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特先生的返老还童药(2章)

Ba Te Xian Sheng De Fan Lao Huan Tong Yao

[奥地利] 涅斯特林格 著

施 岷 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果馅糕蘸奶油香草汁加

    上算术题,巴特太太比普通

    人本事大,一项后果严重的决定

 

    奶奶说好午饭给罗比吃果馅糕蘸奶油香草汁。奶奶说话算话。整个楼道里都弥漫着发面的香味。罗比觉得没有比这更好闻的香味了。发面味比世界上最贵的香水都香。姐姐每次上舞蹈课前弄得满房间都是铃兰花香。他下决心长大以后当香水制造商,研制出好闻的香气来。当然是发面味香水,猪排味花露水,覆盆子酱味香皂和红烧牛肉味护发水。

    罗比吃了满满一汤盘的奶油香草汁加上十四个果馅糕。其实他吃到第十个的时候就已经饱了。最后那四个是吃给奶奶看的,好让她知道他是多么喜欢吃奶奶做的果馅糕。

    奶奶今天走起路来特别吃力。她的右脚肿得高高的。奶奶说:

    “罗比,今天作业快着点儿做!我还想带你去动物园呢。动物园里新来了一只大老虎和两只小象。”

    罗比有时候真有点儿英雄气概。他不经意地瞥了一眼奶奶受伤的右脚,然后坚决地说:

   “我今天一点儿也不想去动物园。我宁肯待在家里,要是你不介意的话!

    奶奶当然不介意啦。她庆幸自己不用拖着受伤的脚走遍整个动物园。罗比做他的算术作业。奶奶拿起毛线活儿坐在他身边。她坚信只要她拿着毛线活儿陪在罗比身边,她孙子算术题的正确率一定更高,字也一定写得更漂亮。

    罗比正在计算假如M女士要给她的43厘米乘以43厘米的方手帕缝上一圈花边的话,这花边该有多长。他还要用五个步骤算出爸爸需要136颗钉子,才能把一个高30厘米,长60厘米,宽80厘米的木箱以5 厘米的间距钉牢。奶奶帮不上他的忙。按她的意思,给手帕镶边时每条边还得多算上3厘米。她说:

    “相信我的话吧,孩子。每个角上要缝上小褶,看上去就漂亮多了。而且你要是买10.32米长的花边的话,哪个营业员都会笑话你的。”

    奶奶不明白什么是分步骤计算。她说,罗比的爸爸不会只用136颗钉子钉那箱子的,他会用272颗。

   “孙子啊,我了解我儿子!每两颗钉子里他就会钉弯一颗。真的!

   “马莎切克要是听到你这话,准会笑掉大牙,”罗比叹口气说。(马莎切克是罗比的数学老师。)

    “本来就是嘛,”奶奶说。

    尽管如此,他还是一会儿工夫就把算术题做完了。罗比从奶奶的床底下把他从前玩过的塑料积木翻出来,把积木按照大小分类,然后搭出一个核反应堆来。奶奶仔细看着核反应堆,赞赏地说:

    “向宙斯发誓!这真是一座美丽的小教堂!

    罗比把核反应堆扔回到积木箱里。“这真是无聊透顶的幼儿玩具,”他嘀咕了一句。然后问奶奶:

    “喂,我说奶奶,你脚坏了干吗不去医生那里看看呢?

    奶奶笑了。“唉,罗比,医生那里我不知去了多少次了。你知道吗,这脚没什么了不起的毛病,就是老了。奶奶从头到脚都老啦。如果我下辈子再活到这世上来的话,一定十六岁就生孩子,这样我到三十六岁的时候就可以抱上孙子了。我可以带孙子们去海浪游泳馆,去动物园,秋天我们可以去爬山,冬天我们可以一起去滑冰。那多带劲啊!

    罗比把奶奶从幻想的世界里拉回来。“可是人只能活一次。”  

   “是啊。”奶奶叹气道。

   “你可以变年轻的,”罗比建议说,“真有这种事情呢。借助于猴子激素新细胞。我在报上看到的。”

    “那都是骗人的把戏,根本就没用。而且一定要打针才行。你是知道的,我可不喜欢挨针扎。”

    奶奶告诉罗比,一位巴特太大曾经建议她去接受一种返老还童疗法。用的不是猴子的激素新细胞,而是一种机器。巴特太大说她哥哥就有这本事。

    “什么?”罗比喊道,“你认识巴特老太?

    “我说,”奶奶教训孙子,“你可不许叫她巴特老太!她还比我小三岁呢!

    罗比兴奋起来。

    “如果巴特老太,我是说巴特太太,真能让人返老还童的话,你一定得找她去!巴特太太比普通人本事大,她真了不起!

    “她真的了不起吗?

    “当然啦!”罗比说。“她简直神极了!

    “巴特太太怎么能神极了呢?”奶奶问。

    罗比解释说:“每次我们路上碰到巴特老太,我是说巴特大太,她都拎着一只小手提包。这手提包不比一个钱包大,可是她就能从里面拿给我们一人一大块巧克力,我们有几个人她就能拿出几块来。有一次她居然从这钱包大小的手提包里拿出了至少五公斤味道好极了的覆盆子夹心巧克力。还有一次托米一边咬下一口覆盆子夹心巧克力一边说,他更想吃肉肠儿。这话刚一出口,覆盆子夹心巧克力就变成了肉肠儿。甚至连他嘴里正含着的那块巧克力都变成了肉肠儿了。”

   “那好吧。你这话听上去不错,”奶奶说,“我知道亲爱的巴特太太会一些绝活儿。可让人返老还童的事他哥哥会,据说他是个古里古怪的喜欢想入非非的人。”

    “什么想入非非的!”罗比生气了。“什么人头上都加上一顶想入非非的帽子。有这样一位妹妹,这哥哥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你至少可以去问问他呀。

求求你了,我的好奶奶!

