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三天……

(选自脑袋里的小矮人9 )

[奥地利] 涅斯特林格 著

夏阳 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每周少说有三天,安娜下午都去了彼得家,她感觉一次比一次令她愉快,就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彼得的爸爸,安娜也很喜欢,尽管她见到他的时候不多。每次他下班回来,安娜也该回家了。彼得的爸爸是一家大型铁器行的分行经理。每天他一到家,就马上躺倒在客厅的沙发上。他的腿有严重的静脉曲张,干他这行的,一天站到晚,还要跑上跑下,跑得腿肿脚疼的。他虽然躺在沙发上,可精神却好得很,“孩子们,孩子们,快来啊!来,都来,给老爸讲讲外面的世界究竟有多精彩!

    彼得、保尔和两个姐姐就过来围着爸爸坐下,讲自己一天的经历。彼得的妈妈也把小贝贝抱来,放在爸爸的肚子上。小贝贝就喜欢这地方,刚才还哭啊闹啊的,趴到爸爸的肚子上立刻破涕为笑。

    “这没什么可奇怪的,我的魅力光芒四射嘛。”爸爸打趣道。

    安娜一百个同意!可能的话,她真想每天下了学就跟彼得和他一家人在一起。问题是安娜的妈妈不干,她已经抱怨多次了。

    “安娜,这算怎么回事呀,你一点时间都不给我,”妈妈说,“说起来,你的下午我已经‘预订’了。”

    有时,妈妈下午要排练或随团外出演出。这种时候她就很高兴安娜可以去做“彼得家的一员”:她既不用付那笔数目不小的报酬给弗兰茨·约瑟夫,也不用听安娜抱怨丽瑟儿或她的其他女友如何没劲。妈妈只想安娜在自己没时间照管的时候才去彼得家,安娜当然不愿意啦。“太少了,那我就见不着彼得啦。”她说。

    “那我呢,我不是也见不着你!”妈妈叫起来。

    “我太喜欢彼得了,上午在学校的时间根本不能算。”安娜说。

    “那我呢,你难道就不喜欢我吗?”妈妈很伤心地问她。

    “瞎说什么呀!这是两回事。”安娜叫起来。

    “见你的‘两回事’的鬼!你一点时间都不肯给我,你就是这样喜欢我,是吗?”妈妈气急败坏地问她。

    安娜一时没了词。谢天谢地,小矮人刚好这会儿醒了。他说:“好恶心啊,纯粹是敲诈勒索!

    安娜不由地脱口而出道:“好恶心啊,纯粹是敲诈勒索!

    “你这是什么意思?”妈妈问她。

    “这,”安娜又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小矮人教她要这么说:“你要是不和爸爸离婚,不要你的臭职业,不就老能和我在一起啦!

    这下,妈妈没词啦。谁让她脑袋里没有小矮人呢!她只好“安娜,唉,安娜”地嘟囔,两眼热泪盈眶。

    如果没有小矮人帮忙,热泪盈眶的就该是安娜了。不过,看见妈妈这副样子,安娜也很受不了。她想安慰妈妈,告诉她,自己会尽量多拿出些时间给她的。可是小矮人却说:“一看就知道她是个演员,正在演戏呢,你可别上她的当!她要真想多和你在一块,也用不着非让你放弃去彼得家。”

    安娜硬起心肠,低头看着自己脚尖,避免看见妈妈的红眼圈。妈妈眼看掉眼泪这一招今天不灵了,只好说:“好吧,既然这样,我就去找你爸爸谈,把周末的时间多分些给我,他不干也不行。你去彼得家的时间不能光占我的,他也有份儿。”

    “那我没意见,”安娜说,“你们去商量吧,随你们便!

    小矮人也说:“看见了吧,人就得坚持己见。否则前功尽弃,一事无成!

    当天晚上妈妈就给爸爸打电话,两人在电话里争吵不休。对妈妈提出的多在周末陪安娜的要求,爸爸听也不想听。他对着话筒大喊大叫:“一个周末归我,一个周末归你,一直就是这样,以后也是这样,没什么好说的! 

