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尔茨认识了布鲁勒一家

(选自《可爱的魔鬼先生》4 )

[奥地利] 涅斯特林格 著

全小虎 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公证人布森比席勒住在二楼上。他很高兴贝尔茨愿意将那栋旧房子租下来。特别让他高兴的是,贝尔茨二话不说,立刻同意了租金价格,尽管租金价格高得吓人。

    贝尔茨从红箱子里取出十张蓝色钞票,预付了一个季度的房租。他领到一张收据和挂有两把钥匙的钥匙串。

    “大的这把钥匙是开前门的,小的这把是开后门的。”公证人说。其实两把钥匙都生锈了,既不能打开前门的锁又不能打开后门的锁,对这一点他闭口不提

    这位公证人跟贝尔茨握手告别的时候,他凝视着新房客的眼睛,然后忽然说:“这样吧,租金确实太高了些。我会派人把门好好修理一下的。”

    贝尔茨很有礼貌地道了谢,走出屋子去他的新居。他的住房跟公证人布森比席勒的家紧挨着。

    公证人现在无法瞧见贝尔茨的眼睛了,他望着他的背影,对自己的信口许诺十分生气,心里虽然不太情愿,还是决定给贝尔茨门前放一块蹭鞋底的垫子

    贝尔茨住宅的房门并没有锁着,但给卡住了。门左边已经歪斜了,贝尔茨轻轻一摇,门就断裂了。贝尔茨使出全身力气撞门。门嘎叽嘎叽响了几下。他离开房门五步远,朝门扑过去。门发出一阵破裂声。贝尔茨想赶紧进屋去,天又下起雨来了。当贝尔茨退后七步再次撞门时,他的脑袋往前伸得太长了,结果头上的小角撞进了门的嵌板,门倒塌下来。他跟着门扑在了地上,牢牢插在门上的双角也跟着受到振动。等房门终于不再晃动的时候,贝尔茨把双角从门的嵌板上拔了出来。这下可痛坏他了,因为角很敏感,角疼比头疼还厉害。角疼简直跟牙疼一样让人受不了。贝尔茨的两只角比平时肿大了一倍,肿胀的双角已经从鬈发中露了出来。他小心地摸摸头角,疼得他大声尖叫起来。不过,如果不是碰上天气正冷的话,魔鬼们可勇敢了。贝尔茨将帽子戴在肿胀的角上,免得让人看见。他忘了疼痛,四下打量着房间。

    他看见到处都是蜘蛛。大大的蜘蛛网上爬满了肥大的蜘蛛。蜘蛛特别喜欢住在空荡荡的房子里,它们需要安静,没有任何人用扫帚从后面撵它们。贝尔茨说:

    “亲爱的蜘蛛,你们好!这儿的厨房在哪儿?”

    蜘蛛没有回答。

    “朋友们,”贝尔茨提高嗓门,他想这些蜘蛛大概年纪大了,听力不好,“朋友们,给我指点一下这房子,我是新搬进来的!

    蜘蛛们还是不理他。因为它们是地上的普通蜘蛛,不像地狱蜘蛛,可以猫似的呜呜叫,还会讲故事和唱催眠曲。

    贝尔茨孤零零地在屋子里四处打量。这幢房子有一个前厅、一个厨房和两个房间。厨房里安置着一个炉灶。前厅里挂着一面镜子。一个房间里摆着一张床,但没有床垫。另一个房间里搁着一把三条腿的椅子和一大堆旧报纸。大部分窗玻璃都破碎了。天花板上没有灯泡的灯架晃个不停。贝尔茨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第四条椅子腿。他拿起一张报纸,把它塞进炉子里,又把椅子腿架在纸上,打算生火。火没有燃起来。浓烟从炉门、炉底板和烟筒里涌出来,整个厨房很决就烟雾弥漫了。贝尔茨对着炉门吹气,把报纸翻过来捅过去,还摇炉子里的铁架子,浓烟反倒越来越多了。

    忽然他听见有人咳嗽。他吓得一下子转过身。原来厨房门前站着一位年轻漂亮的女人,她揉揉眼睛,不停地咳嗽着,然后说:“这个炉子根本点不着,烟囱坏了!

    这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接着说,她是他的邻居,也就是布鲁勒太太,要是新邻居肯在他们家喝杯咖啡的话,她和丈夫会很高兴的。

    “我很愿意,”贝尔茨说,满是煤烟的手指在裤子色的,然后他就跟着布鲁勒太太走了。

    布鲁勒家的房子坐落在贝尔茨房子的后面。布鲁勒太大领着贝尔茨从后门走了出去。后门前是一个杂草丛生的小花园。然后有一道篱笆,篱笆很低,可以轻易跨过去,接着又是一个长满翠菊和常春藤;的小花园,最后就到了布鲁勒家的后门。

    后门里面是布鲁勒太太的厨房。布鲁勒太太说:“我想,我们就在厨房里喝咖啡吧,这儿暖和些!

    布鲁勒太太对贝尔茨解释说,“我丈夫有血压低,有点怕冷,他总是得生火取暖。”

    “这真是太好了。”贝尔茨大声说。

    “低血压可不好。”布鲁勒先生说。他从卧室里走出来,跟贝尔茨握手。

    “我不是这个意思,”贝尔茨结结巴巴地说,“我想说,我也有血压问题,一样怕冷……”贝尔茨接下去就不知道怎么说了,其实这根本没必要,布鲁勒先生已打断了他的话,对这个患低血压的邻居的到来感到非常高兴。直到布鲁勒太太铺好桌布,煮好咖啡,给羊角面包抹上黄油和果酱时,布鲁勒先生才对贝尔茨讲起低血压的事。贝尔茨觉得特别愉快。咖啡上蹭了几下——其实这无关紧要,反正裤子是黑颜比他在地狱家里喝的味道好一些,果酱面包他一气吃了七个。(贝尔茨至今还没有吃过甜味东西)在地狱里只有魔祖每周享用一次布丁(一种饭后甜食)。地狱厨师把布丁粉锁在一个箱子里严格保管,谁偷布丁粉要受到四个星期扫帚打屁股的惩罚。

    喝咖啡的时候,贝尔茨了解到布鲁勒家许多事。他现在知道,布鲁勒先生在一家工厂担任普通会计,虽然他做的是会计师工作;而布鲁勒太大每天都去老巫婆霍尔利格尔家当用人,以便能将这栋分期付款买的房子欠下的钱付清。他还知道霍尔利格尔家离这儿很远,布鲁勒太太天天都得骑自行车去那里。

    大约喝了三个小时的咖啡之后,贝尔茨说:“我觉得我在这儿打搅你们很长时间了。”

  “我们本来想请你吃晚饭的,”布鲁勒太大说,“可我们今天有客人来!

    贝尔茨起身告辞,穿过翠菊园和杂草园,朝他家后门走去。布鲁勒夫妇望着他的背影。

  “一个可爱的人!”布鲁勒先生说。

  “一双眼睛长得好漂亮啊。”布鲁勒太太说。

  “他一直把帽子戴在头上不取下来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布鲁勒先生感到惊奇。

    布鲁勒太太说:“也许他是个秃头,不愿意让别人看见。”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2003年1月出版的《可爱的魔鬼先生》  责任编辑 王瑞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