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语鹦鹉

——阿笨猫与外星小贩之四

(选自《阿笨猫全传》)

冰波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阿笨猫正靠在柜台上磕瓜子。中午的时候,一点生意也没有,连个买酱油的人也没有。

磕着磕着,阿笨猫有点开始瞌睡了。

有两只老鼠正从洞里出来,悄悄地靠近柜台里的那块杏仁酥。然后,它们抬起来杏仁酥,往洞里跑回去。

  阿笨猫眼皮一跳,发现了它们,大喊一声:“讨厌,滚开!”

两只老鼠听到喊声,脚步停了下来。

老鼠阿大表情很迷惑地说:“他在说什么呀?”

老鼠阿二说:“听不懂呀,听起来好像是说‘感冒红似火’,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们继续抬蛋糕?”

“是啊,因为他说的是人语,我们听不懂。我们抬我们的吧。”

两只老鼠还是大模大样地把杏仁酥搬进洞里去了。

阿笨猫先是惊呆了,接着就开始生气。

“胆大包天,连老鼠都不当我一回事!”

他抓起一把瓜子,把它当作砖头向老鼠洞的方向扔去。

“阿笨猫,生什么气哪?”随着说话声,外星小贩巴拉巴出现在阿笨猫的店里。

今天的巴拉巴看起来像个油里油气的浪荡公子,因为,在他的肩上,停着一只鹦鹉。

  “两只老鼠来偷我的杏仁酥,我正在骂它们,可是,它们好像听不懂……”阿笨猫说。

  “哈,这可是太巧了。”巴拉巴说,“我正好带来了兽语鹦鹉,它能说各种最标准的兽语,跟着它学,它能教会你任何动物的语言……”

“真的?”阿笨猫表示怀疑。

“依里哇啦答呗哗呀……”那只叫做兽语鹦鹉的,摇头晃脑说出一串古怪的话。

阿笨猫直瞪眼:“什么?不懂。”

“没什么,”巴拉巴平静地说,“它说‘你好’,用的是尼加拉瓜地区一种大鼻野猪的方言。”

“布达布达咕……”

兽语鹦鹉又说了一句。

“这回是用阿拉斯加深海鱼的方言在说‘你好’。”

阿笨猫肃然起敬。

  巴拉巴对肩上的鹦鹉说:“好了,伙计,干正事儿吧,去跟老鼠说,让它们把杏仁酥交出来。”

于是,鹦鹉一振翅膀,飞到了老鼠洞口,在洞外叫起来:

“吱,吱吱!”

洞里的两只老鼠听到了这个声音。

阿大对阿二说:“听,外面有个声音说,让我们把杏仁酥交出去呢。”

  阿二说:“是啊,那就……交出去吧?”

两只老鼠把杏仁酥往外面抬。

阿笨猫看见了大吃一惊:“它们真的听懂了?”

  巴拉巴又说:“是啊,这个世界原本就挺好的,就是缺少交流。伙计,让两只老鼠给阿笨猫立正、行礼!”

  鹦鹉又向老鼠叫了两声:“吱吱,吱!”

  两只老鼠听了,立刻来了一个立正,向阿笨猫举了一下爪子,活像两个痞子兵。

阿笨猫立刻对那只兽语鹦鹉发生了极浓的兴趣,他问巴拉巴:“哇,这可太棒了!这只鹦鹉好珍贵呀。”

巴拉巴得意地说:“没什么啦,小小宠物而已,小小宠物而已。”

“能把它……”阿笨猫小心翼翼地说,“让给我吗?”

  “这是我的私人宠物,一般是不卖的,不过,如果你要的话……”巴拉巴作出一副为难的样子,“那就,三千元算了。就算交你这个朋友。”

阿笨猫虽然还是觉得贵,但这时候也说不出口了,他一咬牙说:“好,我买了!”

当阿笨猫把钱交到巴拉巴的手里,那只鹦鹉就很知趣地从巴拉巴的肩头,跳到了阿笨猫的肩头。这让阿笨猫觉得无比的风光。

 

  回到家,阿笨猫拿出本子和笔,开始向兽语鹦鹉学习。

  “鹦鹉,鼠语‘你这个混蛋’怎么说?”

