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罗卜丁奈格(大人国)游记第三章

(Guuiver's TraVels)

(《格列佛游记》二卷)

[英]斯威夫特 著

刘翔  郭冰 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作者被帝到朝廷里——王后从农民手里把他买下来,献给了国王——他和国王的大学者辩论——朝廷为作者准备了一个房间——深得王后的宠幸——为自己祖国的荣誉辩护——和王后的矮子吵架)

    每天频繁地演出,连续几个星期过后,我的健康状况就不行了。主人从我身上得到的越多,就越变得贪得无厌。我一点儿没有胃口,瘦得成了一副骨头架子。农民看出了这一点,以为我要死了,决定从我身上捞一把。他正在左右盘算的时候,一个朝廷的“沙德瑞尔”(即引见官)命令我主人立刻带我去宫里演出,给王后和宫里的贵妇们解闷。有的贵妇人已经看过我的表演,早把我的美貌、举止和聪慧等情况向她汇报了。王后陛下和她身边的人非常喜欢我的表演。我双膝跪下,请求王后赏脸让我吻她的脚。但是他们把我放到桌上后,尊贵的王后却把小拇指伸给我。我立刻就用双臂抱住,极其尊敬地吻了她的指尖。她大概询问了我的国家和我的旅行情况,我用自己所会的几个词,尽量清楚地回答她。她又问我是否愿意住在宫里,我鞠躬到桌面,谦恭地说:“我是我主人的奴仆。不过如果按照我的意愿,能为陛下效劳,奉献自己的终生,实在是莫大的荣幸。”她接着问我的主人是否愿意把我卖个好价钱。他认为我活不过一个月了,正想摆脱我,就要了一千块金币的价钱。金币当场就点给了他,每块足有八百个葡萄牙金币那么大。不过按照这个国家和欧洲各种东西的比例,他们这么高的价钱,却比不上英国的一千个几尼。所以我对王后说:“我现在既然是陛下最卑贱的臣仆,请求王后开恩,让格兰黛克利齐留下来为陛下效劳,继续做我的保姆和老师。她总是那么细心仁慈地照顾我,了解我的一切需要。”陛下同意了我的请求,农民也很快答应了,他巴不得自己的女儿进宫呢,可怜的小姑娘也掩饰不住自己的喜悦。我原先的主人要走了,向我道别,说为我找了个好地方。我什么也没说,只是微微鞠了一躬。

    王后发现了我的冷淡,农民离开以后她问到原因,我大胆告诉她:“除了我的旧主人偶然在地里发现了我,没有把我这个可怜、无害的小动物的脑袋打碎,这一点我很感激以外,他再没什么值得我感激的了。他带着我到大半个国家演出,今天又把我卖了这么个好价钱,这一切足以补偿我欠他的恩情了。那种生活实在太艰苦,体力是我十倍的动物恐怕也要累死。每天给那些下流的人娱乐解闷,这种苦差事把我的身体累垮了。如果不是我的旧主人觉得我不行了,他才不会这么便宜把我卖了呢。现在有了伟大陛下的庇护,我再也不怕受到虐待了。陛下您是大自然的造化,世界的宠儿,万众的欢乐源泉,造物主的凤凰。我希望我旧主人的担心是毫无根据的,因为陛下您的感化,我的精力已经恢复。”

    我说得结结巴巴,措辞也欠准确,以上只是大致内容。后面的部分是按照他们独特的文体套用的,有的句子是格兰黛克利齐进宫时教我的。

    对我语言上的缺陷,王后十分宽容,惊奇我这么个小东西,竟然有如此的聪慧和才学。她把我带到国王面前,他刚刚开完内阁会议。国王面容庄重威严,开始没仔细地看我就漫不经心地问王后,她迷上“斯普拉克纳克”多久了。难怪他这么说,当时我正趴在王后的右手上。但是聪明幽默的王后把我放到写字台上,让我介绍自己的身世,我简单说了几句。站在宫门口的格兰黛克利齐,一刻也离不开我。她被叫进来,证实了我到她父亲家以后的经历。

