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鹦鹉的森林[日本]

(选自《安房直子幻想小说代表作 白鹦鹉的森林 )

安房直子

彭懿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黑暗的深处倏地一亮。

笔直的下方,看得见一片不可思议的白颜色的森林。

那亮光,究竟是积雪的反光呢,还是怒放的樱花泛出的微光呢……

蓦地,水绘的心中有一盏灯点燃了。

说不定,那里就是那个国度吧?

 

                                      1

思达娥宝石店的入口,是一扇自动门。只要站到它面前,不要一秒钟,擦得闪闪发亮的玻璃门就会“刷”地一声往两边打开。一走进去,站在那棵巨大的盆栽橡胶树上的白鹦鹉,就会用一种奇妙的声音喊道:

“你好!”

就为了见这只鹦鹉,水绘每天都要到思达娥宝石店来。这是一家印度人经营的宝石店,所以,这只白鹦鹉大概是从印度带来的鸟吧?除了鸟冠是黄色的以外,它的整个身子都是雪白雪白的,白得叫人炫目。

从早到晚,鹦鹉就站在橡胶树上。一对蓝眼圈里的眼睛炯炯闪亮,门一开,就会机械地叫道:你好,你好。

“你什么时候吃饭?什么时候睡觉?”

水绘仰起脸瞧着鹦鹉问道。可鹦鹉默默无声什么也没有回答。

“喂,你什么时候吃饭啊?”

水绘轻轻地碰了一下它那长长的尾巴。摸上去,鹦鹉的羽毛就宛如天鹅绒的布料一般光滑。那触感,和摸在她那只心爱的、名叫“咪”的猫身上时一样。

咪也是一只洁白如雪的猫。

是水绘把它养大的。从它刚一呱呱坠地、眼睛还没有睁开时,水绘就开始一口一口地喂它牛奶了。宠爱得是不能再宠爱了,就像妹妹一样。

水绘,还有咪,就是在附近一幢公寓的十楼长大的。她们常常一起到思达娥宝石店来看鹦鹉。

好久好久以前,水绘就想悄悄地教这只白鹦鹉一个词儿了。

那是一个人的名字。是水绘连一次面也未见过的姐姐的名字。就在水绘出生前夕,她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去了一个远远的、谁也看不见的国度。那大概是天的尽头、地的深处吧?

“这是水绘的姐姐啊!”

有一天早上,给佛像上完茶,妈妈突然这样说道。水绘是不会忘记的,佛龛里面是一个她不认识的女孩子的照片。女孩穿着一件有水珠图案的连衫裙,笑吟吟地望着远方。这是一个比水绘还要小的女孩。

“还是这么大一个孩子的时候,就死了……”

这突如其来的话,让水绘的心怦怦地跳个不停,她勉强才听到了这支言片语。

我竟会有一个姐姐……

那天之后,水绘不止一次地想起这件事来。而每当这个时候,都会觉得有一股暖融融的东西,从心底汩汩地涌上来。那是一种近似于金桂[1]的花的味道。

(我想见姐姐。要是见不到,就写封信。)

一天,水绘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可是,究竟把信投进什么地方的邮筒才行呢?

记不清是听谁讲过了,说是我们这个世界能去死了的人的国度的,只有鸟。鸟是来往于黄泉国的使者。

当水绘在思达娥宝石店里发现了那只白鹦鹉时,她猛地一怔,心都发疼起来了。

尽管是一只鸟,可它是能说话的鸟啊!

而且它还又大又白。水绘想,这只鸟,是一定知道那个神秘的国度的了。托这只鹦鹉给姐姐捎封信吧?水绘认真地思忖起来。

她已经想好在信里写些什么了。

爸爸和妈妈的事、小猫咪的事,让人嫌恶的老师的事,还有那只红色的戒指。前一阵子,水绘买回来两只和红宝石一模一样的戒指。她打算再添上一句,如果姐姐喜欢戒指的话,就送一只给姐姐。一想到姐姐在那另外一个国度,戴着一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戒指,水绘的心,就溢满了金桂花的花香。

“夏子姐姐。

今天,水绘又在白鹦鹉的面前,张大了嘴巴教道。

从开始教它这个词起,已经过去两个星期了。然而不管她怎么教,鹦鹉就是眼睛黑白一翻,怪声怪气地叫上一句:

“你好!”

