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鸟和玫瑰

(选自《安房直子幻想小说代表作 《花香小镇 )

[日本]

安房直子

彭懿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译者简介]   彭懿 1958年出生于东北沈阳。1982年毕业于复旦大学生物系昆虫专业。 1994年毕业于日本东京学艺大学,获教育学硕士学位。曾 任上海科学教育电影制片厂编导,报社编辑。现为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编辑。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幻想文学理论专著《西方现代幻想文学论》《世界幻想儿童文学导读》《宫泽贤治童话论》《幻想教室》、长篇幻想小说《与幽灵擦肩而过》《半夜别开窗》《怪物也疯狂》《魔塔》《妖孽》《湖怪》《九命灵猫》《三条魔龙》、摄影旅行笔记《独去青海》《三上甘南路》《约群男人去稻城》《很远很远的地方有片树》《背相机的旅人》《租辆废车上天堂·我的西藏之旅》《邂逅白狐·我的新疆之旅》以及译著《遭遇异人的夏天》。《独去青海》《三上甘南路》《约群男人去稻城》《很远很远的地方有片树》被《时尚旅游》杂志评为“环游中国的66本书”。

少女突然一阵头晕。

啊啊,是谁在对我施魔法。

是的,是在施魔法……我必须马上回去……

想归这样想,

但少女却停不住自己的腿了。

腿变得像木偶一样。

 

某个春天的正晌午。

一条飘溢着嫩叶与花的芬芳的小道上,两个少女正在打羽毛球。

一个是高高的大个子,另外一个,是瘦瘦的小个子,不过两个人却是同岁。

羽毛球那白色的羽毛,一碰到大个子的球拍,就宛若被暴风雨刮走的小鸟一样猛地飞了起来;可一碰到小个子的球拍,却好像春风里的花瓣一样,只是轻轻一弹。

“嗨,用力打呀!”

小个子少女又把一个高得过头的球接丢了,大个子少女冲她训斥道。小个子少女腾地往上一蹦,用力猛挥球拍,但球快得如同燕子一般,好几次都没接住。后来,是第几个回合了,大个子少女打出的球,呼啸着飞进了右手的树篱笆里面。

大个子少女瞪了小个子少女一眼:

“喂,你看!”

“到底把球打到别人家里去了吧?那是个新球啊,昨天才买的。”

可……小个子少女才说了这一个字,就沉默不语了,她不知道该怎样说才好。沉默了片刻,她竟觉得是自己的错了。

“对不起,我去捡回来。”

说完,少女就沿着树篱笆,找起这户人家的大门或是屋后的栅栏门来了。

可是浓绿的树篱笆没完没了,就没有一个缺口。朝前走啊、走啊,连一扇小小的栅栏门也没有。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少女想。这被高高的树篱笆围起来的宅邸,究竟是谁的家呢?少女还从来也没有想过。

(说不出为什么,有点叫人不寒而栗呢!)

想到这里的时候,少女在脚边的树篱笆上发现了一个小小的豁口。是一个小孩子弓紧身子,勉勉强强才能钻进去的洞。

(说不定,我也许能钻进去。)

小个子少女蹲了下来,用两手撑住地面,把头伸到了树篱笆里。然后,少女肩膀一缩,就像一只猫似的,“嗖”地一下钻到了树篱笆的里面。

一钻进这不可思议的院子,少女就一屁股坐到了树篱笆里面,打量起这另外一个世界来了。

这么一个明亮晃眼的春天的正晌午,唯有这个院子像海底一样。院子里,大树成林,地面上铺满了一层青苔。与其说是一个院子,还不如说它是一片寂静无声的大森林。而且,就没有看到类似于“房子”的建筑。少女变得不安起来。她想快点找到羽毛球、快点出去。于是,她悄悄地站了起来,顺着墙根走去。

(就是这里呀!)

少女一边走,一边找起羽毛球来。有白色的东西飘落下来,可不过是凋谢的白玉兰的花瓣。

“找到了吗?”

