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获童话名家奖)

 王  蔚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慢巫婆时间过得快

     慢巫婆早上起来,穿一只袜子用一个小时;再穿一只,又用一个小时。

等她再把袍子穿好,三个小时就过去了。

急巫婆在窗外喊,“走!采蘑菇去!快!快快!快快快!”

    但慢巫婆正在洗脸,“没见我忙着哪?没时间啊——”等慢巫婆洗完脸,又过去了两个小时。

然后她开始梳头,正梳着,别的巫婆已经吃中饭了,她们煮饭的香气飘过来,慢巫婆闻到了,好饿好饿,她还没吃早饭呢。

但慢巫婆有一头长得拖在地上的头发,她还要一根一根梳理,所以,三个小时才能梳完宝贝头发。

只是,才梳到一半,又有巫婆从门口路过,请她去山坡上看野花。

“不去呀,我没时间啊——”慢巫婆说。

梳完头发该吃东西了,但炉子不知什么时候熄了。

慢巫婆有一个小魔棍,只要对着炉子挥一挥,念个小咒语,火就能起来。

“可是,小魔慢放哪儿去了呢?“  慢巫婆到想了又想,找了又找,总算在柜子里找到了小魔棍,这样,又有三个小时过去了。

这时,天已经黑了……

忙到半夜,慢巫婆终于吃上了她的早饭。她饿坏了,吃得真快,一共只吃了两个半小时。

    吃完早饭,慢巫婆又躺到床上,打一个哈欠,自言自语道,“都十二点了,时间过得真快呀!”她睡着了。

     

急巫婆急不得

    急巫婆的口头禅是,“快!快快!快快快!”

    急巫婆做什么都急,她脚上常常一只棉鞋,一只凉鞋;要么一只皮靴,一只拖鞋。她急呀,顾不上挑选嘛。洗脸,洗了左边,顾不上右边;牙刷塞进嘴里,一、二、三!刷完了!她的脸总是一半白,一半黑;牙齿都蛀坏、掉光了,但急巫婆觉得这样很不错,吃东西再不用细嚼慢咽,稀里呼噜吞下去就行,这才叫快!

这天,急巫婆跟好巫婆约好,第二天乘好巫婆的飞篮一起采草药。

急巫婆心里好急,睡到半夜就醒了,“不好,天要亮了吧?我得快!快快!快快快!”说着就赶往好巫婆家,只是,好巫婆告诉她,现在是半夜一点半,急巫婆一听就急了,“快!我要赶快回去睡觉!”

睡了三分钟,她又醒了,急忙爬起来赶往好巫婆家,但好巫婆告诉她,现在是一点五十五分。她就这么醒了睡,睡了醒,往好巫婆家跑了足有十七次,天才算亮了。

“快!快快!快快快!”她一面打哈欠,一面催着好巫婆,两人乘着飞篮出发了。

飞篮在天上悠悠地飞,急巫婆却说,“怎么这么慢?怎么这么慢?”

好巫婆说,在天上飞,比在地上走快多啦,她们很快就能到达草药山的。

可急巫婆急得不行,一定要下去走,“我走路可快啦!”她风风火火赶路,爬了一座山,又翻一个岭,袍子划破了,鞋子跑掉了,汗像雨一样淌下来,“快!快快!快快快!……”

飞篮很快到达草药山,好巫婆采草药,吃中饭,又采草药,忙了一个大白天,才看到急巫婆急急赶来,这时,太阳就落山了。一见太阳落山,急巫婆急坏了,马上就采草药,可是她刚一动手,就累得一头栽倒在地,睡着了。

    等急巫婆醒来,发现自己却只是躺在家里。是好巫婆把她拖上飞篮,飞回了巫婆村。   

急巫婆的收获,只有一根益母草——那还是好巫婆送给她的。

     

 隐巫婆日子难过

    隐巫婆一直在学习隐身术,有时候,她把自己隐起来了,就跟人捉迷藏,很好玩。

后来,她学成了隐身术,什么时候,想隐身就隐身,好好的,说不见就人就不见了。现在,随便她想做什么,别人都发现不了,那么,干吗不做点坏事呢?

