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布头河里遇险

(《小布头新奇遇记》第一章)  

孙幼军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你们一定还记得《小布头奇遇记》最后的那一段话。那回,我把故事都讲完了,接着说:

       后来呢?

后来,小布头又有一次新奇遇。有一天,幼儿园的老师带着小 朋友到小河边去做游戏。小朋友把小布头、小黑熊、布猴子和小老 虎放到一只小木船上,用绳子牵着木船走。没想到绳子脱开了,小 木船向远处漂去。小朋友们喊:

“小布头,快停住!小布头,快停住!”

可是布猴子小声说:“不要停住,不要停住。到远处去玩玩多 好!”

于是,小木船越漂越远,越漂越远……

这些都是后来又后来的事了。等以后有了空儿,我再慢慢讲给 你们听吧!

  

     没想到我这几句话说出麻烦来了。很多看过《小布头奇遇记》的小朋友,一见到我就问:

    “哎,孙叔叔,你什么时候才有空儿啊?”

    有的干脆说:“那只小木船漂到哪儿去啦?孙叔叔,现在就讲!”

    到后来,小朋友还是问,可是那时候,那个“孙叔叔”已经变成“孙伯伯”了。

    再后来,还是问,不过“孙伯伯”又变成了“孙爷爷”。

    我要是再不讲,“孙爷爷”又会变成什么?哇,不得了!

    所以,我马上就来讲小布头的新奇遇——

    不错,事情就出在那一天。

那一天,老师带着小朋友到外面去散步,他们还到小河边去捕蝴蝶,抓蚂蚱。

有两个小朋友觉得,让小布头坐坐船一定很好玩儿。河水流得很快,他们知道小船跑起来他们追不上,就用一条小绳儿先把船拴好,放进水里,然后才把小布头、小黑熊、布猴子和小布老虎搁上去。

这四个小家伙觉得又新奇、又害怕。那只船在水面跑,还不停地摇晃,小布头吓得赶紧坐下来,逗得那两个孩子哈哈笑,别的孩子也跑上来看。

    二娃正在草地上捉蚂蚱,听见笑声跑过来。他一见小布头在船上,急忙喊:

    “不可以的!不可以的!”

    他又向小布头叫:“小布头,快停住!小布头,快停住!”

    布猴子悄悄对小布头说:“别理他,到远处去玩玩多好!”

    那个牵着小绳儿的男孩子也一边说“没事儿!”一边跟着水流往前跑。

    他们俩管那东西叫“船”,其实那不过是岸上捡的一个木头块儿。木头块儿四四方方,很难拴住,它在水里向前流了一段路,就从绳套中挣脱出来,直往前冲,这回跑得更快了!

这还不算,那个木块越来越摇晃得厉害。小黑熊想往外挪挪屁股,好让大伙儿不那么挤,布猴子看到了,赶紧说:

“不行!你那么沉,一动,船准得翻!”

小黑熊说:“没关系,就动一丁点儿!”

没想到他刚动一丁点儿,“船”就翻了个身,把小布头和他的三个好朋友都扔进水里了!

几个追船的孩子“哇”一声叫,慌慌张张上去抓。老师飞快地跑过来喊:

“站住,都不要动!”

老师“扑通”一声跳进水里,两手一齐抓。她抓住了小黑熊、布猴子和小老虎,可是小布头不见了!

“小布头呢?小布头哪儿去了?”二娃哭叫起来。

老师领着小朋友们沿着小河往下找,好几十只眼睛往水面和岸边的水草里搜寻。

就这样,一直搜寻到水闸口,眼睛累疼了,腿跑酸了,他们还是没找到小布头。

 

    小布头跑到哪儿去了?

    在那个叫作“船”的东西突然翻倒的时候,他“呀”一声叫,一只手去抓小黑熊,一只手去抓小布老虎。等到掉进水里他才知道,他谁也没抓住。

小布头从来没掉进过水里。他糊里糊涂地想:

“我一定要沉到河底下淹死了!”

可是他并没沉下去,他在水面上漂着往前跑。开头儿脸朝下,他觉得喘不过气来,很难受;接下来他撞在一棵水草上,翻了个身,脸朝上了。

“他们在那儿追我呢!”小布头能看见岸上奔跑的小朋友了。

他就拼命叫喊起来:

“喂——我在这儿哪——!”

