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阿姨

(《小布头新奇遇记》第四章)  

孙幼军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大黑猫从屋子里消失以后,小布头觉得很轻松。他自言自语地说:

       “等黑猫大哥走远,我马上就跑出去!幼儿园的院子那么大,我就不信我找不到!”

       小布头没想到,说完这句话他就睡着了。这一整天,他实在是太累太累!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小布头忽然听见“隆隆”的雷声,看见黑云正朝着他头上压下来,压得他喘不过气。他迷迷糊糊地想:要是下一阵大雨,我可又要淋湿了,好不容易才把身上晾干的,我得赶紧躲一躲……

       他醒了,雷声还在“隆隆”响,原来,那是很多人一齐打呼噜的声音。他睁开眼睛看,情况比他梦里见到的还要可怕——他的面前张着个很大的嘴巴,好像正要把他一口吞下去!

       小布头吓得一轱辘爬起来。

       完全清醒以后,小布头不害怕了。那张大嘴巴不过是在那里专心专意地打呼噜,根本没有把他吞下去的意思。看来这个叔叔跟他一样,是累极了,连衣服都没脱,一躺下就睡着了。黑猫大哥说得不错,他累得“根本就没心思理睬一个小娃娃”。

       屋子里真的很热闹。很多人一齐打呼噜,震得棚顶都跟着“隆隆”响不算,还有人“咯吱咯吱”地咬牙声,“哇啦哇啦”地说梦话。面前的那张大嘴巴就忽然冲着小布头叫:

       “把半年的工钱都发给我!”

       小布头并没害怕,因为他不但听见过人说梦话,还听见过耗子说梦话。梦话不像老师上课那样,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果然,这个大嘴巴就说了这么一句,接着又打起呼噜来。

       他见这个叔叔连被子都没盖,觉得他一定会感冒,就拼命用力,把被子往他身上拉。这可不是一件轻松好玩的活儿,被子刚拉上一半,小布头就喘起大气来,觉得憋闷得像是又进了那条大鱼的肚子。他赶紧跳下床,磕磕碰碰地跑往外面跑。

 

       外边真舒服啊!

       小布头立刻就觉得精神振作,浑身都是力气。

       能飞固然很好,可是这里的地跟幼儿园的地是连在一起的,走,一样能走得到!

       天还黑着,天空中却看不到很明亮的星星。哈,城里就连星星也跟乡下的不一样,它们躲躲闪闪的,好像很怕羞!

       小布头沿着小巷,很高兴地往前走。为了给自己鼓劲儿,他还唱起他自己编的歌儿来:

 

                     天上下雨地上滑,

                     布猴子河里去捞虾。

                     一边走路一边闹,

                     噼呀——

                     摔了一个仰八叉!

 

                     布老虎愣,小黑熊傻,

                     就我布猴子顶呱呱!

                     一边走路一边吹,

                     噼呀——

                     摔了一个大马趴!

 

       布猴子编了好几个歌儿去撩惹小黑熊他们,气得小黑熊、布老虎干瞪眼没办法,小布头就编了这个歌儿去对付布猴子。小黑熊他们高兴得要命,一听,都拍着手哈哈笑。

       跟小黑熊、布猴子、布老虎他们在一起多开心哪!这么一唱,小布头走得更起劲儿了。

       他走啊走,走完一条小巷,又是一条胡同。

       天渐渐地亮了。

就在他走得有点儿累了的时候,一辆自行车很快地从他背后驶过来。小布头觉得那辆自行车眼看要撞到他身上,吓得一下子扑倒在地上——这回他自己倒是真来了个“大马趴”!

       自行车上的人捏住闸,下了车,弯身看了看说:

       “原来是个小布娃娃!我怎么好像看见它往前跑呢?”

       那是个女孩子的声音。她戳住自行车,把小布头拾起来,仔细看看,然后像个小娃娃似地跳着脚说:

       “呀,真好玩儿!”

       好像是个阿姨,可是她个子很小,那笑眯眯的样子也很像个小女孩儿。她似乎有什么急事要办,把小布头往身上的书包里一塞,骑上车,飞快地跑起来。

       “这下子麻烦了!”小布头爬了几下,没爬上去,只好在书包里坐下来,心里想,“她要把我带到哪儿去啊?”

