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龟

周锐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灰扑扑的小镇上,镶金牙般地出现了一家多功能餐厅。开张前夜,老板魏才打开所有的灯——红的,绿的,会转的,会闪的,折腾出所有的气氛和情调。

    正在这时,灯灭了,漆黑一团。停电了。

    “快拿蜡烛来!真倒m——”

    魏才猛想到不能使用晦气字眼,便赶紧把声母后的韵母ei咽了回去。

    魏才能当老板,别说别人没想到,连他自己都觉得像做梦。父母死后只给他留下一座老屋和一些破家具。老屋阴森森的,弥漫着鼠尿臭。屋里有一条大蛇和两窝老鼠。在蛇吃饱的时候,两窝老鼠忙着“吱吱”地打架;蛇饿的时候,老鼠们就赶紧繁殖,免得被蛇吃尽了。忽然有一天,一群人来仔仔细细地看了这屋子,而后认认真真地’对魏才说:这是很稀罕的古代民宅.他们要买下。在镇东的一座小山坡上,将有一批构筑各异的明清住宅迁建到一起,组成很有特色的古民宅博物馆。这些人告诉魏才,因为他的屋子是明代的,最老的,所以他们会出最贵的价钱。由于魏家世代单传,没有族人来罗嗦,魏才的脑袋点过就算数。他有啥舍不得?舍不得那些蛇和老鼠么?不久,老屋被一块块、一根根很小心地拆走。魏才原是在墨厂做墨坯的,现在他辞了这苦活儿,用卖老屋的钱造起新屋,开店当老板,运气来啦。可今晚,还没开张先“吹灯”,总不像好兆头呀。

    老婆把蜡烛拿来了。昏黄的烛焰,光摇四壁。老婆被什么绊了一下,一晃,蜡烛熄掉了。

    “你!”魏才本来就有气,这是火上浇油。

    “谁把小凳扔在屋当中……”老婆嘟嚷着。

    赶紧再把蜡烛点上。朝地上望去时,老婆惊呆了。

    顺着老婆的目光,魏才也朝地上看,他也呆掉了。

    一个黑呼呼的东西,有脚盆大小。上面是壳,乌龟的壳,当然就应该是个乌龟了。可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龟。

    这大龟是从哪儿来的?它为啥要到这儿来?为啥要这时来?叫人疑惑,还有点怕人。它现在趴在那儿一动不动。

    魏才的心咚咚直跳。今天怎么了?肯定要出事了。也许老屋不该卖?今晚又是停电,又是来了乌龟,会不会是老祖宗的警告?乌龟是个犯嫌的东西。一个男人被人骂什么都行,就伯骂这两个字。

    不过,魏才又爱朝好处想。听说日本人是把乌龟看得再吉祥不过的。现在开放了,要跟着外国人洗脑筋呢。再说自己店里的卡拉OK,不就是日本人发明的么?

    魏才夫妻俩木头似的,不知怎么才好,他们十岁的儿子进宝倒挺起劲。只见这孩子不慌不忙地从母亲手里拿过蜡烛,先将火头朝下,融了几滴烛泪在龟背中央,随即把蜡烛粘上去.

    进宝拍一拍大龟,大龟便驮着烛火爬动起来。

    这情景够奇异的。一团跳动的光明在店堂里缓缓飘移。烛烟袅袅,使天花板上走马灯般的变幻更加闪烁迷离;妙不可言。

    听着儿子欢叫:“快走,快走!”魏才也兴奋了。怎么不是好兆头?有火就有旺。他的生意将会如同这龟所预示的,稳稳当当,越走越旺。

    大龟爬来爬去,最后钻到屋角的帐台里去了。

    魏才的老婆急得大喊:“去那里面做啥?助方窄,磕磕碰碰的,要是烧——”

    魏才一把捏住老婆的嘴:“你胡说什么?爬进帐台,不就是‘进帐’的意思么?

