呢?一天晚上,织布机的声音“嘭”地中断了。

一瞬间,陷入到了一种死寂之中。

很快,四位公主就猛烈地敲起织布匠房间的门来了。

“织布匠!织布匠!”

“银孔雀织好了吗?”

“开开门行吗?”

“进来行吗?”

里面没有人回答。

四个人把耳朵贴到门上,又喊了起来:

“织布匠!织布匠!”

房间里鸦雀无声。

“织布匠一定是还在生气哪!”

第一层的公主说。

“不,织布匠睡着了。”

第二层的公主说。

第三层的公主害怕地嘀咕道:

“不不……说不定织布匠已经死了……”

四个人打了一个冷战,惨白的脸互相看着,然后,把门打开了一条细缝,朝里头望去,从她们的嘴里发出了尖叫:

“织布匠消失啦!”

里头没有织布匠。

连一个影子都没有。

就像草上消失的露水一样,织布匠不见了。

可就算是逃走了,也太快了啊。织布机的声音停下来,也不过就是那么一两秒钟之内的事啊。

四位公主一冲进房间,就目不转睛地看起刚刚织好、还挂在织布机上的布来了。

布上的孔雀,展开了美丽的绿色的羽毛。没有错,这正是王国的旗子。四位公主被那灿烂夺目的色彩迷住了,她们把布从织布机上取了下来。然后,无意中把布翻了过来,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上面是一只开屏的美丽的银孔雀。

那是一副多么高贵的样子啊!那冠冕,就犹如精美无比的工艺品。展开的羽毛的尖儿,就犹如雪白的浪花。而那双眼睛,是活的!黑亮黑亮的,目不转睛地凝视着远方。

公主们连呼吸都忘记了,用充满了向往的眼睛,盯着银孔雀。

“如果把这面旗子插到塔上,真的银孔雀就会来了。”

“嗳嗳,一定会来接我们的。”

四位公主拿着旗子,冲出第五层的房间,跑上了塔那漆黑的楼梯。

往上,再往上,是卷得像贝壳一样的螺旋状的楼梯。四位公主那轻盈的脚步,就像几片花瓣似的,连声音都没有,就爬到了塔的顶上。

那个老人远远地落在她们身后,蹒跚地往上爬去。

塔上悬挂着一轮黄色的满月。四位公主在塔顶上把旗子高高地竖了起来。

旗子在风中猎猎作响。

旗子上的绿孔雀面向西方,银孔雀面向东方。突然,东面的孔雀“布呜”地叫了一声。千真万确,是那个织布匠的声音。

“哎哎?”

公主们互相对视了一眼。

“银孔雀叫了啊。”

“用织布匠的声音叫了啊。”

啊啊,不知道什么时候,织布匠的身体、还有灵魂都被布里的银孔雀给吸进去了!

“织布匠!织布匠!”

公主们异口同声地试着叫道。于是,布里的银孔雀闪着光,“布呜——、布呜——”地叫了起来。

银孔雀目不转睛地瞅着黑森林的远方,很快就张大嘴巴,唱起了这样的歌: 

“银孔雀是大海的波浪。”

“什么?”

公主们吃惊地向远方望去。然后,她们就放声欢快地尖叫起来:

“有银孔雀啊!瞧啊,就在那边!”

四位公主手指的地方,是月光照耀下的远远的大海,闪烁着银色的光辉。 

“银孔雀是大海的波浪。” 

大海和着银孔雀的歌声,轻轻地摇晃着。那是织布匠的灵魂唤来的幻影吗?还是月光在恶作剧,让人看见了不可能看见的遥远的东方的大海呢……黎明的大海,像是大口地喘了一口气似的,涨了起来。

“瞧,来接我们啦!”

“银孔雀来接我们啦!”

“来啦!“

“来啦!“

四位公主“哗啦哗啦”地摘掉了耳环。然后,头发上的花一朵接一朵地落到了脚下,一眨眼的工夫,就变成了孔雀的模样,一只接一只地飞走了。

向着遥远的大海,向着那银色的波浪——

留在塔上的老人,呆呆地目送着那几个身影。随后就失望地垂下头,摇摇晃晃地走下塔来。

一只老迈的孔雀,“布布”地啼叫着,消失在了森林的深处。

 

那之后,一个多月过去了。

一个十岁左右的赤身裸体的少年,来到了这里。

“哥哥!哥哥!”

少年一边呼喊,一边在森林里转来转去。不久,他就在前头发现了一株大得惊人的榕树。

那树足有二十米粗吧?枝繁叶茂,就像一只巨鸟或是一头野兽一样。

这株树的树梢上,飘舞着一面奇怪的旗子。旗子的一面是绿色的,一面是银色的,不过上面究竟画着什么呢?因为实在是太高了,看不见。

旗子在风中摆动着,唱着歌:

“银孔雀是大海的波浪,

银孔雀是大海的波浪。”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20043月出版的《 银孔雀》 责任编辑周晴 彭懿)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