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橡皮头开始的故事

(获《儿童文学》年度优秀作品奖)

王  蔚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本来,我要买的,是新橡皮,得到的,却是一个又黑又皱的橡皮头。

    橡皮头就橡皮头吧,可它却一点儿也不会擦错字。

    不仅不会擦错字,它还对我说起话来。

    这真是一个橡皮头吗?

                                  1、

                       “买我吧!买我吧!买我吧!”

    我用橡皮很浪费,妈妈总说,“你这个小姑娘呀,不是在用橡皮,而是在吃橡皮!”

你看,我又跑到校门小店来了,我就是喜欢买橡皮,课堂上做小动作,没有比它更好的了。捏成各种形状,像小姑娘的,像外星人的,像猫像狗的,摆到东,摆到西,挪过来,推过去,我的课桌上,常常在演一场大戏。

语文老师有一次问我,将来是不是想当雕塑家,要是想当,她可以再原谅我一次。

但我从来也没想当过什么家,结果橡皮全给没收了。

货架上橡皮各种各样,我挑了又挑,但怎么挑,也没理睬那块又瘦又黑,干瘪瘪、皱巴巴的橡皮头,这准是个陈年的旧货,不好玩。

可是,它却对我有兴趣,骨碌碌,骨碌碌……,从货架那一头,直滚到我眼皮底下来。

弹开,又滚过来,这么着反复了好几次,我忽然发现,这东西长了一对眼睛!

哦!不光眼睛,还有胡子,咦?一小把暗绿的胡子!

这还不算,原来这家伙有手有脚,浑身上下齐齐全全,只不过胳膊腿儿又小又细,缩在那儿,像个十足的小老头。

他可不就是个微型的小老头吗?瞧那眼睛,一忽儿耷拉成两条细缝,一忽儿抬起来看我,就成了一对有神的三角眼,它们急切地瞪着我,瘪瘪的嘴一动一动,虽听不见声音,但我敢肯定,他在不停地说:“买我吧!买我吧!买我吧!”

这时上课铃响了,我有点犹豫有点不情愿地买了这小老头儿。

    今天的课堂上倒不敢做小动作了,虽然说不上喜欢这个家伙,但我也不希望他给没收,先藏口袋里吧。可他在袋里动个没完,越动越厉害了,拳打脚踢的,像是拼命要出来,   

我直到写课堂作业,才解放了他,把他安在铅笔杆上,不管怎么说,他总是一个橡皮头啊。可他竟然连铅笔字都擦不来,趴在错字上头,吐一点口水,手脚并用,乱蹭一气,把我的本子蹭出好几个洞,一塌胡涂。

我气了,悄悄说,“买你可不是为跟我捣蛋的!”但他却一把揪住我额上的刘海,打个秋千,荡到我头上去了!接下来,他的动作可不像擦作业那么笨,三下两下就窜到了我耳朵那儿,“听我说听我说……,”又哑又急的声音,“我、我实在不是一块橡皮啊!”

“那你是谁?”伸手要捉他下来。

可他死死抱着我的耳朵 ,“你别急你别急你听我说呀!”

疼死了,只好咬着牙让他说,要是再不听,怕耳朵让他扯掉。

“我、我不是什么橡皮头,我、我是……”接着,一阵很伤心的抽泣,这是怎么啦?

耳朵渐渐不疼了,因为他已经松了手,爬到我的耳轮里,细说他的来历。

                                  2、  

                慢慢地,铅笔盒里涨水了,小塑料尺都浮起来……

    了半天,他是一个老树精!老树精!老树精!

而且,最让我吃惊的是,他原来就住这个地方,就住我们学校。

在我们学校建起之前,这里原是一片茂密的树林,不仅没有学校,更没有这个厂、那个店、这个局、那个公司,没有马路上疯跑狂叫的许多汽车……

这里原来,只有鸟叫,虫叫,许多小野兽东跑西跑,还有老树精心满意足地生活着……他管每一棵树的成长,从它们出生,到开花,到结果……

可是现在,他的地盘没有了,除了几株歪歪倒倒的小树。小树们没剩几口气了,个个灰心丧气对老树精说:“反正你也帮不了我们了,还不如自己逃命去吧……”