    国王虽然和他的学者一样非常博学,并且擅长哲学研究,特别是数学,不过他仔细看过我的外貌和走路的姿势后,却以为我是哪位富有创意的工匠制造的发条玩具。直到我开口讲话,他听了我的声音,发现我说的不仅规范,而且很合情理时,才禁不住大吃一惊。但是我讲了自己是怎么来到他的国家以后,他开始不太满意,以为那是格兰黛克利齐和她父亲合起来教我的,好拿我骗个好价钱。因为这种想法他又问了我几个其他问题,得到的回答倒还是很合情理。我除了有点外国口音,夹杂着一些我在农民家里学到的乡下土话,语法中不太合乎宫廷礼节、不够规范以外,没什么别的缺点。

    国王召来三个大学者,根据这个国家的规定,他们这个星期值班。几位绅士对我的外貌好一番研究之后,发表了不同意见。他们一致认为,按照大自然的规律,我是不可能产生出来的。因为我没有生存能力,行动既不敏捷,又不会爬树,也不会挖地洞。他们非常仔细地看过我的牙齿后,认为我是食肉类动物。大多数四足动物都比我强壮,甚至田鼠都比我敏捷。他们想不出我靠什么生活,除非吃蜗牛或其他昆虫。但是他们又提出许多理论证据,证明连这一点我也不可能做到。一个半瓶醋学者认为我是个流产的胎儿,不过这一观点遭到另两个人的反对,因为从我健全精巧的四肢看,我已经有几岁的年纪了,这从我的胡须也看得出来,他们透过放大镜能清楚地看到我的胡茬。他们认为我也不是侏儒,因为我实在太小了,王后最心爱的侏儒,这个国家最矮的小人儿,也将近三十英尺高。一番争论之后,他们一致认为我只是一个“雷普拉姆·斯卡盖”,字面意思即“天生畸形物”。这种判断方法完全合乎现代欧洲哲学的精神。现代欧洲的教授们蔑视古老的玄秘主义逃避现实的老方法,因而发明了这种解决一切困难的好办法,极大地推动了人类知识的进步。而亚里士多德。和他的门徒们,只是在用老办法竭力掩饰他们的无知。

    听了这个决定性的结论,我请求说几句话。我郑重地对国王说,我来自一个国家,那里有几百万像我这样的男人和女人,所有动物、树木和房屋,都和我的身材大小相称。所以在那里我可以自卫,可以找到食物,就像陛下的臣民在这儿一样。这就是我给几位先生的全部答复。对此,他们只是轻蔑地笑了笑,说农民教我教得真好。国王毕竟有些见识,送走了学者,召见了农民。他当时刚好还没有出城。先盘问他一个人,接着让他跟我和小姑娘对证。陛下开始相信我们说的可能是真的了,希望王后吩咐人特别精心照顾我,让格兰黛克利齐继续留下来负责,因为他看出我们彼此非常要好,宫廷为她提供了一个舒适的房间,派了一位女教师教育她,还有两个仆人做侍女,但照顾我还是她的工作。王后又命令细木匠做了个箱子给我当寝室,式样应事先征得格兰黛克利齐和我的同意。木匠手很巧,在我的指点下三个星期就制作成了一个十六英尺见方,十二英尺高的木箱子,有格子窗,一扇门,两个壁橱,很像一间伦敦式的卧室。

    天花板上安了两个合页可以升降,王后的装饰工人为我做了张床,从上面放进去,每天格兰黛克利齐亲手拿出去晾一晾,晚上再放进来,然后从上面把我锁住。一个以制造精致小玩意儿著称的细工匠用象牙一类的材料,为我做了两把有后背和扶手的椅子,两张桌子,还有一个给我放东西的柜子。房间的四壁、地板和天花板都垫得厚厚的,防止那些人搬运我的时候粗心大意发生意外或者在马车上颠坏我。怕老鼠闯进来,我要在门上加把锁。铁匠尝试几次后,才为我做成了一把他们见过的最小的锁。就是这把锁也比我在英国一般绅士家门上见到的锁要大。我把这把锁放在口袋里,怕格兰黛克利齐把它弄丢了。王后叫人用能找到的最薄的丝绸给我做衣服,不过还是比英国的毯子都厚。刚开始觉得很笨重,后来慢慢习惯了。衣服是按照这个国家的式样做的,有点儿像波斯人的样子,又有点儿像中国人的样子,穿起来端庄大方。