于是,小猫咪是就像责怪它似的,“喵——”地叫了一声。连咪都把这个词记牢了,鹦鹉怎么就记不住呢?

“好不好?说夏子姐姐,夏子姐姐!”

水绘再一次放大嗓门的时候,背后不知是谁在模仿她:

“夏子、姐姐!”

一个低沉的声音。

谁!水绘吓了一跳,扭头一看,就在身后近在咫尺的地方,站着一位肤色黝黑的印度人。他的腿长得叫人咂舌,褐色的脸,就仿佛是雕刻出来的一样。恐怕是这家店里的人吧?是这只鹦鹉的主人吧?水绘不由得下意识地抱紧了咪,连连后退了几步。

印度人用极其流畅的日语说道:

“这只鸟啊,只听喂它吃东西的人的话!”

“吃东西,喂它什么吃的呢?”

水绘怯生生地问。印度人掰着戴满戒指的手指,说:“树的果实呀、草的种子呀、水果呀,蜂蜜呀……”

“喔,还吃蜂蜜?”

水绘有些兴奋起来了。

“要是蜂蜜的话,我们家里就有啊!下次,我带来喂它。”

“谢谢。”

印度人没有一丝笑意地谢她道。

 

                                      2

然而,几天之后,当水绘捧着蜂蜜的瓶子来到宝石店的时候,那只鹦鹉不在了。

橡胶树上那朵绽开的白色的大花,消失了。

就在它的旁边,不知从何时起,那个印度人就像一座巨大的树雕似的,影影绰绰地伫立在那里。水绘一进来,印度人“嚓”地动了一下,接着,就用一张可怕得吓人的脸怒视着水绘。

“鹦鹉呢?”

水绘与印度人,几乎是在同时这样叫了起来。随后,两道视线就撞到了一起。印度人的眼睛好可怕。发火了,却不知道是为什么。

水绘昂起头,昂得脖子都疼了起来。

她死命地盯住那个印度人,发出了嘶哑的声音:

“鹦鹉,在什么地方?”

“在什么地方?”

是那个印度人的声音。这不简直就像是那只鹦鹉在反问一样吗?

“我、不知道啊!”

印度人直截了当、带着一股指责的口气这样说道:

“是被你的猫给吃掉了吧?”

“……”

水绘呆若木鸡地张大了嘴巴。

我的咪把鹦鹉吃了?猫怎么能把比自己身体还大的鸟吃掉呢……水绘不由得目瞪口呆。印度人仿佛是能把水绘的心看透似的,说,猫吃只鹦鹉还不简单。

“就说人吧,还不是满不在乎地就把比自己不知大多少的牛呀、鲸呀吃掉了吗?而且,昨天羽毛就掉在了这里。”

印度人好像是要展示什么确凿无疑的证据似的,在水绘的面前,摊开了紧握着右手。那只大手的手心上,是一根被硬拔下来的雪白羽毛。

“猫常干这种事。因为鹦鹉的肉太好吃了!”

水绘剧烈地摇着脑袋。

“咪,从不干这样的事。”

是呀。咪这种事根本就下不了手。它是一只非常、非常胆心的猫,也许是从小不点的一个小猫儿起,就在高楼上长大的缘故,偶尔带它去公园,放到地上,连地都会把它吓得一阵阵颤抖。真的,就是连条金鱼都没吃过。这样的咪,怎么能把那么大的鹦鹉……

可是就在这时,水绘蓦地想起了咪在家里时的情景。这么说起来,咪这段时间还确实是有点萎靡不振。不要说牛奶了,连拌了干鲣鱼的饭也一口不沾,就蹲在阳台上。你喊它一声“咪——”,它嫌烦似的,只是把细细的眼睛张开一下,就再也不理不睬了。就仿佛在思索一件什么事情似的,纹丝不动。

(咪病了吗?真是吃了鹦鹉坏了肚子吗?)

