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茨王子睡在了河的中央

(《冻僵的王子》第1章)

[奥地利] 涅斯特林格 著

施 岷 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很小的王国,那里有山谷、森林、绿地和田野。一条小河自北向南从王国的中间流过。这个王国有两座王宫,一座在河的右岸,一座在河的左岸。王国有国王和王后,他们有一个儿子,名叫弗兰茨。

    夏天的时候,弗兰茨王子和他的爸爸妈妈住在河右岸的王宫里,因为那里有两个很大的阳光充沛的平台和一个宽阔的王家花园。到了冬天,弗兰茨王子就和他的爸爸妈妈住到河左岸的王宫里去,那里有厚厚的瓷砖火炉和开放着的壁炉。王宫里还有一个池塘,弗兰茨王子可以在上面滑冰。

    国王和王后都很爱弗兰茨王子,他们常常说:“弗兰茨是我们的全部幸福!

  弗兰茨王子确实是他父母的全部幸福,假如没有他,国王和王后毫无幸福可言,他们的婚姻是不幸的,他们彼此并不相爱,相互之间只有厌恶!他们诅咒他们结婚的日子。他们两个除了吵架,几乎互相不说一句话,他们吵架的声音很响,有时甚至邻近几个国家的人都能听见他们吵架的吼叫。

  弗兰茨王子真心地爱他的爸爸妈妈,他对他们无休止的争吵感到很痛苦。他总是再三恳求他们:“难道你们两个就不能为了我相互容忍一些对方吗?

    尽管国王和王后平时总是满足王子的任何愿望,但是他们这时却都无奈地摇摇头。王后的女仆对弗兰茨王子说:“这都是你爸爸的错!他总是惹你妈妈生气,你妈妈气得都得了胃病,生气是伤胃的!

    国王的男仆对弗兰茨王子说:“这都是你妈妈的不对!她总是惹你爸爸生气,使得他总是肝火旺盛,他都得了胆病,生气对胆可不好!

    弗兰茨王子已经习惯了他的父母每天吵架。为了少听他们的争吵,他总是在王宫的花园里玩,夏天在树阴下面,冬天在结了冰的池塘上。他恳求他的母在吵架之前先把窗子关上。对他的这个愿望,他的父母倒是能够满足。

    冬天的一天,在左岸的王宫里,王子正在结了冰的池塘上练习退着滑冰,他又听见他的父母大声吼叫起来。他还从来没听过他们如此大声地吵架!他惊慌失措地望着王宫的窗户,看见有三块窗玻璃已经被这种可怕的大声吼叫震裂了!

    弗兰茨王子穿着滑冰鞋朝王宫跑去。当他跑进王宫时,可怕的大声吼叫已经停止了。

    在宽大的门厅里,他遇到了女仆和男仆。女仆一边帮王子脱下右脚上的冰鞋,一边说:“哎哟,小王子,你爸爸妈妈今天差点把对方杀了!他们刚才各自握着权杖扑向了对方!

    男仆一边帮王子脱下左脚的冰鞋,一边说:“哎哟,谢天谢地,他们后来都放下了权杖,因为他们突然感到身上不舒服。国王是胆痛,王后是胃疼!

    “现在他们怎么样?”弗兰茨王子问道。

    女仆说:“他们现在都在王位大厅里考虑问题呢。”

    男仆说:“因为他们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弗兰茨王子蹑手蹑脚地向王位大厅走去。他不想打搅他的父母考虑问题,于是就从门的钥匙孔里向王位大厅内窥视。

    国王和王后坐在各自的王位上,头上都戴着王冠。他们戴着王冠,是因为这样可以更好地考虑问题。

    国王和王后用心考虑问题,以至于王冠之间闪现出一团团细小的淡绿色的思想火花,看上去就像是两群萤火虫正在王冠里面建造巢穴。

    弗兰茨王子把一只耳朵贴在门上,他听见他妈妈说:“为了让我的胃不再疼,我必须离开你!

    他又听见他爸爸说:“为了让我的胆不再痛,我必须离开你!

    接着,两个人又大声喊叫起来,这下小王子不用把耳朵贴在门上就能听见他们的喊声:“我们需要做的就是离婚,那样我们各自都清静了!

    弗兰茨王子伤心地轻手轻脚地离开了王位大厅。他问自己:我的爸妈要离婚,那我该怎么办呢?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又轻手轻脚地回到了王位大厅,从钥匙孔向里面看。这时,国王和王后又在用心考虑问题,他们的王冠里面喷射出一团团淡蓝色的思想火花,看上去就像是点燃了一团焰火。

    弗兰茨王子把一只耳朵贴在王位大厅的门上,他听见他妈妈说:“离了婚王子应该跟着我!

    他听到他爸爸说:“我认为王子应该跟着我!

    接着国王和王后又大声喊叫起来,弗兰茨王子用不着把耳朵贴在门上就可以听见了:“我们在这个问题上永远不可能意见一致,那就让弗兰茨自己来决定,他愿意和谁在一起!