    王后非常喜欢我的陪伴,吃饭时也离不开我。在女王的餐桌上她的左肘边,替我放了一张桌子一把椅子。格兰黛克利齐站在我旁边的一个凳子上照料我,凳子放在地板上。我有一整套银盘子、银碟子和其他餐具,和王后的餐具比起来,比我在伦敦的玩具店里见到的,小孩过家家用的餐具大不了多少。这些东西我的小保姆总是洗得干干净净装在一个银盒子里,银盒子平时放在她的口袋里,吃饭时我用就拿出来给我。和王后一起吃饭的只有两位公主,大公主十六岁,小公主那时是十三岁零一个月。王后总是把一块肉放在我的盘子里,让我自己切着吃。她喜欢看着我这个小家伙吃东西,以此来解闷。王后的饭量其实不大,但她一口吃得下十二个英国农民一顿饭吃的东西,有一段时间让我看了觉着恶心。她咬着一只百灵鸟的腿,足有九只大火鸡那么大,连骨头一起嚼得粉碎;她把一小块面包送进嘴里,也有两个价值十二便士的面包那么大。她用一只金杯喝酒,一口能喝下一大桶(能盛五十

二加仑)。她的餐刀是镰刀拉直了的两倍长,勺子、叉子以及其他餐具也和餐刀同样比例大小。记得一次出于好奇,格兰克利齐带我到宫里去看人们吃饭,十几副刀叉一齐举起来时,我还从来没见过比这更可怕的景象。

    每到星期三(我前面说过,这一天是他们的安息日),国五、王后总是和王子、公主们一起在国王的内宫会餐。现在我深得国王的喜爱,我的小桌椅就放在他的左手边的盐罐前面,他愉快地询问我关于欧洲的风俗、宗教、法律、政府和学术的情况。我就尽我所能向他说清楚。国王头脑清晰,判断准确,对我说的一切发表了很聪明的感想和见解。必须承认,一谈到我亲爱的祖国,谈到我们的贸易、海陆战争、宗教派别、政党纷争,我不禁说得多了点儿。国王所受的教育使他的成见很深,他禁不住把我托在右手上,用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我,一阵开心的大笑后,问我:“那你看我是辉格党还是托利党?”然后转身对手执差不多有“皇权号”的主桅那么高的白色权杖,一直侍候在他身后的首相说:“人类的尊严多么微不足道,这么小的昆虫竟然会模仿我。我敢肯定他们也有爵位和官衔;把他们的小巢小洞称为房屋和城市;也会装模作样,穿衣打扮;也会恋爱、争斗、辩论、欺骗和背叛。”他这么说着的时候,我气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我那高贵的祖国原是艺术、军事的权威,欧洲的仲裁人,道德、虔诚、荣誉和真理的中心,世界的骄子,让全世界敬仰的国家,想不到他竟如此瞧不起。

    不过就我当时的地位来说,这种侮辱是没有什么值得愤慨的。仔细考虑一下,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受到了侮辱。几个月来我和这些人在一起的所见所闻,目光所到之处的事物大小非常相称,我最初对他们身躯和面孔的畏惧也消失了。如果现在我见到一群英国的老爷太太们衣着华丽,穿着过生日时的衣服,在那里装腔作势,鞠躬行礼,高谈阔论,我会忍不住像这里的国王和达官显贵们对待我一样笑话他们了。王后经常把我托在手上,站在一面镜子前。看到我们两个人照出的全身,我都不禁要笑话自己。这种荒谬的对比实在太强烈了,我真的怀疑自己的实际身高比往日缩小了好多好多。

