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野之音[日本]

(选自《安房直子幻想小说代表作 白鹦鹉的森林 )

安房直子

彭懿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针在少女们的手上熟练地飞舞着。

那针,是绿色的松针。

那线,是刚刚才纺成的草的线。

就是用这样的工具,少女们把原野的声音缝进了扣眼儿里。

 

                                       1

天鹅绒的针插,带铃铛的剪刀。银色的顶针和线。

头一次闯进这家洋裁店那天,少女拿着的,就只有一个装着这些东西的小小的针线盒。

“对不起。啊,我是来当学徒的。想一边工作,一边学习怎么缝西服。”

推开贴着那张“招募洋裁店学徒”的纸的门,少女进到店里,像背诵才记熟的台词似的这样说道。

工作间里的火炉烧得正旺,开水咕嘟咕嘟地翻滚着。从褪了色的帘子后面,还隐隐约约地传来了缝纫机的声音。但是,没有人应声。

“对不起。我、想来当学徒。”

当少女又重复了一遍时,从帘子背后,响起了一个粗鲁的声音:

“几岁了?从什么地方来的?有经验吗?”

面对这一连串的质问,少女这样清清楚楚地回答道:十六岁。刚刚从相邻的镇子来到这里,虽然没有经验,但会努力干活儿。想不到,从帘子背后,传出来这样一句话:

“可是,没有经验,再努力又有什么用呢?”

紧接着,店主就小声地嘟囔起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什么忙也帮不上之类的话来了。少女少许沉默了一会儿,大着胆子,像是要揭出什么秘密似的,这样说道:

“说实话,我呀,是来你们这家店学锁扣眼儿的!”

这时,少女的一双眼睛认真得让人吃惊。仿佛一个找宝的人,好不容易才找到了线索一样。而且,就像是一个死死抓住那线索不放的人一样。

少女断然地说道:

“我全都知道——您锁的扣眼儿,和别人不一样!”

“……”

“我家里也是开洋裁店的。爸爸和哥哥,开了一家小小的男士西服店。可是,不管是爸爸也好,哥哥也好,都锁不出那样奇妙的扣眼儿。不管用什么样的机器,也锁不好。就为了学它,我才来的!我想了好久,才下定了决心,今天一早离开了家。”

“离家出走?”

“不,是离开了家。事先打了招呼才出来的。”

“……”

“喂,您锁的扣眼儿,有什么特殊的秘密吧?”

“秘密?根本就没有的事!”

“不。一定有什么秘密。如果没有秘密,怎么可能锁出那样奇妙的……”

当少女说到这里的时候,帘子轻轻地掀开了。一个脖子上挂着卷尺的上了年纪的女人,站在那里。头发全白了,无框眼镜的后面,一双鸟一般灰色的眼睛闪着亮光。

少女一看见她的样子,脸上一下子发亮起来,一边笑着一边嚷了起来:

“啊呀,您就是这家店的店主吧?和我想像中的人一样呀!怎么回事,有一种非常神秘的……”

然后,少女连个招呼也不打,鞋子一脱,就飞快地朝店里面冲去,坐到了工作台边上的一把旧椅子上。然后,解开包袱。把自己的针线盒拿了出来,打开盖子。

“看呀——,我带来了这么多碎布头。还有针和线。我说,这下行了吧?请教我锁扣眼儿吧!我说,那不可思议的扣眼儿……”

一边说,少女一边把头仰了起来,她看见工作台上堆着一大堆西服。

“啊啊,这些全都是您做的西服吧?”

少女朝西服跑了过去,冷不防,把耳朵贴到了一个个扣子上。然后,就闭上了眼睛,一个人呆呆地嘟囔道:

“听到了啊!听到了啊,果然听到了啊!”