    正说着,只见龟背上的蜡烛晃了晃,像要歪倒,进宝扑过去伸手扶住。蜡烛已经烧短了一些,烛光更接近地照耀着龟壳,使进宝忽然叫起来:“快来看!”

    魏才凑近了细瞧,呀,原来龟壳下沿有几行小字,刻上去的。却都是些故意让人看不懂的篆字。魏才猜想这些字一定记述了大龟的来历。但看不懂没办法。

    只见那龟在帐台里东转转,西转转,“咻咻”地出气,像在找什么。过一会儿,它慢慢地伸出爪子在地上抓,“喀——喀一一喀——喀——”

    魏才老婆好心疼,“新地毯呢,要给它抓坏了!

    “难道这底下有什么东西?”魏才心里一动,‘这肯定不是一只普通的乌龟。”

    进宝说:“要是普通的乌龟,背上就不会有字了。”

    “那就一定要想办法弄清楚,到底是几个什么字?”魏才沉吟道。

    进宝已去趴在大龟背上数着,认着。。一共是二十七个字。”进宝说,“其中我认得八个字,看爸爸还认得几个字。”

    魏才不相信儿子能认得八个篆字,进宝就读出来:“一个‘一’,一个‘三’,两个‘二’,四个‘十’。”魏才仔细一看,原来这几个字的篆体写法和楷体差不多,自己也认得的。但再也不比儿子多识一个字了。

    光凭这八个字,还看不出什么意思。

    那大龟本来已把四肢和头部缩进壳内,耐心地接受父子俩的辩认和猜测。这时又慢慢伸出脑袋,与男孩对视着。龟的眼睛可以好久不眨一眨,很坚忍的样子。忽然,大龟慢慢张开了嘴……进宝觉得它立刻就要说出什么来了!可这嘴动了几动,又闭上了。

    今晚只好关门睡觉了。把大龟留在帐台里。

    一家三口都没唾安稳。进宝是因为新奇,他妈是因为害怕,魏才则是因为老想着地底下的事,激动得发疟疾似的打着抖。

    第二天早上,进宝一醒来就朝楼下店堂里跑。

    大龟还在那儿。一束阳光透进来,正照在龟背上,这时才看清龟壳呈暗紫色。

    魏才一边下楼一边说:“我想过了,北街有个卖字的老头。能卖字就一定识字。进宝,把龟身上的几个字描下来,我们去一趟北街。”

    进宝想了想,拿张纸蒙在龟背上,然后用铅笔猛涂一阵,将那几行字拓印出来。这是平时刻花纸时用的办法。

    父子俩出了门。魏才一边叮嘱进宝:不要把家里来了大龟的事告诉别人。

    北街是闹市,卖什么的都有。那老头的字摊闹中取静地占了个僻角。‘地上铺一大块蓝色土布,布上摊一些写了字和没写字的宣纸。老头双膝落地,正将一尺多长的胡子浸入墨汁罐里。

    进宝忍不住问:“您是用胡子写字?

    “是。”老头用明亮的目光打量一下父子俩,“唐代张旭用头发写字,那是‘发书’。现代也有人用指头、指甲写字,称‘指书’。我这叫‘髯书’。”

    老头用胡子饱蘸墨汁,提起来,从从容容地在罐口舔了舔。朝纸面端详少顷,“刷”’“笔锋”挥出,左冲右突,转眼间写成龙飞风舞的一个大字。

    “好字!”魏才喝一声彩,“我买了!”为了向人家讨教,先要让人家高兴。

    进宝问爸爸:“是个什么字?

    “呢,老先生写的,老先生认得。要是谁都认得,就不稀奇了。是不是,老先生?

