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游的朋友

周锐

 

 

主 页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我去A城看一个朋友,一个真正的好朋友,他叫阿忽。我是坐火车去的,夜里1145分到达A城。这时间挺尴尬,但我去A城只有这一班火车。阿忽会开一辆宝蓝色的车子来接我。

我不慌不忙走下火车。阿忽跟我约好的见面时间是12点整,他是很守时的人,不会迟到1分钟,也不会早到1分钟。

但我等在路边,听火车站的大钟敲过了12下,没见阿忽出现。这就奇怪了。我的手机也没响起,要是有要紧事被拖住了,他会打电话告诉我的。

除了死等,我没别的办法。为了冲淡焦急的心情,我开始回忆与阿忽的友谊。

三年前,我来A城打工,找到了工作,但还没找到住的地方。出租的房子倒不少,可我嫌租金太贵。正在无奈,我看见电线杆上贴着启事:

       诚招室友

谁要找房子?来跟我住吧。只收友情不收钱。

                 阿忽

太好了,正好我只有友情没有钱。我找到了阿忽。我对阿忽的房子和阿忽本人都挺满意。

“不过,”阿忽提醒我,“听以前的室友们说,夜里我常常会梦游,游得别人睡不好觉,这点你要有思想准备。”

我偏偏是喜欢安静的。但免费的房子很难找的,我决定先住下来试试。

当晚阿忽就梦游了。他闭着眼睛下了床,穿上鞋,用“通通”的脚步声把我吵醒,然后就要开门出去。我怕他在马路上瞎闯瞎撞出危险,急忙紧紧跟上。谁知他没去外面,却跑到六楼平台,坐在栏杆上,两条腿一踢一踢,嘴里说:“大海呀,我爱你。我要做一只海鸥......”说着他就张开臂膀。我吓坏了,但忽然急中生智,对他喊:“大海在这边呢,你转过身。”他就转过身。“海鸥也在这边,------欧欧!”我就学着海鸥的叫声,将阿忽一步一步引回到床上。

我知道在阿忽身边是很难睡好觉了,但想到我离开他以后,谁能再为他学海鸥叫呢?我就留了下来。

我正回忆着,听见一阵“磬铃哐啷”的声音。一辆轿车开过来,停在我面前。这辆车是宝蓝色的,挺新,却已被撞得像烂山芋。

车门打开了,跨出阿忽的一只脚。但我马上发现,这不是一只脚,而是一只鞋!

接着出了车门的是另一只鞋和一双白手套。两只鞋一左一右走动起来,两只手套也跟着前后摆动,完全是阿忽走路的姿势,可就是看不见阿忽的身体。

那两只鞋走到我跟前,两只手套就对我比划起来,它们先是朝后面指指,再捏成拳头互相碰一下,又指指手腕的部位,最后抱在一起向我拱几拱。

我猜,这是对我说:刚才在半路上跟人家撞了车,把时间耽误了,真是抱歉,抱歉。

我原以为阿忽学了隐形术,故意对我卖弄,让我看不见他的身体。可当我伸出手去,要拍他的肩膀,拍到的却是空气。我面对的是没有身体的阿忽。

手套做了个“请”的姿势,我便坐进车里。手套扳操纵杆,转方向盘,鞋子踩油门,这破汽车又“磬铃哐啷”开动起来。

我坐在那里紧张地想:怎么会这样?阿忽的身体哪去了?

也许在车祸中,阿忽的身体受了重伤,被抬到医院去了,阿忽想要见我,急了,他就从身体里梦游一般游出来,开了破车来接我,接我去医院见最后一面。

可是车子没开去医院,而是开到了阿忽的住所。

我跟着阿忽的脚步声上了三楼。阿忽家的那扇门跟楼上楼下的房门不一样,是我为阿忽换的。我离开A城去D城之前,用自己的积蓄给阿忽装了扇“眼控门”,只有睁着眼时,阿忽才能走出这扇门。

进了房间,我仍然没见到阿忽的身体。鞋子忙忙碌碌地跑来跑去,手套给我倒饮料,拿点心。阿忽一边让我不停地吃,一边挥舞手套,像说着没完没了的知己话。看来,接待我这个老朋友已成了阿忽眼下最要紧的事,友情给他的快乐使他忘了车祸,忘了他那个倒霉的身体。

白手套又打开音响,播放优美的舞曲。

阿忽同我跳起舞来。

我们做室友那会儿,有一阵子阿忽对跳舞很是着迷。阿忽不敢请女孩跳舞,只好在梦游时过把瘾。可想而知,受累的是我,因为我是他唯一的舞伴。

第二天我问他:昨晚谁陪你跳的舞?他就说出那些天后级的明星。

“她们长得很漂亮,但舞跳得不怎么样,老踩我的脚。”说着就抬起被踩肿的脚给我看。

阿忽的十个脚趾里,有一个脚趾不能踩,踩了它就会把阿忽踩醒,这样就太扫阿忽的兴了。为了让朋友尽兴,我踩他时总是很小心。

可现在我实在没有心思陪阿忽跳舞。我老在暗暗嘀咕:阿忽的身子在哪里?他的伤势究竟有多重?

一曲舞罢,趁着间歇我打了个电话,从声讯服务中查询刚发生的车祸。

电脑小姐告诉我:1159分,通往火车站的路上,一名酒醉司机驾驶卡车,与一辆宝蓝色轿车相撞。受伤的轿车车主被送往医院抢救,但一直昏迷不醒。奇怪的是被撞坏的轿车突然不知去向。

我想像着医院里的情景------阿忽的身体被绷带捆成一只白色的粽子,各种抢救设备热热闹闹地包围着他,而他的双目紧闭,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不知道能不能睁开。

舞曲又奏起,白手套又来拉我跳舞。

我忽然有了主意。要使阿忽醒来,可以踩他的脚呀!

但我已经记不清楚,踩哪个脚趾可以有效。

只好用笨办法,在两只鞋子上左踩一脚,右踩一脚,踩到有效为止。可这阿忽老是挨踩,学会了躲避......

踩得我满头大汗。终于成功了,一脚定乾坤。鞋子忽然不再躲避,它们都一动不动了。两只手套也像被击中的白鸟,直栽下来。

我再打声讯电话。电脑小姐告诉我:宝蓝色轿车车主醒来了。他一醒来就叫痛,医生问他哪里痛,他说脚痛。

 

  ( 作者的话这个故事的主题很简单,很有传统特点——歌颂友情。但手法很夸张,甚至怪异。怪异其实是我国古典文学和民间故事中很重要的一块,其中充满了激情和想像力,可惜在当代已经罕见。《故事大王》上从不登载这样的作品。也许就没什么人写这种怪异色彩的儿童故事,大概从观念上就都觉得属于“儿童不宜”吧。但我们明明知道,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童年体会,儿童是特别喜欢怪异故事的。我近年在《少年文艺》上发表的《出窍》和《隐胎》,都是此类,连续两年被读者票选为“好作品奖”。这篇《梦游的朋友》比那两篇单纯些,以适应中年级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