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

(获童话名家奖)

 王  蔚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阳光口袋,还有倔巫婆

    天天下大雨,巫婆村的天空阴沉沉,巫婆们脸色阴沉沉,有的巫婆还乱发神经病,互相打架,吵嘴,这都是因为天气不好。

不过,好巫婆家里却有阳光。阳光就装在一只只口袋里,打开一只,好巫婆院里的一天就阳光灿烂。这都是她乘着好天气收集起来的。现在,她就把阳光一袋一袋送给邻居们,口袋渐渐送完了。可雨还在下,下呀下,下呀下……,好巫婆坐不住了,她乘上飞篮,带上许多空口袋,要到遥远的、不下雨的地方去收集阳光。

飞了很久很久,飞离了阴沉沉的云和雨;飞了很久很久,飞到了沙漠上,那儿的阳光真多,好巫婆使劲往口袋里装呀装,没想到,太多的阳光把袋子全撑破了。

好巫婆坐在一棵孤零零的大树下,真沮丧。不料,大树用树丫拼命拍打好巫婆,还一个劲说,“我热呀——,我热呀——”

这棵树倔头倔脑的,好面熟啊!这不是倔巫婆嘛!她可是在巫婆村失踪好久了。

多年以前,倔巫婆来到沙漠,变成了一棵树,只是,她被太阳晒昏了头,忘了自己的巫术,不能从大树变回巫婆了。今天真幸运,好巫婆把大树变回了倔巫婆。

巫婆村那儿,雨还在下呀下……,一个个屋顶都漏了,屋里积满水,桌椅浮起来,吃饭的时候,要像划船一样划着椅子追着桌子跑,不然就挟不到菜,所以她们总吃不饱,脸色更难看了。

这当儿,好巫婆带着倔巫婆回来了。

没能带回阳光,好巫婆对大家感到很抱歉。但是,倔巫婆让她别担心。

倔巫婆晒了好多好多年的太阳,却没遇过一滴水,她浑身滚烫滚烫,还直冒烟儿。她刚走进积水的家,一屋子水就咕嘟咕嘟沸腾起来,不一会儿全蒸发掉了。

倔巫婆一家一家去看望老邻居,顺便就把人家的水都蒸发掉了。

第二天,她还把罩在巫婆村上头的一大团云给蒸得不见了。倔巫婆还发誓,她要把全巫婆村的水蒸发得一干二净,大家吓得赶紧拉住她,“我们不喜欢水灾,可我们也不喜欢旱灾呀!请你手下留情,不要再犯倔啦!”

                         

乱巫婆找不到自己

乱巫婆总是很累,因为她一天到晚都在找东西,她的家乱成一团,东西堆得像小山。

一起床,她就开始找洗脸毛巾,但是屋里哪儿都没有,最后,到屋顶上才把毛巾找到了,除了毛巾,屋顶还扔着椅子、箱子、面盆、箩筐……,对了,还有两本巫术书!

一想到巫术,乱巫婆就忘了洗脸,趴在屋顶上看起书来,书看了一半,又想起衣服还没洗,她跳下屋顶去井里打水。

洗完衣服找地方晾,晾衣绳又不知去向,得了,就晾树上吧。晾好衣服回屋去,却不料晾衣绳就拴在门口,一进门,绊了个大马趴,乱巫婆头上跌了个大包,好疼!她又开始翻箱倒柜找药水,半天,药水没找到,倒找出一瓶酒,得,喝点酒止止疼吧,咕咚咕咚……,一不小心,酒喝得太多,她醉了,疯疯颠颠跑了出去……

乱巫婆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好巫婆床上,好巫婆说:“乱巫婆呀你太乱,乱得连家找不着,害我一夜没合眼,我得把你送回去!

