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魔头发怒了

(选自《可爱的魔鬼先生》8 )

[奥地利] 涅斯特林格 著

全小虎 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自从女魔头将贝尔茨派到地面上,几乎已经过了两年。这期间女魔头生了十四个孩子。魔头的三根金发也掉了一根,魔祖的脚也瘸了,得在左脚便鞋里穿一个平足矫正垫。

    女魔头早已把打赌的事忘到九霄云外了。

    一天早晨,女魔头坐在梳妆台前烫发卷,卢齐费尔问:“你会唱多少支催眠曲?

   “一支也不会,”女魔头说。

   “学几支吧,”卢齐费尔大声说,“后天快到了!

    女魔头起初不明白卢齐费尔在说什么。等男魔头从床垫下拿出那本打赌的册子,把写有为布鲁勒夫妇打赌那一页递到她眼前的时候,女魔头的脸色突然大变。她奔到地面望远筒那儿,调到对准波音斯丁格的方向。她用望远筒观望了很久,忍不住咒骂起来,声音大得吓人。她一边乱骂,一边不停地唉声叹气:“这个鬼东西究竟在哪儿,他究竟在哪儿呢?

    魔头从床上站起身来说:“来,亲爱的老婆,我指给你看!”女魔头把望远筒iL给她男人。卢齐费尔将望远筒摆正,满意地说:“这样,你现在再瞧瞧,就看到他了!

    女魔头朝望远筒里瞪大眼睛。她看见了布鲁勒太太。布鲁勒太太膝上有一只猫。“那鬼东西在哪儿呢!我看不见他呀!难道他戴着隐形帽?

    卢齐费尔笑着说:“他就坐在那位太太的腿上!

    “什么,就是那只吃得胖胖的猫?”女魔头气得直哆嗦,失望到了极点。

    卢齐费尔点点头,幸灾乐祸地跛着腿蹦来跳去。同时他唱道:“每天唱一支催眠曲,永远给我抚摩头发。这真好啊,真好啊,好到了极点!

    女魔头气得发疯,魔鬼很少气到这种程度的。她在地狱里到处狂喊,嘴里一边喷火一边喷硫磺,还又哭又叫,扯自己的头发,打自己的脸。因此,地面上的戈壁滩发生了强烈地震,科学家对此感到十分惊异。

    女魔头在整个地狱里大吵大闹了七个小时。甚至连她的宠儿们也不敢靠近她身边。七个小时后,她累得筋疲力尽,她一边哆嗦一边抽泣着倒在卧室的炉子前,身上裹着魔祖的狼皮睡着了。

    但是她没睡多久,就被魔祖吵醒了。

    “起来,别泄气呀!”魔祖厉声说。

    女魔头乖乖地站起身来。

    魔祖说:“这场打赌你们谁输谁赢我无所谓。但是,我不能容忍你胡闹了。近来我的孙子特别讨人嫌,他什么都禁止我做,昨天他竟然说我老得不中用了!

    “那又怎么样?”女魔头呜咽着问。

    “我要帮你,因为我对我的孙子气愤极了!

    “已经晚了!”女魔头抽泣着说,“太迟了。二十四小时后这件事就无法挽回了!

    “有志者事竟成!”魔祖大声说,抓起女魔头的胳膊,把她从炉子前拉走,一直走到地狱保管室。地狱保管室被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塞得满满的,只有魔祖熟悉那里。那儿有魔帚、破脚、马尾巴、魔鼻、魔链、臭炸弹、哈哈镜、煤烟桶以及上千个其他玩意儿。所有东西都蒙上了厚厚的灰尘。

    魔祖用拐杖在地上敲敲,喊道:“蜘蛛们,给我听着!我需要一句可以变成漂亮女人的咒语!

    一只在亮光光的丝线上纺织的油腻蜘蛛从天花板上掉下来,它说:“这话写在编号63的书里,这本书在图书馆最尽头的书架上!

    “我那个猪嘴孙子,”魔祖说,“叫人把图书馆关闭了,而且不把钥匙交出来!