从扣眼儿里面,竟然听到了小鸟婉转的鸣叫声。此外,还有像风的声音啦、浅溪的潺潺流水声什么的。

好几个月前,少女从自己刚买回来的衣服的扣眼儿里,头一次听到这样的声音时,都怀疑自己的耳朵了。少女连忙把扣眼儿翻了过来,可是,扣眼儿的后面,只不过是坠着一粒再普通不过的冰冷的扣子而已。可怎么会呢?啊啊,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为什么能从这家洋裁店做的西服的扣眼儿里,听到小鸟婉转的鸣叫声呢?

“喂,为什么呢?到底用什么方法,才能锁出这样奇妙的扣眼儿呢?”

少女像是要缠住店主不放似的,追问道。店主沉默着,目不转睛地在少女的脸上盯了许久,这才挤出一句话来:

“你是真心的?”

不知是怎么回事,那双没有表情的眼睛叫人有点不寒而栗。

“你是真心想知道扣眼儿的秘密?真的喜欢那声音?”

少女轻轻地点了点头。于是,店主就丢下她,朝壁橱走去,从抽屉里面取出一件衣服来。

“那么,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徒弟了。这是我们的制服。”

“制服?啊呀,还有制服吗?”

少女欢快地笑了起来。

“是啊,嗯,就算是工作服吧!到那边去穿上吧。”

店主把衣服递给了少女,用手朝试衣室一指。

工作间的一角,有一间用帘子隔开的小小的试衣室。约摸有半张榻榻米大小,正对面,竖着一面细细长长的穿衣镜。里头昏暗得让人觉得像是墙里挖出来的一个洞穴似的。

少女抱着衣服,兴冲冲地钻进了试衣间,放下了帘子。

 

“怎么样?正合适吗?还是稍小了一点?”

店主在帘子外面问道。

“嗯嗯,袖子有点……”少女的声音。

“有点长?”

“嗯嗯,三公分左右。”

“是吗?那么,长度怎么样?”

“长度正好。”

“领子怎么样?”

“……”

“觉得领子怎么样?”

“……”

“你喜欢这件衣服吗?”

“……”

“怎么样?喜欢吗?”

怎么一回事呢?少女没有回答。还不止是这些呢,连咳嗽声、转动身体的声音也没有了。简直连喘气的声响都没有了。

店主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终于点了点头,慢慢地把试衣室的帘子掀了起来。

里面没有人。连一个人也没有。

一个少女,就这样消失了。

                                        2

其实,类似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好几次了。

来这家店里学缝那奇妙的扣眼儿的方法的女孩,必定会在那间试衣室里消失。

还不仅仅是她们。在这家店里订做了衣服、来试穿衣服的女孩子们,也会一个接一个地消失。简直就像是被一个眼睛看不见的世界吸了进去似的,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这家小小的洋裁店,在一个挺大的镇子的一条偏僻小巷上。繁茂的广玉兰[]的树影下,是一座几十年前建的两层楼的老房子。

这个老奶奶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出这家店的呢?没有一个人知道。而且,也没有人怀疑到它与镇子里的女孩子一个接一个的失踪有什么关系。

就没有一个人知道吗?……不,实际上,仅仅有一个人,暗中对它起了疑心。

这个人,是那个少女失踪之后不久,从相邻镇子上来的一个男人。这个年轻人每天两手插在外套的口袋里,站在道路的对面,一动不动地注视着这家店。他是前面那个少女的哥哥。

他是来这个镇子里寻找妹妹的下落的,已经在店的四周守候了一个多星期了。怎么看,这家店怎么有点怪。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亲眼看见,有个女孩一大早就进到了店里,但是一直到天黑了也没有出来。黄昏,少女家里的人一脸担心地来了,那时候,从店里头走出来一个有点诡异的老奶奶,静静地这样说道:

“啊,如果是那位小姐的话,早上试完衣服,就回家了呀。”

年轻人一听,吃了一惊。加上他又早就知道这家店里能锁出奇妙的扣眼儿,这更让他觉得这店主不是一个普通的人了。

(这样一来,用一般的手段是解决不了啦!)