    老头笑了笑,说:“是个‘归’字。”

    “龟?”魏才吃一惊,不禁用手指做了个龟爬的动作。

    “‘回归’的‘归’,‘返朴归真’的‘归’。”老头解释道,“走远了,走迷路了,扭过头转过身……这就是‘归’。”

    魏才急忙掏出那张纸,“我们正好‘迷路’了,来求老先生指教。”

    老头接过纸,毫不作难地喃喃读一遍:

 

  弘治六年

  万历二十一年

  康熙三十二年

  乾隆五十八年

光绪十九年

   

    “都是些从前的年号……”老头沉吟着。他又读几遍,忽然一震,掐起手指默算了一阵,“有意思,今年是一九九三年,阴历是癸酉年。光绪十九年是壬辰年,也就是一八九三年,离现在——?

    进宝答得快:“正好隔了一百年。”

    “你瞧,”老头接着说,“乾隆五十八年是一七九三年,又和光绪十九年正好隔了一百年。康熙三十二年是一六九三年。再往前推,进明朝了,万历二十一年是一五九三年。弘治六年是一四九三年。”

    魏才父子听得目瞪口呆。

    “现在我想弄清楚,”老头说,“这些文字是刻在什么上面的?根据字形看,它们不像是金属铭文,倒像刻在龟甲、兽骨上......”

    但魏才不想让老头弄清楚。他匆匆买下那个“归”字,拉着儿子回家了。

    魏才反复琢磨这事。可以猜想:这龟是每隔一百年出现一次,每次出现时,人就在龟背上刻下当时的年号。

    那刻字的都是些什么人呢?

    如果这龟每次都到魏家,刻字的当然就是魏家的历代老祖宗了。如果这龟每次都到魏家,刻字的当然就是魏家的历代老祖宗了。如果这龟每次都到魏家,也说明龟和魏家关系密切;它该非常熟悉魏家者屋,当然也该知道屋子底下的秘密。

    魏才很想一下子挖地三尺,刨出那秘密。但在没什么把握的情况下,把崭新的店堂挖得一塌糊涂,也太冒失了。所以他想把大龟带去老屋.看看它的反应,证实一下。

    镇东小山坡上,一座座古代民居陆续迁来,各就各位。但一些石料木料、破砖烂瓦到处都是,在这星月黯淡的夜晚,也就挺难为来访者了。魏才仗着做墨坯时练出的臂力,挟着大龟,一步步爬上拉来。身后跟着进宝。

    自从老屋搬来这里,魏才还一次没来看过。黑黢黢的宅院东一丛西一堆的,夜晚更难辨别。魏才放下大龟,直起腰顾盼一下,好确定该左转还是右拐。

    进宝叫起来:“爸爸,乌龟跑了!”

    魏才一惊,只见那龟,鼻孔里“咻咻”作声,很努力地向前爬,状态异常亢奋。魏才招呼儿子紧紧跟上。

    不一会儿,那龟突然停住。进宝说:“到了。”

    龟大口喘气,喉头发出“昂——昂——”像人的声音。

    果然来到魏家老屋门前。拆了又搭起,跟过去一模一样。可魏才觉得新奇,仿佛做梦时在里面住过。

    推开虚掩的大门,魏才把龟抱进门槛。

    进宝又在龟背上点起蜡烛。

    大龟顶着火苗走在前面。

    烛光照见:堂屋里整整齐齐摆着一套红木桌椅。壁上悬一幅三四尺长的工笔肖像。 

    由于是画在绢上,所以这肖像更经久些,没怎么破损,只是画面已发黑,画中人面貌朦胧,如坐浓雾中。但那龟一直来到画前,仰起头,与画中人炯然对视。

    这是魏家不知哪一辈的祖先,也许是最荣耀的,最值得挂出来的一位。红袍乌纱,长须垂胸。

    进宝小声对爸爸说:“它认识他。”