大个子少女在树篱笆外面问。

“还没有。”

小个子少女在树篱笆里面这样答道。奇怪,她歪着头想。

就是掉到这一片了呀……

然后,少女猛地一下仰起了脸,看到白色的羽毛球卡在了稍远的一棵山茶树[1]的小树枝上了。

“找到了,找到了,怎么卡在了那里?”

小个子少女正这么叫着,那个羽毛球突然抖动了一下。少女想,是风吹的吧!可是,羽毛球没有掉到地上,而是轻飘飘地飞到了空中。

(咦咦?)

少女怀疑起自己的眼睛来了。

千真万确,白色的羽毛球变成了一只小鸟,飞上了天空,消失在了院子的深处、再深处。

(哇啊……)

小个子少女发出了一声尖叫,开始追起变成小鸟飞走的羽毛球来了。

(等一等、等一等,到什么地方去呀……)

少女突然一阵头晕。啊啊,是谁在对我施魔法。是的,是在施魔法……我必须马上回去……

想归这样想,但少女却停不住自己的腿了。腿变得像木偶一样。

被一股魔力操纵着,到底跑了有多远呢?待清醒过来时,少女发现自己已经置身在这片大森林当中的玫瑰花丛里了。盛开着的数不清的大朵红玫瑰,在风中摇晃着。蜜蜂在上面歌唱。

那只不可思议的白色小鸟飞翔在花和树之间,一会儿高,一会儿低。少女睁大了眼睛,生怕把小鸟看丢了。

可蓦地传来了一声枪响,“砰”!正飞着的小鸟,“啪”地一头栽到了青苔上面。

一瞬间,少女被吓得呆在那里不会动了。

(鸟被打下来了……可它明明是一个羽毛球,怎么会流血……)

少女眼看着一道鲜红的血,从被打下来的小鸟的胸口流了出来,她怕了,战栗地眺望着。

这时,绿色的树枝哗啦啦一阵摇动,一个少年突然出现在了少女的眼前。少年穿着蓝色的毛衣、蓝色的裤子,扛着一杆长枪。可沉甸甸的、黝黑锃亮的长枪,怎么看,也与这个纤弱、面色苍白的少年不配。尽管如此,少年的枪法还是让少女吃了一惊,他竟然一枪就能把飞鸟击落!

“这鸟,是你打下来的呢!”

少女小声问道。少年露出一口白牙,得意地点了点头。

“真厉害!”

少女直盯盯地瞅着青苔上的小鸟。不料少年却弯下身子,一把抓住了小鸟的爪子,快乐无比地说:

“一起来吃吗?”

什么?少女用眼睛问道。少年把小鸟高高地拎了起来:

“这鸟,才好吃哪。我妈妈会用它做成小鸟馅的馅饼,你来吃吗?”

说完,扭头便走了。少女一边在后面追,一边在心底里叫开了:不对、不对!

不对……那是羽毛球……

可少女的腿,依然还是木偶人的腿。无论走到哪里、无论走到哪里,总是被一股魔力拖着往前走。

“这里,是你家的院子吗?”

少女一边走,一边问。

“是的呀,我和妈妈住在这里。”

少年一边扛着长枪往前走,一边回答道。

“可是,房子到底在哪里呢?”

少女失望地问。少年回答道:

“穿过森林就是了。”

好吧,就算是吧,少女想,可树篱笆怎么围得下这么一大片广阔的森林呢?不是有点蹊跷吗……

森林里,有一条小河流过,有一搂粗的大银杏树,还有精巧的假山。正在吃惊,少女又看到了好几个小小的玫瑰园,玫瑰花开得正烈。少年一看到凋谢了的花瓣,就捡了起来,说:

“要是把玫瑰的花瓣也掺到馅里,才好吃呢!”

“真的?”

“真的呀!妈妈一直是这么做的呀。”

少女的眼睛放出了光彩。虽然是头一次听到这样的话,但少年一说,就全都信以为真了。少女从青苔上捡了好些光润的红玫瑰的花瓣,放进了兜里。这么一来,少女的心又渐渐地明朗、高兴起来了。

如果用小鸟和玫瑰做成了馅……啊啊,那肯定就能做成春天的森林一样的馅饼了!少女一边像小鹿一样欢蹦起来,一边对少年说:

“我呀,个子小,不擅长运动,又胆小,其实是一个最没用的女孩了!”