男人一个人点了点头。然后,他知道终于是闯进店里的时候了。

 

“对不起。”

等天已经完全黑透了,男人才“咚咚”地敲响了店门。他一边吐着白色的哈气,一边这样说道:

“是来当学徒的,住在这里工作行吗?”

于是,那个老奶奶从里头走了出来。

“嗬唷,你想在这里做事?男的还是头一次来呢!几岁了?叫什么名字?有没有经验?”

听她这么一问,男人流利地回答道:

“我叫杉山勇吉。二十岁。在相邻的镇子里开了一家洋裁店,手艺一流……”

“是吗……?”

老奶奶像是动了心。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张看上去挺老实的脸看了一会儿,一下子放低了声音:

“你能守住秘密吗?”

她问道。

“秘密……你说的秘密?”

“我的工作,与一般的洋裁店多少有点不一样。万一被看到了,给说出去就麻烦了。所以,我才决定尽可能不雇用年轻的女孩子。”

“是这样啊。年轻的女孩子总是多嘴多舌。”

“是的。简直就像小鸟一样饶舌。所以,我啊,早就想好了,只雇用哑巴女人或是不爱说话的男人来当学徒。”

“我就不爱说话。如果有必要,十天、二十天可以不说一句话。”

男人小声嘟囔道。

“是吗?那样的话,就留下帮我一阵子吧!”

听了这话,杉山勇吉就脱了鞋子。上到工作间,他细细地打量起屋子里来了,他的目光,一下子就停在工作台上的熨斗附近了。

因为那里有一个他觉得眼熟的小小的针线盒。一瞬间,勇吉的眉头不由得抽动了一下,随后,就又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面孔,坐到椅子上,慢慢地抽起烟来了。

                                        3

勇吉在这家店里的工作,与在普通的洋裁店里的工作没什么两样。总之,就是裁裁布、踩踩缝纫机、烫烫衣服什么的……尽管是这么一家小小的洋裁店,然而来自大百货公司或是大街上的商店的订单却相当多。老奶奶像是喜欢起能干的勇吉来了,变得十分亲切,还教给他做复杂衣袋的方法和少见的刺绣的方法。

但是,她还没让勇吉锁过一次扣眼儿。

“先那么搁着,最后集中起来一起锁扣眼儿吧!”

老奶奶总是这样说。工作间里,只剩下扣眼儿还没有开过的衣服渐渐地堆了起来。

(都积下这么多了,究竟打算什么时候做呢?)

尽管勇吉放心不下,可一个星期过去了,十天过去了,老奶奶还是没有锁扣眼儿的迹象。

吩咐做什么,勇吉就做什么,到了晚上,他就睡在楼梯下面的一个小小的贮藏室里。好长的一段时间里,没有发生任何可疑的事情。平静的日子一天接着一天,都让人着急起来。

不过,有一天夜里,发生了一件诡异的事情。

那是初春一个恬静的月夜。勇吉像往常一样,躺在楼梯下面的房间里。当他直楞楞地瞪着呈一个斜面的天棚时,失踪了的妹妹的脸,又蓦地一下子浮上了眼前。

(必须赶快干点什么了!)

勇吉已经把这座房子的每一个角落都搜查变了。趁老奶奶外出的机会,他把二楼房间里的壁橱、衣柜全都偷偷看了一遍。但是,就是不见妹妹。

这不过是一座非常非常小的两层楼的房子。要说有点不对劲的地方,也就是它是紧紧地贴着广玉兰建造起来的,看上去,就仿佛是树的延续似的。但是,就算是解开了这件事情的谜什么的,还是找不到妹妹的下落。

勇吉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时,天棚上响起了一个奇怪的声音。啪嗒啪嗒,就像雨点打在白铁皮的屋顶上面似的……

“下雨了吗?”