“可是,树都没了,我老树精还活着干什么呢?不如和他们一起……,可我又不死心,总想尽自己最后一把老力气……”他这回在我耳朵里痛哭起来,让我也伤心得要命。

老树精越哭越伤心,越伤心越哭,一不小心跌了下去,我赶紧抓起他,放进铅笔盒。

他的眼泪像一颗颗极小的芝麻,流啊流啊……,幸好他的哭声太小,没人听见。

慢慢地,铅笔盒涨水了,塑料尺浮起来,漫出来的水还湿了作业本,我赶紧抢救,一面把脸伏下去,叫他别再哭了,别再哭了,再哭,再哭,老师就……

可老师已经注意我了,说我又乱做小动作,把铅笔盒“啪”一盖,整个儿没收了去,直到下课才让我去领回。

铅笔盒就在讲台上,盖却悄悄开了一条缝,打开来,老树精已经不见了。

这回我着急了,他可已经不再是个有点讨厌的橡皮头了。这一天我心神不定,虽然一点小动作没做,却让老师骂得更多,我的错误是上课发呆。

放学我坚持跟值日生一起扫地。一张张桌子找下去,黑洞洞的桌肚里,恨不得伸进脑袋去搜检。搜完了每一张桌子,每一块地皮,都没有老树精。

这小老头儿,他那么伤心,他会怎么样呢?唉!我把扫帚往角落一扔。

可就在这时,一个小东西从扫帚上蹦了起来,又栽下地去。就是他!没错!

赶紧蹲下去找,却又找不到,正着急,一看,这家伙不就吊在我的裙摆上嘛?

瞧他拼命仰着脑袋,绿胡子翘得高高,瞪着三角眼,嘴巴一张一合,正使劲说着什么。

拿上来一听,原来他没命大喊呢,声音又哑又破:“你干吗不理我?你干吗不理我?我一直在扫帚上喊你——”

3、

                 我的桌沿上,有一个小芽儿,悄悄冒了出来。

    老树精逃命一点也不难,重要的是,他根本就不打算逃命,这些伤心的日子里,他就躲在小店里,苦苦地寻思,到底,他该怎么办?该做些什么?该找谁帮忙做?

结果,他选中了我。可这又是为什么呢?

“有一次,我见你把一根断了的柳枝插在泥土里,让它长成一棵新树。有一次,我见你走在树林里,你说,‘嗯,树很香,很安静。’有一次,你看见画上的树,你说,‘树真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

“可是,你到底要做些什么呢?难道,让砍光了的树再长出来不成?”

    “你猜对了!你们学校的新课桌新椅子,都是用新砍的树木做的,它们还有生命力,只要我使劲下功夫,还能让他们生根长叶……”

“啊哈!那我们的课堂,不就成树林啦?”我兴奋起来,“不过,我能帮你什么呢?我可没有什么本事的哦!我还是个小孩。”

“第一,你要让我住在你的桌肚里。第二,你要注意,不让别人发现我。第三,等我快要死的时候,你要帮助新生的小树精。”

    老树精要住在桌肚里,是为了有个单独呆着的安静地方,好吐气发功,以前,他总是呆在树上干这个,现在,我的课桌就是他的树。他真的能让课桌长出叶子来吗?那多好啊!那多好玩啊!可是,老师能让吗?我心里七上八下的。

现在,我总是把书包推挤在桌肚角落里,好多腾点地方给老树精。

我还答应过,他发功的时候,不去打扰。但我耳朵可竖得高,桌肚里动静一点儿也不放过。老树精发起功来,并不是安安静静的,倒像有个武打高手在桌肚里练习拳脚,踢踢打打、跳上跳下……,声音都小小的,结结实实。幸好课桌都是单个的,我们没有同桌。

有时候他静下来,很长的时间里,我都感觉不到他的存在,心里就不踏实起来,好多次想弯腰瞅上一瞅,都拼命忍着。

不过,老树精的愿望开始一点一点实现了,我的桌沿上,有一个小芽儿,悄悄冒了出来。一见这个,我的心就踏实了,就更拿定主意不去打扰他。

这天正在上课,好多桌上都出芽了,不得了!老师看到可怎么办?

正紧张,一看,讲桌也绿起来,一棵小芽儿打桌腿冒出来,直往上窜。它窜得实在太快了,没多久就超出了桌面,这下,全班人都发现了,语文老师弯下腰来,奇怪地瞪着它。

现在,差不多每个人都瞪直了眼睛看桌子,看了这张又看那张,教室里闹起来。有的人还伸手去摘小芽儿,我急了,跳起来喊:“不能摘!不能摘!老师说的,要爱护树木!”