可是就在这时,水绘脑子里又冒出了另外一个想法:

“可是,说不定是逃走了啊!说不定,自己,自己飞向了某个遥远的地方!”

是的。说不定,鹦鹉说不定是飞向了水绘姐姐住的那个遥远的国度。说不定,一直飞到了天上群星闪烁的地方。然而,这回是那个印度人在摇头了:

“它不会随便就飞向远方的。不是被谁吃了,就是被谁偷走了。”

印度人的眼睛里射出了光。那眼睛似乎在说:

不是你偷走了,就是你的猫吃掉了——

“那可是一只珍贵的鸟啊!没了它,以后、以后……”

印度人突然泣不成声了。然后,一双含泪的眼睛突然就愤愤地瞪住了水绘。

水绘不禁往后退了两三步。她以为印度人会扑过来抓她,就背对着门,一步一步地向自动门的地方退去。“咔嚓”,背后响起了自动门打开了的声音。她一转身,调过头,就跳到外面跑了起来,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一边跑,水绘一边想,我再也不会、再也不会到那个地方去了,我不会再一次站到那扇自动门前了!

 

                                     3

可是,在那之后还不到十天,水绘又一次来到了思达娥宝石店前面。

她脸色惨白,哽咽着抽动着身子。

 

自从那之后不久,咪就不见了。简直就像是被擦掉了一样,不知去向了。那天黄昏,水绘放学回家来,就没见到咪的影子。

“奇怪了,刚才还在阳台上哪!”

妈妈说道。水绘紧闭着嘴,冲出了家门,她问碰到的每一个人:

“认识我们家的咪吗?”

“看见白猫了吗?”

水绘问遍了在公寓的楼梯上、走廊里和电梯里碰到的每一个人,可所有的人都只是摇头。

夕阳西沉了,天上飘起了冷嗖嗖的雨丝,可是咪还是没有归来。第二天,第三天,依然没有归来。水绘呜咽着、呜咽着睡着了。从那以后,她每天晚上都梦见那个印度人。

在梦里,印度人总是抱着咪。他总是喂咪吃鹦鹉吃的东西,不是草籽,就是米粒或是树的种子。

“咪不吃这种东西哟!”听水绘这么一说,印度人露出了狡黠的微笑,他说:“我不是在喂猫,我是在喂猫肚子里面的鹦鹉哪。”

(是那个人!)

半夜里水绘蓦地一下坐了起来。

(是那个人把咪藏了起来!为了替鹦鹉报仇,把咪给抓走啦!)

可是,那个人怎么会知道我们家……又是用了什么法子,把咪给引诱出来的呢……

窗帘的缝隙里,有一颗星斗闪烁了一下。就是在这一刹那间,水绘一下子明白过来,那个人,或许是印度的一位魔术师。要真是魔术师的话,不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锁在屋子里的猫给引诱出来了吧?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把那只猫带走了吧?

一定要找回来!无论如何也要去把咪救回来……

 

战战兢兢地迈了一步,水绘走进了思达娥宝石店。她悄悄地朝里面窥去,目光从橡胶树的阴影一直移到了店中央。

宝石店里很空,只有一位年轻的店员在擦拭着玻璃柜子。悬在墙上的金色大挂钟,滴答滴答,一丝不苟地走着。

那个印度人不在。

水绘轻轻地吹了一声口哨。她是在呼唤咪,是打算呼唤不知被关在了店里的什么地方的咪。

怎么样呢?就在一个近在咫尺的地方,有猫叫了一声。“喵——”就一声,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

就在橡胶树后面一点点的地方。像是在耍娇,又像是在闹着玩的声音。但这个声音确实是咪。

水绘迫不及待地绕到了那盆橡胶树的后面。就在橡胶树与墙壁之间那么一块窄窄的地方,她发现了一条通往地下的窄窄的楼梯,它张着四方形的大口,黑漆漆的。

她无法想像,如果走下去,会走到一个什么样的地方。猫的叫声,就是从它下面一个深深的地方传上来的,叫得很惨。水绘对着楼梯下面,低低地唤道:

“咪——”

可是,并不见咪上来。它的叫声更加凄惨了,听得出,它是在呼唤水绘。

水绘小心翼翼地在楼梯上迈了两、三步。楼梯下黑漆漆一片,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霉味,好像有一座谜一样的仓库深陷在地底下似的。

“咪,过来!”