    妈妈怎么回答,安娜听不见,但肯定她也毫不客气,所以爸爸这边又嚷嚷起来:“你要是还用这种口气说话,我就把电话挂了!”还有,“你冷静点!”“你跟我诉苦喊冤没有用!”后来,爸爸对着电话骂骂咧咧;“你才可笑透顶,神经病!”“你跟电锯似的,吵得我耳朵都快掉了!

    安娜一直站在客厅门外,使劲忍住不让自己哭出来,心里头难过极了。

    “他也不比你妈妈强,”小矮人说,“他们俩一对儿的花岗岩脑袋,不可救药!

    安娜点点头,听见小矮人打了个哈欠,嘟囔道:“我得打个小吨,这该死的电话吵死人啦,想不听还不行!

    看来,我指望不上你了,安娜想。

    “这么说可亏心呢,”小矮人打着哈欠说,“自从我跟了你,我比以前睡的少多了,以前我可从没像现在这样,老也没觉睡!我困死啦!”说完,这家伙就睡着了。

        一,二,三,安娜连着打了三个喷嚏。小矮人没有反应。再来三个!小矮人带着哭腔大叫:“我要睡觉!”安娜又连打三个喷嚏,小矮人哭喊道:“别烦了,我真的要完蛋了!”安娜不理睬,一个劲儿地连打无数个喷嚏,就好像谁把一袋胡椒粉撒进了她的鼻子里。她觉得孤独、失望:脑袋里要小矮人干什么呀,这会儿不就最需要他的同情和安慰吗?自私鬼,只想着自己!把我扔下不管,哼!

    小矮人尖叫道:“安慰又有什么用!你自己得行动啊!这该死的电话早该结束了,你又不是个乒乓球,让这两个人由着性子扔来扔去的。去,就这样告诉他们,别光傻站在这儿等着天上掉同情安慰!

    安娜狠狠地吸了一口气,冲着爸爸走过去。她伸手拉爸爸的衣襟,“爸爸!

    爸爸全神贯注地对着话筒又叫又骂,顾不上理安娜。安娜用力拉他,大喊一声:“爸爸,听我说!

  爸爸还是不理她,继续对着电话吼叫。安娜不再拉他。她双手攥成拳头一边捶他的后背,一边怒吼:“放下电话,马上放下电话!我不许你和我妈这样瞎吵瞎闹!

  爸爸诧异地转过头来,抓着电话的手垂到腿边。

  “听好了,我不是乒乓球,让你们这两个人由着性子扔来扔去!”安娜怒火冲天地叫喊。

  小矮人悄声教她:“告诉他,如果他们商量不出结果,你周末也去彼得那儿!

  安娜把这话也吼了一遍。然后,她把电话听筒从爸爸手里夺过来,对着里面喊道:“你也听见了吗,妈妈?

  “当然,我的宝贝,”妈妈说,“聋子也听见了!

  安娜把电话往爸爸手上一塞,咚咚咚地跑回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怎么样,我的主意不错吧?简直是登峰造极,”小矮人打着哈欠问。

    不错,安娜心里说。快睡吧,我可不想真把你累出毛病来。

    小矮人用呼噜声来回答她。安娜觉得,那呼噜声透着心满意足。

 

    过了一会儿,爸爸走进安娜的房间。“哎,安娜,我和你妈想出了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安娜问。

    “要想保证我和她同你待在一起的时间,”爸爸说,“周末我们三人一起过。‘爸爸——妈妈——孩子’,你最爱玩的游戏。”

    “这办法不错,也挺理智,”安娜说。

    “那好,我这就去告诉她说你同意了,”爸爸去打电话。安娜听见他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她想,有什么可叹气的?生活中肯定有比跟妈妈一块过周末更糟糕的事啊!习惯了就好啦!如果他自己不肯习惯,那没办法,谁也帮不了他。

    婚姻破裂的家庭总有没完没了的麻烦。对此,安娜算是真正领教了。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20031月出版的脑袋里的小矮人责任编辑 王瑞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