       跑了一大段路,小布头正要试试再往外爬,忽然觉得身体猛地一顿,接着就腾空飞起来,“砰“一声撞到什么硬东西上。虽然他是在书包里,还是撞得很疼很疼,小布头不由得大叫了一声:

       “你干嘛呀!”

       四周很安静,没有谁回答他,书包也一动不动。是不是那个豆豆阿姨丢下书包走了?

       看样子书包是落在了地上。小布头趁这机会从开口的地方钻出去。

       他钻出去才吓了一跳:书包还背在那个豆豆阿姨身上,可是她躺在地上,自行车扔在很远的地方,原来是她摔倒了!

       还好,她挣扎着坐了起来,弯起胳膊肘儿看看,又撩开裙子看膝盖。

       她的胳膊和腿上都在流血。小布头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不知怎么办才好。

       豆豆阿姨慢腾腾爬起来,一瘸一拐地走向自行车,把车扶起。

       看见那个小布娃娃还坐在地上,她拾起他来,很不好意思地说:

       “摔疼了吧?对不起啦!爸爸老说我骑车太愣,让我慢着点儿,我老是忘……”

       她把小布头装进书包,好像又骑上了自行车。

       自行车给摔得很不高兴,它一路诉苦:

 

疼死——啦!疼死——啦!疼死——啦!

 

 

       自行车叫嚷了好长时间才不再叫,因为他们停了下来了。小布头觉得那个小豆豆阿姨一瘸一拐走了几步路,站住了。四周好像有好多人在说话。

       “你是几点钟来的?”豆豆阿姨问什么人说。

       “也是刚到,”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回答,“可是排在1号的人说,他昨天下午五点就来啦!”

       “哇,真辛苦!也不知道咱们站得这么靠后,今天能不能排上号儿!”豆豆阿姨说。

       “不知道耶!八点才开始办公呢,现在才——才五点,得等三个钟头呢!”

       那么说,小布头跑出那间大屋子的时候,顶多也就是半夜一两点钟,怪不得天那么黑呢!现在好了,四周已经清清楚楚,现在他再赶路一定方便多啦!

       小布头正打算从书包里溜出去,就有一只很软、很轻的手伸进来,把他拿到外面。有两只很黑、很亮的眼睛望着他,充满笑意。

       “你真好玩儿!”豆豆阿姨两手捧着他,对他说,“你的心眼儿也好,知道我要在这儿等好长好长时间,特意到路上等我,好到这儿来陪着我!”

       “才不是那么回事呢!”小布头心说,“要不是你把我装进书包里……”

       不把他装进书包又怎么样?他自己走,根本就不可能走出来这么远。对这个很可爱的小阿姨,小布头也实在想不出什么抱怨的话。

       他向周边看,发现这里跟他来的地方完全不一样。眼前是一条很宽、很干净的马路,路边停着的一排小汽车也漂漂亮亮。对面的人行道又宽又光,一排枝叶浓密的街道树后面,是绿漆的矮栏杆,栏杆里面有白墙绿顶的两层楼房,玻璃窗特别高大,还擦得亮晶晶的。

       小布头和豆豆阿姨是排在一长串队伍里,往前看,都看不见头儿。那些人在那里等着什么,有站着的,也有坐在小板凳上的。他们要么三三两两凑到一起起劲儿地说着什么,要么在看书、看报。

       有个提着一串小板凳的黑胖的阿姨走到豆豆阿姨的身边,问她说:

       “要租个小板凳吗?”

       豆豆阿姨问:“多少钱?”

       “五块。”

       “呀,那么贵!”豆豆阿姨好像吓了一跳。

       那个黑胖的阿姨又去问别人了。

       豆豆阿姨对小布头说:“早知道会摔个大跟头,我就从家里带个小板凳了!这么站着,我的腿好疼哦!”

       她皱起两道小眉毛,好像要哭了。小布头忽然觉得这个豆豆阿姨很可怜。

       可是豆豆阿姨立刻又快活起来。她告诉小布头说:

       “你知道我给你找了一个好朋友吗?哈,那个小朋友可好玩儿啦,你一定喜欢他!猜猜他是谁?——他就是我的小儿子朵朵!”

       “我的好朋友在幼儿园呢,才不要你给我找什么好朋友!”

       小布头这么想,却没好意思说出来。豆豆阿姨的腿摔得都流血了,疼得要哭,好不容易才这么高兴。

(20031月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