就在这时,有一团白色的东西在下面深不可测的地方闪了一下。没错,是猫的形状。

只有咪自己。没有谁抓住它。既然这样,它为什么不上来呢?

“叫你过来哪!”

一边这样说,水绘又在楼梯上下了几步。可是咪也下了两、三步,直盯盯地仰头望着水绘,简直就好像是在说:请跟我来。就这个样子,水绘跟在咪的后面,下到了相当深的地方。楼梯在一个小平台处改变了方向。下了二十级,又变了方向,再下二十级,又变了方向,就这样曲曲弯弯,没完没了地持续下去。咪的脚步渐渐加快了,很快,就像是从坡上滚下来的一个白球一般快了。不知不觉,水绘跟在咪的后面忘我地追赶起来。

尽管如此,地下却什么也没有。没有房间,也没有仓库。楼梯一级接一级地向下延伸下去。黑暗变得又细又浓,向地心长驱直入。

现在,水绘什么也不想,连那个让人害怕的印度人也抛到了脑后。只是跟在咪的后面紧追不舍,除此之外什么也顾不得想了。咪不时地会停下来,回过头,悄悄地仰头瞥水绘一眼。随后,便又像白球一样地滚下楼梯。

跑了有多远呢?已经下到了地下五十层了吧,正这样想着,咪突然停住了,望向这边,头一次发出了“喵”的一声叫。

两只眼睛,闪烁出黄玉一样的光芒。水绘追上去,总算、总算是把它抱了起来,她用脸贴住了它。咪大口大口地喘着热气。

“你藏到什么地方去了,我找你找得好辛苦!”

咪在水绘的怀里突然喊了起来:

“你好——”

是人的话。而且是鹦鹉的声音。

水绘吃了一惊,“咚”一声,不由自主地把猫掉到了脚下。

(果然是这样,真像印度人说的那样……)

水绘哆嗦起来,浑身上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啊呀,讨厌讨厌,咪竟吃了鹦鹉。)

就在这时。

黑暗的深处倏地一亮。笔直的下方,看得见一片不可思议的白颜色的森林。那亮光,究竟是积雪的反光呢,还是怒放的樱花泛出的微光呢……

蓦地,水绘的心中有一盏灯点燃了。

(说不定,那里就是那个国度吧?夏子姐姐就等在那里吧?)

啊啊,一定是的。咪吃了鹦鹉,就拥有了鹦鹉的一种神奇的力量,把水绘引到了地下之国。

转眼之间,水绘的胸中就充满了一股闯入未知世界的喜悦。这种心情,还是前年夏天才有过。和爸爸妈妈一起去大海,面对奔涌而而来的海浪,当三个人手拉手,在漫过来的水中奔跑时,那种快感……

水绘不顾一切地冲下楼梯,高兴地朝那片不可思议的光亮中奔去。

 

                                     4

这是一片大森林。藤缠蔓绕,一株株老树遮天蔽日。树枝上开满了一簇簇白颜色的花……不,凑近一瞧,那竟不是花而是鸟。

天啊,是一群白色的鹦鹉。

森林中,栖满了白色的鹦鹉,简直就好像是点起了无数盏纸罩蜡灯。不论是哪一只鹦鹉,都悠闲地抖动着长长的尾巴,嘴里奇怪地自言自语着。像什么:

“你好!”

“后来怎么样?”

“身体健康!”