岸边密密麻麻的树条子一丛一丛迎上来,把那些小朋友都遮住了。小布头朝那一丛丛的树条子叫:

“你们跑上来干嘛呀?小朋友看不见我啦!”

其实根本不是树条子跑,是小布头自己在跑。

 

       小布头在水面上,兜着圈子着往前漂。脖子扭酸了,他也没再看到那些小朋友,他就看上面的蓝天和白云。蓝天和白云也不停地旋转,把他的头都转晕了。他闭上眼睛,心里想:

       “布猴子和小布老虎一定也像我一样漂着,小黑熊那家伙可就不一定了!他肚子里装的好像是沙子……”

       你知道小黑熊已经被老师救上去了,可是小布头不知道。他一直为他的好朋友担忧。

       小布头有时会被水草拦住,休息一会儿,但很快又随着湍急的河水往前跑了。

 

       在他漂到小河正中心的时候,有一条大鱼浮上来,悄悄靠近他。接下来,“哗!”一声响,那个大家伙一摆尾巴就把小布头吞进了肚子。

       小布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眼前突然变得漆黑一团,还憋闷得要命。

       幸好憋闷的时间不长,小布头的眼前又突然亮了——是那条大鱼把他吐了出来。

       大鱼随着水慢慢游,一边打量着小布头。

       “这东西在胃里让我很不舒服!”大鱼自言自语地说,“我本来就不应该什么破烂玩意儿都往肚子里吞……”

       小布头这才明白刚才是怎么回事。他扭头瞪着那条大鱼说:

       “什么‘破烂玩意儿’,我是人!”

       大鱼吃了一惊:“哎哟,是个活玩意儿!我怎么觉着跟个布片儿似的?”

       “布片儿做的活玩意儿。”小布头说,“所以你不应该把我吞进肚子里去。”

       “这你可说错了!我很爱吃活玩意儿。要是刚才我知道你是个活玩意儿……”

       “怎么着?”小布头生气地问。

       “那我就……我就……我就把你吐出来,问问你是怎么一回事。我在这水里生活了二十多年了,还从来没听说过布片儿能做成活玩意儿!”

       “现在你听说了,还看见了!好,该你告诉我啦——你在水里游来游去,瞧没瞧见还有三个‘布片做的活玩意儿’——一只小黑熊,一只布猴子,还有一只小布老虎?”

       “什么什么?”那条大鱼好像吃一惊,“你说的是那只老是下河来抓鱼吃的黑熊?”

       “他从来也不下河,更不会抓鱼吃。我们的船翻了,都掉进水里。我想找到他。”

       “哦,”大鱼好像松了一口气,“我什么都没看见。上回有一条船翻了,人都爬上去,走了。可是粮食都洒在河地下,厚厚的一层,我们美美地吃了好些天!你们这回的船里,有粮食吗?”

       “船上什么粮食都没有!”

       大鱼叹口气说:“现在找一点儿吃的真难哪!那些人——我不是说你啊,是那些挺大的人——整天在两岸走来走去,用的网那叫密!把小鱼小虾都捞得干干净净!对付我们这些大家伙,他们用‘旋网’,用‘粘网’,再弄不着,干脆往水里撒毒药,用炸药炸。我有经验,能躲开他们的网,可是我怎么躲毒药,怎么躲炸药?唉,说不定哪天就玩儿完!”

       小布头忽然觉得那条大鱼很可怜。他说:

       “等我回到幼儿园,我一定跟田阿姨说,让她管管那些坏蛋!那些坏蛋都怕她。”

       怕那条大鱼不相信,小布头又讲了不少田阿姨整治那些大坏蛋的事情。

       大鱼说:“别说了,时间越长,你离开家就越远啦!我现在就把你送到岸边,帮你爬上去!”

       大鱼用嘴巴顶着小布头,朝岸边游。到了贴近岸边的地方,大鱼又用力一摆尾巴,把小布头推上岸。

       “再见啦!”大鱼喊,“别忘了对你那个阿姨说,管管那些毒我们、炸我们的人!”

       “一定不会忘!”小布头站起来,挥着手喊,“谢谢你,再见啦!”

(20031月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