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小布头的“新朋友”是个傻瓜

(《小布头新奇遇记》第六章)  

孙幼军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房间里安静下来——那个小东西真懒,吃饱了,又在四面木栏杆的小白床里睡着了。豆豆阿姨大概因为昨晚一夜没睡,也躺在小白床旁边的一张床上睡了。只有胖嘟嘟姥姥,还在厨房里一声不响地忙碌,小布头从书柜顶上看得见她。她正在用力地擦一只不锈钢的饭锅,已经擦得雪亮还在用劲儿,看来这老太太就是有点儿毛病。

       小布头不再生她的气。说真的,他确实也应该好好地洗一洗。虽然那个买鱼的老奶奶给他洗过,大白猫又在他的身上舔了一气,可他身上还是留着鱼腥气。这还不算,他老觉得衣服上还有一股尿骚和臭脚丫子味儿。现在可完全不一样了!他闻到一阵淡淡的清香,像幼儿园院子里的玫瑰花就开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当然啦,香味儿没什么了不起,最重要的是,他多干净啊!要是现在他就回到幼儿园检查卫生,他准得第一!

       小布头刚开始盘算他该怎么溜出去,那个小东西就“苦哇苦哇”地哭叫起来。

       豆豆阿姨像给烫了一下似地跳起来。她怔了一下,先跑到大房间,一把抓起小布头。

       “给你,小坏蛋!”豆豆阿姨笑嘻嘻地把小布头放到她小儿子的手里,“妈妈给你找了一个好朋友,你看看,喜欢不喜欢?”

       胖嘟嘟姥姥也从厨房跑来了。看见她的宝贝外孙满脸泪水地抓着那个小布娃娃发呆,她惊讶得睁大眼睛:

       “哟,怎么回事?给他哗啷棒可一点儿用都没有……”

       “我就说朵朵会喜欢嘛,看他多高兴!”豆豆阿姨很得意地说,“哗啷棒算什么呀,这是他的朋友!”

       她们俩又盯着宝宝看了一会儿,一齐笑了——瞧啊,她们的小宝宝一手抓着小布娃娃,一手攥着拳头,快活地一齐挥动。

       “他就是不哭了嘛!”豆豆阿姨说。

“真怪!”胖嘟嘟姥姥说。

豆豆阿姨又躺到她的床上睡了。胖嘟嘟姥姥急匆匆回到厨房。

 

小布头觉得很满意。要是把他放在那个小东西手里,那小东西还是“苦哇苦哇”地使劲哭,他可就有点儿丢面子啦!

“你好!”小布头打招呼说,“我叫小布头,认识你,我很高兴!”

那个小朋友怔了一下,看看小布头说:

“咿——呀——”

“‘咿呀’算什么哪!你应该说:‘你好,我叫’——对啦,你好像叫‘朵朵’。你说:‘我叫朵朵,认识你,我也很高兴!’”

那个小朋友说:“呀——咿——”

掉个个儿,还是“咿呀”!

幼儿园那么多小朋友,可从来没有这样的!他有毛病?小布头有点儿糊涂了。

这还不算,那家伙又把他的朋友送到嘴上,啃起他的帽子来!

“哎哟,你这是干嘛呀!”小布头喊,“要么是握握手,要么是鞠个躬,可不能新朋友一见面就来这一套!”

看来这家伙不但不会说话,还听不懂他的话,他仍旧很起劲儿地啃着。小布头觉得他的帽子湿透了,头皮水唧唧的。

“这可不好!”小布头叫起来,“你知道为了弄干净,我受了多少罪?酸甜苦辣都尝遍了!要是你把我弄得脏兮兮的,那个老奶奶是不是还得折腾我一回?”

那个小家伙好像听懂了。他把小布头从嘴上拿开,看着他。

“这就对啦!”小布头高兴地说。

他还没来得及给那小家伙讲点儿有意思的事儿,那家伙又把他放到嘴上去了。这回还要糟——他干脆啃起小布头的脸来!

