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不那么简单……

(选自脑袋里的小矮人12 )

[奥地利] 涅斯特林格 著

夏阳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进到黑尔曼脑袋里去拆热线这件事,不像小矮人想得那么简单。就在小矮人想再进黑尔曼脑袋的这一天,黑尔曼耳朵里塞着棉花来了。“今天风太大了,所以我塞了棉花,不然我又该头疼了。”他向安娜解释道。

  “教室里又没风,”安娜边说边揪着他的耳朵,想把棉花掏出来。

    “松开!”黑尔曼和小矮人同时叫道。小矮人的意思是:算啦,回头我钻进去了,他把耳朵一塞,我就出不来啦!我们还是推迟行动吧,等哪天没风了再说!

    一等等了三天。这天没刮风,黑尔曼也没在耳朵里塞棉花,可阿尔玛刚好第二天返校,坐在黑尔曼旁边。阿尔玛在提依罗待的时间太长了,她早忘了黑尔曼是个乖张讨厌的人,她对新的座位次序毫无反应。她把彩笔放到了属于黑尔曼的“领土”上,黑尔曼用胳膊肘顶她的肋骨。阿尔玛狠狠地用脚跺在黑尔曼的脚趾头上,她说:“嘿,臭小子,给我老实点!

    课间休息时,阿尔玛从黑尔曼手上抢过面包,狠咬三口,根本不顾他痛苦嚎叫。她面带微笑,嘴里嚼着面包说:“安静点,又饿不死你!”后来,当苏希说起:她每周有五先令的零花钱的时候,黑尔曼吹牛说他每周的零花钱是一百先令。阿尔玛就把一只手伸到他面前:“你要真有这么多钱,先掏五先令给我,我反正一分零花钱都没有!

    安娜心想,这阿尔玛跟黑尔曼真是冤家路窄,一物降一物啊!

    “我觉得也是,”小矮人说,“看来黑尔曼脑子里的那条热线我还不能简简单单地拆了,而是要改线,把连接‘安娜’的一端改成‘阿尔玛’!

    安娜忍不住咯咯地笑起来,她想:那可真的是世界上最了不起的爱情了!

    “我们还得等几天,先得让黑尔曼脑子里储存上‘阿尔玛’才行!

    又一个星期一到了,小矮人认为时机已经成熟。第一节课是体操,不行。黑尔曼跑东跑西,蹦蹦跳跳,要想现在进去改线路根本不可能。“你简直无法想象那线路有多细多薄。哪怕只是轻轻一抖,准保全乱套!”小矮人告诉安娜。

    课间休息时,安娜干方百计地想要靠近黑尔曼,想创造机会让小矮人再钻进他脑袋里去。偏偏黑尔曼和阿尔玛吵起架来,阿尔玛扇了黑尔曼一个耳光,然后两人追追打打,一直闹到上课。下一个课间只休息五分钟,对小矮人来说实在太短了。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安娜和小矮人都在伺机行动,可每天总有意外的事情发生!有一次小矮人已经爬出安娜的耳朵了,黑尔曼突然跑去上厕所。又一次,小矮人已经下到了安娜的肩膀上正要往对面跳,苏希冷不防地插到安娜和黑尔曼中间,拉着安娜说,她妈妈又要生孩子了,可她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现在全班同学都认定安娜成了黑尔曼的女朋友,因为她整天围着黑尔曼转。

    “在学校里不行,你还得去他家!”小矮人终于这样决定。安娜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就对黑尔曼说:“哎,你要是愿意的话,咱们明天下午去你家吧!

    “好啊!”黑尔曼高兴得满脸通红。阿尔玛听见了,就说:“我也去!

    黑尔曼不想让她去,“可我并没邀请你啊。”“没请柬我也照样去。”阿尔玛大大咧咧地说。

    一下午安娜和黑尔曼,还有阿尔玛玩得很开心。尽管黑尔曼对阿尔玛不那么友好,阿尔玛却一点也不在乎。有时,黑尔曼实在太过分,她就骂:“臭小子,老实点!

    “换头”的计划又一次泡汤,可这次只能怪小矮人他自己。他觉得身体不舒服,“没什么可奇怪的,我这么长时间总醒着,搞得我精疲力竭。”他哈欠连天地说,“这会儿我要是钻到冷空气里去,只有死路一条!”说完,他又打了个哈欠就睡着了。安娜也不去叫醒他,她知道现在不能勉强他。

    又一个星期眼看就要过去,小矮人自己醒过来。“我做梦梦到了一个好主意,”他说,“你和黑尔曼去看一场电影好啦,两个小时的时间他都挨着你坐在黑暗之中,我就有足够的时间,从从容容地修改线路了!

    安娜邀请黑尔曼星期六下午去看电影。阿尔玛在一旁听到了,“好啊,我也去!

    “又没请你,”黑尔曼皱着眉头说。

    “一起去吧,”安娜说,“三个人一起去更好玩!

