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立普特(小人国)游记第二章

(Guuiver's TraVels)

(《格列佛游记》一卷)

[英]斯威夫特 著

刘翔  郭冰 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利立普特国王在几位贵族的陪同下来看望被关押的作者——国王的仪容和服饰——学者们奉命教授作者当地语言——他的温和性格博得国王的喜爱——口袋被搜查,刀、手枪被没收)

    我站起来四下一望,应该承认我从来没有见过比这更赏心悦目的景致。周围的田野像不尽的花园,圈起来的田地四十英尺见方,连起来像许多花床。田地间夹杂着树木,树林占地八分之一英亩,根据我的判断,最高的树有七英尺。我瞭望自己左面的城池,整个城市就像舞台上绘制的布景。

    几个小时以来,我一直克制着自己想大便的冲动。这没什么奇怪,从自己上一次放松到现在,我已经两天没解大便了。又急又羞,真是难堪极了。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只能是爬进屋里,并且真这么做了,随后把门关上。我尽可能走到链子许可的最远的距离,把肚子里多余的负担卸掉。但是这样不干不净的事我只做过这么一回,希望公正的读者多多包涵,能够不偏不倚,充分体谅我当时的处境和所受的痛苦。此后我形成了习惯,每天早上一起

来,就拖着链子到户外去办这件事。行人出来以前,有两个特派的仆人用手推车把那讨人嫌的东西推出去处理掉;因为这和我爱清洁的脾性有关,所以我才认为有为自己辩明的必要;否则就不必啰嗦半天,来叙述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不过一些中伤我的人却利用这件事和其他一些事情指责我。

    这件事完了以后,我又走到门外,有必要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国王已经从塔楼上下来了,骑着马向我走过来。这差点儿让他付出不小的代价。马虽然受过很好的训练,见了我却整个不习惯,好像看见了一座高山在前面动来动去,惊得前蹄悬空站了起来。好在国王是个出色的骑手,还能骑在马上,直到侍卫跑上来,拉住缰绳,国王才及时跳下来。他带着十分惊讶的神情,绕着我仔细观察了一圈,不过始终保持在链条的长度之外。他命令厨师和管家将准备好的食物和饮料,用一种带轮子的车推到我能够得到的地方。我接过轮车,一会儿就吃得精光。二十辆车子装着肉,十辆盛着酒。一车肉我三口两口就吃完了。每辆车上装着十小坛酒,我把酒倒在一起,一口喝下去,剩下几车我也这样喝掉了。王后、年轻的亲王、郡主,由许多贵妇人簇拥着,坐在稍远地方的轿子里。但是国王的马出事以后,他们都下了轿,来到国王的身边。现在我要描述一下国王的仪容。他比宫廷里的其他人高出一个我的指甲盖儿,这一点就令人肃然起敬。他外表刚健威武,有着奥地利人的双唇,鹰钩鼻子,橄榄色皮肤,面貌端庄,身躯四肢匀称,举止优雅,态度庄严。他已经度过青春时代,现年二十八岁零九个月,在位七年,国泰民安,一般也是所向无敌。为了更方便地观察他,我侧身躺着,和他脸对着脸。他站在离我三码远的地方。后来我多次把他托在手里,所以描述是不会错的。他衣着简朴,式样介于亚洲式和欧洲式之间,头戴一顶缀着宝石的金盔,上面插着一根羽毛。他手拿着一把离鞘的剑,我万一挣脱时,用来防身。剑有三英寸长,柄和鞘都是金的,上面镶着钻石。他的声音尖锐,但是吐字清晰。我即使站着也能听清楚。贵妇和朝臣们衣着华丽,他们站在一起看来像地上铺开了一条绣着金人、银人的裙子。国王不时和我说话,我也回答他,但我们彼此一个字也听不懂。还有几位牧师和律师在场(我从装束上推测),他们奉命和我谈话。我尽可能用自己略知一二的各种语言和他们讲话,其中包括高地荷兰语和低地荷兰语,拉丁语、法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还有利凡特地区流行的意、法、西、希腊混合语,他们都听不懂。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宫廷的人才全部离去。留下一支强大的卫队,防止混乱中有人无礼和恶意的举动。他们躁动着挤在我身边,大着胆子拼命靠近我。我坐在房门口地上的时候,有人竟敢用箭射我,一枝箭差点射中我的左眼。带队的上校下令逮捕了六个罪魁祸首。他觉得最好的办法是把他们捆起来,送到我面前。士兵照办了,用枪托把他们推到我眼前。我把他们一起放在右手上,先把其中的五个放到大衣口袋里,又对第六个做出要活活吃了他的表情,吓得他哇哇大哭。上校和军官们也吓坏了,特别是看到我拿出小刀来。但我很快令他们释然了,因为我和颜悦色地迅速割断了绑着他的绳子,轻轻将他放到地上,他拔腿跑开了。其余的我也从口袋里一个一个拿出来,像第一个那样放走了。据我所知,士兵和老百姓都对我的宽宏大度万分感激,朝廷很快得到了非常有利于我的报告。