刚一到家,乱巫婆就想起她的巫术书,团团乱转地找,还让好巫婆一起找,等把屋里的东西全都给扔上了屋顶,却又发现书是洗衣服时掉在了井里,二话不说下井去捞,不料屋顶因为压了太多东西,“轰隆——”一声塌了下来,变成了废墟……

乱巫婆顾不上屋子,只管在井里捞呀找呀,除了巫术书,还捞上来一把牙刷,两把梳子,三根筷子,四只鞋子,难怪乱巫婆一天到晚逢头垢面,邋里邋遢,头发像乱草,袍子像拖把……

到处乱得一塌胡涂,乱巫婆都不管,她坐在废墟边读起书来,学巫术是一件重要的事,可是,她到现在也没能把书看完,学到个像样的巫术,怎么会这样?乱巫婆不知道,那正是因为她太乱了。

这当儿,乱巫婆的书还是读不好,因为废墟里有人在喊救命,这不是好巫婆的声音吗?

乱巫婆捶捶腰赶紧爬起来,扑到废墟上找好巫婆,真累啊!她翻呀拣呀,呼哧呼哧喘粗气,忙到三更半夜,忙到天快亮了,终于找到了好巫婆。

只是,当好巫婆刚刚伸出头来,却发现,乱巫婆又把她自己给埋进了废墟……

 

闲巫婆与唾沫河

闲巫婆本来很悠闲,吃吃饭,睡睡觉,养养花,种种草,夜晚弹弹琴,白天唱唱歌,这可真是好。但是有一天,她闲不住了。

为了多找点事做,闲巫婆从咸巫婆的烟囱钻进去,偷看咸巫婆吃什么,然后,她满巫婆村跑着,飞着唾沫报告大家一个大消息:咸巫婆吃鱼,让鱼刺扎穿了脖子,哎哟真好笑!

她还从酸巫婆窗口伸进头去,偷看酸巫婆在干什么,“不得了啦——”闲巫婆到处飞唾沫,“酸巫婆在跟青蛙谈恋爱,一面又给瘌蛤蟆写情书,她不是一个正经的好人!”

巫婆村飞满了闲巫婆的唾沫,她真是忙得不得了,还钻到糖巫婆床底下偷听。

“好可怕呀,糖巫婆直打呼噜,还尽说梦话,她说要把俏巫婆杀掉哪!”

俏巫婆听到这话,气得骂糖巫婆是神经病,酸巫婆听到了,去告诉糖巫婆,糖巫婆说,“你才发神经,谁不知道你在跟爬山虎搞对象?”咸巫婆听到了,以为是说她,“谁说我坏话,谁就是神经病!”俏巫婆说,“你们都是神经病!”倔巫婆说,“谁说我是神经病,我就跟她没完!”烦巫婆说,“谁要跟我没完,我就骂她神经病!”……

巫婆村吵成一团,唾沫越飞越多,把大家的脚面都淹没了,可是谁都没发现,一个个像疯子一样吵呀吵。

好巫婆说,“好啦好啦——,大家都不要发神经病!”大家一听,就围住好巫婆,“你才是神经病,你才是神经病!……”大家的唾沫都汇成了河,把好巫婆淹没了,她赶快让飞篮把自己带上半空。

巫婆村吵翻了天,唾沫河越涨越高,有的巫婆划起了船,有的巫婆拼命挤上飞篮,大家挤来挤去,有的就掉了下去,在唾沫河里游泳,有的吊住飞篮乱喊乱叫,每个人都怪别人唾沫太多,所以才闹了水灾……

唾沫河越涨越高,淹掉了很多房子,有的房子,只剩下一个屋顶,好多巫婆哆哆嗦嗦爬在屋顶上,大家不敢再开口了,特别是闲巫婆,她用袜子把嘴巴绑了起来。

屋顶上的巫婆们,眼巴巴等啊等啊,盼啊盼啊,唾沫河的水退得真慢呀!

