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起的黑猫巫师

(《小布头新奇遇记》第三章)  

孙幼军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小布头刚跳出三楼的窗口,就觉得落在一小片软绵绵的黑云上,突然慢了下来。

本来他是准备再摔昏一次的,没想到缓缓地落在地面上,连个屁股墩儿也没摔!

看出自己是骑在大黑猫的背上,他赶紧爬下来,气呼呼地说:

“谁要你帮忙了!”

大黑猫哈哈地笑起来:“你人这么小,气怎么这么大呀?”

接下来,他又点点头说:“我就佩服这样的!我看你跟我的脾气差不多。你的家住在哪儿呀?”

小布头见他变得很和蔼,也就不再生气,他把自己怎么翻船,怎么给丢进装鱼的大筐,讲了一遍。他只能这么讲,因为他说不出自己住的那个地方叫什么镇、什么村。

“我到处流浪,没我不知道的地方。”大黑猫说,“可是说不出个地名儿,就难办啦!——那大概是在什么方向?好比说,是南边儿,还是北边儿?”

小布头说:“是南边儿。”

大黑猫说:“我看你又是坐船,又是游泳,外带骑自行车,跑出来可就不近啦!太阳已经落山,天马上就黑了,你走不一会儿就什么也看不见,弄不好要迷路。我陪你走一程,你看怎么样?”

大黑猫已经知道这小东西很倔,所以说话十分小心。明明知道他像块木头疙瘩似地漂着,硬说成“游泳”;让人家当死鱼拉来,他说成“骑自行车”,还有,也没敢说担心他独自走黑路会害怕。

小布头果然很高兴,同意大黑猫送他一程,只是这会让大黑猫耽误跟女朋友会面,他有些不好意思。大黑猫说:

“没事儿!我走路很快,不大功夫就回来啦。”

       他让小布头骑到他背上。他的背很宽,还特别光滑。小布头正不知道该不该抓住他身上黑亮的毛儿,就觉得大黑猫的脊背变窄了,自己屁股下面多出一副牢牢捆扎在他身上的垫子,两手还抓着个绳套儿!

       “你……你好像变小了!”小布头惊讶地叫出来,“还有垫子和绳套儿!”

       “那叫‘鞍子’和‘缰绳’,孩子!”大黑猫乐了,“这么着不是安全一点儿嘛——坐好,咱们出发啦!”

       下面发生的事更让小布头惊奇——

他觉得身子下面的大猫变成了一小片黑云,缓缓飘起来。飘到三楼的那个窗口,他听见大黑猫的声音:“小白,我一会儿就来啊!”还看见窗台上的大白猫笑嘻嘻地朝他们挥手。接下来,他觉得自己身子陡然一转,耳边响起“呼呼”的风声,四周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了。

他们是在天上飞!

小布头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他坐过“飞机”。但是,那不过是大娃的风筝,在那上面尝到的滋味儿跟现在完全不同。那次,他可以清清楚楚看见地面的东西,大部分时间,他是停在空中的,这回可大不一样:地面的东西“嗖嗖”地向身后飞掠过去,你根本别想知道那一片模模糊糊的黄色到底是房子,是街道,还是河流。

小布头开始担心了:就算从我们幼儿园的头顶飞过去,我也看不出来呀!

还好,下面的景象忽然变得清晰,耳边也没了“呼呼”的风声。

“照你说的时间和方向,”大黑猫说话了,“咱们应该快到了,你好好看着啊!”

小布头朝下看,不免有些失望。下面是一大片朦朦胧胧的房子。他看见很多高楼,看见纵横的街道,甚至还看见马路上奔跑的大汽车和小汽车的灯光,就是没有平坦的田野,没有弯弯曲曲的小河。再往远处看,这座城市似乎无边无际,远处隐藏到灰蒙蒙烟雾里的,好像还是楼房。

“不是这地方!”小布头叫出来。

“别着急,仔细看!”大黑猫伸展开四肢,慢慢向前飘着,“一座幼儿园,还能钻到地底下去?”

“我们那地方根本不是这样子的!”小布头又叫。

大黑猫说:“你讲是在‘南边儿’,我是朝正南走的。也许你家是正南还有点儿偏西,再不然是正南有点儿偏东,差也差不了多少。咱们很容易就可以都去看看!”

小布头问:“要是在北边儿呢?”

大黑猫吃了一惊:“什么什么?”

小布头可怜兮兮地说:“你问我的时候,我也弄不清在南边儿,还是在北边儿。我想,反正差不多……”

大黑猫一着急,一头就栽了下去。他在天上折跟头,肚皮一忽儿朝上,一忽儿朝下;小布头吓得要命,拼命拉紧“缰绳”。大黑猫最后头朝下摔到地上,脑袋一下子戳进腔子里去了。

小布头从地上爬起来,见他脑袋都没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当是他摔死了,立刻带着哭腔叫起来:

“黑猫大哥!黑猫大哥!”

没有脑袋的大黑猫爬起来,闷声闷气地说:

“小子着急啦,还算有点儿良心!”

可是他用两只爪子把脑袋拔出来,立刻冲着小布头大喊大叫:

“我的老天爷,‘南’跟‘北’会‘差不多’!谁教给你的?”

       小布头明白是自己出了错儿,他很不好意思地说:

       “对不起……你没摔坏吧?”

