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三十万伏的人

(《精灵城堡》第二集《汉斯,最可爱的怪物》第十章)

[法]保罗·马丹 著

吕新潞  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开始,什么动静也没有。  接着,汉斯就听到了一个声音:  “太令人难以置信了!用了‘清风’这种新型除臭剂,我那难闻的口臭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声音是从一个装满了废旧仪器的箱子里传出来的。  汉斯从里边找出了一个破旧不堪的半导体。  电充得太足了,  所以它又响了。半导体里继续播送着广告:“购买用山羊汗浓缩液精制而成的‘清风’是您最佳的选择。  它那浓郁的香气能把一切令人不快的气味统统遮盖住。”

    汉斯心想,他也应该试试这种新产品,然后就关上了半导体。  这时他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咳嗽声。

    “我的教授?  是您吗?  ”说着,汉斯猛地过身来。

    教授此刻正站在门外,在大雨里浇着。他心里气得要命。  他的实验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而他却不得不在这儿和一个狼人谈判,  因为气急败坏的狼人贝尔纳威胁说要拧断他的脖子。

    “我得提醒你,  要不是你那个笨蛋汉斯,我的老窝还会是好好的。  肯定是他又把我的新窝给拆了。”

    “好了,贝尔纳。  好了,我明白了。  我保证从明天开始我会把这一切都解决好的。不过,现在,我真的有事! 

    贝尔纳一把抓住教授工作服上的领子,把瘦小干瘪的教授从地上提了起来:“啊,行,  教授,  你别想就这样走人!  今天夜里,我就睡在你的房间里!  快给我钥匙!  ”狼人喊道。

    教授看见狼人的獠牙在距离他几厘米的地方闪闪发光,  立刻被吓得脸色苍白。当然除了他那个红红的鼻子,  那表明他刚刚患上了感冒。  教授把自己房间的钥匙递给了贝尔纳。        

贝尔纳抢过钥匙,  高兴地喊道:“噢,酷毙了! 

    教授正要朝城堡大门走去。  这时,  贝尔纳又用爪子抓住了他的肩膀,把他拦住了:“事情还没完呢!  你还得再帮我几个小忙!”

    教授焦急地惦记着他那已经做了一大半的实验。  但愿汉斯没有自行其事,  惹出什么乱子来!

 

    汉斯注视着那个躺在手术台上的人体。床单下面,这个新生物已经开始动起来了。汉斯有点胆怯地凑了上去,  想帮助那个对眼前的世界还浑然无知的生物。  他笨手笨地揭开床单……

    “把你的爪子拿开,虱子,你会让我得传染病的! 

    那个家伙一下子跳了起来。  教授这次的作品确实非常成功。  他年轻,  有着运动员的体形,  头上还留着时髦的发式。  汉斯对他笑着说:“我不叫虱子,我是汉斯,你的……”

    “闭嘴!  我才不跟你这样丑陋的家伙称兄道弟呢! 

    那个家伙环视了一下四周,接着说道:“哎呀呀!  这儿脏死了,什么昧儿呀!  你们得好好装修装修! 

    “教授不会答应的,先生……”

    “少跟我提什么教授之类的鬼话!  这儿属我最强壮!  最聪明!  我就是新老板,明白了?  虱子! 

    汉斯往后退了几步,  一把抓住了放在橱柜上的那束嚏根草花。

    “是的,我完全明白了,先生。呃,拿着,我送您一份小礼物……请闻闻这些花……”

    一分钟以后,  教授气急败坏地冲进了实验室。

    “这叫什么事儿呀!  我得给贝尔纳做一个三明治,然后再给他打洗澡水,最后还得给他刷刷毛!  汉斯,下一次他再来,你把他赶出去,再……”

    教授一下子愣住了,  他刚发现他的新怪物正坐在房子中间的花砖地上。

    “啊,  我看见了什么?  他醒了’!  太捧了!  你太棒了!  我要叫你海尔木!  你看怎么样?

    汉斯慢慢地朝教授靠了过来:“我的教授,我怕他要辜负您对他的希望了……”

    “辜负我对他的希望?  我的海尔木怎么会辜负我的希望呢?  嗯,我的海尔木?

    海尔木对他的造物主回答道:“对不起,小姐。  我把您的雨伞忘在冰箱里了!!  !  ! 

    汉斯耸了耸肩膀:“自从他醒了以后,就一直在说这样的蠢话,我的教授!

    “我要拜见国王! ”海尔木又说道。

    教授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不可能!  他的大脑是最捧的! 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儿了!你对他做了什么?

恶棍!  快从实招来!”

    汉斯结结巴巴地说道:“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有,我以所有我最喜欢的歌儿的名义发誓! 

    教授检查了一下海尔木的瞳孔:“唉!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  我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大脑给他换上。”

    汉斯小心翼翼地把一只手搭在老板的肩上,生怕会把他拍昏了:

    “没关系,我的教授,您还有我,难道我不是您最成功的怪物吗? 

    “啊,是啊,当然了,汉斯。”

    汉斯的脸上挂着胜利的微笑,  又把那束嚏根草花放回了橱柜上。  这时铁栅栏门上的门铃响了。

    教授坐在海尔木身旁,  呆呆地一动也不动。他感到心灰意冷,  根本没有心思去关心是什么人竟然如此轻率, 竟敢在天黑以后到月精灵城堡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