还不只是这些。竖耳聆听,森林中是一个各种各样的语言的涡流了。有外国话,还有根本就听不明白的招呼声和断断续续的歌声。

一株树下坐着一个人,各人以各人的姿势侧耳倾听着自己那株树上的鹦鹉发出的声音。鹦鹉的数目,每株树上不一样。有的树上挤满了鹦鹉,数都数不清,也有的树上连一只鹦鹉都没有。没有鸟的树下面的人,一副落寞的样子。

咪在树与树之间熟练地穿行着,在一株树前,突然站住了。

那株树下坐着一个女孩。那女孩穿着一条带水珠图案的连衣裙,眺望着远方。

没错,是那个人哟!

“夏子姐姐!”

水绘激动得几乎热泪盈眶了,向姐姐的那株树扑去。

夏子姐姐有一头美丽的长发,侧面看上去,不知什么地方长得有点像妈妈。但怎么看,她都更像是一个小孩子,是水绘的妹妹。水绘稍稍迟疑了片刻,才恍若梦里似的点点头:啊啊,她是在比我还小的时候死的呀。

水绘在夏子姐姐的一边蹲下来。咪凑了过来,叫了一声:

“你好!”

夏子姐姐看见水绘,微微一笑,就好像是特地在这里等着水绘的到来似的。

水绘欢快地叫道:

“我,是你的妹妹啊!我叫水绘啊。”

“我知道啊。”

夏子姐姐开心地点了点头。

“你的故事,从爸爸的鹦鹉嘴里不知听过多少遍了。”

“爸爸的鹦鹉?”

水绘瞠目结舌地楞在那里了。这时,有一只白色的鹦鹉从黑暗那遥远的彼岸飞了过来,落在了夏子姐姐的肩上。

接着,就“夏子、夏子”一迭声地叫了起来。

夏子姐姐把鹦鹉抱到膝头上,说:“这只鹦鹉,是妈妈的使者啊。”

水绘吃了一惊,夏子姐姐朝树枝上一指,欢快地说道:“顶上那只,是爸爸的使者;睡在那边树枝上的那只,是乡下爷爷的鹦鹉。它下面,看呀,就是这会儿转向对面的那一只,是奶奶的鹦鹉。这株树上的鸟,没有一只例外,全是另一个国度里思念我的人们的使者啊……”

“……”

水绘直到现在才知道,为了夏子姐姐,不管是爸爸还是妈妈,竟都偷偷地养着自己的鹦鹉。而且,竟都会让它们飞到这么深的地下的国度。

“妈妈的鹦鹉,每天都会飞到这里来。一天也没停止过。”

夏子姐姐说。

“不知道。会有这种事,我一点都不知道啊。”

水绘长长地叹了口气。这时,那个印度人的脸一下子浮现出来。

“鹦鹉呢?”瞪着水绘的一张脸。

“那可是一只珍贵的鸟啊!”说这话时,眼睛都有点湿润了。

(那个人肯定是为了某一个人,才养了一只白鹦鹉的!是为了某一个自己最亲爱的、死了的人……然而,我的咪竟把那鹦鹉吞了……)

水绘悄悄地搜寻起咪的影子来。

咪就在身边的一根树枝上,沉沉地睡着。呼吸时,白白的肚皮一起一伏。鹦鹉们说累了,全都睡着了。

森林中明亮而寂静。

两人聊起了爸爸、妈妈的事情。随后,又摘来越桔的果实吃了,还玩起了树叶的扑克牌,小声唱起了歌。

“姐姐,你永远呆在这里吗?就坐在这儿,听鹦鹉说话吗?”

当歌声中断时,水绘轻轻地问道。夏子姐姐摇摇头:

“一到时间,鹦鹉就全都回去了。鹦鹉一走,这里就会变得漆黑一片了。于是,在对面远远的一条黑暗的峡谷里,鬼就会点起火,狼就会嚎叫。然后,披着黑斗篷的风就会龇牙咧嘴地扑过来,把树枝摇得嗄吱嗄吱响。”

水绘被这突如其来的话吓住了,倒吸了一口冷气,望向远方。

这么一说,这片森林的对面,给人的感觉还真像是一个稀奇古怪的洞穴。耸耳细听,风从黑暗中刮来,“嗖——嗖——”,宛如吹响了让人毛骨悚然的笛子。对面还传来乌鸦的叫声。

“鬼,会到这里来吗?”

