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屋

(《精灵城堡》第五集沼泽绿皮怪》第七章)

[法]保罗·马丹 著

吕新潞  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客们都聚集在城堡的铁栅栏门前。城堡里的居民们开始感到惊恐不安了。白娥特丝已经把一条沉甸甸的大铁链子拴在了铁栅栏门上  她决心不让任何一个外人闯进她的领地。这时别的怪物也正从窗户里忧心忡忡地观察着外面发生的事情。那些胆子最大的怪物终于忍不住了,他们冒着危险跑了出来

    小骷髅毛毛普拉特和蒂蒂比亚是第一批出来的。除了教授和白娥特丝以外,这两个小骷髅平时没看见过几个“人”。毛毛普拉特正为终于有机会能吓唬几个“人”而感到非常高兴,因为这个小骷髅一直都梦想着有朝一日能成为一个让人敬畏的怪物,所以他就想方设法地摆出各种可怕的姿势,嘴里还不时地发出疹人的哼卿声。人群挤得更紧了,大家都想看到他。只有一个小女孩在看见他的时候吓哭了,因为那时,他正把胳膊上的骨头扭得咯吱咯吱响。

    教授听到两个七岁左右的男孩冷笑着说:

    “一点儿都不可怕  这些骷髅!

    “一看就知道是塑料做的!

    蒂蒂比亚朝湖边走去  她希望能在变得清澈透明了的湖水里找到她的粉红发带。可是丑鬼吕克拦住了她  给她泼了一盆冷水:“你的发带当时就被挖泥机搅成烂泥了。来吧,我们来吓唬这些‘人',给你的发带报仇!

    丑鬼一头钻进地底下  然后又从几米以外的地方钻了出来,他正好来到了一对戴着彼特耳机的旅游者夫妇面前  吕克一把抓住了那个男人的脚踝。一般情况下,人们一定会被吓得发出失魂落魄的惊叫,可是这一次,这个游客却只是掏出了摄像机,想把这个场面拍下采。吕克觉得很扫兴,于是就打消了吓唬人的念头。

 

    沼泽绿皮怪从卫生间的窗口里观察着下面发生的事情,被他严密保护起来的小动物们都紧紧地依偎在他的身旁。威利趴在他的膝盖上睡着了,戴冠秃水鸡们站在他的肩膀上,异水母一直都沮丧地待在那个放在水池尽头的瓶子里。绿皮怪自言自语道:“要是这样下去的话,那些人早晚会闯进你们最后的藏身之所——卫生间里来的,我们可怎么办呢? 

    突然,一个甜美和谐的声音把绿皮怪从悲观的沉思中惊醒过来。

    在城堡的院子里,刚刚走出来的汉斯站在了成群的游客面前。汉斯身上穿着他最漂亮的衣服,一件崭新的用盛土豆的口袋改成的制服,手里还抱着他的老吉他。

    汉斯还是第一次站在这样一群友好的人们的面前。这些人只想开心,别无他求。汉斯心想,显示他音乐才华的时机到了。于是他开始唱起了《肉铺老板的莎尔莎肠》,这是他第一张唱片里的一首歌。那张唱片曾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赛勒瓦,莫尔达戴勒,

    你们这些美味的香肠片啊!

    当我闻到你们的味道,

    我就不再是我自己了。

    白火腿,头内酱,还有你昂杜耶肠,

    我要对你们说,我真的爱你们……

 

    观众席上鸦雀无声,大家都被这个奇怪的节目惊呆了。一个满脸疤痕的巨人竟会演唱这首当前最受欢迎的歌曲,这种事可真不多见。游客们哪里知道那个大名鼎鼎的歌星汉斯其实就是面前的这个吓人的怪物。

    可惜他们来不及发现这件事的真相了。因为教授终于翻过了铁栅栏门;汉斯的歌声被他粗暴地打断了。教授急匆匆地朝汉斯跑了过来,一把夺过了他手里的吉他,训斥道:“马上给我滚回城堡去,你这个笨蛋! 你想让大家都知道迷人的歌手汉斯原来是个丑陋的怪物吗?那你以后就别想再唱歌了,听我的话没错!

    汉斯听从了他的制造者的命令,流着眼泪跑回了自己的房间里。可是在铁栅栏门的另一边,人群中却像是一下子开了锅,人们愤愤不平地嚷嚷着:

    “哎!  让歌手回来!

    “我们生气了!

    一个留着两撇小胡子的又矮又胖的男人向教授质问道:“我看见你是从铁栅栏门上面爬过去的,你也应该跟大家一样排队入场啊!

    站在他身旁的一个又高又瘦的女人手里正拿着一个彼特炸糕,听了那个男人的话她也说道:“就是这个家伙把歌手赶跑的!

    说完她举起手里的炸糕朝教授扔去,教授一闪身,炸糕擦着他的耳边飞过。教授目瞪口呆地望着人群,还没等他弄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另一个炸糕就在他的脸上开了花。游客们满怀希望地等了半天,看到的却都是一些粗制滥造的节目,人们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现在总算是找到一个出气筒了!

    不一会儿,各种各样的东西通通飞进了城堡的院子里。教授被打得抱头鼠窜。那些吮了一半的彼特捧棒糖啦,摔碎了的玩具啦,粉红色的土块啦,五颜六色,沾了他一脸一身。

    骷髅妈妈正躲在城堡的门厅里,这时她赶忙跑出去保护她的孩子们。她抓住毛毛普拉特和蒂蒂比亚,硬拖着他们朝家里的墓灾跑去。一个蓝色的塑料海脉朝着她飞了过来,在她的脚下摔得粉碎。蒂蒂比亚一眼就发现在那些蓝色碎片中间有一小块粉红色的绸带,她大声地叫了起来:

    “我的发带!  就是我丢在沼泽地里的那个!

    可是她被妈妈拉得紧紧的,因此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却没有办法捡回她的宝贝。

    教授把刚才发生的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他立刻跑过去,捡起了那些塑料片,然后又急急忙忙地跑进了实验室里。

    怒不可遏的人群吵嚷着,用力推起铁栅栏门来,铁栅栏门被推得不住地摇晃。这时人群背后响起一阵刺耳的汽笛声,人们纷纷躲闪着,让出了一条路。彼特开着挖泥机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