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对付“红脸蛋儿”

(《小布头新奇遇记》第章)  

孙幼军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今天跟昨天差不多,昨天又跟前天差不多,所以小布头也没觉得一下子就过了一年多。

那个小朵朵已经不再整天躺在床上。他一开始的时候在他的小白床里乱爬一气,后来又扶着木栏杆站起来,冲着红脸蛋儿阿姨叫:

“讨——厌!”

他会一撒手就把小布头扔出栏杆去,然后“咯儿咯儿”乐。红脸蛋儿阿姨把小布头拾起来,交回他手里,他接着又一扔,把小布头扔出去,又“咯儿咯儿”乐。小布头看到他的好朋友长了力气,一开始觉得很高兴,可是老是这么摔,他就生气了,冲着朵朵喊:

“这么使劲,我疼不疼啊?”

朵朵愣了一下,然后两手抱着小布头,把他贴在脸上说:

“不!”

天天跟朵朵一起说话的小布头明白他的意思——他是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那么疼,我以后再也不摔你了!”

他真的不再摔小布头。

朵朵先在床上爬,后来就到地板上爬,一边爬,一边说:

“呀——!呀——!”

胖嘟嘟姥姥和红脸蛋儿阿姨都不明白“呀呀”是什么意思,只有小布头听得懂。朵朵是在说:

“地板好宽哪!在地板上爬可真开心呀!”

后来,胖嘟嘟姥姥给朵朵买回来一个“学步车”。那是用藤条编的一种小车,下面有四个小轮子,上面是一个圈圈儿。朵朵手扶着圈圈儿站在那里头,一迈步,小车就走,走得多快也不会摔倒!

再后来,那个“学步车”给装进一个大塑料袋,送到阳台上去。因为朵朵不用那玩意儿也能走路了。当然,他有时候会摔个倒栽葱,脑袋“咚”一声撞到地板上。不过,地板是木头的,这根本就没什么了不起!小布头看见他的朋友爬起来接着跑,觉得很佩服,给他喝彩说:

       “好样儿的!”

       朵朵听到夸奖,一高兴,又是“咚!”

       阳台上很亮,还有好看的花儿,朵朵和小布头都很想到那上面去。可是胖嘟嘟姥姥不让。阳台的铁栏杆一道挨着一道,朵朵的脑袋根本就伸不出去,他会“掉下去”?这个姥姥!

       玻璃门敞着,就隔着一道铁纱门嘛,出去一点儿都不难!朵朵从铁纱门往外看,还使劲推,越推越着急,那样子活像一只关在笼子里的猴子。小布头在一旁给他出主意说:

       “往里拉!那门是往里拉的,往外推白费劲儿!”

       朵朵看看小布头,小布头把手扶在门框上,做了一个往里拉的姿势——他只能做个样子,因为他力气太小,拉不动。

       朵朵明白了。他用两手抠住门,用力一拉。

       铁纱门开了一道缝,朵朵从里边挤出去,小布头也跟着溜出去。

       哈,阳台上有这么多好玩儿的东西!他们俩好开心。

       没想到,朵朵刚把一根木棍从东西里抽出来,红脸蛋儿就从屋子里跑到阳台上来。她瞪圆眼睛指着朵朵叫:

       “不是不让你上阳台吗?姥姥回来不骂你,要骂我!”

       说着,她就像老鹰抓小鸡似地把朵朵抓起来,提到屋子里。朵朵给撂在地板上,刚爬起来,红脸蛋儿又一按。朵朵的裤子很不好,一按,屁股蛋儿就全露出来了。红脸蛋儿使劲往那上面拍了两巴掌,“噼呀!噼呀!”嘴里还说着:

“看你还敢不敢!看你还敢不敢!”

小布头非常生气,跳着脚喊:

“不许打人的!你凭什么打人?”

红脸蛋儿好像认为一个小布娃娃没资格跟她说话,睬也不睬,很神气地走出去了。

“屁屁疼!”朵朵指着门外,向小布头告状。

小布头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他打不过红脸蛋儿。他安慰他的好朋友说:

“没事儿,过一会儿就好了!”

可是还没等“过一会儿”,朵朵又惹出麻烦来。

       朵朵拉开小柜子的门儿,想知道那个门是不是也通到外面去,却看到里边有一大叠花花绿绿的衣服,很漂亮。他扯出一件,往地板上一丢,觉得这回地板也很漂亮了。他又扯出一件,使劲往远处丢,这回,地板更漂亮。他“咯儿咯儿”地笑起来,小布头提醒他说:

       “这么干可不行!等会儿那家伙看见了,‘噼呀、噼呀’……”

       朵朵停了一下,可他觉得这实在是太好玩儿,又一件件扔起来。

       红脸蛋儿进来的时候,那一大叠衣服已经都跑到地板上去了。她一点儿也觉得地板漂亮,倒是生气地哇哇叫:

 “哎哟,造反啦!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你这是干什么呀!”

她喊着,把朵朵掀翻在地,“噼呀!噼呀!”

其实朵朵早知道“这么干可不行”,所以这回他连状都没告,只不过在红脸蛋儿阿姨叠那些衣服的时候,他摸着屁股对小布头说:

“裤裤!”

小布头明白他朋友的意思:他的开裆裤虽然撒尿很方便,但是红脸蛋儿找麻烦的时候就很不好了,“噼呀噼呀”地很响,还很疼。小布头说:

“对啦,你的裤子实在不好!”

