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济公传

(即仙篮奇剑传)

第三回

孙幼军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金锁卖小钱一贯

布衫换大饼三十

行了一段,彭元上了大路,朝着东北方向,一直走去。若在平日,深更半夜独自行这样黑路,又在荒郊野外,怕是要胆战心惊。这时他头脑昏昏,巴不得一步踏进自家府第,扑进母亲怀里,对周围一切,视若无睹。

迷迷糊糊走了也不知多久,抬头看看天色,东方有些发白了。想再往前走,两条腿互相使着绊子,全由不得他,只好滚到路边一堆黑影里,看看是棵大树,心想:“就在这里喘息片刻再走,也不妨事……

不想手脚刚一停住,他就沉入梦境。

一觉醒来,四周亮得二目难睁,彭元抬头看看,日影正从绿叶中间投射下来,已是正午时分了。他揉揉眼睛朝大路上张望,只见行人车辆来来往往。

彭元想要站起,略一转动,周身就如火烧一般,比昨夜疼得还要凶狠。 忽然明白:父母已都在这里亡故了,京城中哪里还有什么家?这样一想,夜间奔走的那一股劲头顿时化为乌有,眼泪止不住扑簌簌流了下来。如今还能去什么地方呢?

回到舅父家去,迟早有一日要被舅娘打死。舅父总还是舅父,倘把舅娘毒打他的事向舅父诉说一番,舅父或者还能保护他些个,设法带他出去谋生,或许可行。只是这样做又要惹舅舅生气,弄得舅舅与舅娘不和。况且舅舅近来也分明有些冷淡,不似先前那样疼爱他了……

思来想去,断不能再回到舅舅家去。京城里虽已没了父母,到底还是儿时度过光阴的地方,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留着亲切的回忆,令人眷恋。那里又有父亲旧时的朋友、自己幼年的伙伴。实不得已时寻上门去,或许可以帮助谋件事做。自己已经十三岁了,又有力气,怕还会饿死不成?

想到这里,彭元又生出勇气,挣扎起来,上了大路。

走出并不甚远,他就望到一个小镇。彭元觉得腹中饥饿,见路旁一个卖大饼的,情不自禁站了下来,两眼直勾勾看着。卖大饼的含笑向他打招呼:

“小哥可要买两个?我这大饼刚出炉的,外酥里嫩,又放了椒盐,香得很呢!”

彭元摇摇头,咽了口唾沫,正待走开,忽然想起自己颈上的小金锁。这小金锁是彭元百日时,一个朝廷的官员送的,从此母亲就给他戴在颈上。舅娘一次说:“你总在外头玩耍,不小心就丢了,不如暂且放我这里存放着。”存了几日,舅舅不见了他颈上小锁,便问他,他依实讲了。舅舅说:“戴了这许多年也不曾丢失,怎么到了我这里就会丢了?”又去舅娘那里索回,与他戴上。没想到,此刻这东西竟派上了用场。用它换上五七个大饼,料是可以的。

彭元从衣领里拉出小金锁,对那卖大饼的人说:

“我没带着钱,用这东西换你的大饼,可使得?”

卖大饼的说:“拿来我看看。”

彭元取下金锁,双手捧与卖大饼的。卖大饼的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了一会儿,又掂了掂,问他说:

“不晓得你要换几个?”

彭元说:“就换五个吧!”

卖大饼的原就以为那小锁是不值钱的东西,听他要换五个,越发认定是铜的,摇摇头说:“这锁这样小,里头又是空的,拿去铸铜钱,也只铸得三四文,怎么要换五个大饼?”

彭元说:“这锁是金的。”

卖大饼的哈哈大笑:“你这小哥真会寻开心!”笑够了,又说:“不过这总是件成物,做工也还精致,就给你五个大饼吧!”

说着,收起小锁,给彭元取大饼。彭元一旁自言自语:

“五个大饼也不少了,只是,如何够路上吃的?”

卖大饼的听见了,看看彭元说:“想再多些也不难。我看你身上这件长衫不错,要是拿来换,给你三十个大饼!——我这不过随便说说,愿与不愿,小哥哥都休恼!”

彭元一听,非但不恼,反倒十分高兴,急忙脱下长衫,交与卖大饼的,说道:

“就用这个换!”

卖大饼的先将小锁还给了彭元,再一五一十地数起大饼来。数到三十,还剩下一个,卖大饼的说:“这一个也给了你吧!”用一根细绳将大饼穿起来,又把两端连在一起,系成一个大圆环,提给彭元,彭元谢过。

有了这串宝贝,彭元顿觉信心倍增。他把大饼从头顶套下去,斜挎在肩上,然后顺手扯下一个,边走边吃,虽然身上增加了许多重量,却觉比先时脚步轻盈。彭元对自己说:

“这是去了长衫的好处!短褂子反觉自如,走起路来再不碍手碍脚。我要那长衫做什么!”