勇吉嘟哝了一声。可是,他又想,不对呀,今晚是一个明亮的月夜啊!而且,就算是下起了阵雨,可天棚的上面是楼梯!雨不可能直接下到楼梯上。凝神谛听间,那个声音渐渐地变得激烈了,楼梯从上到下,一段不剩地响了起来。

(像是漏雨了唷!)

勇吉正准备起身,冲上二楼叫醒老奶奶,可不知不觉中,却觉得那个声音变成了梦中的声音。

(唔,这是豆子撒落到地上的声音。)

勇吉闭着眼睛点了点头。

(老奶奶一定是把整袋豆子撒到楼梯上了!)

这样想着,不知什么时候,勇吉就沉入了深深的梦乡之中。

 

第二天早上,勇吉到了工作间一看,已经锁好了扣眼儿的衣服,一件挨一件地排列在工作台上。

“什、什么时候……”

勇吉瞪圆了眼睛。

“喂,究竟是什么时候锁好的呀?这么多扣眼儿?”

不料,老奶奶冷冷地说了一句:

“我啊,就喜欢不爱说话的男人。”

当老奶奶朝里面走去的时候,勇吉悄悄地把耳朵贴到了开好的扣眼儿上。果然听到了。

就是那个不可思议的声音。

勇吉把那些衣服一件接一件地抓了过来,贴到了耳朵上。是第几件了,从扣眼儿里,勇吉像是隐隐约约地听到了妹妹的声音。在簌簌作响的草的声音中,妹妹的歌声听上去是那么地细弱。

在家里,妹妹总是一边唱歌,一边洗衣服。再小一点的时候,坐在被炉边上取暖,还一起唱过歌,玩过插拳的游戏。这会儿,从扣眼儿里听到的声音,就是和那个时候一模一样的声音。是有点口齿不清、让人觉得亲切的、用鼻子哼出来的歌声。

(是这样啊,扣眼儿的秘密,果然和失踪的女孩子们有关系啊!)

察觉到了这一点,勇吉的心就剧烈地跳荡起来了。

 

上午十一点,大百货公司的车子来了,买走了已经做好的一百件西服。临走的时候,百货公司的店员说:

“那么,下个月也拜托了。”

老奶奶笑容满面地说:

“好啊,请在下个月满月的第二天来吧!”

勇吉一听,猛地按住了心口。

(果然是昨天夜里!满月的夜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4

下一个满月的夜晚,勇吉是怎么也睡不着了。一干完活儿,他早早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坐在地上,瞪着天棚等待着。他两手握得紧紧的,用整个身心倾听着,心急如焚地等待着。

是半夜几点了呢……那个不可思议的声音,又开始啪嗒啪嗒地在楼梯上响了起来。听上去,让人觉得好像是什么小动物的脚步声。比如小鸟啦、老鼠啦……不,是一个比起它们来还要轻、还要干枯的声音。这个声音下了楼梯,走过勇吉房门前的走廊,向工作间的方向走去。

(好,让我来偷看一下吧!)

勇吉狠下心,把门打开了一条细缝。他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天哪,竟然是一大群树叶!

树叶多得都让人眼花缭乱了,它们像活生生的东西一样,啪嗒啪嗒地跳着,正在向工作间的方向涌去。一片片叶子,又大又鲜绿……是的,一片不差,全是广玉兰的叶子。

房子边上的那棵大树,立刻就浮现在了勇吉的脑子里。这座房子紧紧贴着的那棵高高耸立的大树——树叶大概是从二楼的窗户里吹进来的。紧接着,简直就像是刮起了一场秋风似的,它们被刮进了工作间那扇敞开的门,消失了。当所有的树叶都被吸了进去之后,“啪”的一声,工作间的门自己关上了。

(绿色的叶子,怎么会散落一地呢?肯定是二楼的那个人干了什么。)

勇吉禁不住跳到了走廊上,向楼梯上爬去。

气喘吁吁地闯进了二楼的房间——可是那里什么人也没有。

明亮的让人惊异的月光,从大开着的窗户里照了进来。勇吉呆住了。

(深更半夜的,窗户开这么大,到底去哪里了呢?)