 

     有一天,巫婆们突然发现,村里走来了一条很长很长的腿,过了一会儿,又走来一条很长很长的腿,大家围拢来,仰着脑袋往上看,好半天,才发现,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高的人,她的腰齐着山头,她的脑袋在云里面……

想不到的是,这也是一个巫婆,因为长得太长了,她总是找不到地方住,只好到处流浪。这回,她既然来到了巫婆村,巫婆们无论如何也要把她留下来了。

大家齐心协力,帮长巫婆做了一张床,这张床跟小河一样长,还造了一个屋子,这个屋子跟宝塔一样高。长巫婆很感激大家,她愉快地跟巫婆伙伴们生活在一起。

这天,忙巫婆带着一些伙伴们到深山采蘑菇,采了好多蘑菇。回家的路上,走啊走啊,大家都累坏了,长巫婆就把大家的篮子都挂在自己长长的胳膊上,大家好轻松。

走啊走啊,下起大雨来,山洪爆发,山涧里的独木桥给冲毁了。长巫婆就往下一趴,身体架在两岸,让大家从她身上走过。

雨下个不停,天越来越黑,路都看不见了,长巫婆站直了,踮起脚,一伸手,揪下头顶上一团乌云,一扔,把它扔得远远的。雨一下子就停了,真好!长巫婆又踮起脚,一伸手,够到一颗星星,她把星星拎在手上,给大家当灯笼。路上明晃晃的啦,大家越走越快。

回到了巫婆村,大家饿坏了,住在山腰上糖巫婆,蒸了好多好多甜糕,招呼大家去吃。长巫婆最累,也最饿,但她一回到宝塔那么高的房子里,就一步也走不动了。

忙巫婆关心长巫婆,她向好巫婆借了飞篮,把甜糕给她送去,可是,等她到了宝塔一样高的房子里,却发现长巫婆坐在窗边,正在大口大口吃甜糕,原来,长巫婆只消把手伸到山腰上,伸到糖巫婆的窗口里,就能从蒸笼里拿糖糕啦。

既然长巫婆不需要帮忙,忙巫婆就带着一篮甜糕,回到自己山脚下的家,可是她一进门,就见窗口伸进一只手,这不是长巫婆的手吗?它正一块一块往桌子上放甜糕哪!

长巫婆可真周到啊,忙巫婆好感动,她也顾不上吃甜糕,又忙着把一篮子甜糕给别人送去了。

 

    一整个冬天,熊巫婆都不跟人打交道,因为她像熊一样喜欢冬眠。村里有棵老枯树,熊巫婆就住在树洞里。可是春天来了,又笨又重的熊巫婆不得不起来了。

远远地,走来一个卖唱的盲孩子,他牵着狗,摇着铃,边走边唱。春天真好啊!

但春天却让熊巫婆很不开心,她真希望一年四季都是冬天,她好没完没了睡下去。

   “不行,我现在就要冬眠!”说着她又钻回树洞,从洞里伸出一条巫术白毛巾,向空中甩呀甩,不一会儿,天上就下起大雪来;她再伸出一条黑毛巾,向天上甩呀甩,不一会儿,天就黑了。熊巫婆可满意了,缩进洞里呼呼大睡起来。

等盲孩子走到村里,这里已经变成冬天了。但盲孩子并不知道。

天黑了,巫婆们也睡了,睡着睡着,听到一阵铃铛,一阵歌声,盲孩子唱着春天和太阳,歌声真好听,大家纷纷起床来,拿东西请他吃,还问盲孩子,“春天怎么没了呢?”

    盲孩子喝着热汤说,“现在不就是春天嘛?”这时,春天女神正从天上路过,见这儿竟变成了冬天,忙扔下了一颗春天的种子,扔进盲孩子的铃铛里。盲孩子一摇铃唱歌,就有花瓣从铃铛里飞出,春天就又来了。他一路摇着铃,唱着歌,往各个地方送春天去。

到处都飘满花香的时候,熊巫婆打了一个大喷嚏,醒了,她听到一阵阵歌声,又看到一个边走边唱的盲孩子,熊巫婆摇摇晃晃爬出树洞,“我得让他闭上嘴!”熊巫婆跟着盲孩子,“喂,喂,别唱啦小不点儿,你吵得我睡不着觉啦!”