大黑猫说:“就凭我,了不起的黑猫巫师,会‘摔坏’?我就是不能着急,一着急,法术就不灵了。好了,现在我已经不着急了——顶多不就是再回去嘛!你上来吧,咱们往回走!”

小布头说:“让我自己找吧,我一定找得到的!”

       大黑猫说:“不行!你得找到什么时候?我是个流浪的巫师,我知道流浪是怎么回事,不能让你去吃那种苦头儿;另外,巫师就是巫师,我稀奇古怪的招数多着呢,你可没这些招数!”

       小布头说:“我的招数也不少。不信我就给你讲讲,我是怎么在城里头把苹苹丢了,又坐上火车,在乡下把苹苹找到了!”

       大黑猫想了想,说:“有时间我一定听你讲。现在不成——现在天马上黑了,就是飞到地方,你也看不见你的家在哪儿。夜里还挺凉,总不能让你在外面过夜。我现在送你到一户人家去睡觉,等到天亮,我回来接你,咱们再往北去!”

       小布头心想:你送我到哪儿是你的事,在不在那儿睡觉可是我的事了!一到了那儿我就走,等到天亮,我也许已经找到苹苹、二娃他们啦!

       肚子里有了主意,小布头立刻表示赞成。

 

       他们第二次接近地面的时候,已经是万家灯火。城市喧嚷的声音传到他们的的耳朵里——汽车的嘀嘀叫,小贩子叫卖的吆喝声响成一片,好热闹啊!大黑猫一边轻轻飘落下去,一边高兴地说:

       “我流浪到这座大城市的时候,常常在这地方住。让你睡睡黑猫大哥睡过的床,也不错嘛!”

       小布头没想到四周会突然安静下来。他们落下去的小巷子又会那么漆黑一片,连个路灯也没有。一时间,他觉得他到了他们幼儿园的地方。接下来他又觉得很不一样了——黑是一样黑,就是睁大了眼睛仔细看,这地方墙靠着墙,房子挨着房子,拥挤得要命。

       他们一定是进了一间屋子,因为小布头马上觉得很憋闷,还闻到一股很不好闻的气味。接着,他觉得“黑猫大哥”把他放在了什么地方。他朝四周看,四周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清。

       “这是什么地方?”小布头有些害怕地叫了一声。

       “没事儿!”大黑猫好像正往远处走,“我们有电灯嘛!”

       “吧嗒”一声响,屋子里亮了。那是棚顶上一个昏黄的小灯泡,比一支蜡烛也亮不了多少,可是小布头已经看清了这间屋子。屋子很大,却很拥挤,因为里面塞了三四十张床铺,床铺还是双层的,上面的那一层几乎抵住了棚顶。小布头从来也没见过这样的屋子。

       “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小布头问。

       “你不用害怕,”大黑猫走回来说,“他们还在上工呢!等到夜里这儿可就热闹啦,打呼噜的,咬牙的,放屁的……我保证你不会害怕!”

       “他们都是……‘流浪巫师’?”

       大黑猫乐了:“不是。他们是乡下来城里打工的。城里不是能挣点儿钱嘛。这些人很辛苦,很累,谁也顾不上去理睬一个小布娃娃,你就放心大胆地睡大觉!明儿清早一醒,你又一个人也看不见了——他们天不亮就都去上工了,那会儿我也就来到啦!”

       小布头吸吸鼻子,皱起眉头说:

       “一股臭脚丫子味儿!”

       大黑猫怔了一下:“算了吧!我怎么没闻见?你的小鼻子就那么灵?”

       小布头说:“真的,不骗你!还有尿臊气呢……”

       大黑猫这回没反驳他,他点点头:“那倒说不定。这附近好几条胡同里都没有公共厕所,只好在屋里摆个马桶。那个马桶虽然没有盖子,可是离我们这张床还挺远的呢!”

       看见小布头坐在那儿发呆,大黑猫说:

       “要是嫌这儿不好,咱们再换个地儿吧!你别当是我老是住这种地方!五星级的饭店咱没住过,咱至少还住过三星级的,要不然……”

       小布头说:“才不是嫌这儿不好!我也‘流浪’过——我还在雪地里睡过好些天呢,你睡过吗?我还在耗子洞里住过!你住过吗?”

       小布头发呆,确实不是因为这里不好。他是在那儿盘算,等大黑猫走了,他应该朝哪个方向跑。他不知道朝哪一边走离城外近一些。

       大黑猫说:“要是能钻进耗子洞,我一定到那里头去住,那多方便啊!”

       一只大耗子正躲在被窝里偷听他们说话,一听大黑猫说要进他的洞,吓得“噌”一下子从床上蹿到地上,三纵两跳就没影儿了。

       大耗子从小布头面前跑过的时候,把他吓得“哇”一声叫。

大黑猫哈哈大笑:“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住在这儿了吧?这儿的耗子多的是,还个个肥得像只小猪。五星级饭店可没这么好的伙食!”

话是这么说,他可不愿意让他的新朋友受委屈。他担保说,他会立刻找到一个连县委书记住进去都会满意的大饭店。

没想到那个小小的小人儿一定要在这里过夜,态度非常坚决。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流浪巫师就给他的朋友讲了好多他碰到过的很多新奇好玩儿的故事。

为了让这位热心肠的朋友安心地回到大白猫身边去,小布头往床上一躺,闭上眼睛说:

“啊,好困呀,明天再说吧!”

 

(20031月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