“喂,我说过了,” 小布头又大叫起来,“不可以一见面就来这一套!”

幸好胖嘟嘟姥姥解救了小布头。她走进屋子,把小布头拿下来,把一个花花绿绿、带把儿的东西放进那个小家伙的手里。

“别什么都往嘴里放。”胖嘟嘟姥姥告诉外孙,“你看这个多好玩儿!”

她说着,就抓住那只小手,摇晃两下。那个花花绿绿的东西真好玩儿,一晃就“哗啷哗啷”响,上面还有红的、绿的、蓝的小灯一闪一闪地亮起来。

可是那个娃娃很不高兴。他张开嘴巴大哭起来:

“苦哇——!苦哇!苦哇!”

豆豆阿姨又从睡梦里跳起来。她怔了一下,明白是怎么回事,立刻把那个花花绿绿的东西拿下来,把小布头换上去。

她的小宝宝立刻就不哭了。

“这可真怪!”胖嘟嘟姥姥看得发呆,“姥爷给他买的这个哗啷棒多好,怎么偏喜欢那东西?他又认不出那是个娃娃!”

“是耶!”连豆豆阿姨也觉得奇怪了,“姥爷老是抱他,惯得他一醒了就哭,给他什么都不行!怎么他一拿到这个小布娃娃就不哭了?——咱们再试试!”

豆豆阿姨轻轻把她宝宝手里的小布娃娃拿下去,换上了那个“哗啷棒”。她的宝宝立刻就“苦哇苦哇”地大哭起来,哭得眼泪直往下淌。她又把“哗啷棒”拿下来,换上小布娃娃,她的宝宝一下子就不哭了,只顾举着小布头看。

豆豆阿姨瞧瞧胖嘟嘟姥姥,胖嘟嘟姥姥瞧瞧豆豆阿姨,两个人都惊奇得不知说什么。

小布头心里可非常快活。这个小家伙虽然很傻,又不会说话,可是他认识我,真的把我当成好朋友!

 

晚上,小宝宝的姥爷回来了,家里一下子变得特别热闹。

姥爷戴着眼镜,瘦瘦的、高高的。他一进屋就抱起小宝宝,可是豆豆阿姨马上又把小宝宝接过去,放回小白床里。她对她爸爸说:

“以后不许老抱着他!”

眼镜姥爷说:“那朵朵就哭死啦!”

豆豆阿姨说:“您瞧他哭吗?”

“真的!”眼镜姥爷觉得很奇怪,弯下身来看,“他怎么自己玩儿?——噢,一个小布娃娃!看样子是我买的玩具不大对路……”

接下来豆豆阿姨就讲起来她是怎么做“试验”的,说朵朵确实喜欢那个小布娃娃,好像根本就不是什么玩具,而是一个活的小朋友。

“哈!”眼镜姥爷笑了,“我女儿不光拿到签证,还得了一件宝贝!”

眼镜姥爷问起女儿是怎么拿到签证的,豆豆阿姨就兴高采烈地讲起来。胖嘟嘟姥姥已经听过一遍了,还是手里举着饭勺子跑来听。

吃了晚饭,眼镜姥爷说:

“为了庆祝拿到签证,咱们举行一个音乐会吧!”

豆豆阿姨快活地喊:“好!我弹吉它,老爸和老妈唱!”

她跑去拿来吉他,立刻弹起来。

眼镜姥爷和胖嘟嘟姥姥也立刻随着吉它唱起来。

 

小布头觉得那“叮叮咚咚”的声音很好听,眼镜姥爷和胖嘟嘟姥姥唱得也很好。可是他不能唱,因为朵朵不一会儿就把他放到嘴上,很用心地啃起来。

“咱们好好听一会儿行不行?”小布头生气地冲着他喊。

“咿——呀——”那小家伙回答他,接着又把他放到嘴上。

家里的人都很好,偏偏他的好朋友老是胡闹……唉,还不光是胡闹呢,这小家伙简直什么都不懂,唉,整个儿一个傻瓜!

(20031月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