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香小镇[日本]

(选自《安房直子幻想小说代表作 《花香小镇 )

安房直子 著

彭懿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数不清的橘黄色的自行车,这会儿,正在朝天上飞去。

飘呀飘呀,

就宛如是被刮上天去的无数个气球。

“喂——”

信喊了起来。

“到哪里去啊?”

(又是那样的自行车!)

信想。

真的,最近这段时间,总是看到那样的自行车。把手、脚蹬子、后架子,甚至连车铃都是黄黄的橘黄色。骑在上面的,是和信年龄相仿的女孩子。

这些骑橘黄色自行车的女孩子,一个个全都眼睛放光,吹着口哨,头发在风中轻轻地飘荡着。是一群非常可爱的少女们,信都忍不住想跟在后面追起来了。可是,信对班上的同学说了,同学却一脸的惊讶:

“橘黄色的自行车?我怎么一次也没有看见过呀!”

对妈妈说了,妈妈也说:

“是吗?我没注意啊!”

可信还是要想:

会不会是最近这段时间,突然开始流行起橘黄色的自行车来了?会不会是女孩子之间,非常流行骑橘黄色的自行车去郊游了……

 

信头一次看到橘黄色的自行车,是在秋天开始的日子。

是的,就是从现在起的大约两个星期之前。

那是一个天特别蓝、特别高、刮着干爽的风,而且四下里还充溢着一种让人想大哭一场的甜甜的花香的黄昏。

啊啊,这是什么花的香味呢?信一边想一边走。信还清楚地记得,那是一种让胸膛暖暖的、有点发痒的香味。一旦吸满了胸膛,说不出什么地方就会一阵阵地痛楚,然后,藏在身体的什么地方的某一件乐器,蓦地一下,就啜泣一般地奏响了。

(从很小很小的时候起,就是这样。到了秋天,一闻到这种香味,心底就会涌起一种小提琴一样的感觉……)

信想起来了,当他还是一个婴儿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种香味了。

    “你好!”

这时,“嗖”的一声,一辆自行车从信的左侧超了过去。

是一辆橘黄色的自行车。骑在车上的,是一个头发长长的女孩子。信一愣,呆呆地站住了。

那是谁呢……哦、哦……是谁呢?

信还没有想出来是谁,橘黄色的自行车已经笔直地、笔直地向着太阳落山的方向飞驰而去了,变小了,消失了。身边剩下来的,只是花的香味和女孩子吹的口哨声。

打那以后,信一次又一次地看到了橘黄色的自行车。

有时候,一天会看到两、三辆。而且,骑在橘黄色的自行车上面的,必定是一个女孩子,当她们超过信的时候,就会招呼一声:“你好!”于是信的心,顿时就充满了那种花的香味。信真恨不得丢下书包、丢下手提袋,去追那些自行车了!

橘黄色的自行车,一天比一天多了起来。

十天过去了,信在街角的邮筒前面,看到了三辆那样的自行车。在派出所前面、校门一带,也都看见了。还看到一个女孩子把自行车停在了鞋店橱窗的前面,一只脚踏在地上,专心致志地朝玻璃里面眺望着。还看到一个女孩子,慌慌张张地从电话亭里冲出来,跳上了自行车。不管是哪一辆自行车,都对红绿灯视而不见,向着一个方向飞驰而去。

“我好想要那家店里的红鞋子啊!”

“我想吃葡萄蛋糕!”

“我想给风打一个电话,可我没有10元钱的硬币啊!”

蓦地,信像是听到了少女们的喃喃细语声。

 

这天黄昏,信被打发骑自行车去买东西,当听到长头发的女孩子们冲他喊“你好”,并且超过了他时,他想,今天我一定要跟踪你们!

“等等!去哪里啊?”

信拼命地骑起自行车来。

“喂,你们去哪里啊?”

可是,女孩子们连头也不回。她们那薄薄的羽毛一样的裙子,在风中摆动着,渐渐地远去了。

等反应过来,又有一辆橘黄色的自行车从信的边上超了过去。女孩子“咝”的一声,吹起了口哨。

(哼!)

信用力蹬起脚蹬子来了。

(今天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在交叉路口,又有一辆橘黄色的自行车从边上轻盈地闪了出来,和信排到了一起。走了没多久,从小巷里又闪出一辆、又闪出一辆……

哇啊……信眼花缭乱了。今天,这是怎么啦?一次涌出这么多的自行车来——

是的,当信缓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被一大群橘黄色的自行车包围住了。橘黄色的鞍座、橘黄色的把手、橘黄色的后架子,就连轮胎和链条都是橘黄色的!这些无论什么地方都是橘黄色的自行车,简直就像一大群红蜻蜓,向着一个相同的方向流去。

信的头猛地颤抖了一下。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信的心中,突然充满了那种悲喜交集的小提琴的啜泣声。信不由得闭上了眼睛。这时,他身边的一个女孩子对他耳语道:

“和我们一起去吗?”

信睁开眼睛,看着女孩子的脸,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女孩子胖乎乎的,白白的,像是不知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见到过的偶人儿。但是,一旦信的目光从她脸上移开,立刻就想不起来她长的是一张什么样的脸了。

信又一次把脸转了过去,可方才的那个女孩子早就跑到信的前面去了,后面的女孩子又和信排到了一起。她从侧面看上去,也是胖乎乎、白白的,像个偶人儿一样。一张美丽的脸上仿佛隐隐约约地飘出一股香味——这些不论是见过几次,还是一转眼就会想不起来长得什么样的少女们,几十个人骑着一样的自行车,正在向什么地方赶去。

这会儿,信已经陷入到了她们的正当中。信忽然害怕起来。

“这么一大群人,去、去什么地方啊?”

