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特先生的返老还童药(7章)

Ba Te Xian Sheng De Fan Lao Huan Tong Yao

[奥地利] 涅斯特林格 著

施 岷 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小奶奶下决心打听到

    比挤牛奶的农家妇女或中

    学老师更多的消息。巴特太大

    住得离奇。巴斯蒂的计划更为离奇

 

    当罗比和他的朋友们坐在音乐教室里高唱“狂放的打猎”时,奶奶正在幼儿园里玩耍呢。

    现实没有她想得那么美好。三个孩子在墙角搭积木,第四个孩子插不上手。玩布娃娃的房间也是人满为患。她不愿做翻绳的游戏。她朝一个漂亮的男孩子笑笑,那个男孩却朝她做鬼脸。跳绳的孩子们不许她参加,唱歌的孩子也不许她加入。她要站在敞开的窗户前面也被人制止了。当她打算轻手轻脚地离开幼儿园的时候,却被一声大叫喝住了。一个小姑娘故意踩在奶奶的脚上。奶奶提手扇了小姑娘一个耳光。这可是不允许的。因此,从十一点起,她就被赶到了穿衣间罚坐。她坐了一个小时,坐得无聊了,就去找件事做做。她把长凳下摆着的一双双鞋都拆开来放,又把衣架上贴有幼儿园标志的贴画都撕了下来。

    她走到洗脸池前,把水龙头打开,再用拇指堵住水龙头口。每次当她稍稍移开拇指时,水柱都喷射得很漂亮。可惜穿衣间的四面墙壁都被弄湿了。

    托米来接奶奶时,正巧那位幼儿园阿姨刚刚发现打湿的墙壁。

    “真是不能让人相信!这么淘气的孩子!我没有见过这么淘气的孩子!!你还不害臊!

    小奶奶摇了摇头。“在您这里不许我这样不许那样。在您这里真是无聊透顶!

    “这真是不可理喻,不可理喻!托米,这孩子一辈子都不许再进我这所幼儿园的大门,一辈子都不许再进来!

    托米牵着奶奶的手。奶奶给生气的幼儿园阿姨行了一个曲膝礼,说:“我要是早知道您这么不讲理的话,说什么我也不会把我孙子送到您这里来了。”

    “你孙子?到我这里来?

    托米拽着奶奶离开穿衣间,跑出幼儿园。幼儿园阿姨呆住了,喃喃地说:“她孙子?送到我这里来?真是让人想不通!

    “破幼儿园!

    “这么个淘气孩子!

    幼儿园阿姨叹着气,正想发布一通关于淘气孩子的至理名言,这时,她吃惊地发现一个小男孩正走进女生厕所。这是严格禁止的。她跑进女生厕所,一把抓住那个小男孩,大喊道:“嗨!彼得!”随后她精疲力竭地跌坐在一个沙发椅上,对手捧着一盆菠菜,正穿过穿衣间向自己走来的幼儿园助理说:

    “这回看到了吧,你看坏毛病传染得有多快!这下彼得都上女厕所去了!

    幼儿园助理一声不吭,她根本没听见幼儿园阿姨说的是什么。她吃力地盯着手中那盆菠菜,心想:我在家做的菠菜总是深绿色的。幼儿园的菠菜却是灰色的。她想:面粉放多了。这话又被她说出了口:“面粉放得太多了!

    “哪儿有面粉?”幼儿园阿姨问道。“女生厕所里有面粉吗?

  “女生厕所里有啥?”幼儿园助理问。

  “彼得!

  “噢,原来如此!彼得,”幼儿园助理低声自言自语。

  “那面粉在哪里呢?”幼儿园阿姨问。

  “当然在菠菜里啦,”幼儿园助理解释说。

  “那就对了嘛,”幼儿园阿姨坚定地说。

  “可不该一加就加上个一公斤呀,”幼儿园助理瓮声瓮气地回答着,一边就捧着菠菜走进饭厅,喊:“孩子们!香喷喷的菠菜来啦!

 

    罗比和巴斯蒂在幼儿园门口等待着。不用托开口解释什么,他们把幼儿园阿姨的高声叫骂听得一清二楚。

    “我再也不进去了!”小奶奶气愤不已。

    “不,不,永远也不进去了!”托米安慰她说。

    小奶奶把双手叉在腰间,问这些男孩子:

    “为什么你们不让人知道我到底是谁?

    “奶奶,您听着,”巴斯蒂开腔道:“人们的想像力并不丰富。他们不会相信有这样的事。”

    “然后呢,”托米一边抚摸着奶奶的头,一边接住话碴儿往下说,“然后呢,然后我们怎么办?您不想去幼儿园了,您想上小学吗?