勇吉摇摇晃晃地跑到窗口,向街下望去。

镇子沐浴在月光之下,宁静极了。对面的照相馆的灯,成了一种微弱的桔子的颜色。停着的汽车的影子,重重地投在沥青的道路上。这是偏僻小巷的一个宁静而又温暖的春天的夜晚。

老奶奶不见了。往常天一黑,就急匆匆上二楼去的那个人的身影,怎么也找不见了。

“不会在工作间里吧……”

勇吉下了楼梯,提心吊胆地朝工作间走去。

 

从刚才树叶一拥而进的那扇工作间的门缝里,一道细长的、不可思议的光泄了出来。而且,勇吉还听到里面充满了欢笑声。

(深更半夜的……究竟谁……?)

勇吉的胸怦怦地跳着,悄悄地把工作间的门打开了。

门对面,是一片意想不到的风景。

门对面是一片原野。

是一片一眼望不到头的原野。天空悬着一轮黄色的月亮,茂密的草被风吹得摇动着,发出沙沙的响声。

根本就没有什么洋裁店的工作间!当然也没有店门、玻璃窗了。没有对面的那条偏僻小巷,也没有对面的那家小小的照相馆。

有的,只是那棵广玉兰。

一夜之间,绿色的叶子就全部掉光了,光秃秃的广玉兰耸向天际。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这片原野上散乱着一大群女孩子。到底有几十个人呢?少女们穿着一样的鲜绿的衣服,看上去,就宛如树叶的精灵。她们一边大声地笑着、唱着,一边摘着草。

“蒲公英、笔头菜、紫云英,

笔头菜和鸡儿肠和三棱草,

今天夜里,大家一起做艾蒿的年糕。”

一边唱着这样的歌,少女们一边把草放进了自己的围裙里。等到围裙里装满了草,少女们就把它们集中到了原野的中央,不可思议的事情开始了。

那么多的草,被一架古老的大纺车纺成了一根细细的、细细的线。

“紫花地丁、油菜花、兔菊,

鹅肠菜、鸭跖草、款冬的花梗,

明天大家一起做赤豆饭。”

眼看着,一根闪闪发亮的、草色的线就纺成了。少女们把它卷成了好几个线卷。当这一切都结束了之后,她们就各自分头坐了下来,干起了针线活儿。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取出来的,少女们一人拿着一件西服,铺到了膝上,开始锁起扣眼儿来了。

“哇……”

勇吉情不自禁地跨进了原野,眺望着她们做事的样子。

针在少女们的手上熟练地飞舞着。那针,是绿色的松针。那线,是刚刚才纺成的草的线。

就是用这样的工具,少女们把原野的声音缝进了扣眼儿里。

勇吉如同走进了幻觉一般。大气也不敢喘,甚至连眼睛都忘记眨了,只顾出神地一个一个地眺望那些少女们的脸了。他想,妹妹肯定在这里面……

但是,不论是哪一个少女、不论是哪一个少女,脸上都是同一种表情,完全看不见勇吉,只是欢快地锁着扣眼儿。

——喂……

勇吉想叫出妹妹的名字。

——这怎么行啊?在这种地方悠闲地做着针线活儿,不快点回家,怎么行啊?