    “那我就没法帮你了!”这只蜘蛛说着爬上亮闪闪馆。没有一个家伙愿意爬进图书馆的。一只老地狱海蛆叫道:“这些昆虫毒药是从上面的世界弄来的!是毒害神经的!即使我爬进去,找到那句咒语,我把它记住了,然后再回来,这对你也没用了。因为我的口腔神经麻痹了,再也无法告诉你那句咒语了:”

    接着一只魔鬼蜈蚣恶狠狠地说:“你们的困难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你们从来没有关心过我们!有事才来找我们!

    魔祖气得火冒三丈,将海蛆、娱蚁、蜂螂以及蜘蛛臭骂一顿:“一帮白痴、笨蛋、蠢货!

    它们受到侮辱,就躲进角落、窟窿和裂缝里去了。魔祖一边谩骂,一边疯狂地胡乱挥舞她的拐杖,登上一个纸盒子叠起来的塔顶。纸塔摇晃着倒塌下来。纸盒子滚了一地。一些玫瑰色的小帽子掉了出来。这些小帽子是用鸟脱毛粘在一起的,帽檐细长,帽缘上插了一圈红羽毛。

    “这些帽子是干什么用的?”女魔头问。

    “不知道,”魔祖咕哝说,继续四下挥舞拐杖。这时又一个满是灰尘的纸塔倒下来,从一个纸盒子里滚出来两双高跟鞋。的丝线。

    “蜘蛛,”魔祖说,“你个子小,你可以从钥匙孔钻进图书馆呀!

    “不行!”蜘蛛从天花板上往下叫道,“魔头在钥匙孔里撒了昆虫毒药。我疯了吗,从那里爬进去:”

    魔祖在其他蜘蛛后面追着叫喊,还追着喊地狱海蛆、魔鬼娱蚁、鬼蜂螂,求它们从钥匙孔钻进图书馆。没有一个家伙愿意爬进图书馆的。一只老地狱海蛆叫道:“这些昆虫毒药是从上面的世界弄来的!是毒害神经的!即使我爬进去,找到那句咒语,我把它记住了,然后再回来,这对你也没用了。因为我的口腔神经麻痹了,再也无法告诉你那句咒语了:” 

    接着一只魔鬼蜈蚣恶狠狠地说:“你们的困难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你们从来没有关心过我们!有事才来找我们!

    魔祖气得火冒三丈,将海蛆、娱蚁、蜂螂以及蜘蛛臭骂一顿:“一帮白痴、笨蛋、蠢货!

    它们受到侮辱,就躲进角落、窟窿和裂缝里去了。魔祖一边谩骂,一边疯狂地胡乱挥舞她的拐杖,登上一个纸盒子叠起来的塔顶。纸塔摇晃着倒塌下来。纸盒子滚了一地。一些玫瑰色的小帽子掉了出来。这些小帽子是用鸟脱毛粘在一起的,帽檐细长,帽缘上插了一圈红羽毛。

    “这些帽子是干什么用的?”女魔头问。

    “不知道,”魔祖咕哝说,继续四下挥舞拐杖。这时又一个满是灰尘的纸塔倒下来,从一个纸盒子里滚出来两双高跟鞋。

    “这鞋又是干什么用的?”女魔头问。

    “不知道。”魔祖嘀咕说,继续挥舞她的拐杖。

    女魔头对这玩意儿实在感兴趣,她脱下便鞋,穿上一双红色高跟鞋。

    “奶奶,瞧呀!”她尖叫着,使得魔祖不得不扭头看她,这一看,魔祖吃惊得连手中的拐杖都掉在了地上。女魔头看上去真的使人十分惊异。上半身从双角到腰部,她还是魔鬼的样子,一点儿没变。可是从腰部到红色鞋尖,她完全是一个女性化的凡人了,漂亮得令人无法想象。因此,魔祖也脱掉装有矫正软垫的便鞋,穿上红色高跟鞋,她的下半身看上去立刻跟女魔头的下半身一模一样了。

    “这个你明白吗?”女魔头问。

    “不明白,”魔祖说:“我们把帽子戴上!”两人抓起一顶玫瑰色帽子,把它用力压在她们的角上,然后互相打量起来。

    “我看起来跟你一样吗?”魔祖问。

    “如果我没有长角,没有小瘤子,也没有胡子,而是有一头金色鬈发和一对紫色眼睛,那你就跟我一样了!”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20031月出版的《可爱的魔鬼先生责任编辑 王瑞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