    奶奶坚决地摇摇头。“我一点都不喜欢上学。

    “幼儿园您更不喜欢。小学您也不喜欢。那么您喜欢干什么呢? 

    “跳绳!

    托米笑了:“我们也宁可跳绳也不要上学啊。可是没谁批准我们这么做。”

    “谁会有权禁止我做什么?我已经活到七十岁了! 

   “可惜这话不对,奶奶,”罗比解释着,“你现在看上去顶多六岁!

    奶奶无话可说地望着大家。

    “罗比,告诉她我们打算怎么办,”托米催促道。

    罗比正想开口说话,只见小奶奶从他们身边跑开了,跑到一个陈列着布娃娃的橱窗前,把小脑袋紧贴在橱窗玻璃上。三个男孩都以为奶奶喜欢上布娃娃了。

    托米说:“没法向塞弗第茨奶奶解释。她根本不听。她去看布娃娃了。她根本就什么都不在乎!”

    可是小奶奶根本就没看布娃娃。小奶奶什么也看不见。小奶奶哭了。

    巴斯蒂说,他们现在不能再继续在这里漫无目的地站下去了,他们一小时之内必须找到巴特老太,否则就来不及去找巴特先生了。

    “要是巴特先生没有解药呢,我们该怎么办?”罗比问道。

    “那我还有一招,可是现在我不想说,”巴斯蒂说。

    三个男孩都没察觉小奶奶又站回到他们身边。

    小奶奶向罗比要一块手帕。要到的却是巴斯蒂的。她拼命往里擤鼻涕。

    “你听见我们说什么了吗?”罗比问。

    小奶奶点点头。

    “我都听见了。”

    “奶奶,”罗比求她说,“你千万不要以为我们不喜欢你现在这个样子。随你多大年龄我都无所谓。我向你发誓!

    小奶奶冲着罗比笑了。几滴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流。她揪着手帕的一个角,把眼泪吸干。随后她坚定地说:

    “巴特太太住在格布勒尔街。”

    “谢谢上帝,”托米叹口气,“我就知道她会明白的。”

    小奶奶带着男孩们走到格布勒尔街。当他们站在48号门口时,奶奶说:

    “她住顶上,住在阁楼里。”

    罗比、托米和巴斯蒂跟在奶奶身后穿过狭窄的走廊,爬上陡峭的楼梯。楼梯尽头是一扇没有把手的铁门。奶奶从头上取下一根发夹,斜着插进门上的钥匙眼里。门打开了。他们走进阁楼,里面又大又暗。

   “她在那边,”奶奶指着最远处的墙角说。

    托米沿着奶奶手指的方向走过去,看见那里有一个小房子。房子里走出一个人来,这个人对大家说:

   “有客人来了。好,我去开灯!

    房间一下子亮了起来。男孩们对所见的一切都惊讶不已:

    巴特太太穿着紫色的镶边睡裙,蝙蝠从她身边飞来飞去,照亮阁楼的是一盏太阳脸似的灯笼。

    他们决定称赞巴特太太的小房子。这小房子是用硬纸板搭建起来的。它有一扇硬纸板做的大门,房顶上有一个硬纸壳做的烟囱。硬纸壳烟囱里冒出的白烟是用棉花做的。房外墙壁上的玫瑰架是用纸贴在墙面上的。房外有个小花园,花园里长满了塑料

花。绿草是那种复活节时用来垫在鸡蛋下面的纸草。花园前有一个硬纸壳做的栅栏,上面贴着一个招牌:

   

阿拉贝拉楼

    

    巴特太太一见到小奶奶,就大喊道:

    “艾丽丝,艾丽丝,看在蝙蝠的份儿上,你怎么了?

    “我到你哥哥那儿返老还童去了!

    “哦,蝙蝠啊,我的蝙蝠啊!”

    罗比告诉巴特太太,他们在他哥哥那里都经历了些什么,并告诉她那事以后情况如何糟糕。小奶奶不断点着头说:“是这样的,真是这样的。”

    然后巴斯蒂向她说明他们打算把奶奶再变回原来的样子,于是巴特太太决定说:“我把你们送到我哥哥那里去吧。”

    “怎么去呢?”罗比问。

    “我知道一条比大路要近得多的小路。”