    没有什么比王后的矮子更让我气愤和屈辱了。他是这个国家有史以来身材最矮的人(我肯定他不到三十英尺高),但当他看到还有一个小家伙比他身材还要矮小得多时,不禁傲慢无礼起来。每当我在王后的接待室里,站在凳子上和宫廷里的老爷太太们谈话时,他总是昂首阔步,大摇大摆地从我身边经过,还要说上一两句讽刺我矮小的俏皮话。作为报复,我只能叫他一声大哥,提出挑战要和他摔跤,说上几句诸如此类常挂在侍卫嘴边的俏皮话是很平常的。一天吃饭的时候,我说的一句什么话惹恼了他,这个坏小子站在王后的椅子上,拦腰抓住我,我当时正好好坐着,没防备。他把我扔进一个盛乳酪的大银碗里,一溜烟儿跑开了。我连头带耳掉进去,如果不是水性好,可能就会吃苦头了。格兰黛克利齐那时刚巧在房间的另一头,王后吓了一跳,不知怎样救我才好。当小保姆跑过来救我,把我捞起来时,我已经吞了一夸脱乳酪了。他们把我放回床上。除了一身衣服全弄坏了以外,我并没有受伤。矮子结结实实挨了一顿打,为了惩罚他,又逼着他把我在里面打过滚的乳酪喝了。从此以后,他再没有重新得宠。不久,王后就把他赐给了一位名门贵妇,我从此再看不到他了,为此我非常得意,如果不是这样真不敢保证这个坏小子以后还会用什么恶毒的手段来报复我呢。

    在这之前,他也曾用卑鄙的手段耍弄过我,逗得王后大笑不止,不过同时她也真的恼了,如果不是我宽宏大量给他求情,王后会立刻叫他滚蛋。王后从盘于里拿起一根髓骨,敲出骨髓后,又把骨头像以前一样竖立着放回盘中。矮子趁着格兰黛克利齐去餐具架拿东西的空子,爬上她照料我吃饭站着的凳子,双手抓起我,把我两条腿并起来捏紧就往盘子上立着的骨头里塞,一直塞到我的腰部。我卡在那里动弹不得,样子非常狼狈。当时我觉着大声叫喊有失体面,所以将近一分钟以后,别人才发现我这个样子。好在国王很少喝热汤,我的腿才没有被烫着,只是袜子和裤子弄得一团糟。矮子亏了我求情,只挨了顿鞭子,没受到别的惩罚。

    因为我的胆子小,王后经常问我,是不是我们国家的人们都像我这么懦弱。事情是这样的:夏天这里苍蝇多得烦人,这些讨厌的昆虫每个足有达斯特堡。的百灵鸟那么大,吃饭的时候,不停地在我耳边嗡嗡嘤嘤,让我一刻也不得安宁。有时落在我吃的东西上拉屎、产卵,我都看得清清楚楚。当地人却看不到;他们的大眼睛没有我的敏锐。有时苍蝇落在我的鼻子、额头上,飞快地叮一下,味道很难闻。我能轻易找到它们身上的黏性物质,自然学家告诉我们,正是这种物质使苍蝇能在天花板上行走。它们一落到我脸上,我就受不了,经常手忙脚乱地进行自卫。矮子惯用的伎俩是抓着一大把这种昆虫,像我们小学生常干的一样,突然扔向我的鼻子,故意吓唬我,取悦王后。我的对策是在它们飞舞时,用小刀把它们斩成一段一段,我的敏捷身手让他们佩服不已。

    记得一天早晨,格兰黛克利齐跟往常晴天时一样,把我和箱子拿到窗台上透气(我不敢让他们把箱子挂在窗外的钉子上,像我们在英国挂鸟笼那样)。我拉起一扇窗户,在桌子旁边坐下,准备吃块甜饼作为早餐。二十多只黄蜂循着香味飞进了屋子,嗡嗡声比几只风笛奏出的低音还响。有几只飞到甜饼上,把甜饼撕碎抢走了。有的飞到我头上脸上,闹哄哄地缠着我,吓得我就怕挨蛰。好在我还有勇气站起来,拔出腰刀,向空中进攻。杀死了四只,其余的都逃走了。我赶紧关上了窗。这些昆虫有鹌鹑那么大。我拔出蜂刺,发现每根有一英寸半长,像针一样尖。我把这些刺小心收好,后来在欧洲各处,我把蜂刺拿出来,和其他一些稀罕玩意儿一起展览过。回到英国后,我把其中三根赠给了格雷善学院,自己留下了一根。

(选自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02年2月出版的《格列佛游记》编辑:孙建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