可是,根本就没有喊出声来。勇吉只是像一条鱼一样,一张一合地翕动着嘴巴。勇吉是想把妹妹找出来,可他觉得哪一张脸都像妹妹,又都不像妹妹。

——喂、喂……

勇吉一边用不能称之为声音的声音,继续呼唤着妹妹的名字,一边一个接一个地扫视着少女们的脸。

这时,月亮沉了下去。

少女们的声音顿时停了下来。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她们一个不剩地变回了广玉兰的叶子。

树叶像是被旋风卷了起来似的,一起飞到了天上,骨碌碌地旋转着,淹没在了清晨的光波之中,消失掉了。

 

清醒过来的时候,勇吉发现自己正坐在工作间的地上。

旭日那晃得人睁不开眼睛的光芒,从窗口射了进来。抬头一看,广玉兰的一树绿叶,闪着亮光,摇动着。工作台上,高高地堆着一件件已经锁好了扣眼儿的西服。

(真没想到、真没想到……)

勇吉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好半天,想站都站不起来。只要一闭上眼睛,仿佛就又觉得自己坐到了原野的中央。仿佛就又听到了刮过原野的风声和少女们的歌声。

 

那之后的数日,勇吉一边干活儿,一边和老奶奶这样聊了起来:

“哎,这房子里有老鼠吧?”

“怎么知道呢?”

“上次我听到脚步声了。半夜里,啪嗒啪嗒地响了起来。而且还不是一只两只,听那脚步声足有五十只上百只。”

“是你听错了吧?是把下雨的声音听错了吧?”

“不,确实是老鼠的脚步声。那时候,我出到走廊里一看,好家伙,全是绿色的老鼠啊。从二楼上滚了下来,一只接一只、一只接一只。走廊的地板都给淹没了,直往这工作间涌了进来。就在那一刹那,老鼠们全都摇身一变,变成了年轻的女孩子啦。”

老奶奶嗯嗯地听着勇吉的话,途中,挥动着针的那只手停住了,布轻轻地掉到了膝上。然后,嘟囔了一声:

“你终于发现了我的秘密啊!”然后,脸上又露出了一丝捉弄人般的笑容,说:“可是你的眼神儿也太差了,怎么把它们看成了老鼠?”

勇吉装出一副糊涂的样子,这样问道:

“那么,从楼梯上滚下来的绿色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

听他这么一问,老奶奶得意地鼓了鼓鼻子。这个时候,她那一对灰色的小眼睛,闪烁出一种异样的炯炯光辉。

“既然如此,我就破例讲给你一个人听吧,那些——全都是我宝贝的树叶哟!”

“……”

勇吉想了一下,小声叽叽咕咕地说道:

“可是……可是树叶怎么可能形成那么美丽的、幻觉一般的原野呢……知道吗?昨天晚上在这里所看到的一切,什么也不留,全都消失了,这个镇子成了一眼望不到头的原野了哟!我还认得的东西,只有那棵广玉兰树。”

老奶奶笑了:

“是的,那就是这里过去的风景。一百年前,这里哪有什么镇子,放眼看过去,是一片美丽的原野。只有广玉兰一棵树耸立在那里……”

老奶奶怀恋似的喘了一口气。然后,突然换成了一个温柔的声音,说道:“让我告诉你实话吧!”

勇吉轻轻地点了点头。搁在膝上的那双手,都有点颤抖起来了。

老奶奶恳切地说:“我呀,其实是一个树精啊!”

“……”

“是的,从很久很久以前,我就是一个住在广玉兰树里面的树精。我在树里面有一间小小的房间……

“你知道吗?每一棵树里面,全都有一个树精的房间。每个月有一次,就是满月的那天夜里,我会悄悄地离开家,回到树里面那间自己的房间里面去,点上灯。然后,再一施魔法,你看到的事情就会发生了。一句话,那是一个能唤起我回忆的地方啊。

“过去,我的树枝上有一百只小鸟。还借给松鼠家一个窝。还开了一家专供蝴蝶们的翅膀歇息的旅馆。还有……对了对了,还开了一家洋裁店哪!时髦的獾的衣服,是用我的树叶一片片拼起来的、狐狸小姐的帽子,还用说嘛,当然用的是广玉兰的白花……

“可是,原野的样子一天天变掉了。草被拔掉了,四周盖起了房子,小鸟和松鼠不知逃到什么地方去了。小河被埋掉、成了道路,镇子迅速地大了起来。还建起了工厂,汽车也多了起来。