    她走进小房子里,取出一件真丝雨披,把灯关上,从天窗里爬到阁楼外面的房顶上。她喜欢从消防梯上爬出去,她解释说。男孩们跟着奶奶从楼梯上走下楼去。当他们气喘吁吁地来到房门口时,巴特太太正倚在房门边等他们呢。巴斯蒂向房顶上张望了一下。他根本看不见什么消防梯。他准备过一会儿再来思考这个问题。巴特大太带着他们绕过几幢楼,走到一个仓库门前。她从头上取下一枚发夹,用它捅开了仓库大门。仓库里停放着一辆轿车。“这车是我哥哥造的,”巴特太大骄傲地解释说。她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爬到方向盘后面的座位上。随后她把车开出了仓库。

    “这辆车是用溶洞列车造的,”托米笑嘻嘻地说。

    巴特太太按按喇叭。托米、罗比、巴斯蒂和小奶奶上了车。溶洞列车像闪电一样出发了。瞬间功夫,他们就已经飞驰在国道上了。

    几分钟之后他们就停靠在一面岩壁前。巴特太太跳下车,敲敲岩壁。岩壁裂开一道缝。巴特太太侧身钻进缝中。其他人也跟着挤了进去。

    他们站在一个箩筐做的电梯里,电梯慢慢地向上开去。

    “这是我哥哥少年时期的杰作,”巴特太大称赞道,说完还补充了一句:“他从前发明的东西都很实用。”

    上面传来一个愤怒的声音:“你又用老电梯了!你真是只笨蝙蝠!

    电梯停在巴特先生厨房的正中央。巴特先生脸涨得通红,开口就大骂他妹妹:“瞧你还带来一群孩子!没驾驶执照还带着孩子们开喷气式汽车!真该把你关起来!”这话刚说完,巴特先生就认出了罗比。“你好,我的孩子!你奶奶怎么样了?

    “万分感谢,我好得很!”小奶奶回答说。巴特先生紧盯着小奶奶看个没完。他脸色变得苍白,结结巴巴地说:“不,这不可能!

    “可能的,就是这样的!”巴特太太叹息道。

    巴特先生摇摇晃晃地抓牢厨房里的沙发。他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一片抹着黄油的面包上。巴斯蒂看见了,却觉得现在不是提醒巴特先生的时候。

    巴特先生用双手捂住脸。就这么着,他静坐了一分钟,然后他把双手从脸上挪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颤抖却又庄严的声音说:“尊贵的女士,我很抱歉!我将领养您并试着做您的好父亲。”

    巴特太太搓着双手:“哥哥,你别想着领养她,你应该到曾祖母的遗嘱里找到这魔药的解药。”

    巴特先生悲哀地摇了摇头。“用不着去找了。在放遗嘱的盒子里有一支治疗蝙蝠痔的药膏,一把镶金的大蒜,三只干蜘蛛和一小盒耳药。别的什么也没有!

    奶奶转身对巴斯蒂说:

    “今天中午出了幼儿园之后你说过,如果巴特先生没有解药的话,你还有别的办法。”

    巴斯蒂犹犹豫豫不敢回答。

    “你有什么好主意吗?”巴特先生问道。

    巴斯蒂说:“您会化解物体!

    巴特先生点点头。

    “您知不知道您的曾祖母生活在什么年代,什么地方?

    巴特先生又点了点头。

    “那么我想求您用您的时间转换机把我送到您的曾祖母那里去。她会为我做一副解药。我一拿到解药,您就把我接回来。”

    巴特先生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他激动得一遍又一遍地大喊道:

    “了不起!太了不起了!这是一千年来最好的主意!

    他一会儿拍拍肚皮,一会儿又拍拍他那粘满黄油的屁股。

    小奶奶先是反对巴斯蒂的计划。她认为这一行动太冒险。可巴斯蒂解释说,他很乐意干这件事。而且巴特先生保证他的时间转换机可以让人信任。

    罗比坚持要亲自为奶奶去取解药。“她是我奶奶,该我去才是!”他嚷嚷着说。

    “不,”托米说,“巴斯蒂办这事一定比你强。”

    巴特先生也赞成托米的意见,罗比也就不说什么了。其实他暗地里庆幸自己不用钻进时间转换机里,去找一位已经去世很久的女士。

    大家决定于十五点零五分把巴斯蒂化解掉,再于十七点零十分把他接回来。巴特先生计算出巴斯蒂应该于清晨七点在曾祖母的卧室里出现。

    “可是,”巴特先生解释说,“你必须催曾祖母加紧行动。我只能放你去两个小时。我这机器现在还不能超过这个时间限制。”

    巴特太太清了清嗓子,说:

    “让这么小的小男孩一个人到十六世纪去?这可不行,哥哥,你的时间转换机可以装下两个人。蝙蝠保佑,我可舍不得让巴斯蒂一个人去!我陪他去!”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2003年1月出版的《巴特先生的返老还童药》 责任编辑:王瑞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