    “喂喂,小不点儿,你的嗓子怎么这么亮呀?”

“喂喂,小不点儿,你怎么唱得这么高兴呀?”

盲孩子没有听见,他继续唱着,“春天里,百花香,啷里格啷里格啷里格啷……”

“喂喂,小不点儿,呃……,春天里,百花香,啷里格啷里格啷里格啷……”熊巫婆也跟着唱了起来。“这是怎么啦?”熊巫婆心里直嘀咕,“我不是打算睡觉来的?”可是,在春天里唱歌有多高兴啊!熊巫婆像中了巫术似的,除了唱歌,什么也顾不上了。后来,熊巫婆就跟盲孩子送春天去了,听说她现在连冬眠都不喜欢了,这件事情可真有点怪。

 

两个巫婆的树房子

    一场龙卷风来了,巫婆村被吹得乱七八糟,一片混乱中,似乎还有房子给卷走了,这是谁的房子?

是忙巫婆的。当时,她正在家里忙着擦地板,结果,跟房子一起,被风卷到了很远很远很远的地方。

忙巫婆找不到回家的路,只得先在这里住下来。但是,她的房子都变成碎片,散落在四处。

这里是一座石头山,除了几根小草,没有树木可以盖房子。忙巫婆东跑西跑,东找西找,什么收获也没有。忙巫婆闲不住,她拣了房子的碎片——一块小木头,用身边的水果刀,把它刻成一个袖珍小房子。

小房子太小,根本住不进,忙巫婆只能望“房”兴叹。

正在无可奈何,又见一个房子被龙卷风抱着,从天而降,房子掉下来摔成碎片,滚出了憨巫婆。

两个老邻居见面,互相安慰。憨巫婆有一个能把人变小的巫术,她就把两人都变成了袖珍小人,好,可以住进袖珍小房子了。

两个小人儿,只须吃一点点草籽,喝一点点露水就能生活了。但她们并不满意,忙巫婆每天给小房子浇水施肥,小房子发出了树叶树枝,渐渐长大了;憨巫婆每天念咒语,让两人跟着房子一起长。

自从不见了两个巫婆,好巫婆经常乘着飞篮,带着几个朋友在天空搜寻。这天,她们飞到一座石头山,看见光秃秃的山上,却有一棵参天大树,好奇地飞下来一看:一个大大的树屋子,里面住着两个多年没见的人。

久别重逢,大家分外高兴。有人建议用绳子吊起树屋子,让飞篮带着它和大家一起回巫婆村。可是,树屋子的根已经生得太深,它一动都不动。

既然树屋子喜欢长在这儿,那就让它在这儿吧。忙巫婆和憨巫婆乘上了飞篮,飞篮升空了,她俩在天上向树屋子挥手,还掉眼泪呢。

不过,从这以后,只要想念树屋子,好巫婆都会带她们回来看看,还常有朋友跟着来这儿度假呢。

       

屋脊上的酸辣巫婆

辣巫婆热情欢快,最喜欢穿着红裙子,在屋脊上载歌载舞。她的屋脊又薄又削,但她从来不会掉下去。

很多人都喜欢辣巫婆,在下面跟着她又唱又跳,尽管辣巫婆红裙子一旋转,就会散发出又香又辣的味儿,让人打喷嚏,流眼泪。

有的人先是呛得受不,逃得远远的,可是不一会儿又试试探探回来了。这就是辣巫婆的魅力。

    但是酸巫婆酸溜溜地说,“这有什么呀?我比她更有魅力!你们等着瞧!”

这天,她用酸菜叶缝了一条绿裙子,爬上辣巫婆的屋脊,要表演给大家看。可她刚一上去,就滚了下来。酸巫婆不放弃,继续往上爬,可这回又踩到烟囱,从烟囱里面掉下去,正好掉在锅盖上……

但她还是她再次爬上屋脊,对辣巫婆说,“你拉着我跳,我准跳得比你好!”