    奶奶皱着眉头望了望她那只老得都快走不了路的脚。

    她一边用手按按肿得高高的踝关节,小心翼翼地活动活动大脚趾,一边叹着气。随后她说:“这只脚太老了。”

    “另一只脚跟它一样老。”

    “那是运气,我的宝贝孙子!感谢上帝!”奶奶抚摸着她那只健康的脚。“它肯定还没察觉到自己有多大年纪呢。”

    “巴特太太的哥哥一定能帮上你这个忙!奶奶,我们找他去吧!

    奶奶根本不相信巴特先生的返老还童机。她认为去找巴特先生毫无意义。

    罗比坚决不肯退让。他恳求着说:

    “奶奶,我的好奶奶,我求求你了!他肯定能帮上你的忙。我是多么想见见他啊!求求你了,我的好奶奶!

    奶奶把毛线活放进写字台的抽屉里,把记着巴特先生地址的纸条从放针线的篮子里掏出来。她声明说:

    “好吧!我们去找他吧。这可是冲着你的面子。”

    罗比把塑料积木箱推回到奶奶的床底下,然后打电话叫出租车。挂上电话后,他和奶奶一起从一一直数到九十七。从出租车停车处到奶奶家门口就需要这么长的时间。数到九十七时他们锁上家门,走了出去。

    出租车已经在门口等着他们了。他们数得太慢了。罗比迅速将车门打开,向奶奶鞠躬说道:

    “请侯爵女士慢慢上车。”

    奶奶缓缓登车,指着身旁的空位子:“请阿洛伊斯先生今天破个例。今天马车后座上风太大。”

    罗比把写着巴特先生地址的条子递给出租车司机。司机像驾驶着一辆高速列车一样驾车飞驰起来。一会儿工夫,他们就上了国道。

    “阿洛伊斯,”奶奶悄悄地对孙子说,“这位巴特先生住在乡下!这趟车费一定不便宜!

    “干金难买阁下贵体的安康。”罗比眨眼笑着回答说。

    显然奶奶被激怒了。

    “请您不要挥霍我的钱,阿洛伊斯!

    司机在一条狭窄的小路口停了车,说道:“我的车开不进去了。侯爵夫人须安步当车。”

   “塞弗第茨太太要瘸瘸拐拐地走路了,”这时,奶奶身上的贵族味儿丧失殆尽。惟一有贵族味儿的是她所支付的出租车车费。

    出租车调头回去了。奶奶跟在罗比身后,一瘸一拐地沿着羊肠小道往里走。路的两旁是高高的灌木丛。每走一步,灌木丛都长高一截,长密一层。树枝划破了他们的腿,打到他们脸上。一眨眼工夫,他们就被深绿色的树丛所包围,再也见不着路了。“这儿肯定不会有正经人住,”奶奶生气地说。

    罗比束手无策。他犹犹豫豫地使劲拨开树枝,继续往前走了几步。突然间,他站到了一小片草地上。这是一块小小的,绿油油的,方方正正的草坪。草坪三面被深绿色的灌木丛紧紧包围着。第四面陡然耸立着一面岩壁。岩壁中央有一架自动扶梯。

   “奶奶,奶奶,快来呀!”罗比大喊。

奶奶气喘吁吁地从深绿色的灌木丛中钻出来。罗比指着自动扶梯,结结巴巴地说:

   “居然有这种事!怎么会有这种事呢?

   “真是,”奶奶说,“这种事是不会有的。这种事是不可能有的。可我们还是得上去。”

    奶奶牵着罗比的手,一步三摇晃地和他一起穿过草地走到自动扶梯前。当他们一脚踏到扶梯上时,喇叭里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注意,注意!请扶好扶梯!今天自动扶梯速度特别!

    自动扶梯不是向上走,而是带着他俩直冲云霄。

    “孙子啊,”奶奶叹着气说道,“如果你活着回去的话,代问我儿子好。请他原谅我。我马上就要被吓死了!

    话音刚落,他们就停了下来。

    “我们到站了吗?”罗比问道。刚才快速升天时,他闭紧了双眼。现在他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发现他们来到了一个稀奇古怪的花园里。花园里长着许多参天大树,树上挂着各种各样的牌子,比如说:

请注意高压!

当心高压电!

请勿吸烟!

    铁丝上挂着一块老式的搪瓷牌子,上面写道:

巴特先生测试中心

入内者责任自负

奶奶和罗比都有点担惊受怕,绕开许多铁丝和电灯,牌子和天线,探照灯和电线,来到一个水泥广场上。广场那边有个人朝他们走来。

    “难道他就是巴特先生吗?”奶奶问。

    “可能是他吧,”罗比悄声说。

    奶奶喃喃自语:“神圣的草袋呀,救救我吧!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2003年1月出版的《巴特先生的返老还童药》 责任编辑:王瑞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