想不到少年笑了起来:

“没事、没事。只要吃了馅饼,就全改过来了。”

啊啊,如果真能那样……少女想。也许真的会那样。要是吃了有魔力的馅饼,我就一定会变成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了!高高的个子、又擅长运动,变成了一个非常开朗的女孩子……

少女的脸蛋上都放光了。

“我想快一点吃小鸟和玫瑰的馅饼啊!你的家,在什么地方?”

正这么叫着的时候,少女的前方一下子明亮起来了。森林结束了。紧接着的,是一大片草地。

草地的正当中,是一幢巨大的木头房子。房子的前面,是一个用砖头砌成的炉子。炉子的前面,是一张木头的大桌子。桌子上还摆放着闪烁放光的银餐具——几个钵、菜刀、餐刀和盘子。它的前面,站着一个脸及体形都酷似少年的女人。她正在和面。长长的头发和长长的裙子在风中轻轻地抖动着。瞧见两个人走了过来,她微微一笑,说:

“来,把小鸟和玫瑰拿出来,放到这里吧!”

桌子上有一个银的馅饼盘。馅饼盘上,铺着一片擀得薄薄的馅饼皮。少年毫不迟疑地把玫瑰的花瓣铺了上去,又把死了的小鸟,搁到了花瓣的上面。少女也从兜里把玫瑰的花瓣掏了出来,盖在了小鸟的身上。

一个肃穆而凄美的仪式——

死了的小鸟,被一片片红玫瑰蒙了起来,看上去是那么的幸福。

这就是馅饼的馅了,少年的母亲把另外一张圆圆的馅饼皮,盖到了它的上面。其他的馅饼,也都是同样的做法。她又用叉子在表面上扎了几个洞,刷上厚厚的一层蛋黄,然后送进烤箱——

砖炉上的旧烤箱,已经非常热了。少年的母亲“乓”的一声关上门,就唱起咒语一般的歌来了:

 

小鸟和玫瑰,

小鸟和玫瑰,

火和热和森林的风,

溶化吧,溶化吧,甜甜的蜂蜜,

溶化吧,溶化吧,黄色的奶油。”

 

因为这首歌有一种不可思议的节奏,听着、听着,少女的一颗心就彻底地变得快乐起来了。

等待馅饼出炉的那段时间,少女天真地追起蝴蝶来了。看上去,简直就像是这户人家的小女儿似的……

就这样,过去了有多长时间呢?

“啊,烤好了哟!小鸟和玫瑰的馅饼烤好了哟!”

耳边冷不防响起了这样一个声音,少女不追蝴蝶了。少年就站在少女的背后。双手捧着烤好的馅饼,一双交织着温柔与不安的茶色的眼睛,直盯盯地望着少女。

烤得焦黄的馅饼,飘出一股奶油和玫瑰的香味。少女不由得又是一阵头晕。少女从少年的盘子里抓起馅饼,送到了嘴里。连少女自己也弄不明白了,怎么会这么粗野地狼吞虎咽呢?不过,这馅饼实在是太好吃了,吃了第一口,就再也停不下来了,非得吃到最后一口不可。

馅饼有一股花的香味和奶油的香味。而且,明明摆到馅饼的馅里的小鸟的尸骸——却没有了。小鸟的羽毛、骨头以及两只坚硬的鸟爪,都像魔术一样地消失了。代替它们的,是一块块柔软的鸟肉。

吃完了小鸟和玫瑰馅的馅饼,少女的心中宛如拥有了一片美丽的春天的森林。少女坐到了草地上,闭起眼睛。这时,少年的母亲在她的耳边喃喃地说:

“要是困了,就到屋里去睡吧,屋里有睡起来很舒服的床啊!”