辣巫婆就拉着她跳。这回,她倒是没掉下去,可她被辣巫婆呛得打喷嚏,流眼泪,东倒西歪,结果,反把辣巫婆给撞了下去。

酸巫婆得意了,她摆了个姿势,一亮相,只是,怎么没动静?

往下一看,一个观众也没有。就在院子另一边,辣巫婆正载歌载舞,所有人都围着她,喝彩打拍子,又扭又摆

酸巫婆太难受了,她踉踉跄跄跑回家吃醋,酸巫婆最擅长酿醋,也最爱吃醋。

打开一坛醋,抱起咕咚咕咚喝下去;打开第二坛醋,抱起来……

可是,开晚会的巫婆们都闻到了醋味儿,她们冲进来,“你的醋好香啊——,拿点给我们去烧晚宴吧——”

第二坛、第三坛醋被大家抱走了,她们还烧了美味的菜,请酸巫婆去吃,大家纷纷说,“今天晚上的快乐,是酸巫婆和辣巫婆带给我们的,她俩可真棒!”

酸巫婆愣了半天,心想,“早知这样,我何必到屋脊上去出洋相呢?”

 

   

   忙巫婆对痴巫婆很有意见,“你呀,正经事不干,就知道发痴!”

   瞧,痴巫婆一早起来,就爬到树上跟鸟妈妈聊天,一起捉虫子,她最喜欢体验鸟的感觉,就成了鸟的好朋友。

忙巫婆捉了一只大鸟,养在笼子里,痴巫婆就挤到笼子里去跟大鸟作伴,大鸟不吃不喝,她也不吃不喝,搞得忙巫婆不好意思,只好放了大鸟。

有时候,痴巫婆还会飞。

不管白天黑夜,痴巫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睡着了,她一睡着,就爱梦游,梦游的痴巫婆会像鸟一样,自由自在到处飞。

这天,忙巫婆为了让痴巫婆不发痴,就拉着她干点正经事——煮饭,可是,饭煮着煮着,痴巫婆睡着了,她突然浮了起来,带着一锅饭飞走了。

    忙巫婆在下面直叹气,直跺脚,“不行不行,我一定要改掉她的痴毛病!”

第二天,忙巫婆又拉着痴巫婆剥花生,痴巫婆不想干,“不好玩,剥花生很无聊!”可是她拗不过忙巫婆,只得坐下来,剥着剥着,她又睡着,开始梦游了。

忙巫婆一看她飞起来,忙去抓她,可是,痴巫婆没被拉下来,忙巫婆却被拉上了天。

忙巫婆一天到晚忙个不停,从来没上过天,她吓得大喊大叫。

可是,等痴巫婆带她飞到上空,忙巫婆往下一看:阳光下,一堆没剥的花生,金黄金黄的;一堆剥好的花生,粉红粉红的;院里的树,碧绿碧绿的:自家的屋顶,油黑油黑的;四周的山峦,青翠青翠的……

忙巫婆从来也没注意,自己住在这么好看的一个地方,她都看呆了……

看得正高兴,痴巫婆却突然醒了,一醒来,她就不会飞了,忽悠——,两人都掉了下去,栽到了花生堆里,鼻青脸肿。

然而,从此以后,忙巫婆再不反对痴巫婆梦游了,她倒希望她下次梦游时间长长的,而且,一定要带上她。

至于正经事嘛,倒可以慢一点做了。

 

  凶巫婆和小棍棒

凶巫婆长了一对铜铃大眼睛,眼睛一瞪,可真是凶。凶巫婆认为,她是一个好人,只不过有点凶罢了。

凶巫婆懂得一些星座知识,她开了一个夜校,收了好多巫婆当学生,她自己当老师,举着一个小棍棒——这是她的教鞭,给大家讲课。

这天讲着讲着,看见乱巫婆在那儿挠痒痒,凶巫婆马上瞪起铜铃大眼睛,大声命令道,“小棍棒,给我打!”小棍棒就从她手上跳起来,直扑乱巫婆,噼噼啪啪打手心,乱巫婆的手又红又肿,她哭着跑回家,不来上课了。

小棍棒是凶巫婆的法宝,它可听凶巫婆的话了。大家都不敢挠痒痒了,继续听凶巫婆上课。可是,憨巫婆跟糖巫婆悄悄说起小话儿来,凶巫婆又喊道,“小棍棒,给我打!”