于是,隐巫婆拿根棍子去打精巫婆的脑袋,因为精巫婆骗过她的东西;她还去打坏巫婆,打得她哇哇叫,坏巫婆却不知道是被谁打了……

隐巫婆越打越上瘾,后来又去打酸巫婆,因为酸巫婆曾对她说过酸溜溜的话;去打烦巫婆,去打脏巫婆,去打咸巫婆,去打糖巫婆……,因为,  烦巫婆曾让她很烦,脏巫婆曾弄脏她的衣服,咸巫婆曾让她吃得太咸,糖巫婆曾让她吃得太甜,弄得她有点儿发胖……,就连好巫婆曾经为她治病,给她熬的草药有点烫嘴,她也要报复。

隐巫婆还去请坏巫婆教些坏招给她,坏巫婆本来正在家里想,自己要不要学学好,不再当坏巫婆,被隐巫婆这么一招惹,她又决定继续当坏巫婆了。

如今,常常有一根棍子在巫婆村到处窜,冷不防突然打来,让你晕头转向。打完了棍子就被扔下,隐巫闪在一边,得意地笑,谁也抓不到她。

这些天巫婆们都在家里研究新巫术,好巫婆用虫胡子、鬼针皮、狗脚木三样草药,炼成了现形汤,只要用它往棍子打来的方向一泼,隐巫婆就现形了。

她一现形,大家就把它捉住关起来。

但隐巫婆还是常常用她的隐身术,骗过看守人的眼睛,逃出来作怪。

    忙巫婆在家研制了头痛散,脚晕膏——专门用来让隐巫婆头痛和脚痛。头痛散刷在门框上,脚痛膏涂在门槛上,只要隐巫婆进了门,她就非得头痛脚晕满地打滚……

这些天,隐巫婆终于吃不消了,躺在家里哎哟哎哟叫苦,她心想,真怪啊,这么棒的隐身术,怎么会让她日子怎么难过呢?

 

  牛巫婆的巫术

要是你在路上碰到牛巫婆,她准会对你一笑,露出一嘴大金牙,晃得你睁不开眼睛。 

只是,牛巫婆刚一笑完,马上就跑了。这可真奇怪。

牛巫婆喜欢让人家说,“啊——,牛巫婆真富呀,她的牙齿都是金子的!”

她的屋檐下,总是挂着一块肉皮。吃过泡饭咸菜,她就要用肉皮抹一抹嘴唇和下巴,让它们变得油光光,然后再出门。

    这样人家就会说,“啊——,牛巫婆,你的嘴巴这么油,你一定吃了好东西啦!”

牛巫婆每天要出九次门,每次出门都要换衣服,每次换的都不同,可她也没几件衣服啊。牛巫婆就把每件衣服反过来穿一次,把窗帘披着当衣服,把被单披着当衣服,把……

实在换不出花样,她就把铁锅当帽子戴在头上,“这是真正的时装!”她说。

这么做,也是为了让人家说,“啊——,牛巫婆的衣服真多呀,真多呀!”

为了让人家羡慕,牛巫婆天天想办法,出新招,这么一来,她就把好多真正的巫术给忘了。

不过,有一个巫术,牛巫婆永远也不会忘:只要看见一堆牛粪,她就能把它变成黄金。

牛巫婆最爱做的事,就是用牛粪变的黄金涂抹牙齿,弄成一嘴大金牙,晃得人睁不开眼睛。不过,这个巫术持续的时间很短,黄金很快就要变回牛粪的。

所以,牛巫婆呲着大金牙对人笑过后,马上就得跑,她跑得可真快呀,一溜烟就回到家里。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刷牙,当然啦,牛粪是很难刷的,得足足刷上五个小时,才能把牙齿刷干净。

牛巫婆刷呀刷呀,难受得不得了。不过她觉得,为了让人家看到她有一嘴大金牙,这么难受也是值得的。

 

 霉巫婆的房子

霉巫婆本来一点也不霉,她是一个聪明的巫婆。

她盖的房子,下面,有一个地下室,上面,还有一个阁楼,真是很好。

别的巫婆看到了,都称赞她,“你真聪明,你真聪明!”

渐渐地,霉巫婆就以为,她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别人都太笨了。

    渐渐地,她就不去别人家做客了,因为人家的房子都不如她的好。

    渐渐地,她就看不起别人,不乐意理睬别人了。

渐渐地,她连自家的门都不出了,世界上,只有她的房子是最好的,干吗要出去呢?