为了安慰自己的朋友,小布头给朵朵编了一个歌儿:

   

胖嘟嘟姥姥呆在家,

红脸蛋儿阿姨笑哈哈。

朵朵好,朵朵乖,

不住口地把咱夸。

 

胖嘟嘟姥姥不在家,

红脸蛋儿阿姨凶巴巴。

看你下回敢不敢,

噼呀,噼呀,噼呀!

 

天不怕,地不怕,

男子汉,不怕啥!

裤子不好没关系,

就当屁股痒了抓一抓!

 

       朵朵觉得很好听,睁大眼睛听着。等小布头唱完,他叫着说:

       “还!”

       小布头见朵朵喜欢听,就说:

       “好,还唱一遍!”

       他又唱了一遍,朵朵仔细听着。这回听完,朵朵咯儿咯儿笑,还学着唱:

       “噼呀,抓抓!噼呀,不怕!”

       小布头哈哈笑,说:“对,咱们不怕她!”

 

       不怕是不怕,“男子汉”老让人家按在地上往拍屁股上拍,也不大像话。小布头开始盘算对付红脸蛋儿的办法。

       他想了一晚上,也没想出什么招数来。

       可是第二天上午,朵朵一声没吭就使出自己的招数来了。

胖嘟嘟姥姥出去买菜的时候,朵朵溜到阳台上。这没什么难的,不就是把那个很轻的铁纱门抠开,再一拉么!

红脸蛋儿阿姨走进大屋子,看见朵朵蹲在阳台上,又叫起来:

“好哇,你不怕打屁股!”

朵朵站起来,把一只胳膊从阳台的铁栏杆伸出去说:

“扔!”

红脸蛋儿阿姨可吓坏了——朵朵手里抓着个亮晶晶绿色的东西,那是她的宝贝发卡儿!

那东西掉到四楼底下,还不摔碎?

“快给我!”红脸蛋儿大叫,“你敢扔,我就敢把你屁股打烂!”

朵朵见红脸蛋儿吓成那样子,觉得特别开心,他咯儿咯儿地笑。

小布头知道,朵朵要是一撒手,这祸就闯大了,他也向朵朵叫:

“不要扔!”

要是红脸蛋儿站着不动,朵朵也许不会扔。可是她向阳台上冲去。

朵朵怕她夺走,一撒手,那绿色的玩意儿就一直落下去了。

红脸蛋儿气得要死,可是她想知道摔坏没有,转身就往外跑,一边大叫:

“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

小布头听见红脸蛋儿“噔噔噔”地往楼下跑,急忙对朵朵说:

“赶快藏到床底下!”

朵朵吓呆了,他觉得自己的屁股疼起来。

“你来!”小布头觉得藏也没用,忽然想出另外的办法,扭头往门外跑。朵朵跟着他跑出去。

“你把门推上!”小布头指着敞开的大门说,“你推上,她就进不来了!”

朵朵一跑,“咚!”摔了个大跟头。他爬起来,还是跑到门那儿,使劲一推。

大门“咣”一声响,门锁撞上了。小布头说:

“好!这回她就进不来啦!”

看见朵朵还是站在那儿发呆,小布头问:

“你怎么啦?”

朵朵捂住屁股说:“打!”

小布头乐了:“没事儿!姥姥不回家,她就进不来。姥姥回家了,她还敢打你吗?”

红脸蛋儿跑到楼底下,找到她的绿发卡,又跑上楼来。她跑得很快,想好好

地拍一顿朵朵的屁股,可是门却关上了。她用力推,怎么也推不开。

       她就敲门,“邦邦邦!”还大声喊:

“朵朵开门!”

       朵朵听见红脸蛋儿阿姨很着急,就想把门打开,可是他不会。

       “不会才好呢!”小布头心里想,“要不然肯定得挨一顿揍……”

       小布头知道怎么开,就是不告诉朵朵。

       “邦邦邦!邦邦邦!”红脸蛋儿使劲敲,“朵朵把门打开!”

       朵朵听见阿姨特别着急,也着急起来,他用两只手“啪啪”地拍门,还叫:

       “不不!不不!”

       红脸蛋儿在外面叫:“讨厌!快打开!”

       小布头笑着对朵朵说:“傻瓜,是‘不会’,不是‘不不’!你说‘不不’,她还当是你故意不给她开呢!——你说‘不——会!’”    

       朵朵就说:“不——会!”

       小布头说:“大点儿声!”

       朵朵大声喊:“不——会!”

       红脸蛋儿没办法了。她知道朵朵不会,不再敲,坐在楼梯上傻等。

       过了好半天好半天,胖嘟嘟姥姥才提着菜走上来,她问:

       “呀,怎么在这儿坐着?”

       红脸蛋儿笑着接过菜说:“朵朵把门撞上了,我进不去。”

       姥姥问:“你的那把钥匙呢?”

       红脸蛋儿说:“放在屋子里了。朵朵把我的发卡扔下去了,我下去捡……”

       姥姥笑了:“这个朵朵,真淘气!”

       小布头说对了——红脸蛋儿阿姨不但没“噼呀噼呀”,还洗了一个很大的西红柿,笑嘻嘻地送到朵朵手里。朵朵吃的时候,也把西红柿举到小布头嘴上让他吃,很快活地对他说:

       “好!”

       小布头明白,朵朵是说:“你的办法真好,阿姨没打屁股,还给好东西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