这时讲桌的芽儿已经长到老师胸口高了,虽然她还是一脸的不明白,但一听我的话,就赶紧点头,“说得对!说得对!谁也不许摘,要爱护!要爱护!”

    我光顾着别处了,突然发现自己桌上又冒出三四个芽儿,没一会儿,他们就长过了头顶,这下我非得站起来不可了。课堂上从来没这么热闹过。

我兴奋死了,他们尽在瞎嚷嚷,乱猜一气,真傻呀。不由得就把手伸进了桌肚,老树精,老树精,你已经成功啦,出来让大家见见吧!可是,手指头尖锐地痛了一下,老树精狠狠地咬了我一口,叫我一下子清醒过来,我可是要保守秘密的!不能食言!

今天,我们班绿了,从桌面,到桌肚底下,到桌脚,到椅子,无论什么地方,只要是木头的东西,都发出芽来,长出枝叶来,真像一个苗圃。

今天,老师也变得不像平常那么好骂人了,她说,虽然这种情况有点儿不像话,但是,在树木丛里上课,对大家的健康有好处,同时,我们还可以观察植物的生长。

一定是绿色和清香让老师心情好起来的,老树精!老树精!你的功劳太大了!该让专老师表扬你。

                                                            4   

        “……好做小动作的小姑娘,你今天,又在做什么小动作?……”

老树精才不在乎谁骂他,谁表扬他哩。他一忽儿动,一忽儿静,一忽儿静,一忽儿动,好几天过去了,他根本不露面。

桌椅开始长高了,大家上着课,脚尖够不着地面了,不久,两条腿还吊了起来,桌椅的腿根那儿已经是树的样子了,圆滚滚的,上面有一圈青青的树皮。

就是说,下面,已经生根了?不是吗?水泥地都给撑得鼓起一个个小包,还开始裂缝喽!我紧张地看,又欢喜,又害怕。这样下去,我们教室、我们学校,会成什么样呢?

“嘭!”什么声音?有人小声尖叫起来,数学老师跑下来一看,原来这同学脚下的地面不光裂了,干脆给绷飞了一块,树根露了出来。

大家都担心地看着老师,这老师脾气可大,没那么好讲话,他一定会瞪着眼睛乱叫:“这是谁干的?这是谁干的?”说不定,他还要挨个儿盘问呢,那就糟了!要是他从桌肚里搜出老树精……!我伏在桌上慌慌张张对下面说:“喂喂!老树精老树精!情况紧急情况紧急!”

果然,数学老师开始挨桌检查了,越来越多的地面裂了开来,“嘭!嘭!……”
    
他皱着眉头,气呼呼的,“怎么回事?啊?你们真是太捣蛋太捣蛋啦!这还了得!这还了得!……”

他骂着查着,就到了我身边:“你怎么趴在桌上?你这个一点也不斯文、好做小动作的姑娘,又在做什么小动作?嗯?……快把手从桌肚拿出来!”

我乖乖地把手拿了出来,手上,是一朵花,大大的、橙黄的、花瓣向四周打开,一朵奇好看奇好看的花,我把它递给了数学老师。全班都发出一声惊叹。

就连我自己也惊呆了,只知道老树精把一样东西塞进我手里,再把我的手往外推。

老师一下欢喜起来,接了花,还说什么:“谢谢!谢谢!小姑娘!这么好看的花,我要把它送给女朋友!”

    他又说:“啊!根越长越壮啦!好好好,大家一起来,把碎块块给搬掉扫掉吧!”我们欢呼起来。这当儿,差不多每人脚下都在又裂又响,我们拿出比上课多10倍的劲儿,忙得欢天喜地。