憨巫婆和糖巫婆给打得抱着脑袋逃出了教室。一会儿,痴巫婆看着窗外,发着呆,渐渐走神了,被凶巫婆叫起来,让小棍棒打屁股,痛得她坐都坐不下。

急巫婆站起来说,“老师,你也太凶啦!”

    “什么?你还敢顶嘴?小教鞭,给我打!”

大家一个一个都跑了,凶巫婆急了,“你们不能走!我还要上课哪,我可是为你们好哇!”

再也没人愿意理睬凶巫婆了,她好寂寞啊,每天只能看着天空发呆,跟小棍棒唠唠可叨叨,可小棍棒除了服从命令,什么话也不会说。

凶巫婆没劲透了,只好一个人到外面乱走,走着走着,天黑了,一大群巫婆在村口开着篝火晚会。凶巫婆眼巴巴地看着,羡慕得口水都流了出来。她终于挤进人群大喊起来,“为什么你们不带我玩?为什么?”

“因为你太凶啦!”   

    凶巫婆一听,铜铃眼一瞪,“谁敢说我凶?小棍棒,给我打!”

    巫婆们全都跑了。

    凶巫婆一屁股坐在地上,哇地一声哭了,“你们为什么不跟我玩呀……”

好巫婆屋顶上一团云

好巫婆一觉醒来,发现外面下着极大的雨,雨水没完没了,好巫婆院里积水了,屋子里进水了,她从来也没见过这样的雨。

情况紧急,她赶紧挖沟排水,可是水怎么都排不出去,就在她院里打转,越积越深,没过她的腿,没过她的腰……

没办法,她赶紧挖洞,让水往下流,拼命挖呀挖呀,挖呀挖呀……,洞越挖越深,越挖越深,变成了一个深深水井。好巫婆钻在水井里,挖呀挖呀,挖呀挖呀……,连口气也顾不上透。

没完没了的水往下灌,她也只能没完没了挖下去。

结果,她把地球挖通了,挖到了美国。美国那一头,正住着洋巫婆,她的家里,突然像井喷一样进了水,洋巫婆赶紧跳进水里,游下去看个究竟,游啊游啊,钻啊钻啊……

结果,洋巫婆与好巫婆在地球中心会面了。

水仍然涌个不停,两人只好一同游去好巫婆的家。

仔细张望天空,一团黑云死死地罩在上头。不行,得把它搬走,两个巫婆一个乘飞篮,一个骑扫帚,飞上半空,共同念着咒语,将这可恶的黑云团搬起来,往远方的海洋扔去。

她俩都没发现,云团上正趴着坏巫婆,她正在那儿闭着眼睛念咒语,“大雨大雨下不停,淹掉好巫婆,去了我眼中钉……”

云被扔走了,坏巫婆还在这儿,她没有了可趴的东西,就一头直栽下去,栽呀栽呀,栽呀栽呀,怎么老不落地呢?

因为,她栽进好巫婆挖的洞里,一直栽到美国去……

美国那头的水,已经成了一条大河,坏巫婆被水冲进河里,河水流啊流,又把她冲进海洋里,坏巫婆游啊游,好容易游到一个岛上,坐在那儿发呆。

她真后悔,昨天晚上不该揪住屋顶上的一团云,让它为自己干坏事。

她可没想到,那团云眼下正在她的头顶上,哗——,大雨来了,坏巫婆气得跳起来,大喊大叫,“天哪,你这团坏云!我还没找到躲雨的地方哪——”

 

能巫婆太能了

    能巫婆小个子,圆眼睛,能能的。她有一样别人都比不了的本事——蹦。

    能巫婆一蹦就蹦到了屋顶上,一蹦就蹦到树冠上,一蹦,就蹦到云端上,“瞧,我多能!”