水绘吓得战战兢兢,听她这么小声一问,夏子姐姐点了点头:

“是呀,常常来的呀。鬼最喜欢吃人的灵魂了,为了不让鬼近身,我们会集中在一个地方,唱起驱魔的歌。歌是用鹦鹉们捎来的话一字不漏串起来的,再谱上曲。我们一唱起歌,鬼呀狼呀,就全都落荒而逃了。”

“……”

当水绘知道这个国度要远比自己想像得阴森恐怖时,不知为什么,心中憋闷得有些透不过气来。

“……我还以为是一个不知多么好的地方哪!百花盛开,以为是一个快乐无比的地方哪!”

想不到,夏子姐姐却慢慢地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是呀,你说的那样的地方,听人说,就在前方一个十分遥远的地方。就在漆黑的荒原和狼峡谷的另一侧,有一个真正的光芒四射的国度。那里有美丽的虞美人花田,有杏树林和蓝色的湖。”

“不能去那里吗?”

“去那里,要有人带路啊!要有一只能在黑暗中闪耀放光、率领我们前进的勇敢的鹦鹉啊!”

夏子姐姐“唉”地长叹了一声。接着,又嘀咕道,到今天为止,没有出现过一只这样的鹦鹉啊。夏子姐姐还在嘀咕着:一到时间,鹦鹉就一只不剩,全飞回它们的主人那里去了。能取代恶狼和鬼出没的道上的篝火、有勇气为我们带路的鹦鹉,一次都没有看见过啊!

水绘悲哀地朝树上的鹦鹉们望去。

这时,夏子姐姐突然把手伸直了,直指睡着了的咪。紧接着,她又出人意料地尖声高叫起来:

“喂,那只猫怎么样?”

完全没有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水绘半晌发不出声音来了。血“呼”地一下涌上了脑袋,心中狂跳不已。

“那……那……不行哟……”

水绘直起身,踉踉跄跄地朝树跑去,好歹挤出了这样几句话:

“咪,是我的猫啊!没有了咪,我就回不了家了!”

太阳穴怦怦地跳个不停。

“咪!绝对不行哟,它根本就不会带路。”

水绘就这样扯着嗓子一遍遍地叫喊着,当注意到时,她和咪四周已经被人围得水泄不通了。

每一个人、每一个人,都指着咪,嘴里发出低沉的咒语一般的声音:

“那只猫怎么样?”

“那只猫怎么样?”

一片嗡嗡声。水绘哆里哆嗦地发起抖来:

“不行哟!咪完成不了这样的任务哟。”

可是顿时,四下里嘶哑的叫喊声连成了一片:

“请把那只猫给我们!”

“请给我们带路!”

“给我们!”

“给我们!”

……

可——怕!

水绘紧紧地抱住了咪。

恰巧在这个关头,一股风发出汉蒙德风琴一般的声音吹了过来。只见沉睡的鹦鹉全都醒了,拍动翅膀。一眨眼的工夫,鹦鹉们全都从树上飞舞跃起,排成一列,向上面攀升而去。看上去,这道闪耀着白光的线,就宛如是一条螺旋状的楼梯,一圈圈地旋转着,被吸进黑暗里不见了……

终于,周围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了。只有水绘怀里的咪的轮廓还能分辨得出来。

“夏子姐姐!”

水绘试着呼唤了一声,没有人回应。相反,倒是传来了人们的合唱,是驱魔歌。

鬼在远处嗄嗄地笑着,红色的火焰一闪一闪地燃烧。

水绘急忙把咪放到地上,说:

“咪,回家吧!”

咪一下竖直了尾巴,那黄玉一般的眼睛一闪,望向了水绘。瞧呀,那是多么忠实的光芒啊!

咪跑了起来。水绘忘我地在后面追赶。

在汉蒙德风琴声一样的风中,咪和水绘箭一样地飞奔。

(快快!不快点,门就要关上了!)