“于是,不知是怎么一回事,我的叶子,还绿绿的就枯萎了,纷纷凋落了。花也不开了,果也不结了。等我察觉到的时候,已经成了一副光秃秃的惨样了。

“于是,我待在树里的房间里就透不过气来了……没办法,我只好出来了,在树下建了这家店,试着过起了人一样的生活。挂起洋裁店的招牌那天,就有好几个年轻的女孩子来订货了。有一天,我突然冒出来一个主意,把一个女孩给变成了广玉兰的树叶。我成功了。打那以后,我就让自己的树叶一天天多了起来。镇子里的广玉兰树起死回生,还有谁不高兴呢?

“变成了树叶的女孩子们,平时就那么睡在树上,只有在满月的夜里,才会在我那回忆的原野上变成原来的模样,为我锁扣眼儿。因为是在回忆的原野上用特殊的针和线锁出来的扣眼儿,所以就能听到原野的声音。我就这样,通过一个个扣眼儿,把原野的声音分赠给了镇上的人们。”

“原来是这样。这太动人了……”

勇吉入神地自言自语道。不过,他一想到那些失踪的女孩子们,心就又沉了下来。

                                        5

从那以后,勇吉比起现在来,更加沉默寡言了。他像一块石头一样沉默,只是埋头干活。干到一半,会重重地叹上一口气。勇吉缝出来的西服,满月那天被那些女孩子们用手锁好扣眼儿,散落到了镇子的四处。

时不时地,老奶奶还会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女孩子带进到那间试衣室里,把她们变成树叶。最近这段时间,一旦这事一次就成功了,老奶奶就会唱起这样的歌:

“我的树叶,多了一片,

我的工作,又快了。”

    不知是领第几次薪水的时候了,勇吉匆匆地去了外面一趟。他到大街上买了一个东西,就心急火燎地赶了回来。

 

月亮静静地、静静地大了起来,终于,五月那个明亮的满月的日子到了。

那天夜里,勇吉悄悄地溜到了屋外,躲在对面那家照相馆的阴影下面,等着老奶奶出来。

圆圆的月亮正好悬挂在广玉兰树的上方时,洋裁店的玻璃门,被轻轻地从里面打开了。紧接着,提着煤油灯的老奶奶,摇摇晃晃地出来了。

(终于开始啦!)

勇吉眼睛睁得老大,喘着粗气。

现在老奶奶就要往那棵树里钻啦。然后,她就会点燃那盏煤油灯……

(啊啊,那时候、那时候!)

勇吉偷偷地瞟了一眼右手紧紧握着的东西。

那是一把锯子。是他上次偷偷买回来的、一把锋利无比的锯子……

勇吉要用它把广玉兰锯开。勇吉的心怦怦地跳着,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老奶奶的一举一动。

老奶奶毫不犹豫地向广玉兰走去,用手在树干上摸了起来。一开始,还像是在抚摸,但渐渐地就加大了力气。

于是,被老奶奶的手摸过的地方,就透明起来了。

(原来是这样钻进树里去的啊!)勇吉佩服得五体投地。

很快,透明的部分就变得和一个人差不多大的时候,老奶奶像是被树吸了进去似的,消失了。

多么高明的魔法啊!勇吉佩服得把锯树的事都忘到了脑后,呆呆地在那里站了好久。不一会儿,他心里又突然冒出来一个新的想法。

(让我也看一眼树里面的房间吧!)

老奶奶那么神奇地就消失在树里面了。勇吉想,要是我也那样摸一摸,能看到树里的情景就好了,只看一眼就行。

(对了,先去看一眼她在什么样的房间、念什么样的咒语吧,然后再锯树也不迟。)

勇吉就那么拿着锯子,朝广玉兰跑去。

然后,他自己也轻轻地摸起刚才老奶奶摸过的那段树干来了。开始的时候,他还用一只手战战兢兢地摸着,到后来,就一点点地加大了力气。

这么一摸,树干奇怪地变得光滑起来了。

(是这样啊!)