    只见那龟对着画像愣愣地张开嘴.喉咙里响了几次,可还是没说出什么来。

    一团光晕,摇摇曳曳又进了中庭。

    青砖铺地,大龟的爬动步步有声。

    忽然,重重地、屋子的哪一部分坍塌下来了。顿时没了光亮,伸手不见五指。魏才急忙掏出打火机,打着了、赶紧先找大龟。

    原来不是坍塌,是大龟掉到一个池子里了。一个长方形的池子,现在没盛水。在魏才当户主的时候,中庭里的这一对池子是用来堆煤、堆杂物的。

    掉进池子的大龟并没有焦急地乱爬乱供,而是静静地伏在那儿.四肢微微划动着,像浮泅在幻想的池水中。

    这就使人想到,它并不是失足跃进池里。“对了,你爷爷跟我说过,这池子过去叫‘养生池’。专养鲤鱼啦,乌龟啦。”

    “哦,是这样……”

    终于,大龟从幻想中醒来,它要爬出池子了。魏才想帮它一把,可是大龟的爪子十分尖锐有力,抠着池壁三下两下地就出了池子。

    大龟继续朝前走。

    这屋子靠里的两侧有两根装饰柱。

    大龟径直爬向右边那根柱子。

    “没错。”魏才注意到,老屋里安放右边柱子的地方,正好对应着如今帐台的位置!

    大龟盯着柱子发了一会儿呆。随后.绕着雕花的柱础,慢慢地,慢慢地转起圈来……

    —圈又—圈。越转.魏才心里越有底,越踏实。他觉得一个人下能不信命。

    该带大龟回家了。可是大龟不愿离开,它憋起劲来魏才别想抱得动。

    进宝拍拍大龟,说:“回家去!这儿不是家。”

    大龟愣一愣,这才若有所悟,发出一声“哦—”

    当魏才重又挟起大龟,准备离开老屋时,一条黑影悄悄飘出屋外,点了点头,随即消失在星光下。

    魏才一早就去找一个在建筑工程队干活的朋友,向他借一把施工电钻,用来对付硬又便的水磨石地面。

    借到电钻,扛着正朝家走,迎面遇见一人。

    是北街卖字的那个老头。

    老头似笑非笑。对魏才说了一个字:“gui。”

    魏才一怔,说:“哦,您是说您写的那个字吧,我要把它装镜框,挂起来。”

    老头摇摇头,“我说的是这个。”他做了个龟爬的动作。

    电钻从魏才肩头滑下来。

    “奇人,您是奇人……”魏才喃喃道,“那就要请教到底了。您既知我家有龟,也就该知道这龟究竞在找什么?

    老头不作声,用细长的手指一把一把捋着他那可以写字的胡须。

    魏才说:“您告诉我,我要是得了好处,不会亏待您的。”

    老头开口了。慢条斯理地:“万千生物中,龟是极灵异的一种,所以与鳞、凤、龙合称为‘四灵’。据说千岁龟可以和人对语,你家这龟还差点火候。但已是很不易了。书中道:“龟百年为赤甲,二百年为褐甲,以后还会变成绿甲,蓝甲,紫甲“我家的乌龟壳就是紫色。”

    “几百年来,世界早就变得面目全非,可这龟,百年一现,夫而复来,一以贯之,初志不改,实在令人感叹哪。可以想见,龟要找的,未必就是入想找的。龟以为宝贵的,未必就会被人看重。依我看,它怎么来的,还让它怎么去。就像流水一湾,清风一缕。听其自然可也,不必空生烦恼。”

    老头说完这一堆话,也如同流水清风一般,飘然自去。

    魏才傻在那儿,脑子里乱哄哄。老头的话他不怎么懂,但大概的意思总也明白,这就是不赞成他挖土掘窟窿。可是,不挖开看看.怎么知道那东西宝贵不宝贵呢?再说,年代一久,狗屎变黄金哪,自己这座破屋子不就卖了大价钱啦?

    魏才扛起电钻往家走,脚步越走越坚定。

    到家一看,进宝正喂大龟吃冰淇淋。一边喂一边说:“尝尝,明朝没有这个吧?”