尽管强装镇静,信还是结结巴巴地问了一句。

于是,后面的一个女孩子回答他道:

“从这个坡往下下,一直往下下,能下多远下多远,要一直下到下不下去的地方!”

“下到了下不下去的地方,然后怎么样呢?”

“然后,今年就结束了呀!”

女孩子突然用一种毫不在乎的腔调说道。

“结束了……可是……”

信又口吃了,这回,前面的那个女孩子说:

“我们,回到天上去哟!轻轻地一下就上到天上去了。于是,你心中的小提琴也就结束了!”

“小提琴……啊啊,是那件事啊!”

信微微点了一下头。于是,信身边的女孩子们一齐点了点头,说道:

“是的!”

“不论是谁,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把小提琴。今天,是那把小提琴奏响的最后的日子了。”

“啊啊……”

信接连轻轻地点了好几下头。随后,信开始一心一意地踏起脚蹬子来了。踏着踏着,若干这样的秋天的回忆,就浮上了心头。

妹妹生病住院的日子。

隔壁的裕子搬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的日子。

头一次会骑自行车的开心的日子。

在原野上捡到一只小猫的日子。

不管是哪一天、哪一天,都是秋天开始的日子。然后,信心里的那把小提琴,就奏响了。

信在一大群女孩子里面,继续一心一意地踏着脚蹬子。

即使是这样,走在街上的人们,也看不见信吧?而且,也看不见女孩子们的自行车群吧?

    没有一个人的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人也好,车也好,和往常一样,缓缓地走走停停。不过,吹过街头的风,是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甜甜的橘黄色的风,信是知道的。而且信还知道,沿着这条道愈往前面走,这种花香就会愈浓烈。

——今年可真香啊!

——是呀,风一吹,几百米前头都闻得到。

——因为丹桂[1]的香味太浓了。

突然,这样的对话声传到了信的耳朵里。是拎着买东西的篮子,在交叉路口等待红绿灯的人们的声音。

啊,丹桂!

信终于想起了花的名字。

丹桂。对了,是丹桂!

就仿佛是终于想起了一个亲切的人的名字似的,信松了一口气。信身边的少女们,确实全都是一张张让人怀念的脸。

“我知道了!我终于知道你们是谁了!我终于知道你们是什么花的花精了!”

信大声喊道。这时,已经到了下坡道了。是一个缓缓的、长长的坡——啊啊,信想,这是下坡去公园的道啊。信和少女们的自行车,从坡上自动向下滑去。

丁零零,一个少女按响了车铃。于是,一个接着一个,其他的少女们也都按响了车铃,道上车铃声连成了一片。信也不甘示弱地按响了车铃,大声叫喊起来:

 

“丹桂、丹桂,

随风去哪里?”

 

于是,少女们异口同声地唱了起来:

 

远远的天的尽头,

比月亮、比星星还要高。”

 

这时,坡道突然变陡了。信的自行车的刹车失灵了。

“哇啊,危险!”

信大声叫道。

少女们的自行车也都全速朝坡下冲去。头发被风吹得飘了起来,透明的衣裳呼地一下鼓开来了,可是少女们好像还在吹口哨。眼睛好像还隐约在笑,而且,脸蛋儿好像也兴奋成了玫瑰色。

危险……危险、危险!

信捏住车把的手,捏出了一手的冷汗。坡下面,冷不防是公园的一道土堤。

信和少女们,正以惊人的速度冲着那里滑去。

啊,撞上去啦、撞上去啦……

他不由得闭上了眼睛。就在这时,咚地一下,信的身体突然撞到了什么东西上面。他像一个木偶似的,被抛到了一片开阔的原野当中。

 

四下里静得异样。信的身边,大波斯菊如同梦幻一般地摇曳着。

(我的自行车怎么样了?那些女孩子们呢?)

信就那么仰面朝天地想着。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少女们的声音:

“再见!再见!”

那声音,就像是淅淅沥沥的雨一样,从高高的、燃烧着似的火红的天空上落了下来。

“哎?”

信一下子坐了起来,仰头朝天上望去。然后,倒吸了一口凉气。

数不清的橘黄色的自行车,这会儿,正在朝天上飞去。飘呀飘呀,就宛如是被刮上天去的无数个气球。

“喂——”

信喊了起来。

“到哪里去啊?”

只听少女们异口同声地唱道:

 

“远远的天的尽头,

比月亮、比星星还要高。

今年,就这样结束了。”

 

那声音渐渐地小了下去。然后,连少女们的身影也变成了一个个小小的红点,终于消失在了云里。

那之后,信在昏暗的公园的草地上坐了许久许久。四下里还残留着一股花香。

 

信拖着摔坏了的自行车,慢吞吞地出了公园,朝坡上爬去。

路上有几棵修剪成圆形的丹桂树。树下面,橘黄色的小花,像撒了的粉末似的谢了一地。密密麻麻的小花,在黄昏黑沉沉的地面上看上去是那样的鲜艳。

“今年,结束了。就这样结束了。”

信不知为什么,松了一口气。

他有一种感觉,觉得那些少女们终于自由了。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20043月出版的花香小镇》 责任编辑周晴彭懿)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