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木偶奇遇记》2

[奥地利] 涅斯特林格 著

鸿 君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译者简介]蔡鸿君 1957年出生于南京。上海外国语大学德语文学学士,德国维尔茨堡大学德语文学硕士。译有多部德国瑞士著名作家的作品,其中包括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格拉斯的故事集《我的世纪》等。曾获得1990年中国作家协会彩虹翻译奖。现旅居德国,致力于向中文读者传播德文出版物的工作欧览主要合作伙伴。

  樱桃师傅把这段麻

    烦的木头送给了杰佩托。

    杰佩托想用它雕刻一个会跳

    舞、会击剑、还会空翻跟头的木偶人

  杰佩托是一个很可爱的老头。不过,他不懂得开玩笑,很容易生气。就连孩子们跟他开玩笑,在他后面喊他“玉米棒子”,他也会气得不得了。其实,他的黄色的假发恰恰就是长熟了的玉米棒子的颜色。

    “今天早上我突然有一个想法。”杰佩托说。

    樱桃师傅拍了拍裤子上的刨花和木屑,然后坐在板凳上。他的两个膝盖还有些颤抖。

    “我想做一个木偶人,”杰佩托说,“一个会跳舞、会击剑、还会空翻跟头的木偶人。我要带着他走遍全国,让他为我挣面包和红葡萄酒。”

    樱桃师傅只是点了点头,那个躲在木头里的声音却说道:“太捧了,老玉米棒子,太棒了!

    杰佩托以为这话是樱桃师傅说的,他气得满脸通红,大声喊道:“你为什么要侮辱我?

    “这不是我说的。”樱桃师傅说。

    “你现在不要再骗人了。”杰佩托高声吼道,气势汹汹地举起了双拳。

    “你不要说我骗人。”樱桃师傅也大声喊道。他站了起来,也同样气势汹汹地举起了双拳。尽管他的两个膝盖还在颤抖,但是他不想受到别人的侮辱。

    “你就是骗子,骗子,骗子:”杰佩托怒吼着,“地地道道的骗子,百分之百的骗子:”

    “玉米棒子!玉米棒子!玉米棒子!”樱桃师傅也吼了起来,“地地道道的玉米棒子,百分之百的玉米棒子!

    杰佩托大叫一声,朝樱桃师傅扑了过去。樱桃师傅奋起反抗,一把抓住了杰佩托黄色的假发,把它从他的头上揪了下来。杰佩托抓住樱桃师傅的樱桃鼻子。樱桃师傅猛踩杰佩托的肠骨。杰佩托用拳头狠捶樱桃师傅的肚子。樱桃师傅摔倒在地上。杰佩托扑在他身上。两人在作坊里滚成一团,又咬,又抓,又撞,又掐,发出阵阵尖叫。当架打到最后的时候,樱桃师傅和杰佩托两人面对面地蹲下来,气喘吁吁,樱桃师傅的假发已经不在他的头上,而是被杰佩托咬在了牙齿之间。

    “把我的假发还给我。”樱桃师傅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你把我的假发还给我。”杰佩托也是上气不接下气。

    两人交换了假发,表示和解地握了握手,发誓今后不再吵架。这时樱桃师傅问道:“我忘了,你究竟是为什么事儿来的?

    “为了找一段做木偶人的木头。”杰佩托说。

    “你会得到的!”樱桃师傅拿起那段让他感到极其恐怖的木头,心想,太好了,我终于可以摆脱它了。

    “这段很合适,”他说着就把木头递给杰佩托,这时,木头从他手里蹦了出去,正巧打在杰佩托的腿上。看上去,就好像是樱桃师傅故意这么做的。

    杰佩托揉了揉腿,大声说道:“我们已经和解了!你干吗还打我?

    “不是我,”樱桃师傅解释说,“是这段木头。”

    “是你故意把木头扔掉的。”杰佩托说。

    “不是,真的不是。”樱桃师傅竭力分辩。

    “骗子,笨蛋!”杰佩托高声骂道。

    “玉米棒子,笨蛋!”樱桃师傅以此还之。

    两人于是又打成一团。但是,这一次打的时间不长,因为第一次打架已经使他们筋疲力尽了。最后,两人上气不接下气地面对面地蹲着,又一次握手和解,发誓从现在起这一辈子不再吵架。然后,杰佩托用胳膊夹着那段木头,一瘸一拐地回家去了。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20031月出版的新木偶奇遇记责任编辑 王瑞琴) 

童话网制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