从这以后,只要有老师对课堂长树不满意的,都能收到老树精的在桌肚里变出来的花,奇怪,只要他们把花接到手,态度就大变样了。

到后来,这朵花也不用我来交给老师了,它会自己从讲桌上长出来。

    我们的桌椅也就长得更欢啦,如今大家都得手脚并用,使出猴儿的能耐,爬上座位去。

再说数学老师,这天他回到讲台,突然发现,讲桌已经跟他一般高了,他只有爬上桌面,晃悠着腿,高坐那儿讲课,大家全学着他的样儿,使劲晃悠腿。

也许,可以管它们叫桌椅树吧,或者,桌椅林。大家参差不齐,高高矮矮坐在树上,老实说,我们班已经是个半拉子树林了。

能证明这儿是树林的还有几只鸟,它们忙不迭飞进来,像迷路的小孩找到家似的,又伤心又激动地叫着,到枝叶茂密的地方搭窝生蛋。我的椅背上就有一个窝。

我悄悄伏下脑袋,向桌肚里报告鸟儿来临的消息。

真想听听老树精喜欢出望外的回答,可是,等了半天,什么声音也没有。

唉呀!这小老头儿,他整天呆在里头,不会闷坏吗?他不饿吗?也许,他根本不会饿,树精嘛,跟人不一样的……

5

                ……歌唱得越多,越好听,这几丛小绿毛就长得越快。

    没想到,第二天,老树精却主动来找我了。而他的模样,更叫我大吃一惊。

他爬出桌肚,爬到我摊开的书上,他变得更瘦更瘪了,奄奄一息的样子。

为了让我们的课桌椅恢复活力,他用光了身上的能量,现在我知道了,为什么一开始,他说他会死。

    老树精在我耳朵里说,他快不行了,要我一定得帮着他种出小树精。

我又惊又慌,又怕给人看见,忙把他从耳朵拿下来,放进铅笔盒,他拿那双已经开始发绿的三角眼央求地看着我,用手指着窗外。

    在教室后面地一小块僻静空地上,老树精像掰干柴似的,一一掰下他的细小的脚趾头,地上挖十个坑,再一一埋下去。

我趴着仔细看,一会儿他弄好了,爬到我手上,凑着我耳朵,叫我一定要好好看管,给它们浇水……

“这样,就能长出小树精?”

“不光这样……”他上气不接下气,又哑又弱的老声音说:“……在我出生之前,种我出生的老老树精,让鸟儿天天到近旁来唱歌,我在地下听到好听的歌,就拼命往上长,要看看这么好听的歌是谁唱出来的。我是十个兄弟中最强壮的一个,最后终于长了出来。”

“这么说,你种下十个,并不是每一个都能长成小树精?”

“是啊!所以,才要你用心,特别用心地照管……”

“可我哪儿有本事找小鸟来唱歌啊?”

“其实,只要有好听的歌声就行,你可以找你的伙伴……”

    老树精话没说完,就死了,他倒在我手心里,像块一点也不引人注目的老树皮。

我哭了,眼泪一滴滴掉在手上,把他浮了起来。一会儿,他像化在了泪水里,不见了。

老树精是到另一个世界去了吧?

我心里不再悲伤了,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得做。

    不过,要把我的两个好朋友叫齐,每天放学去教室后面唱歌,却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她们都弄不明白,干吗非要在那样一个时候,那样一个地方,去唱歌。

我只好自己先大声唱,还说,我的嗓子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的,谁也比不上我,我把从小到大所有的歌都从脑瓜里搜了出来,还嫌不够,就自已编着唱……

结果,她们一个一个抢着跟我比试歌喉……本来,为了唱歌,我又焦急,又累,还一脑袋盘算,可这样唱着唱着,除了高兴,什么都没有了。

真巴不得唱到天黑,再唱到天亮,我敢保证,我们的歌声越来越好听了,什么事情,只要你使劲做,就会越做越好,就像老树精,使劲用功,让我们班变成了好美好香的树林。

小树精渐渐发芽了,嫩绿的,小小的,一丛一丛,在太阳底下很精神。

我对她们说,歌唱得越多,越好听,这几丛小绿毛就长得越快。已经不用对她们保守秘密了,我们一起,急切等待小树精的出现。

                                                        6

        忽听头上“嗵”一声响,脑袋一疼,不好,我撞上天花板了。

    小树精终于出来的时候,真的只有一个,他拱啊拱啊,脑袋出来了,原来那丛尖尖的绿毛毛正是他的头发。

我们又兴奋又失望,原来说好的,要是出来三个小树精,大家一人桌肚里藏一个。

我们把他抢来抢去,小树精护着他的绿毛毛,乱叫乱嚷:“别抢啦别抢啦——我的毛毛掉啦,我的毛毛掉啦……”看他特别疼惜那撮毛毛,我也急了,凶巴巴地让每个人都住手。

小树精眼睛圆鼓鼓,骨碌骨碌穷转,这家伙虽然也只有一点点大,却壮壮实实的,比老树精棒得多,他可不用凑人耳朵说话,因为他的嗓门足够大。

“好啦好啦!别吵嘴啦!……”他拍胸脯,“第一,我要谢谢你们好听的歌,让我有足够的劲儿长出来。第二,我保证,轮流到你们每人桌肚里练功。”