她抓住少女的手,把少女扯了起来,少女被领到了那幢很老的木头房子里面。

潮湿的、透着一股霉味的房子里面,有一间小小的房间。

“那么,就在这里睡一觉吧!”

这间房间的墙壁也好、地毯也好,都是玫瑰的颜色。窗户和床,当然也是玫瑰的颜色了。

“这房间真好……”

少女陶醉了一般地自言自语着。真想在这样的房间里睡一觉啊,少女一边这样想,一边钻进了被窝里。被子有一股好闻的味道,好像也是由玫瑰的花瓣做的。

“什么都是玫瑰……”

少女在被窝里伸直了身子。顿时,觉得整个人仿佛一下子飘到了空中。一闭上眼睛,就看到了数不清的花瓣。花瓣从上面落了下来,一片接着一片,简直就恍如是一场淅淅沥沥的雨……少女伸出双手去接花瓣。花瓣却在少女的手上、脸上、身子上堆积起来了。到后来,就像刚才的那只小鸟一样,少女被玫瑰的花瓣埋住了……

 

笃笃,有谁在敲窗户。

笃笃、笃笃……

然后,就“咯嗒咯嗒”地响起了摇晃窗框的声音……

“哎哎?”

少女吓了一跳,从床上一跃而起。

“谁?”

下了床,向窗边走去,“呼啦”一声拉开了窗帘,外面是那个少年的脸。

“不要睡觉!”

少年憋住声音叫喊道。

“快逃吧!从这里跳出来,逆着刚才穿过森林的那条道,一直往回逃!然后从树篱笆的那个洞钻到外面去!”

这太不可思议了,少年贴着眨巴着眼睛的少女的耳朵,轻声说:

“这是我妈妈的魔法哟!吃了小鸟和玫瑰馅的馅饼的少女一睡着,就会变成玫瑰树了!”

“玫瑰树……”

“是的。变成一棵树苗。明天早上,妈妈就会把树苗栽到院子里。这样,院子里就又多了一个玫瑰的新品种。

“不过,如果你现在从这里逃出去,逃到篱笆的外面,就得救了。不但能得救,你还能变成一个像小鸟一样明朗、像玫瑰花一样美丽的女孩。喂,你逃还是不逃?”

女孩脸色苍白地朝窗户上爬去。少年催促道:

“快点!从这里跳出去!”

少女使劲点了点头,轻巧地跳到了院子里。然后就奔了起来。

少女奔得就像是一只兔子。

于是,绿色的森林旋转起来了。正在开花的真的玫瑰树放声尖笑起来了。

(不好、不好,玫瑰要告密。)

少女跨过小河,钻到了巨大的银杏树[2]的下面。像是光着脚踩在天鹅绒上一样,少女好几次都差一点被地面上的青苔滑倒。啊啊,那个女人又在施魔法了,少女想。少女觉得自己的身体正在变成一棵玫瑰树。身体渐渐地变硬了,可是头发却发出一股好闻的气味……

呀,快、快……

少女用几乎要变成玫瑰树了的腿,不停地跑着。终于穿过了森林,在尽头看到了那堵熟悉的树篱笆,还有那个让人怀念的小洞。

(啊啊,得救啦……)

    穿过树篱笆的时候,那个少年的蓝毛衣,突然又浮现在了少女的眼前。

 

“你怎么这么慢哪!”

拿着羽毛球拍的大个子少女,站在小个子少女的面前。四下里,依然还是春天的正晌午。

“你到底干什么去了?找个东西也这么笨!”

大个子少女用刁难的目光,死死地盯住了小个子少女。而这时,不用照镜子,小个子少女就知道自己的脸已经变成了玫瑰色、眼睛变得水灵灵、皮肤变得光润发亮了。

“找到羽毛球了吗?”

这么一问,小个子少女高声快乐地回答道:

“找到了。不过,被我吃掉啦!”

然后,小个子少女就丢下大个子少女,跑了起来。

一边跑,小个子少女一边清清楚楚地感到自己变得像玫瑰花一样美丽、小鸟一样的明朗了。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20043月出版的花香小镇》 责任编辑周晴彭懿)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