    魏才便道:“它要是能说话.就会告诉你,明朝的稀奇东西都埋在地底F,等着你来挖呢。”

    说着,魏才动手搬开帐台,掀起地毯……

    他老婆在一边看着,既舍不得毁坏店堂,又不敢阻拦。

    “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

    电钻猛烈地跳起来,吼起来。大龟将四肢和头部深深地避进壳内,它受不了。

    水磨石地面被钻透后,底下是厚厚一层黑土,几百年的宅基老土。进宝和妈妈看着魏才一锹又一锹地越挖越深。

    忽然.魏才觉得锹下触到硬硬的—块。小心地铲掉浮土,露出圆形的平面。平面上不很分明的似乎有些花纹图案。

    大家呼吸急促起来。

    仔细端详、琢磨一番后.魏才弄明白了——以前这里有柱子的,柱子拆走了,就留下这压实的平面。

    根据那大龟的举动,石柱子下面定有埋藏。

    魏才更下力地继续挖掘。

    !锹口又触到硬物。

    把那硬物一点一点清理出来……

    暗红色的表面,龟甲形的图象。

    紧接着,六只瞪大的眼睛瞪得更大。他们发现,不是什么龟甲形的图案,而是——而是硕大的一具真正的龟甲。

    吃惊。疑惑。失望。怎么是这东西?!

    魏才看着装修一新的店堂里.这个丑陋的泥坑,不由得一篷怒火呼地腾起,他将铁锹用力—‘摔、狠狠地骂了一句。

    指望阔祖宗埋下了煌煌家财,没想到吃吃力力控出一个破乌龟壳,魏才觉得完全是受了那大龟的戏弄。

    正转身要找大龟出气,却发现:龟不见了。儿子进宝也不见了。

    进宝出门去找大龟.在门口看到龟的脚印,方向朝东。

    进宝出了镇东,不知不觉地登上小山坡,来到魏家老屋跟前。

    在那儿,他遇见卖字老头。

   

    进宝问:“老先生,见到我家的乌龟没有?

    老头说:“没看见。你也不用找了,到时候它还会回来的舀“到时候?您是说,再过一百年?”

    进宝想象着,到那时候,自己的胡子将要比老头的长得多了。

    老头问进宝:“你们魏家的家谱,你没读过吧?你爸爸一定也没读过,他想读也读不懂。他把家谱连着老屋一起卖给博物馆了。博物馆请我来写字,我就顺便借了这家谱翻了翻。家谱:里说了龟的事。早在明朝洪武年间,魏家养生池里的这两只龟;就已经满一百岁了。洪武二十四年,你家这位穿红袍的祖先当了大官,决定翻盖住宅。请来阴阳先生看风水。那先生说是居家讲究‘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玄武就是乌龟。说要是能把家里这一对百岁龟垫在后边两根柱子底下,那就一

定会世代共盛、福寿无穷。”

    说着,老头将进宝领进老屋,让他又看见那两根至今仍然挺结实的大柱子。

    在多少代魏姓人共同感受过的老屋特有的气息、氛围里,进宝仿佛目睹了老头述说的那一切——

    ……上梁立柱那天,要用龟时,发现只剩一只,另一只已经不知去向。无奈只得在右边柱下垫了活龟,而在左边以石龟代替。谁知道,过了一百年,就是明弘六年,那只逃走的龟重新出现了!它爬进老屋,直投右角,绕着柱于徘徊再三。它离去前,魏家人在龟背上年号为记。从此后,每隔一个世纪,此龟返回一次。世事万变,而归朔不变。

    进宝想了想,问老头:“这么说,大龟并不想要把它的伙伴挖出来?

  老头说:“当然不是。它只是来凭吊一番,为了那一段不渝之情。——嗯?看来你爸爸这样干了?

  进宝点点头。 

  老头叮嘱进宝:“怎么挖开的,还请你爸爸怎么埋上。到时候”

    进宝已经数了起来:“2093年来一趟,2193年来一趟,2293年……糟了!”他忽然想到,“这次没来得及在龟背上刻字。只好下次再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