  鹦鹉说:“吱吱吱。”

  “那么,狗语‘你好,你买什么’怎么说?”

  “汪汪汪,汪汪,汪汪?”鹦鹉说道。

  “还有,鸡语‘快来买吧,快来买吧’怎么说?”

  鹦鹉又叫道:“喔喔喔,喔喔喔!”

  阿笨猫把鹦鹉说的,一句句都记下来,然后,慢慢地逐句学着。

  夜已经很深了,阿笨猫还在学着。这一辈子,他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地学习过什么。

  阿笨猫终于学会了好些动物的语言,除了狗、鸡、鼠以外,还有猴子、狼,以及河马的语言。阿笨猫高兴地说:“哈,从明天开始,我不但可以和人做生意,还可以和动物做生意。”

  阿笨猫刚得意不久,忽然又明白过来:“可是,不对呀,与动物可不能做生意呀,因为……它们都没有钱!”

  不过,多学会一种语言总没有什么坏处,阿笨猫还不至于太难过。

  第二天,阿笨猫到了店里,早早地开了门。可是,还是没有人走进来买东西。

  一只老鼠又想来偷东西了。阿笨猫想:好啊,可以试试鼠语了。

  他朝老鼠大喊一声:“吱吱吱(你这个混蛋)!”

  “啊?”老鼠看起来吓了一大跳。

  阿笨猫又大喊一声:“吱(滚)!”

  “是。是。我滚。”老鼠一溜烟地逃走了。

  “这鼠语还真灵……可是,就是没有人来买东西……”

  终于有一个人走进店里来了。

  阿笨猫想对他说“你好,你买什么?”可是,说出来的却是狗语:“汪汪汪,汪汪,汪?”

  那个人很奇怪:“咦?阿笨猫,你学狗叫干什么?”

  阿笨猫自己也吃了一惊。怎么?那句最常用的话,用人话却不会说了。我再试试看……

  阿笨猫又说了一遍,可说出来的还是:“汪汪汪,汪汪,汪?”

那个人吓了一跳:“天啊,阿笨猫有点疯了。”

他吓得赶紧逃走,东西也不买了。

  好不容易来了一笔生意,却飞了。不行,我得叫大家都来买东西!他对着门口大声喊起来:“快来买吧,快来买吧!”

  可是,从他口里出来的却是鸡语:“喔喔喔,喔喔喔!”

外面的人很不明白,都在议论纷纷。

“大白天的,怎么有只公鸡在啼呀?”

“不明白,我们看看去吧。”

  大家站在阿笨猫的店门口,朝里看,可都不敢进去,就好像里面有一个疯子,随时可能拿一把菜刀冲出来。

  阿笨猫却焦急地向大家招手:“喔喔喔,喔喔喔!(快来买吧,快来买吧!)”

  阿笨猫一下捂住自己的嘴:“天哪,我怎么一说那句话,就是鸡语?”

人们一边议论着,都走散了,都装出很慈悲、很同情的样子。

“阿笨猫有点不正常。”

“唉,或许他慢慢会好的。”

“发疯了……”

阿笨猫到此方才明白,凡是他学过兽语的句子,他都不会用人话再出说它了。

 

  “不行,我得找巴拉巴去!”阿笨猫气愤地说。

他好不容易找到了巴拉巴,狠狠地质问道:“巴拉巴,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巴拉巴针锋相对:“平白无故的,你干什么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你自己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我学过兽语之后,那句人话就不会说了?嗯?你这不是骗我吗?”

阿笨猫气呼呼的,理直气壮。

没想到,巴拉巴非常冷静。

“你说的这个?就是这样的啦。”

“什么?”

    “这种鹦鹉就是这样的功能啦,学会一句动物语言,就得忘记那句人的语言,这叫置换学习法啦,一辈子都改不过来了……反正,你只能使用一种语言。所以,有些话是不能随便去学的,这一点,我忘记告诉你了。”

阿笨猫开口大骂:“什么?吱吱吱!”