他挺能耐,一下就让我们心服口服,闭上了乱争乱吵的嘴。

他也比老树精活跃多了,在桌肚里没完没了地折腾,折腾累了,就睡得呼呼响。

真怕老师听到什么奇怪的呼噜声,幸好大家的注意力全在桌椅树上,在小树精的努力下,它们越长越快了。

    我坐的桌椅树,长得特别快,长啊长啊,长啊长啊,眼看着就要到天花板了。不光后面的人得伸头歪脑避开我这棵大树看黑板,一向低头看我们的老师,今天也要仰着脑袋向我提问了。

当然,即使没长得那么快,其它的桌椅也都高得爬不上了,除非你是个爬树高手。有的人就做了软梯,挂在树丫上,上课下课,爬上爬下。

这天晚上,我特别担心,连觉也睡不着,你想想,明早,要是桌椅都顶在天花板上,那我坐哪儿啊?

做了一夜闪闪烁烁的梦,梦见树都从窗口长了出去,我就坐在窗外树枝上……,要是这样,倒也蛮不错嘛。

只是,第二天到校,并没有那么不错的事,我正写着课堂作业,忽听头上“嗵”一声响,脑袋一疼,不好,我撞上天花板了。

吓得抱着桌腿树干溜下地,太慌张了,把裙子也给划了个大口子。

今天小树精正住在我的桌肚里,这家伙难道就不想想办法吗?我该怎么上课呢?

站在树丛往上看,只见好多同学的脚丫子,他们的脸,都让枝叶给遮了,只听一个个嘻嘻哈哈在上头找我,可找也找不见。

    这天,老师允许我爬软梯到别的同学桌椅树上听课。

这样也不错,但我还是放不下心,我那棵桌椅树,难道说,就再也不能上去了吗?  

    我整天在为这事发愁。      

                                                            7

     要是你不快点让它出来,它就会长到下面,从你的裤腰那儿钻出来……

不料,这天到校,天花板上好几个洞洞,地上尽是碎砖烂灰,我的桌椅树,还有另外几棵,已经顶穿天花板,上了一层楼。

爬呀爬呀,爬到头,我已经坐在了楼上班级的课堂。

这个班老师瞪着我们几个刚刚爬上来的,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我紧张得要命。

这时就觉得手上轻轻一疼,是小树精,他捏了我一把,递上一朵花。

有了!

楼上老师比我们班老师更喜欢树精变出来的花,还把它插在胸前口袋里,很臭美呀!

而且,你想不到的是,他们班的桌椅也开始发芽了。

它们的根须,从地板洞洞穿下去,悬在我们班头顶,凉凉地伸进有的同学衣领里,叫人好痒痒,要是你不快点弄它出来,它就会长到下面,从你裤腰那儿钻出来,从你裤脚管那儿钻出来……

到时候,你就得把衣服脱光才能跑掉,可笑死人啦!

更多的树顶了上来,更多的根须伸了下去……

现在,远远看过来,我们教学楼的门窗都往外溢着树枝树叶,雀鸟乱飞,有的人桌肚里,还住进了松鼠。

小树精可不像老树精,他越忙越来劲,从我们班,到别的班,从我们这个楼,到别的教学楼,办公楼,全校都让他给变了样。

我的桌椅树,如今,已经顶破楼上班级的顶,到楼外的天空下了,多好啊!我看着好大好大的天,盼着别的桌椅树也快快长出来。

    就在我的桌椅树穿过房顶的这天晚上,太多的树把教学楼撑碎、撑塌了……

    我们的学校,就这样,变成了茂密的树林。后来,大家的课堂就改在树上了。

    我们这个样子,真让外人疑心,这学校的学生老师不是要变成鸟了?

    我倒是觉得这个主意不坏,好多人在一块儿也讨论过了,要是有一天,真的变成了鸟儿,我们不会后悔的。到时候,软梯也不需要啦!

现在,学校大门口连牌子都不用挂了,因为,它是这一带最好找的地方,你要找它,直奔那最绿、最香、最美的地方就成。

而小树精呢,这阵更加有信心了,他还要到校园以外更大的地方,去施展他的法术哪。

临走那天,我很替他担心,现在对树木不怀好意的人那么多,他可别碰上危险啊!

“不怕!我选人的本事不比老树精差,我一定会找到,跟你一样爱树的人,放心吧!”

说完,小树精抓着我的辫子,荡个秋千,在树丛中消失了。

    他走得那么快,都没来得及让我说声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