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格林童话》)

雅各布·格林    威廉·格林

杨武能 杨悦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从前有个穷丈夫和穷妻子,他俩除去一间小茅屋便什么都没有,单靠着打鱼为生,穷得吃了上顿没下顿。可是有一天,丈夫在河边撒网,一网拉起来一条鱼,浑身都是金的。他正望着鱼吃惊,不想鱼却开始说话了。鱼讲:“听着,渔夫,你如果放我回河里,我就把你那小茅屋变成一座华丽的宫殿!”渔夫回答:“宫殿对我有什么用,我连吃的还没有哩?”“吃的我也让它有,”金鱼继续说,“宫里将摆着个大柜子,你打开柜子就会看见里面有一碗碗最好吃的东西,要多少有多少。”“要这样嘛,”渔夫说,我也可以满足你的心愿。”“是这样,”金鱼说,“只不过有个条件:你不能向世界上任何人透露你的幸福是哪来的,不管这个人是谁。你要说出一个字,就一切都完啦!

    渔夫把这奇怪的鱼扔回水中,走回家去。在从前立着他那小茅屋的地方,眼下果真矗立着一座大宫殿。他张大眼睛望了一会儿,才走进去,看见他老婆穿戴着一身漂亮衣服,坐在一间华丽的房间里。她满脸喜气,说:“当家的,怎么一下子成了这样?我真高兴呵!”“是啊,”丈夫回答,“我也高兴;只是我已饿得很厉害,先给我点吃的吧。”妻子说:“我没有什么吃的,在这幢新房子里也不知道去哪儿找。”“没问题,”丈夫说,“我看见那边有只大柜子,去打开瞧瞧!”妻子一开柜子,里边便蛋糕呀肉呀水果呀酒呀全摆得好好的,叫人看着直冒口水。妻子高兴得叫起来:“我的心肝,你还有什么好要的?”夫妻俩马上坐下来,一起吃喝开了。吃饱了,妻子问:“可我说,当家的,咱们所有这些财富是哪儿来的呀?”“唉,”丈夫回答,“别问我这个,我不能告诉你。我要告诉了任何人,咱们的幸福就失去啦!”“好,”妻子说,“既然不能让我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了。”可是呢,她讲的并非真话,而是她白天黑夜都不再安宁。她缠丈夫,磨丈夫,直到他最终忍耐不住,讲出来一切—一切都是一条金鱼给的,为此,他放掉了曾经捞到的这条怪鱼。话刚出口,华丽的宫殿和柜子立刻消失得没了影儿;他俩又坐在原来的破渔舍里。

    丈夫不得不从头开始他的打鱼营生。然而命运注定,他又—次打到了那条金鱼。“听我说,”金鱼又讲,“要是你放我回水里。我愿意把宫殿连同那个装满烧烤食物的大柜子再给你,只是你得坚持住,千万别泄露你从谁那儿得到的。否则—切又会失去。”“我一定小心。”渔夫问答。同时把金鱼扔回了水中。家里突然一切又恢复到前些时荣华富贵的样子,妻子也喜气洋洋,只是好奇心却不让她安宁,没过几天她又盘问起丈夫来:这是怎么回事呀?他怎样弄到了这一切呀?丈夫沉默了一段时间。可她终于搞得他很恼火,—张口把秘密暴露了出来。转眼间,宫殿没影儿了。他俩坐在从前的小茅屋里。“这下你开心啦!”丈夫说,“这下咱们又该挨饿喽。”“唉,”妻子回答,“我宁肯没有那样的荣华富贵,也要知道它的来历,要不我别想安宁!”    丈夫又去打鱼,过了一些时候偏偏第三次捕到了那条金鱼。“听着,”金鱼说,“我看清楚了,我注定要一次次落到你手里。带我回家吧,把我切成六块,两块给你妻子吃,两块给你的马吃,还有两块埋进地里,这样做你会有福的。”渔夫把金鱼带回家,按照金鱼说的做了。于是。埋在地里的鱼块长出来两棵金百合。那马产下两只金马驹。渔夫的妻子呢,则生了两个纯金的娃娃。