巫婆们也把脑袋点得像捣蒜,“真能啊,能巫婆!真能真能……”

慢慢地,如果每隔十分钟没人来夸,能巫婆就寂寞得要命。结果,巫婆村的事就多啦。

静巫婆在看书,突然,能巫婆从窗口进来,蹦到书上站着。与其看书,不如看她的脚丫子,这可是能巫婆的脚丫子啊!然而静巫婆竟然不喜欢看,真是岂有此理!

不过闹巫婆跑进来了,能巫婆赶紧蹦上闹巫婆的脑袋,闹巫婆最喜欢有人跟她闹,顶着能巫婆就往外跑,两人打打闹闹,玩个够够的,可到了最后,闹巫婆只是说,“今天真痛快!”一句夸奖的话都没给能巫婆,真是岂有此理!

能巫婆蹦来蹦去,给倔巫婆找事,给闲巫婆添乱,弄破酸巫婆的屋顶,堵上辣巫婆的烟囱,越想得到夸奖,越是得不到夸奖,能巫婆急得上窜下跳……

    能巫婆这么个能法,着实让人有点害怕。巫婆们纷纷开始念咒,施展各自的巫术:把她绑起来;让她睡大觉;给她的门加100道锁……,可能巫婆的确挺能,巫术都管不住她。

     但是有一天,一场大风雨过后,村里突然安静了。

     这是多好的事啊!可大家忍不住又奇怪起来,一个个溜出门去瞧究竟。找了好久好久才发现,在一个大泥坑里,伸着两只朝天的脚,这该不是能巫婆的脚吧?

    急巫婆忙巫婆赶快去拔那两只脚,可是,泥水太粘了,根本拔不动,结果,巫婆们排成两大队,一队拽住一只脚,像拔河一样拼命往外拔,“嗨哟嗨哟……”,还喊着号子。

这个人终于被拔了出来,一头一脸的烂泥,两个圆眼睛还在骨碌碌转,当然啦,正是能巫婆没错。她本想蹦到三里以外的牛巫婆的家,让她夸夸自己有多能。但是风雨太大啦,她一个倒栽葱,扎进了大泥坑。

能巫婆在家躺了29个月,等她能起床后,额头上却老有一块洗不掉的泥,这是在提醒她,“别逞能啦,别逞能啦!”这是谁的巫术呢,能巫婆到现在也没搞清楚。

 

臭巫婆终于明白了

      臭巫婆一直搞不明白,为什么别人都不喜欢她。

臭巫婆本身是不臭的,只是,她有一个臭袋袋,袋袋里装了几双祖传的臭袜子,这是她心爱的臭袋袋,有时候,她还把它挂在脖子上。那股味儿,人家在门外就闻得到,从她门口经过的巫婆,都要捂鼻子,要么,向香巫婆讨来香草边走边闻。

    “这些人,都是有病!”臭巫婆很不满意。臭巫婆拿人没有办法,就跟小动物交往。但是就连老鼠也受不了她,就连瘌蛤蟆也受不了她,就连黄鼠狼也受不了她。

臭巫婆实在不高兴,这天她抓来几个老鼠,逼着他们说,“你好香啊!你好香啊!”谁要不说,就罚它关在臭袋袋里。小老鼠们吓坏啦,只好使劲说,“香啊,香啊,好香啊!”