    弗兰茨王子像闪电似的从王位大厅跑开了,为的是避免他的父母问他愿意和谁在一起。他躲到王宫厨房的大桌子底下,清楚地听见了国王的喊声。但是他不肯出来。国王的喊声在王宫里回荡:“弗兰茨,我亲爱的弗兰茨,到我这里来!

    王后也在用同样的声音叫他,但是这个声音也不能把他从王宫厨房的大桌子底下叫出来。

    女仆和男仆知道弗兰茨王子躲在什么地方,但是他们同情小王子的难处,不愿意出卖他。他们对国王和王后撒谎说:“我们不知道小王子躲在什么地方。天黑的时候,他自己会回来的。”

    女仆和男仆只要有一点时间,他们就会来到王宫厨房,向王子通报国王和王后在王位大厅里面的情况。有一次,女仆说:“他们在分财产,没有争吵,没有一句恶言恶语!好像他们很高兴马上就能够彼此摆脱对方了。”

    过了一会儿男仆又跑来说:“他们把王国一分为二了。国王得到河左岸那一半,王后得到河右岸那一半。”

    女仆又跑来说:“王后命令我,把所有属于她的财产装上一辆大车。今天我们就要搬到王国的右边那一半去了。”

    男仆又跑来说:“国王命令我,守在这辆大车旁边,为的是不让人把任何属于他的东西装上去。”

    过了一会儿,王宫做饭的厨师走来说:“小王子,大车已经装好了。他们正在架挡雨篷。你必须做出决定的时候到了!

但是,弗兰茨王子仍然不知道,他究竟应该跟妈妈呢还是跟爸爸。他对他们两个人的爱是相同的,他不想失去两个人中的任何一方,也不想伤害两个人中的任何一个。

    “据说,戴着你父母的王冠,可以更好地思考问题,”御厨提醒道,“要不要我去给你拿一个来?

弗兰茨王子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如果说王冠有助于他的父母思考问题,那么王冠或许对他也有帮助!

    “好啊,劳驾,”他对御厨说,“但是,请把两个王冠都给我拿来!

    御厨跑进王位大厅,取来了王冠。弗兰茨王子首先戴上王后的王冠,因为这个要小一些,然后他把国王的王冠套在王后的王冠上面。当两个王冠套在一起的时候,砰的发出了一声巨响。一道巨大的、深红色的、有着三个尖角的思想火花穿透桌板,飞向上方,别的人准会以为这是电闪雷鸣,因为随之就有一场暴雨降落在了御厨房的正中央。

    原来,威力无比的思想火花撞到王宫厨房的天花板,碎裂成无数微小的火星,然后像下雨似的落到惊愕不已的御厨身上。

    当雷鸣般的响声逐渐平息之后,弗兰茨王子取下头上的王冠,从桌子下面钻了出来。

    “这样思考该绰绰有余了吧!”御厨大声说。

    弗兰茨王子点了点头,说:“现在我明白该怎么办了,但是我需要你帮忙。”

    “听候吩咐,小王子。”御厨说道。由于王宫里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混乱,没有人向他预订吃的东西,所以他有时间干别的事情。

    王子和御厨蹑手蹑脚地溜进王子的卧室,无论是国王和王后,还是女仆和男仆,谁都没有丝毫察觉。他们把床收拾了一下,抬着它下了楼梯,从后面的王家信使通道出了王宫,然后经过王宫花园和草地,来到那条将王国一分为二的河流岸边。在那里,他们把床像一座小桥似的架在了河上。床头在河的左岸,床脚在河的右岸。

    王子跳上床,把被子一直盖到下巴。尽管如此,他仍然感到很冷。这是一个寒冷刺骨的晚上。

    “现在你去叫我的父母。”弗兰茨王子牙齿格格地打着颤对御厨说。

    御厨跑回王宫,过了一会儿,国王和王后就从王宫匆匆忙忙地跑来了。

    王后看见架在河上的床,惊慌地大声喊道:“弗兰茨,我的天啊,你究竟在想什么呢?

    国王来到河边,也高声喊道:“弗兰茨,我的天啊,你这是找死呀!

  “亲爱的父母大人,这是惟一公平合理的解决办法,”王子说道,“这样你们每个人可以拥有同样多的我。今后,我一天夜里把头睡在妈妈的王国,一天夜里把头睡在爸爸的王国!

    国王和王后蹚进水里,都想把床拉上岸。但是,王后想把床拉上右岸;国王则想把床拉上左岸。两人抓住王子的床,使出全身力气,死拽硬拉,因为他们

俩都很有劲,而且谁也不肯让步,结果床被拉断了。国王的手里抓着床头,王后的手里抓着床脚,王子躺在床板上落进水里,漂在河面上。床板就像一只木筏子,顺流缓缓而下,越来越快,越来越快,还没等国王和王后反应过来他们闯了什么祸,王子就在下一个河弯的拐角处消失了。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2003年1月出版的《冻僵的王子》 责任编辑:王瑞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