    两个娃娃慢慢长大了,魁伟而又英俊;两棵百合和两匹马也随着长大起来。一天,他们说:“爸爸,我们要骑上自己金马,到世界上去。”父亲却忧伤地回答:“要是你俩离家走了,我又不知道你们过得怎么样,我真受不了啊!”儿子们说:“这两棵金百合还在家里嘛,看它们你可以知道我们过得怎么样:它们是新鲜的,我们就健康;他们枯萎了。我们就病啦;它们要是倒掉,那我们就已死去。”小伙子骑着马走了。来到——家饭店。店里有许多人,他们看见两个金娃娃,便开始笑他俩,讥讽他俩。其中一个听见嘲讽,感到羞耻,不愿再去见世面,又回到了父亲身边。另一个却骑着马继续朝前走。到了一片大森林前面。他想往里去。人家告诉他:“不行。去不得啊,森林里到处是强盗,会害你的。特别是他们见你是金的,你的马也是金的。就—定会把你们杀死啊!”可小伙子没被吓着,而是说:“我非走过去不可!”说着拿些熊皮来把自己和马一起裹上,一点金子不露在外边,然后便催马走进森林。他走了一段,突然听见小树丛中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有几条嗓子在交谈。  —边在喊:“那儿来了个人!”另一边应声说:“让他去吧,是个披熊皮的穷光蛋,跟教堂里的耗子一样毫无油水,弄他干什么!”这样。金娃娃侥幸地通过了森林,没出任何事情。

    一天。他来到一座村庄,见到—个姑娘,这姑娘漂亮极了,他真不信世界上还会有姑娘比她更美。他非常非常喜欢姑娘,就走过去对她说:“我打心眼儿里爱你呵,你肯做我的妻子吗?”他呢也很中姑娘的意,她因此回答说:“是的,我愿意做你的妻子。一辈子对你忠诚。”于是一起举行婚礼。谁知就在他们最快乐幸福的时候,新娘的父亲回家来了,—见女儿在结婚,惊讶地问:“新郎呢?”女儿指指仍旧裹着熊皮的金娃娃。父亲一见大为恼怒,说:“一个披熊皮的穷鬼永远别想娶我女儿!”说着就要去杀他。新娘苦苦求父亲说:“他已经是我丈夫,我打心眼儿里爱他哟!”终于使父亲心软了。可是,他到底还是想不通,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想去看看女婿是否真是个下贱的穷叫花子。哪知道他一看,却看见床上睡着个英俊漂亮的金小伙子。熊皮被脱下来扔在了地上。他连忙退回去。心想:“好在我息了怒,不然就干大傻事喽!

    当时,金娃娃还在做梦。梦见他正追赶一头美丽的梅花鹿。早上醒来便对新娘子讲:“我想出去打猎。”新娘子很担心,求他留在家里,说:“你很容易遇到不幸啊!”金娃娃却回答:“我一定得去。”他起床来,向森林里走去,没走多久,面前果然出现一只高傲的梅花鹿,跟他梦见的一模一样。他举起猎枪准备射击,梅花鹿却飞快跑了。他跟踪追去,跳过一道道壕沟,穿过一丛丛灌木。追了整整一天仍不知疲倦。可是傍晚。梅花鹿却一下从他眼前消失了。金娃四处张望,看见一所小屋,屋里坐着个巫婆。他敲敲小屋的门,老婆子走出来问:“天这么晚了,你到密林里来干什么?”他说:“您没见—头梅花鹿吗?”“噢,”老婆子回答,“我知道那头梅花鹿。”说话间,一只跟着巫婆出门来的小狗,冲着小伙子吠叫得很厉害。“住嘴。你这可恶的癞蛤蟆。”他说。“要不我—枪打死你!”老巫婆一听火了:“什么,你要打死我的小狗!”说罢把他—变,他躺在地上,成了—块石头。新娘子等啊等啊仍不见他回来,想:“一定真出了我非常害怕和担心的事啦!

    可是在金娃娃家里。他兄弟站在金百合前,看见一棵已经倒了。“啊,上帝,”他叫起来,“我的兄弟大祸临头了,我一定得去,看还有没有可能救他。”父亲说:“别去吧,要是把你也失去了,叫我怎么活哟!“儿子却回答:“我一定得去!”说着,他骑上自己的金马走了,走啊走啊。终于到了他兄弟变成石头躺在里边的大森林里。老巫婆走出房来叫住他,打算也对他作法;可他不靠近她,而对她说:“你要不让我兄弟活转来,我开枪打死你!”尽管极不愿意,老婆子还是用手指碰了碰那石头。突然,它恢复了人形,活啦!两个金娃娃很高兴又见面了,又是亲吻,又是拥抱,然后一道骑马定出森林。一个去自己的新娘身边,一个回到父亲家里。父亲见他回来,立刻说:“我就知道你已救了你的兄弟,因为那棵金百合突然又立起来,照常开花喽。”从此以后,他们快乐地活着,一辈子都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