渐渐地,有的巫婆告诉她,“你的阁楼有点歪了!”她才不听呢。有的巫婆告诉她,“你的地下室里进水了啦!”她才不听呢。

渐渐地,她的阁楼倒了,人家告诉她,她才不听呢。

渐渐的,她的房子里发霉了,人家告诉她,她才不听呢。

渐渐地,连她自己都发霉了,人家提醒她,她才不听呢。

霉巫婆不乐意地对人家说,“你们懂什么?你们懂什么?”她紧紧关上了门,紧紧关上了窗,“我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巫婆,谁的话我都不要听!”

她把自己关在房子里,任凭身上长起了越来越多的霉。

等到她的房子全都霉烂了,全都塌掉了,她也只好从废墟里钻出来——她成了一个浑身长满绿毛的霉巫婆。

    巫婆们要她把身上的霉洗刷干净,霉巫婆说,“你们懂什么?你们想霉,还霉不了呢!”她气哼哼的,绷着长着绿毛的脸走了。

以后,霉巫婆有时寄居在树上;有时住在山洞里;有时,住在下水道里;

她现在专门吃发霉的东西,要是新鲜的,她才看不上哩。

 

         痴巫婆和她的“为什么”

    痴巫婆问忙巫婆:“你说,天为什么是蓝的,不是绿的?……”

    忙巫婆说:“我忙着呢,哪有功夫看天?胡思乱想?”她正在地里挖红薯。

    “那红薯为什么不吃东西,只要在泥土里就能长大?人为什么不能在泥土里长大呢?”

“你这个痴巫婆,我还要去拔萝卜呢,哪有功夫跟你胡说八道?”

忙巫婆只顾拔白萝卜,拔着拔着,拔到一撮黑头发,拎起来一看,是痴巫婆——不知什么时候,痴巫婆已经挖洞钻到泥土里,看看自己能不能像萝卜一样生长。

痴巫婆还说:“如果像萝卜一样生长,就不用吃饭了,还可以在这里胡思乱想!”

忙巫婆说:“人不吃饭是不行的,今天我请客,你也来吃饭吧!”

    好多客人到了,痴巫婆又问:“你们说,人为什么有两只手,却没长翅膀呢?”

    “长翅膀那是鸟。”

    “那鸟为什么不长手呢?”

    几个正在打牌的巫婆说,“痴巫婆呀你真烦,不长手怎么打牌呢?”

    痴巫婆为了不烦大家,就向好巫婆借了飞篮,要出去一个人呆会儿。

天黑了,月牙儿升起来,忙巫婆的饭菜早就做好了,大家左等右待,痴巫婆也不回来。 

好巫婆去找,发现飞篮静悄悄地吊在月牙上。好巫婆念个咒,让飞篮飞了回来。篮里的痴巫婆还在发痴,她把什么都给忘了。

    为了不让她再问东问西,大家都往她嘴里塞好吃东西,还灌她喝酒。

喝着喝着,痴巫婆问:“奇怪啊,我们四个巫婆,为什么变成八个了呢?”

巫婆们也都醉了,一个人看成两个影子,两个人看成三个影子……,大家也觉得很奇怪,纷纷互相问了起来:“为什么你有三个眼睛呢?为什么你有四个嘴巴呢?为什么你有十五个手指头呢?……”

这时,香巫婆路过,进来看看大家,她越看越奇怪,“为什么你们都变成痴巫婆了呢?”

 

抠巫婆过生日

抠巫婆很抠,她一点点东西都舍不得给别人。

但是这一天,抠巫婆却对村里的巫婆们说:“明天是我的生日,我要请客啦!”

    抠巫婆第一次过生日请客,大家都很开心,纷纷带礼物去送给她。

抠巫婆忙把礼物一样样锁在箱子里,她最喜欢别人送东西给她。

抠巫婆开始做菜请客了,第一道菜是:小葱鸡蛋,两根生葱加四个生鸡蛋,原封不动端上来,巫婆们拿起筷子,却发现怎么也没法吃。

“第二道菜是鸡汤!来啦——”抠巫婆嚷嚷着端来一锅汤,上面浮着几根鸡毛,巫婆们一尝,都吐了出来,原来是一锅鸡毛汤。

“第三道菜,红烧肉丸来啦——”抠巫婆端来一个屋顶那么大的盘子,中间搁着一粒豆子那么大的肉丸。

巫婆们直叹气,她们实在饿坏啦!可抠巫婆的东西还没上完呢,她还请大家喝气水。

    巫婆们喝了就问:“这是汽水吗?怎么像泥汤?”