    安娜的爸爸妈妈听她说要打乱星期六的计划,跟黑尔曼还有阿尔玛去看电影,感到很吃惊。妈妈问:“怎么想起跟你讨厌的那个家伙在一起,我还以为你跟他之间早就没有瓜葛了呢!”爸爸嘟囔了一句什么,安娜没听清,也就没接他的话碴儿。她在报纸上电影预告栏里挑了一部叫《胖子和傻瓜在他乡》的影片,准备去看。

    星期六下午,爸爸开车,带了妈妈和安娜先去接阿尔玛,然后去接黑尔曼。黑尔曼早早就在楼下等他们了。安娜担心地打量着黑尔曼。今天多少有些刮风,可是谢天谢地,这家伙没在耳朵里塞棉花!

    爸爸妈妈对“胖子和傻瓜”这部影片没兴趣,他们买来三张票塞到安娜手里,“电影院旁边有个咖啡馆。散场后你们来找我们。”爸爸妈妈你一句我一句地说。

    进到电影院里面,黑尔曼坐在安娜和阿尔玛两人中间。灯光一暗下来,小矮人就说:“我现在就进去,你为我祝福祈祷吧!

    安娜却想,要是黑尔曼又哭闹起来怎么办呢?

    “大声的笑,”小矮人教她,“就像你面前有面哈哈镜,镜子里的人一下胖成肥猪,一下又变成瘦猴,你忍不住哈哈大笑。他哭,你就笑!

    耳朵里一阵轻痒,她马上靠近黑尔曼并小声说:“我可以把头靠到你的肩膀上吗?这样我会看得更清楚。”

    “好,好,你靠吧,”黑尔曼连声说。

    银幕上,胖子和傻瓜在吵架,观众笑成一片。安娜偷眼瞄着黑尔曼的肩头。四周太暗,她什么也看不见。黑尔曼既没呻吟也没哭叫,只是专心地盯着银幕,吃吃地笑。安娜顿时轻松下来。平安无事,她想。猛然间她耳朵里又一阵轻痒,接着便听见小矮人的抱怨:“见鬼,他把耳朵堵上了!莫名其妙!

    怎么回事?安娜吓了一跳。

    “他耳朵里全是药水,”小矮人呻吟着说,“是那种油乎乎的耳药。我差点滑下去淹死了。”他的鼻子也堵了,说话瓮声瓮气的。“好险啊,差点玩完!”他还在惊恐万状地浑身哆嗦,安娜感到一阵阵的头疼。

    别哆嗦呀,我疼得受不了啦。

    “对不起,”小矮人慢慢安静下来,但还是呻吟不止。

    行啦,别闹啦。安娜想,他早晚有不点耳药的一天!到时候,你进去把那条混蛋热线给剪断,他怎么样我不管,活该!

    “你什么也不懂!”小矮人嚷嚷起来,“你可真傻,真的!”他不再出声。是睡着了,还是生气了,还是也在欣赏电影,安娜弄不清楚。

    看完电影,他们出来找安娜的爸爸妈妈。回去的路上,先把黑尔曼和阿尔玛送回家。妈妈在车里说:“这个黑尔曼好像变了个人!”爸爸也说:“这孩子挺有教养!而且长的也蛮漂亮!

    到爸爸的家的时候,快六点了。妈妈抱了一堆申请退税用的材料,跟着爸爸走进客厅。妈妈有很多问题弄不明白,爸爸答应帮她忙。

    安娜留在过道里等电话:每天下午六点是她和彼得电话“约会”的时间,今天你打过来,明天我打过去。今天,轮到彼得打过来。可是,五分钟、十分钟过去了,电话铃都没响,安娜只好给他打过去。彼得的姐姐接起电话,她对安娜说:“彼得不想和你说话。”

    安娜吓坏了,她想问问为什么,可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还是彼得的姐姐告诉她,“米奇今天给彼得打了个电话、说你现在是黑尔曼的女朋友,今天还跟黑尔曼去看电影了。我们全都说他瞎说八道!”她说完这些就沉默了。显然,她希望安娜能做出解释。过了一会儿,她见安娜那边没有声响,就问:“这么说米奇说的是真的啦?

    安娜声音颤抖地回答:“就算是吧,但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彼得的姐姐叹息道:“看来这事只有你和彼得两个人自己说清楚了。”

    “怎么说?他又不肯跟我讲话!”安娜开始抽泣。

    彼得的姐姐劝她:“现在猩红热的传染期已过,下星期一彼得就能上学了。你们俩坐在一块,他总得听你说话!别哭了安娜,为这么个榆木脑袋‘醋坛子’,不值!

    安娜放下电话后,大声痛哭。爸爸妈妈赶忙跑出来问:老天爷,又出什么事了?

    安娜只是一个劲地哭喊:“我怎么这么倒霉,怎么这么不幸,”别的什么也不说。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20031月出版的脑袋里的小矮人责任编辑 王瑞琴 )

童话网制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