行到天黑,想想自己身无分文,也不敢找人家投宿,就钻进路旁田间一个稻草垛里。正值夏末秋初,又有稻草遮身,倒也不觉寒冷,只是稻茬触及皮肉,伤口一齐疼痛起来,幸而走得倦极,忍耐了片刻,也就悠然入梦。

 

就这样风餐露宿,行了四五日,大饼也吃光了,京城还是杳无踪影。彭元心中纳闷:记得从京城来乡下时,也不过行了三日光景,怎么回去时走了这许久还不到?莫非是行错了路?向行人打听,又都说不错。

也是彭元自己糊涂,他来时是乘骏马、坐轻车,此时却靠着两条娃娃腿走路,一天能走多少?

到了第七日正午,彭元饿得头昏眼花,鞋也磨穿了,脚也跑烂了。看看前头是个热闹去处,咬咬牙关,又往前奔。勉强捱到,心中顿时燃起一线希望。原来这里是个县城,彭元记得,这城中有条大街,街上店铺栉比鳞次,来时全家曾在一家酒楼里打尖。自己身上总还算有只小小金锁,倘遇上个识货的,或者可以多卖几文,就是当作铜的,也可换上五七个大饼,得以饱餐一顿。这样一想,脚下有了力气,不一刻就到了那条繁华的大街上。

彭元不敢去寻前次吃饭的那家酒楼,见到一家卖包子的饭铺,怯生生走了进

去。一个扎着白围裙的老者走上来说:

“小客官可要吃馄饨?就请这里坐下吧!”

彭元摇摇头,从颈上取下小金锁说:

“老人家,我想用这物件换你一些包子,不知可使得?”

老者接过金锁看看,又打量一下彭元,见他衣衫褴褛,满面尘灰,却又眉清目秀,谈吐文雅,想是个富家子弟,不知遭到什么灾祸,弄到这步田地,心中顿生了怜悯之情。他将金锁交还彭元,说道:

“你这小锁是金的。这还在其次,我看这做工的精细,实不多见,要换包子,我铺子里的包子统给了你也不够,你把它换作银钱,还有别的用处。”

又把彭元领到门口,指着前头说:“你可看见前面那挂着牌子的药铺?它对面就是一家专做金银首饰买卖的,你到那里问问他们可要。只是要耐心些——那里掌柜的甚是精细,不要让他少给了银子。”老者如此这般,嘱咐了一番。

彭元谢过老者,找到那家首饰店,走了进去。柜台里的一个伙计接过金锁又看了彭元一眼,匆匆走进里头去。工夫不大,一个留着八字胡儿的瘦子走了出来,一手托着那个金锁,伙计跟在后头。那瘦子仔细打量彭元一番,慢腾腾问他说:

“你这东西哪里来的?”

彭元说:“我自小身上戴的。”

瘦子又问:“怎么你家大人不自己来卖?”

彭元说:“我父母都过世了。”

瘦子不肯罢休,又盘问了几句,这才说:

“你这东西要卖多少钱?”

彭元想起老者“不要少卖了钱”的话,壮了壮胆子说:“要三贯钱。”

彭元话一出口,伙计脸上登时露出喜色。那瘦子却狠狠瞪了伙计一眼,对彭元说:

“你倒真敢要价儿,怎么开口就是三贯?你这东西连五百文也不值!”

说完,瘦子将小金锁放到柜台上,不屑地向彭元面前一推。彭元说:

“既然如此,我也不卖了!”

拿起金锁,转身就向外走。那瘦子慌了,从柜台里跑出来,一把揪住彭元的胳膊:

“你休要走!且先把实情讲出:这东西你是从谁家偷来的?”

彭元说:“我已对你讲过,是我自小身上戴的!”

瘦子说:“谅你在我这里也不肯讲,我们官府里去讲!”

彭元说:“到哪里去讲,也是我自家的东西。”

瘦子见彭元毫无惧色,知道这招数无用,立刻换了笑脸说:

“我适才不过是试试这东西是不是你的。此类事我店里时有发生。虽然我们出了钱买,到时候却要担干系。你也不要见怪!既然东西确是你的,我就买下了。你也不要索三贯,我也不要给五百文,就与你一千文,你看如何?”

彭元心想,这小金锁原已换了五个大饼,只因那卖大饼的不识货,才又回到自己手中,现在竟能卖到一贯铜钱,也是老天有眼了,且不可贪心太重,又生异想。于是对那瘦子说:

“就一千文吧!”

彭元欢欢喜喜提着沉甸甸一贯钱,又特意回到方才那老者的店铺里谢他,在那里饱餐了一顿包子、馄饨。老者闻说只卖了一贯铜钱,暗骂那首饰店的掌柜黑了心。事已至此,说穿了白白打这孩子的兴头,又怕得罪了街坊,日后不好相处。他也就没再讲什么,只在心中叹息了一回。  

(选自春风文艺出版社2004年9月出版的《小济公传》)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