    抠巫婆说:“当然是气水啦,气水气水,喝了就生气的水嘛!”

    这下,巫婆一点也不饿了,她们都气饱了,其中好巫婆特别生气。

巫婆们走后,抠巫婆打开箱子,拿出礼物美滋滋地数着,真高兴呀!可是,数着数着,礼物们都长起一对一对小翅膀,飞出抠巫婆的窗口。

抠巫婆气得直跳脚,她跳得太高了,把屋顶都给捅破了,就从屋里跳到了屋外,结果她发现,好巫婆正在外头念咒语呢。好巫婆有一个巫术,就是能让东西长出翅膀飞起来。

好巫婆对跌倒在地的抠巫婆说:“嘻嘻嘻,这些东西,你不应该拿的,不是吗?”说完她就回家了。

现在,最生气的人不再是好巫婆了。你一定知道,最生气的人是谁。

         

憨巫婆和垃圾

憨巫婆很少说话,她要说,就叹息道,“唉,现在的垃圾真是太多啦——”

她天天背着一个口袋,到外面去拣垃圾。

每次回来,垃圾都把口袋装得满满的,鼓鼓的,沉沉的。

一开始,口袋鼓得像一袋米;后来,鼓得像一辆面包车;再后来,鼓得像一座房子;最后,口袋鼓得像一个小山包……

但是,垃圾总也拣不完。这天,憨巫婆背着大山一样的口袋回来了,大山太重太重,走着走着,憨巫婆跌了一跤,垃圾山大口袋垮下来,把憨巫婆给压在了下面。

很多巫婆赶来,一同抬走垃圾山,救出憨巫婆,可是,她已经昏了过去。

巫婆们把憨巫婆送到森林里,让她呼吸新鲜空气,憨巫婆终于醒了过来。从这以后,憨巫婆就呆在森林里研究了一个巫术,用这个巫术,可以把什么都变成一丁点大。

以后,憨巫婆又去拣垃圾,她把垃圾山大口袋变成石子儿那么大,一颗一颗又一颗,用来给巫婆村铺路。

只是,垃圾仍然没完没了啊,憨巫婆终于发现,原来是乱扔垃圾的人太多了,他们不仅爱用一次性产品,还不肯把垃圾分类,回收……

憨巫婆一生气,就用把那些人变成指甲盖那么小,变小了的人们站在憨巫婆手心里,又喊又叫,非常生气。

这回,憨巫婆又叹息道,“唉——,谁叫你们只顾自己方便,却把大地弄得这么脏呢?”

 

亮巫婆的脑袋

亮巫婆只要捏一下耳朵,她的脑袋就“呜——”一响,亮起来,像个灯泡。

亮巫婆每到天黑就很忙,有时帮别人到床底下找鞋子;有时帮迷路的兔子找妈妈;有时,某个荧火虫的小灯坏了,亮巫婆还能分一点儿亮给它呢……

亮巫婆整夜忙啊忙啊,到清早就困极了,在睡觉之前,她不忘捏一下耳朵,关掉她的脑袋灯,节约用“电”嘛。

“电”从哪儿来呢?到她院里看看就知道了,那儿种满了红红的灯笼椒,这是些特别的灯笼椒哦,只有亮巫婆才种得出,她每天拿灯笼椒当饭,才能给脑袋提供足够的“电”。

夜里静静的,要是没有别的事,亮巫婆就站在路边当路灯……

一个瘦瘦的青蛙蹦来了,蹦到亮巫婆的肩上,“我很孤独。”

亮巫婆说,“我们做伴吧。”

一棵细细的小树用枝条拍拍她,“我很孤独。”

亮巫婆说,“我们做伴吧。”

一个失眠的熊走来了,“我很孤独。”

亮巫婆对他说,“我们做伴吧。”

亮巫婆和他们轻轻唱歌,说话,有时哭,有时笑……,很好的夜晚慢慢过去,每个人心里都觉得很美,天快亮的时候,他们都和亮巫婆告别了。

亮巫婆回到家,关掉灯,当然,在睡觉之前,她不会忘了,还要吃几颗红红的灯笼椒。

 

贪巫婆和开心果

     好巫婆乘飞篮经过贪巫婆家上空,飞篮累了,落地歇一歇,好巫婆随手摘了一根小草。

     这让贪巫婆瞧见,可不得了啦!她瞪着圆鼓鼓的大眼睛,“你赔我,赔我,赔我——”

     好巫婆缠不过她,“好吧好吧,我赔你一颗开心果。”

“一颗开心果?不行!少说得三颗!”

