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鼠救急

(选自《杜利特医生的动物园》第三十二章)

[美]休·洛夫廷 著

任溶溶 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大家决定,只让马修一个人陪医生上楼,我留在楼下大厅里,蹦波待在屋子外面。他和我的职责主要是放哨和保卫,一有急事我们就发出信号,让大家到指定地点集合。

    当医生用门钥匙很轻很轻地打开前门时,我第一次感到这个晚上是多么的令人恐惧。真是太吓人了,忽然之间,两只看家狗凶猛的大脑袋同时伸出来迎接他。

    在漆黑一片的门厅里,我很庆幸我的任务不需要我再往前走。正像事先安排好的,我在前门边的地板上坐下来开始守望。谢谢老天节,有汪汪和我在一起。马修和医生一人拉着一只带路的看家狗的颈圈,被它们带着在墨一般的黑夜悄没声儿地走上铺了地毯的楼梯,到上面的房间去。

    他们走后,我们好像过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夜还没过去,我已经断定我一丁点儿也不喜欢夜盗这个行当,太紧张了。每次当微风吹响窗户或者吹动窗帘,又从地板上吹过时,我就认定我们已经被发现,有什么人带着手枪或者大棒来追我们了。我真想叫人把前门打开点儿,好透进点儿外面的星光来,可我已被吩咐过要把门关紧,以免被里面的人发现风吹进了屋子。

    最后汪汪悄悄说话了:“现在如果有人撞在你身上你也不要害怕。医生他们下楼了,我闻见了他们的气味。”

    一转眼工夫,领医生穿过门厅的迪纳,用它的湿鼻子碰了碰我的耳朵。幸亏汪汪预先跟我说了,要不然我可能会吓一跳,朝四面八方乱打一通呢。我站起来小心地把前门打开,医生和马修那黑黑的影子走了出去。我跟在后面。约翰·杜利特转身拍拍两只狗表示感谢它们,然后关上门让它们留在屋里,又用钥匙把夜锁轻轻锁上。接着他从口袋里掏出那只小老鼠,把钥匙交给它,又把它放到了地上。从花园的一片黑暗中出现了蹦波那高大的身影,他很快跟我们会合在一起。

    在汪汪的带领下,我们再一次动身穿过花园向高墙走去。我简直迫不及待地想问医生事情是不是做成了,可我尽力按捺住我的好奇心,直到我们又站在那棵梣树下。最后我觉得已经安全了,才悄悄地间:“你拿到它了吗?

    “是的,”他说,“它在我的口袋里。一切太平无事。我们上去后打开了壁橱,拿到东西后又把它关上,以免被人发现我们到过那里。不过我还没有机会读那份遗嘱。现在来吧,绳子在哪里?

    我们重新一个接一个爬上墙头,把晃动的绳子扔到另一边,轻轻地渭到外面的大路上。

    我们全都松了口气。当我们路过庄园大门的时候,我们注意到东方已经露出黎明的灰色。克林和汪汪像无声的鬼影一样从栏杆间钻出来,跟着大伙儿。

    我们一到家,立刻都急急忙忙到了书房。我点亮了几根蜡烛,医生把遗嘱在桌子上摊开。我们在他身后站着。这会儿,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紧张的时刻。

    一点儿不假,这份遗嘱的一角被啃掉了。我从口袋里把那张纸片和它一拼,简直是天衣无缝。接着,医生省略了遗嘱的开头部分末读,用手指点看看那后面的一段文字。下面是他读出来的话:“我遗赠给保护动物协会十万英镑。财产受托人将选择……”

    可他只读到这里就读不下去了。因为马修、蹦波和我一下子围着桌子高兴地又叫又跳,整整好几分钟,我们的热情才发泄得可以安静下来听下面的话。

    当我们在椅子上重新坐好时,我注意到医生盯住在马修手指间翻弄的东西。当我看清了那是什么东西时,不禁大吃  我尽量很快很扼要地把事情解释给它听。

    “把那饰纽给我,医生,”它忽然冲到医生面前说,“一转眼工夫我就能把它放回那盒子里去。”

    “啊!你能做到吗?”医生问道。大家马上感到似乎有了一线希望。“噢,你瞧,现在天亮了,钻石失窃的事很可能已经被发现。你到那里要花时间的——你的步子又那么小!

    “医生,如果让它坐在我的背上,这就用不着花多少时间了,”汪汪插进来说,“只要我驮着它一直跑到房子那里,它就可以很快从洞里钻进去上楼。值得一试。”

    “好的,”医生说,“碰到大风暴,只要有港口就好。”

    马修大失所望,把身子从桌子边探过来,把宝贵的钻石交给了小白鼠。

    “如果你能及时把它放回去,”他说,“真就省掉我们一大堆麻烦了。祝你好运!

    小白鼠用爪子拿着那颗饰纽,跳上汪汪的背,它们跳出通往花园的窗户不见了。

    它们走了以后,大家都不安地沉默了一阵儿。最后医生说:“喂……斯塔宾斯和蹦波,假如这件事圆满解决了,你们不会……把它再讲给任何一个人听吧。”

    这时我们都松了口气,自然认真地点头答应会保持沉默。

    “至于你,马修,”医生说,“我现在必须警告你,这是最后一次了,如果再有……嗯,……这种事情发生,我们的交情就永远一刀两断。我知道,有关我的财产我可以信任你,不过我必须觉得有把握,你对别人的财产也是这样才行。要不然,我们彼此之间就不能再打交道了。你明白吗?

    是的,我明白,医生,”马修低声说,“我本该想到这样做会让你陷入困境。不过……好,不用再说了。”

    医生转身像是要进花园,他找他的帽子。忽然他脸上呈现出惊恐的神色。

    “斯塔宾斯!”他喘着气说,“它在哪里?

    “你别是想说,”我叫道,“你又把它……留在庄园里了!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0年3月第一版  责任编辑王公惠、王文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