阿笨猫想骂他“你这个混蛋”,说出来的却是鼠语。

巴拉巴平静地说:“你刚才说什么?好像说了一句鼠语,但是我听不懂。”

“吱吱吱!(你这个混蛋!)”

“什么?还是不懂。”巴拉巴笑眯眯的,给阿笨猫端来一杯水,“别急别急,先喝点水再说。”

 

    阿笨猫夹着鼠语、狗语、鸡语,辛辛苦苦终于把下面这个意思说明白了:

“那,我以后该怎么办?怎么正常生活?”

巴拉巴大笑起来:“哈哈哈,很简单的啦。没有问题的啦。哈哈哈。”

“什么?”

“告诉你这只兽语鹦鹉是我的私人宠物,你不应该要的。你应该买这个品种的,——你等一会儿。”

说着,巴拉巴转身跑回里屋去了,一会儿,他手里托着又一只鹦鹉出来了,这只鹦鹉看起来与卖给阿笨猫的那只几乎一模一样,只是颜色不同,上次那只是绿色的,这次这只是红色的。

阿笨猫问:“这,有什么不同吗?”

“哎呀,那可大不同啦!”巴拉巴重重地在阿笨猫的肩上拍了一下,拍得他差点摔一跤,“它不叫兽语鹦鹉,它叫——翻译鹦鹉!你看,这个品种的羽毛是红的,这就与兽语鹦鹉有本质的不同。”

“有什么不同呢?”阿笨猫还是不懂。

“你真笨。它可以翻译任何动物的语言,通过它,你就可以和任何动物说话,不必你亲自去学兽语了。兽语鹦鹉是要教你学兽语,而翻译鹦鹉是帮你做翻译,无论是从待遇上讲,还是从派头上讲,都要高出一个档次。你居然有脸说‘有什么不同呢’!”

阿笨猫听得一愣一愣的。

  “你的意思是,我得买它?”

  阿笨猫从口袋里摸出了三千元钱,一扔,说:“好吧,算我上了你的当,这只翻译鹦鹉我也只好买下了。”

  巴拉巴一下跳了起来,抱住了那只鹦鹉好像生怕被抢走:“什么什么?这种翻译鹦鹉是我们星球上最名贵的鸟儿,三千元?开什么玩笑!”

  “你说……要多少?”

  “没有三万元,我是绝不会卖的!”

  “你,你,你,吱吱吱!(你这个混蛋)!”阿笨猫又说出了鼠语。

巴拉巴说:“瞧,你又说鼠语了,我又听不懂……”

“那我不买了!”阿笨猫说。

“不买没有关系。生意不成人情在嘛。不过……”

“不过什么?”

巴拉巴慢悠悠地说:“也没什么啦,就是以后你说话的时候夹进去的那些什么鼠语啦、狗语啦,就没有人能懂了。”

“……”

阿笨猫愣在那里。

过了一会儿,阿笨猫只好忍痛拿出了三万元钱,买下了这只翻译鹦鹉。

巴拉巴接过钱,就笑眯眯地向他的飞碟走去:“我得把这些钱去我们星球的万国银行存掉。再见。”

一看巴拉巴要走,阿笨猫急了。因为,他忍辱负重买下这只翻译鹦鹉,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狠狠骂巴拉巴几句。

阿笨猫对着他大骂“你这个混蛋”,当然,从他嘴里出来的是: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然后,阿笨猫对翻译鹦鹉说:“快给我翻译!”

  翻译鹦鹉慢吞吞地说:“好的,没有问题。不过,先让我翻翻词典……”说着,翻译鹦鹉从背着的口袋里拿出一本字典来,慢慢地翻。

  阿笨猫说:“快,快,他都上飞碟了,快听不到了。”

翻译鹦鹉说:“翻译可是一件很严肃的事,不能出错。好,我已经把这句话翻出来了。”

“快翻译呀!”

“它的意思是:你这个混蛋!”

翻译鹦鹉是对着阿笨猫说的,因为,巴拉巴的飞碟早飞走了。

现在轮到阿笨猫糊涂了:“我?混蛋?”

 

        [此稿为正在写作中的《阿笨猫全传》(40万字)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