    好巫婆院里有一棵开心果树,结的是真正的开心果,吃下一颗,你就会开心得跳起来。

“三颗就三颗吧。”好巫婆乘上飞篮,要回去取。可贪巫婆爬进飞篮,非要跟着去,好巫婆说,“我这破飞篮可吃不住重东西”

“我轻着哪,你看我手上空空的!”贪巫婆摊开两手。

“我是说,这儿——”好巫婆指指心窝,“这儿也要轻……”

“行啦行啦……”贪巫婆不耐烦地打断她。

飞篮起飞了,只是,刚上了天,它就一个跟斗,在空中跌翻了身,好巫婆掉出篮去,紧紧抓住飞篮的把儿,贪巫婆也一头向下栽去,她吓得在中一捞,抓住好巫婆的一个脚尖。可脚尖能抓住多久呀,紧接着她手一滑,就栽下了大地,摔得鼻青脸肿。

    好巫婆下地后问她,“告诉我,你心里刚才到底装了些什么?”

“装了什么?不就几千颗开心果?”

“怪不得,这么重的贪心,飞篮哪里装得动?”好巫婆给贪巫婆上点草药,就回家了。

贪巫婆可不肯放过开心果,这天乘好巫婆不在家,她把开心果树连根挖走了。没想到,树在贪巫婆院子里一栽下,就枯死了,那些果子,吃到嘴里,又臭又烂,一点也不开心。

贪巫婆气得哇啦哇啦吐了一地,扛起枯树跑回去,把它扔回好巫婆院里。

谁知,好巫婆把枯树又种上,它马上活了过来,变得青枝绿叶,果实累累。

好巫婆的客人们吃上一颗,都开心地跳起来。

贪巫婆一见,她也跳了起来,不过,她是气得跳起来的。

    贪巫婆永远也不懂,一个太贪心的人是不会开心的。

 

 闹巫婆找不到自己的家

闹巫婆和静巫婆的家隔着一个山头,但是,闹巫婆的嗓门像大喇叭,一传就传到静巫婆耳朵里。

这天,静巫婆正在安安静静读着巫术书,研究新巫术,闹巫婆吵吵嚷嚷来了。静巫婆不想被人打搅,赶紧躲进大衣柜里,继续读书。

闹巫婆跑进来,举着葫芦当沙球,抱着水瓢当吉他,哇啦哇啦唱起来,“静巫婆呀你快出来,跟着我呀玩摇滚——”

静巫婆真的出来了,可她受不了摇滚,一转身就躲进里面房间。闹巫婆马上跟进来,把木桶当大鼓,敲得震天响。静巫婆赶快钻到床底下,继续读书。

这时,酸巫婆、咸巫婆、糖巫婆等都给吸引来了,大家都染上了闹巫婆的闹劲儿,又唱又跳,太起劲!静巫婆只好逃到后院去,后院有一个池塘,可安静啦。

只是,闹巫婆带着更多巫婆敲敲打打来到后院,她们闹得太欢了,一不小心把静巫婆挤到了池塘里,“咕咚——”

水里都是安安静静的鱼儿,静巫婆呆在水底下看书思考,也不错。

可是,闹巫婆还不罢休,“卟嗵哗啦——”她跳进水里闹起来,大家跟着一个个栽进水里,池塘开锅了,沸腾了。静巫婆又给挤得一点地方都没有了,只好湿淋淋爬上岸……

水里闹够了,巫婆们一个个跳上了岸,大队人马继续跟着闹巫婆,又吹又打,又扭秧歌又跳霹雳舞,她们的队伍越来越大,巫婆村沸腾了。

    这下,倒霉的静巫婆呢?她一定伤心死了。

    错啦!静巫婆一点不伤心,不难过,她和闹巫婆是老邻居了,她知道该怎么办。这个时候,没有什么地方,比闹巫婆的家里更安静了,

静巫婆呆在闹巫婆家研究巫术,安安静静;夜里,睡在闹巫婆床上,安安静静。

倒霉的是闹巫婆,她闹到半夜,闹得晕头转向,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家了,唉,真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