     臭巫婆抓了越来越多的老鼠,用巫术把它们圈起来,怎么都逃不掉。还让它们组成歌唱队,每天臭巫婆一回家,他们就开始唱《香香歌》:

    “如此的香啊,如此的香……

     就是香呀就是香……

     谁敢说不香?谁敢说不香……”当然啦,谁也不敢说。

    老鼠们长期住在臭巫婆家,慢慢就不觉得臭,还喜欢上了臭,他们还向臭巫婆提议,要搞一次“大香特香”演唱会,让动物们都来参加,臭巫婆好高兴。但是,巫婆村周围的动物,在听到这个消息一秒种之后,全都逃得干干净净。

臭巫婆闷极了,从家里跑出去,“哼!我香极了,我是世界上最香的!我要叫巫婆们都来!要她们承认我是香的,我是香的!瞧啊,一切是多么香啊,真香啊,太香啦……”

这回,她倒是没说错,因为她正路过香巫婆的院子,不知不觉走进了香草丛里。她给香得迷迷糊糊,倒在草丛里睡着了,做着又香又美的梦。

只是,当她醒后回到家里,突然间,受不了啦!世界上怎么可以有这么臭的地方?

那群小老鼠还在唱歌欢迎她,它们唱得多陶醉啊,岂有此理!

“都给我滚开——”她气得乱扫乱打,赶走小老鼠,搜出臭袜子,挖了一个八丈深的洞,把它们埋了下去。臭巫婆从此搬了家,搬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

而那个埋臭袜子的地方,渐渐长出一棵树,枝叶繁茂,每年都开出很香的花。

 

怯巫婆和她的“万一”

怯巫婆的屋子只有一个小小门洞,她一般不出门,实在要出门,就从洞口爬出去,“外面的世界很危险啊!万一……”她边爬边嘀咕。

这是一个很冷的冬天,湖水都结冰了,闹巫婆来邀怯巫婆溜冰。她可真会找伴儿。

怯巫婆当然不想去,但是她想,“要是不去,闹巫婆会生气哦,万一她跑来大闹天宫,我的屋子不是要给她闹塌掉?”只好去。闹巫婆在湖上等着呢。只是,她刚刚钻出门洞,就又退了回去,“我得多带几件棉衣,万一有大风雪,我不是要冻死?”

刚刚钻出来,她又退了回去,“还得多带点吃的!万一迷路了,我不是要在路上饿死?”

背着大袋棉衣、大包吃的走出家门,没几步,又退了回去,“万一路上碰到坏人呢?坏人不要是把我杀死?不行!我得带把大刀!”

“万一路上地震了呢?万一地面突然裂开,我不是要掉到地狱里去?”再退回去,扛出一根又长又粗的枯树干 ,“就算地面裂开了,我用树干两边一撑,就吊住啦!”

带的东西好重啊,只好再退回去,拉上院里的牛车。怯巫婆本来有一头拉车的牛,但她总不让它出去吃草散步,她对老牛说,“万一你吃到毒草呢?万一你掉入陷阱呢?”

老牛后来受不啦,逃走了。现在,怯巫婆只有自己当老牛。不幸的是,牛车拉了一半,她又得退回去了,“天哪!我怎么忘啦?溜冰溜冰!万一我掉进湖里,那不是要冻成冰棍?”她爬回门洞,又弄出十条被子,装上了牛车。

牛车太重啦!怯巫婆也是有巫术的,她能变出又一个怯巫婆,让她来帮忙拉车,但是,“我变出一个我来,万一,‘她’要暗害我呢?……,太可怕啦!”

好容易赶到了湖边,闹巫婆喊着,“你怎么才来呀?”怯巫婆可不想惹闹巫婆生气,赶紧往湖面上跑去!当然啦,是拉着牛车跑,你知道,她准在想,“万一有人把车拉走了呢?”结果,你也知道,人还没到湖中,就不见了影子。牛车压破了冰,她掉湖底下去了。

    这一天,倒楣的闹巫婆忙着打捞怯巫婆,忙着打捞牛车,忙着把她送回去,给她盖上十条被子,免得她冻成冰棍。怯巫婆躺在车上哆哆嗦嗦想,“谢天谢地,幸好我带着车,还带着十条被子呀!这可都派上用场了呀……”

    闹巫婆忙着把她塞回门洞,“你就躲在屋子里吧!我一辈子也不来找你玩了,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