勇吉忘我地摸着。不知不觉中,竟把锯子给扔掉了,开始用两只手用力地摸了起来。

当他觉得手上的皮都快要磨破了的时候,树一点点地透明了。

然后,就隐隐约约地看见了树的里面。

里面简直就仿佛是一个水底下的房间。墙上点着的煤油灯,晃来晃去,树精背着身子,摇摇晃晃地站在蓝白色的灯光中。她那瘦瘦的脊背颤抖着,正在不停地念着什么咒语。蓦地,勇吉一下子想起了儿时玩过的玻璃球。把它贴到眼睛上朝外看,看到的就正是这样的情景。被关在玻璃球里头的人,看上去就好像是蓝色玻璃钵里的一条奇怪的鱼一样。勇吉禁不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

树精刷地一下回过了头。勇吉吃了一惊,想往后退,可腿却动不了了。老奶奶目不转睛地盯着勇吉,像是微微在笑。接着就点了点头,冲他温柔地招了招手。这时,不知是为什么,勇吉一下心境变得快乐起来,身子像是融化了一般,头也晕了,一转眼的功夫,人已经被吸到了树的里面。

树精的房间——

一跨进去,勇吉就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他见过这个房间。

宽不过半张榻榻米,墙上竖着一面穿衣镜。看上去像是一个洞穴,对面挂着帘子……勇吉猛地一怔。

(试衣室!)

是的,就是那间试衣室!想不到紧贴着玉兰树而建的这座房子的试衣室,竟会在树干的里面!一瞬间,勇吉想要逃回到帘子那边的工作间去,但就在这时,老奶奶的声音,凛然地飘了过来:

“试衣室的帘子,夜里是打不开的。那里只不过是年轻女孩子们的通道。”

勇吉把脸转向了树精,不停地颤抖着。老奶奶那像石头一样灰色的眼睛笑了起来。随后,突然用嘶哑的嗓子唱了起来。

“我的树叶,多了一片,

上好的树叶,多了一片,

我的工作,又快了。”

(要被变成树叶了!)

刚这么一想,勇吉的身子已经开始旋转起来了。转呀转呀,简直就如同旋风中的树叶一般。勇吉高举着双手,踮着脚尖,旋转着。蓝色的煤油灯一圈圈地旋转着,它的光,像波纹一样地扩展开来,自己的身边都变成了一片蓝色的海似的。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缩小,一点点地被染成了绿色。

这时,勇吉的耳朵里,听到了树叶女孩子们爽朗的歌声。

“蒲公英、笔头菜、紫云英,

笔头菜和鸡儿肠和三棱草,

今天夜里,大家一起做艾蒿的年糕。”

    “啊——”勇吉的心头顿时变得明朗起来。也不知是为什么,快乐得不能再快乐了。勇吉情不自禁地大声喊道:

“今天夜里,大家一起做艾蒿的年糕。”

    于是,少女们像呼应似的唱道:

“紫花地丁、油菜花、兔菊,”

勇吉呼应道: 

“鹅肠菜、鸭跖草、款冬的花梗,

明天大家一起做赤豆饭。”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勇吉的眼前出现了一片广阔的、广阔的月夜下的原野。

浅溪的潺潺流水声。花的香味。一大群少女正在摘着草。

这时,其中的一个少女迅速地站了起来,望着勇吉,嫣然一笑。那是一张让人思念的白皙的脸。梳着可爱的辫子。

“哥哥!”

少女清清楚楚地这样喊道。然后,就兴奋地摆起了手。

“哥哥,快来呀快来呀!”

勇吉张开双臂,一边大声地呼唤着妹妹的名字,一边向原野的中央冲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繁茂的玉兰树下,洋裁店又像往日一样开店了。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20043月出版的白鹦鹉的森林》 责任编辑周晴彭懿)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