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鬼去吧,房客们

(《精灵城堡》第三集白娥特丝的诅咒》第二章)

[法]保罗·马丹 著

吕新潞  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译者简介]吕新潞,本名吕秀文,女,现供职法国驻华使馆语言培训中心。译有《加了糖的摊鸡蛋》等。

 

    好十年以前,自从白娥特丝的父亲离家出走以后,  白娥特丝就成了月精灵城堡的女主人。现在她和几个或多或少沾点“人”边儿的怪物们共同住在这座她祖上留下来的大房子里。这些房客们仅仅看情况付给她一点少得可怜的租金。这样的房客们当然不能让她感到满意……

    一个又高又大的黑绿色的家伙这会儿正坐在楼梯下,他的身上长满了脓包,还不时地淌出一股股黏糊糊的液体。白娥特丝向沼泽绿皮怪(因为这就是那个一点儿也不讨人喜欢的家伙的名字)问道:“亲爱的,请你告诉我汉斯是不是已经起来了?请他帮我扔掉一些垃圾。”

    那个家伙说话的声音就像喉咙里有一层层水波在荡漾。他说:“汉斯?他一定是在实验室里和教授在一起。”那家伙的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露在箱子外边的小号,继续说道:“要是我留下这件乐器不会使您感到为难吧?  我总觉得我有音乐方面的天才。”

    白娥特丝让沼泽绿皮怪把那只摔扁了的小号拿走以后,  继续朝实验室走去。  她正要举手敲实验室的门,  突然从背后传来一声刺耳的声音,  就像是一只被装进了一桶鼻涕里的大象在拼命地喊叫。  这声音既尖厉刺耳又咕噜咕噜作响,刺激着白娥特丝的每根神经,让她忍不住直想吐。白娥特丝转过身来,发现原来是沼泽绿皮怪在吹他的小号。  这家伙一边摇晃着手中的乐器一边小声埋怨:  “喷喷!  我刚吹了一下儿,怎么就堵住了?  不过……”

    绿皮怪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刚刚闯进大厅里来的怒气冲冲的家伙打断了。狼人贝尔纳龇牙咧嘴、狼毛倒竖地朝那个未来的音乐家手里的小号扑去。

    “够了!  这黏糊糊的吭唧声,搅得我没法睡午觉了!  ”狼人贝尔纳一边说着,一边使劲地扭着小号。绿皮怪嘴里不停地叫骂着也向狼人扑去,黏糊糊的大拳头雨点般地落到了狼人的身上。

    白娥特丝赶快后退了几步,  免得被绿皮怪身上甩得四处飞溅的绿水溅上。  她忍不住连连叹气,这群几乎没长脑子的家伙总是在干这样的傻事。对他们,她还要忍受多少年呢?  她终于下定决心敲响了实验室的门。

    翁·斯卡尔白教授几乎是一个正常的人。当然,  要是能把一个以制造怪物为主要日常活动的人视作正常的话。  不过,无论如何,他在城堡其他居民中间还是有一定的威信的。他一定有办法制止这场逐步升级的争斗。

    她等了几分钟,房门终于打开了,可出现在房门口的却并不是教授本人,而是一个相貌丑陋、举止笨拙的巨人,是一堆拼拼凑凑地缝在一起的肢体和器官。这一堆肢体的外边裹着一张布满了缝合疤痕的皮。原来是著名的汉斯,教授的助手,城堡里的“总管”。

    汉斯十分不好意思,他以他那一贯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说话方式说道:“噢,实在对不起,亲爱的白娥特丝小姐,现在我的教授正忙着做一项极为复杂的实验,  谁也不能打扰他。  因此我不得不怀着十分尊敬的心情把您关在门外了。”

    “等一等,汉斯,我想请你干点活儿。我在最高一层的楼梯平台上堆了很多没用的东西,想把它们通通扔到垃圾场去,这个送给你……”

    白娥特丝把手里的箱子递给了汉斯,趁机朝实验室里瞟了一眼。  她看见一只触手从一口巨大的沙锅里伸了出来,把汉斯举到了三米高的空中。汉斯一边在空中挥舞着手脚,一边大声地对教授喊道:“坚持住!  我的教授!  我们的这个老汤巨水母什锦沙锅的配方就要研制成功了……”

 

    白娥特丝耸了耸肩膀,  在这个疯人院里谁都指望不上!  这时候,倒在地上的贝尔纳正拼命地撕咬着绿皮怪的左臂,而绿皮怪则挥舞着小号狠狠地回击。白娥特丝从贝尔纳的身上迈了过去,撇着嘴上楼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以后,正当巨水母沙锅被改为用小火炳着的时候,汉斯终于打开了白娥特丝送给他的箱子。灿烂的笑容照亮了他那奇形怪状的脸,就像是一道彩虹出现在了公共垃圾场的上边。

    “这就是白娥特丝小姐送给我的礼物,赶快把这个宝贝藏到我的小破屋里去。”

    汉斯夹着纸箱子走上了楼梯,  这件礼物让他高兴得心花怒放,  没能听到从箱子底部传来的一阵尖细而又神秘的笑声。

(选自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03年9月出版的《精灵城堡》,责任编辑:孙建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