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来梅市的乐师

(选格林童话》)

雅各布·格林    威廉·格林

杨武能 杨悦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译者简介]

杨武能 男,1938年生,重庆人。1962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德国文学专业,任四川外语学院助教、讲师。1981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获硕士学位。1983年任四川外语学院副教授、副院长,1986年破格晋升教授。1990年调入四川大学,1992年创办欧州经济文化研究中心,任中心研究员兼主任。现兼任文学院教授和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博士点博士生导师。他大学时代就开始发表译作。已出版《浮士德》、《少年维特的烦恼》、《阴谋与爱情》、《海涅抒情诗选》、《茵梦湖》、《格林童话全集》等经典译著20余部;1979年开始发表歌德研究、德语文学研究以及比较文学和文学翻译理论的论文,已出版《歌德与中国》、《歌德抒情诗咀华》、《走近歌德》和Goethe in China(德文专著)等学术著作4部,以及《歌德文集》(14卷)和《世界中篇名著金库》(10卷)等编著十余种,在国内外发表论文数十篇;也从事散文创作。他于歌德研究、德语中短篇小说理论研究和中德比较文学研究方面有所开创,以歌德的译介、研究和中德文学关系研究享誉海内外。1983年获联邦德国富有世界声誉的洪堡研究奖学金,先后在德国海德堡大学、波恩大学、柏林自由大学和明斯特大学研修。十余次赴德国、奥地利、日本、加拿大等国和香港讲学、出席国际学术会议。论著《歌德与中国》等多次获得省、市政府颁发的优秀社科成果奖,散文获省内多种奖。1992年获国务院"政府特别津贴"。

 

    从前有入养了一头驴。很多年来,这头驴就任劳任怨,一袋一袋地替他往磨房驮麦子。可眼下,驴的体力渐渐用完了,干起活儿来一天比一天不如人意。于是,主人想除掉它,好节省一份饲料。可驴发现情况不妙,就逃走了。它走在前往布来梅的大路上;它以为,它总可以去当一名市立乐团乐师吧。它走了一会儿,发现在路上躺着一条猎狗。猎狗气喘吁吁的,像是跑得很累。“喂,狗老兄,干吗哨得这么厉害?”“唉,”猎狗叹道,“咱老啦,身体一天一天虚弱,也不能再去打猎,主人就想打死我,我只好溜了。可现在叫我拿什么挣饭吃呢?”“告诉你,”驴说,“我正要去布来梅,准备当市立乐团的乐师。一块儿走吧,让乐团也收下你;我弹琉特琴,你敲铜鼓。”

    狗挺满意,它们便一起往前走。走了不多会儿,它们看见路边上蹲着一只猫,一脸晦气倒霉的样子。“喂,猫老弟,什么事这么不顺心啊?”驴问。  “命都快保不住,还能开心吗?”猫回答。“我因为上了年纪,牙齿钝了,喜欢呆在火炉背后打呼噜,不肯再奔来跑去逮耗子,主妇就想淹死我。眼下我虽说逃出来了,可谁能告诉我该上哪儿去啊?”——“跟咱们一块儿去布来梅,你可是奏小夜曲的行家,同样好当一名市立乐团的乐师。”

    猫觉得这个主食不错,也跟着去了。随后,三个逃亡者打一座农庄前边经过,看见大门上蹲着的一只公鸡在拼着老命叫。“你想干什么哟,叫得人家毛骨悚然的?”驴问。“我是在预报好天气,” 公鸡回答,“因为今天是圣母玛利亚为圣婴基督洗晒小内衣的日子。可是明天星期日要来客人,我家主妇已狠下心告诉女厨子,她明儿个要吃用我炖的汤;今天晚上我就得让人砍掉脑袋啦!这会儿我伸长脖子拼命喊,不喊就没有机会了哟。”“哎,瞧你说的!驴道。“跟咱们走不更好吗?咱们去布来梅,到那儿不比等死强!体有一副好嗓子;要是咱们一道奏起乐来,准保不赖喽。”公鸡接受了建议,四个伙计便一同前进。

    可是,它们一天赶不到布来梅城,傍晚就走进一片树林,准备在里边过夜。驴和狗躺在一棵大树下,猫和鸡却上了树,而鸡更飞到了树梢顶,那儿对它来说最安全。快睡着时,鸡再一次环视四面八方,突然觉得看见远处有一点亮光,便对伙计们喊道,在不很远的地方必定有所房子,还点着灯哩。驴说:“那咱们就起来搬过去吧。这边睡的地方太糟糕。”狗也认为,要能找到几根带着点儿肉的骨头,对这来说倒挺好。于是乎,它们就向有亮光的地方迁移,并且很快看见那亮光越来越鲜明,越来越巨大,最后,在它们面前出现了一座灯光明亮的强盗窝。它们中驴的个头儿最大,便走到窗户前,窥探房里的动静。“瞅见什么啦,老灰毛儿?”公鸡问。“噢,”驴回答,“一张餐桌上摆满了好吃的好喝的,强盗们正围着桌子大饱口福呐。”“这对我们倒是不错。”鸡说。“可不,可不,唉,要是我们坐在那里就好喽!”驴说。

    于是动物们赶紧商量怎么才能把强盗们赶出去,并且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驴必须把两只前脚搭上窗台,狗再跳上驴背,猫又跳到狗背上,而最后鸡才飞上去,蹲在猫的头顶。架势摆好了,随即发出一个暗号。它们便齐声合唱起来。只听驴在吼,狗在吠,猫在叫,鸡在啼;紧接着它们就冲破窗户,进入房内;破碎的玻璃哗啦哗啦掉到了地上。强盗们让这可怕的吼叫吓得跳起来,硬以为是鬼来了,惊恐万状地逃进了森林里。这下四个伙计就坐上桌子,高高兴兴地吃喝剩下的东西,那样子就像已饿了四个星期肚皮似的。

    四位乐师吃饱了,便吹熄灯火,各人就其习性为自己选择一个舒舒服服睡觉的地方。驴躺在粪堆上,狗趴在门背后,猫缩在灶头温暖的炭灰中,鸡则飞上了屋梁。大伙儿走长路都疲倦了,很快就已睡着,半夜过后,强盗们远远地瞅着房子里不再有亮光,似乎一片清静,他们的头目便说:“咱们可不能当胆小鬼!”说罢派了一个同伙去侦查房子内的情况。这家伙发现四处静悄悄的,于是模进厨房,想点上灯,他把忽闪忽闪的猫眼睛当成了燃着的炭块儿,便伸过一根火柴去接火。可猫却不喜欢开玩笑,一下子蹦到他脸上,又是吼,又是抓。强盗吓得要命,拔腿就跑,想从后门选出房子,睡在那儿的狗跳起来,一日咬住了他的腿。他从院子里的粪堆旁跑过,驴又用后蹄子狠狠给他一记。睡在房梁上的公鸡被响声吵醒,来了精神,也冲着下边“咯一咯一咯一”大叫起来。强盗没命地逃回到头目跟前。说:“哎呀呀,那屋里蹲着个可怕的老妖婆,她冲着我又是吼,又是用她的尖指头抓我的脸。在门口埋伏着一个拿刀子的人,把我的腿刺了一刀。院子里还躺着个黑呼呼的大怪物,用棒槌狠狠地揍我。屋顶上却坐着审判官,大叫着:‘把坏蛋抓过来!’我只好逃跑啦。”从此,强盗们不敢再进那所房子。四位布来梅的乐师在里边却过得挺自在,不想再搬出来。讲这故事的最后一个人,他眼下还活着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