    傍晚,我费了半天劲爬进屋子,在地上躺下来。这样睡了大约两个星期,国王下令给我做床,用车运来六百张普通尺寸的床,要在我屋子里拼起来。一百五十张小床连在一起,长宽刚好合适,这样四层摞起来。但是我睡在上面没比光滑的石头地面好多少。按照同样的方法,他们给我准备了被褥、毯子和床单。对于一个像我这样过惯了艰苦生活的人来说,这些已经足够了。

    随着我来到的消息传播开来,引得无数富人、闲人和好奇人士纷纷前来观看。乡村里人都几乎走光了。要是国王不下令颁布公告制止这种骚乱,就会出现无人耕种无人理家的局面。于是国王明令那些已经见过我的人必须回家,没有朝廷的许可,不得擅自走近离我房子五十码的地方。大臣们倒是因此获得了可观的税款。

    与此同时,国王频繁召开会议,讨论对我如何处理的问题。我有位名望很高的特殊朋友,参与了此事的讨论。他后来向我证实,朝廷因为我的到来面临许多难题。他们怕我挣脱逃跑,我的伙食费太贵,可能引起饥荒。他们一度曾决定饿死我,或用毒箭射我的脸和手,很快就会将我处死。但是他们又想到,这么巨大的一具死尸腐烂以后,可能会在京城引起一场瘟疫,并且有可能在全国传播开来。就在这时,几个军官来到会议室门口,其中两个被召见,票报了我如何对待前面提到的六个犯人的事儿。我的这一举动在国王和朝臣们心中留下极好的印象。于是专门下令,京城九百码以内的老百姓,必须每天早晨送来六头牛、四十只羊以及其他食品供我食用;此外还要提供相应数量的面包、葡萄酒和其他饮料。这笔费用国王指令由国库开支。这位君主主要靠自己领地上的收人生活,除非重大事件很少向老百姓征税。老百姓只是战争发生随国王出征时,费用才需自己负担。国王又组成一支六百人的队伍做我的听差,并且发给他们伙食费以维持生计。帐篷搭在我的门两旁,十分方便。又命令三百个裁缝按照他们的式样为我做了一套衣服。雇了六个最伟大的学者教我学习他们的语言。最后国王还让他的、贵族的以及卫队的马匹在我面前训练,让它们熟悉我。所有这些命令都得到了执行。三个星期后,我的语言学习取得了很大进步。这段时间国王经常光临,非常乐意和我的老师一起指导我。我们已经可以在某些方面进行交流了。对于我,学到的第一句话就是表达我的愿望,让他给我自由。这句话我每天跪在地上重复。根据我的理解,他的回答是:必须经过时间的考验,没有议会的许可,我的愿望是不予考虑的。并且我首先必须“卢莫斯·凯尔明·皮索·德斯玛·隆·恩普索”,也就是宣誓与他和他的国家和平共处。不论怎样,他们都会很好待我。国王还劝告我要耐心、谨慎,赢得他及他的臣民的好感。假如他让几个军官来搜我的身,希望我不要见怪。因为我的身上可能带着武器,能和我这么大的庞然大物相配的武器,一定是很危险的东西。我说我可以满足陛下的愿望,随时准备脱下衣服,翻开口袋让他们检查。这番话我是一半儿用语言,一半儿用手势表达的。国王说让我接受两个军官的搜查是国家法律规定的;他也知道如果没有我的同意和帮助是不可能的。我的大度和正直给他留下了极好的印象,所以把手下的人交给我,他很放心。他们从我身上无论拿走什么,我离开这个国家时他们都会还给我的,或者照价赔偿。我于是用手拿起两个军官,先放入上衣口袋,接着又放人其他口袋;两只表袋和放着一些只是对我有用,对别人毫无意义的小必需品的秘密口袋没让他们搜查。一只表袋放着一块银表,另一只放着装有少量金币的钱包两位军官带着纸、笔和墨水,看到的每件东西都列了详细的清单。查完以后,我把他们放到地上,好让他们将清单呈交国王。这份清单后来我译成了英文,逐字抄录如下:

    第一,在巨人山(“昆卜斯·弗来斯纯”一词我这么翻译)大衣右口袋里,经过最严密的搜查,我们只发现一大块粗布,像陛下大殿里的地毯那么大。左面口袋里,找到一个巨大的银箱,带着金属盖儿,我们打不开。让他打开后,我们中的一个跨进去,发现尘土一样的东西没到腿的中部,尘埃扑面,呛得我们连打了几个喷嚏。背心右边口袋里,发现一大捆白色东西,很薄,层层相叠,有三个人那么大,用一根粗壮的绳子扎着,上面印着黑色图形。依我们愚见,可能是他们的文字,每一个差不多半个巴掌那么大。左边口袋里是一个机器样的东西,从后部伸出一排二十根柱子,像陛下宫殿前的栏杆。不好意思总是用问题麻烦他,只能猜测这东西可能是用来梳头的。我们发现让他听懂我们的话太困难了。在他的中罩衣(“兰弗罗”我这么翻译,他们指的是我的马裤)右边的大口袋里,有一个中空的铁柱子,约一人高,固定在一大块比柱子还大的坚硬的木头上,柱子的一边伸出一些大铁片,做得奇形怪状,不知道用来做什么。左边口袋装着另一个同样的机器。右边的小口袋里有几个圆形的扁平金属片,有红的,有白的,大小不等。白色的看来像银子,又大又重,我和我的同伴都搬不动。左边口袋里是两根形状不规则的柱子,由于我们站在口袋底部,轻易到不了柱子的顶端。其中一个被东西覆盖着,看起来是一个整体;但另一个的上端有一个白色的圆东西,有我们两个头大。两根柱子底部都有一块大钢板。因为害怕是什么危险机器,我们命令他拿出来给我们看。他把那东西从盒子里取出来,告诉我们,在他的国家,一个用来到胡须,另一个用来切肉。还有两个口袋我们进不去,他说那是表袋,就是中罩衣上端开着的两个狭长缝口,被他的肚子挤得很紧。右边表袋外挂着一条长长的银链,链子端[部连着一部神奇的机器。我们指示他拉出来看看链子底部到底是什么,原来是一个球形的东西,一半儿是银的,一半儿罩着透明的金属。透明的一边,我们看得见里面画着一圈奇怪的图形。想摸一摸,手指却被透明的物质挡住了。他把这东西放到我们耳边,听得见里面发出连续不断、水车一样的声音。我们猜想这要不是某种未知的动物、就是他崇拜的上帝。我们的推测更接近后者,因为他告诉我们(如果我们理解正确,他表达得很不准确),无论做什么,他都向这东西请教。他管它,1先知,还说他生命中的每一活动都    由它来确定时间。他又从左边口袋里拿出一张网,和渔民打鱼的网差不多大,像钱包一样可以开合,实际就是他们的钱包。我们发现里面有几个厚重的黄色金属,如果真是黄金,一定价值连城。奉陛下之命,我们认真搜查了他身上所有的口袋。据观察,他腰上的带子是一种巨兽的皮所制。左边挂着一把五人高的长剑;右边挂着一个袋子,里面又分成两小袋,每一小袋可装下三个陛下的臣民。其中一个装着些用重金属做成的小球,每个球有我们脑袋那么大,手要很有劲才举得起来。另一小袋装了一堆黑色颗粒,不大,也不是很重,我们一只手可举起五十多个。这就是我们在巨人山身上搜查结果的详细清单。他对我们很礼貌,对陛下的命令表示了应有的尊重。陛下荣登宝座八十九月第四天。签名封印。

    克莱弗伦·弗利罗克

    马尔西·弗利罗克

    这份清单给国王宣读之后,他虽然措辞极其委婉,还是命令我交出那几件东西。首先要我交出腰刀,我就连刀带鞘摘了下来。这时,他让三千精兵(当时正护卫着他)远远将我包围,张弓搭箭,随时准备射杀我。不过我没注意,当时我的眼睛全神贯注盯着国王。他接着要我拔出腰刀,虽然海水浸泡过,刀有些生锈,但大部分地方还是雪亮。我拔出刀,士兵们又惊又怕,立刻齐声叫喊。太阳当空,我来回挥舞着腰刀,腰刀反射出刺眼的光芒。国王确实气度不凡,比我想象的要镇静许多。他命令我将刀插回鞘里,轻轻扔到地上,离链子末端六英尺的地方。再接着他要我交出的第二件东西是那两根中空的铁柱之一,也就是我的袖珍手枪。我拔出枪,技他的要求,尽我所能地说明枪的用途。我只装上了火药,由于密封得好,火药才没被海水浸湿(所有谨慎的水手都会特别小心,防止火药进水这类不方便的事发生)。事先提醒国王不要害怕,然后朝天放了一枪。这次引起的惊恐比腰刀大多了。几百人跌倒在地,好像震昏了。国王虽然还站着,但也半天才回过神来。我像第一次交出腰刀一样,交出了两把手枪,还有火药和子弹。并嘱咐他,火药不能靠近火,丁点儿火星就能让它燃烧起来,把他的王宫炸飞。我又同样交出了表。国王很好奇,命令两个个子最高的士兵用杠子抬在肩上,就像英格兰的运货车夫抬着一桶淡啤酒一样。他对里面连续不断的声响和分针的走动,实在觉得好奇。因为他们视力比我们好,更容易看清楚分针的运动。国王询问了身边的学者,我虽然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但知道他们意见各不相同,分歧很大。没有我的重复,读者也可以想象出来。随后我又交出了银币、铜币,装着九枚大金币和一些小金币的钱包,小刀、剃刀、梳子、银制鼻烟壶、手帕和航海日记。我的腰刀、手枪和弹药包被用车运进了御库;别的物品都还给了我。

    前面说过,有一个秘密口袋我没让他们检查,那里面有一副眼镜(我的视力差,有时要戴眼镜)、一架袖珍望远镜和几个其他小玩意儿。这些东西对国王没有什么意义,我也没想自己贡献出来。并且我担心自己随便交出去,很可能会丢失或被弄坏。

(选自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02年2月出版的《格列佛游记》编辑:孙建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