不知为什么,水绘会想到了这样的事上面。只要奔出了那扇连接在黑暗的国度与地上的境界线上的、谁也看不见的自动门,就没事了……

咪和水绘,不知爬过了几千级、几万级黑暗的楼梯。脚都不听使唤了,好几次都差一点摔倒。拼了命气喘吁吁地往上爬。

爸爸那温暖的手、妈妈做的面包、昨天买的玩偶、算术簿子……这些东西在水绘的脑子里闪烁发光。接着,在那之后,夏子姐姐那张苍白的脸,像一个苦涩的梦一般浮现了一下,就消失了。

 

                                     5

回过神来时,水绘已经抱着咪站到了橡胶树的背后。

光晃得有点目眩,正是白天的思达娥宝石店。

“到什么地方去啦?”

突然,响起了一声低沉的询问声。是那个印度人。他站在橡胶树的对面,仿佛就一直埋伏在这里似的。

“到什么地方去啦?”

印度人又问一遍。

“唔、唔……就是这下面……白鹦鹉的森林……”

水绘语无伦次地回答。印度人朝咪一指:

“就是这只猫带的路吗?”

水绘微微点了点头。

“真是一只了不起的猫啊!发挥了鹦鹉和猫两方面的作用。”

印度人赞不绝口,竟毛直朝水绘身边走了过来。他一脸认真的神色,这样说道:

“这只猫,能借我用一下吗?我也想去一趟那个国度。”

水绘拼命地摇头。

于是,印度人恳求道:

“想去见一个人啊。”

听到这话,水绘不禁一惊:

“谁?想见谁?”

“……”

“说呀,叔叔,你是为了谁,才养了白鹦鹉啊?”

印度人嘟囔了一声:

“为了心爱的人……”

“妈妈?”

“不是。”

“姐姐?”

“那么是谁?谁呀?”

印度人的眼神变得梦一般迷离了,这样说:

“没看见吗?在那个国度里,没看见一个戴着金色耳环的印度女孩吗?”

水绘轻轻摇了摇头。

“身披纱丽,戴着红色的玻璃玉手镯。名字叫思达娥。”

“思达娥?不是和这家店同一个名字吗?”

“是啊。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我的未婚妻已经死了十年了。”

印度人坐到了地板上,抱住了长长的腿。水绘一边拍着猫,一边也坐到了他的旁边。印度人取下戴着右手小指上的红色戒指,让水绘看。

“我想把这个送给思达娥啊!”

那是个大得惊人的红宝石。

“还没有把戒指送给思达娥,她就死了。”

“……”

水绘还是第一次看见大人这样一张悲伤的脸。

“这猫,可以借你一次。”

水绘轻声说。

印度人望着咪,好像有点晃眼似的。水绘把嘴凑到了咪那白色花蕾似的耳朵上:“再去那里一次。把这个人,带到印度女孩的树下就行。”

她悄声说。然后,又用极轻极轻的声音加了一句:

“不过,咪,从那里再往前走可不行哟!谁求你也不行,一定要回来哟!”

咪一下子从地板上站了起来。仰头看了印度人一眼,轻轻地唤了声。接着,就慢慢地朝楼梯下走去。

“谢谢。”

印度人双眼闪烁着光辉,笑了。随后猛地站了起来,跟在猫的后面,向地下走去。长长的脚下发出“咚、咚、咚、咚”的声音。水绘就那么纹丝不动地坐在那里,听着那脚步声在地下渐渐远去。

 

从那以后,咪和印度人再也没有归来。

水绘每天都会到橡胶树的后面来,冲着昏暗的楼梯,唤她的咪。但,地下只有风的声音会“呼”的一下涌上来。

有时,混杂着风声,会听得见不可思议的脚步声与歌声,还有“思达娥、思达娥”的叫喊声,只是分不清是鹦鹉在叫,还是人在叫。

但是,终于有一天,连这样的声音也听不到了。是水绘十二岁的那一天,橡胶树后的楼梯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20043月出版的白鹦鹉的森林》 责任编辑周晴彭懿)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