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糕和滑翔机

(选自《怪老头儿》)

孙幼军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星期天吃过早饭,我把妈妈给的20块钱揣在衣兜儿里,上街去买模型飞机的材料。经过怪老头儿的小房子,我站住了。总是有事求着老爷爷才登门,多不好!应该去看看他。说不定也能找个机会帮他做点儿事,比方说,老爷爷的蜂窝煤烧光了,替他拉来一车,再不,帮他拾掇拾掇屋子——他那屋子实在太乱了!

门欠着一道缝儿。我敲敲,没人答应,侧耳听听,里头有人哼哼,我就推门走进去。

怪老头儿躺在床上,捂着大棉被,只露出脑袋。脑袋也不全露着,脑门子上还搭着条湿毛巾。我连忙走上去问:

“您这是怎么啦?”

    怪老头儿一脸苦相,哼哼唧唧地说:

“唉哟,我准是快死了……脑袋疼,肚子也疼,腰还酸腿也疼……唉哟,唉哟……”

我着急了:“来,我扶您上医院!”

怪老头儿大叫起来:“我不上医院!我不上医院!我不打针!”

我说:“那我给您买药去!”说着就往外走。

怪老头儿又大喊大叫:“我不吃药!我不吃药!吃药多苦,还不如吃炸糕哪……”

我没听清,扭头问他:

“您说吃什么?”

怪老头儿生气了:“炸糕!你怎么连炸糕都不懂?就是糯米粉包的,里头有小豆馅儿,豆馅儿里还搁好些桂花、白糖,包好了再放进油锅里炸……药好吃还是炸糕好吃?真是傻瓜!唉哟,唉哟……疼死啦!”

这回听明白了,我赶紧朝外跑,一边跑一边想:是嘛,我生病的时候不是也想吃点儿什么?比方说,橘子,还有汽水、冰棍儿。

跑到小吃店,我买了六个大炸糕,六八四块八。明知道老头儿吃不了这么些,吃不了怕什么?还有我呢!反正是爷爷剩下来的,回去报账的时候我妈也说不出什么。

我捧着沉甸甸的一包子热炸糕飞跑回去。

    怪老头儿连忙从被窝里坐起来,接过一个大炸糕,三口两口就没了。我又递上一个去,又没了。六个都吃光,老头儿舔着嘴唇,眼巴巴瞧着我手里那张油乎乎的纸。

我二话没说,又跑出去。这回我把剩下的几个钱儿全掏出来,总共买回19个炸糕。怪老头儿见我回来,高兴得把两腿拿到床下来,伸过一只手。我递过一个去,他就吃下一个。我这只手就跟乒乓球“推挡”似地,一下接一下地往前送,“叭叭叭叭”,老头儿一口气把19个大炸糕全吃了!

吃完,老头儿快活地说:

    “好家伙,总共吃了八九个!”

    我心里话儿:您谦虚啦,总共是25个!

怪老头儿自言自语地说:“再吃俩还行。不过饮食需要节制,特别是我这个岁数儿……对,不吃啦!”

我替他拾起地上的湿毛巾,正要递到他手里,老头儿早把两只油手按在自己衣襟上乱抹一气,擦得干干净净。我羡慕地看着他,不由得说:

“要是我这么干,我妈准得扇我一个耳光……”

怪老头儿说:“我妈不管我!”

我朝四下里看看,问他:“您的妈妈住哪儿?”

怪老头儿说:“噢,不住哪儿。我70岁那年,我妈就没了。活着的时候,老管着我!不完成作业不行,不洗脸不行,乱擦手也不行。其实往哪儿擦不一样?擦在毛巾上,毛巾不是也得洗吗?没绕过这弯儿来!这回没人管着我啦,爱怎么干就怎么干,真叫棒!”

老头儿一边说着,一边穿衣服。我说:

“您……病好了?”

老头儿说:“当然啦!怎么着,不乐意让我好啊?”

我连忙说:“不是不是!我是说,您还没吃药……”

老头儿说:“你说这个呀?人跟人不一样。有人生病得吃药;有人生病得打针;有人生病非吃桔子、喝汽水不可;也有人生病得吃炸糕。好比说我吧:一吃炸糕病准好!”

我在盆里洗洗手,帮爷爷叠被子。他拦住我说:

“不叠不叠!叠了,晚上还得打开,多麻烦!再说,一叠,把里头的热气都放跑了,可惜不?”

怪老头儿又问我:“你今天找我是什么事儿?”

我说:“今天没事儿,就是瞧瞧您。我上街去买模型飞机的材料,打这儿路过。”

怪老头儿眨巴着眼睛:“你说买什么?”

我又重复一遍,看出老头儿还不明白,就给他解释:

“是一堆木头片儿,装在一个纸口袋里。回来用胶水把木头片儿粘成一架木头飞机,再糊上纸……”

我本来还想告诉他,我在学校滑翔机比赛得了第一,要参加全区的运动会,想做一架更好的滑翔机。可是忽然想到这一架飞机早进了怪老头儿的肚子,就没心思往下说了。

怪老头儿说:“木头片子呀?那玩意儿还用买!我这儿有的是,回头你带点儿回去就成了。”

我说:“可不是什么破木头片子都成。挺光、挺薄的,还得轻。我是参加比赛。我们把飞机扔起来,看谁的飞机在天上停留的时间长。时间最长的得第一,还给发奖呢!”

怪老头儿说:“那就更合适了——你跟我来!”

他一掀门帘儿,把我领进里屋,朝天棚上看。我随着仰起险,看见天棚是一条一条薄板儿拼的。我问:

“您说的就是这个?”

老头儿说:“没错儿!”

我心里非常感动。老爷爷为我做架模型飞机,居然要拆房!

老头儿像是猜出我心思了,说:

“根本就不是拆房。我干嘛要拆房,闲的呀?那些板条儿跟天棚没一点儿关系,在上头单摆浮搁着,明白不?”

我一点儿都不明白。

“看你这孩子挺大的脑袋,像是挺聪明的,怎么连‘单摆浮搁’都不懂?这就是说,那些薄板儿不是钉在上头,也不是粘在上头,是它们不乐意在地上呆着,自己飞上去的。这回明白了吧?”

这回我更糊涂了。

怪老头儿说不清楚,急得直跺脚。他到底想出个办法,把椅子搬到桌子上,然后爬上去。

“你瞧着!”怪老头儿站在顶上,朝下喊一声,接着用双手抠住一条板子。那条板子果然跟天棚“没一点儿关系”,挺容易就拿下来了。老头儿把板子夹在胳肢窝底下,爬到地面上来。

他紧抓着板子,平举双臂,对我说:“你再瞧!”

说着,他松开两手。那块板子一得到自由,立刻向上飘去,“啪”地一声,又贴到天棚上,就好像它是片铁皮,天棚是块大磁铁。

我傻了眼。

“看清楚了吧?”怪老头儿见我惊得发呆,不由摇头晃脑,十分得意,“刚才你说什么来着?‘破木头片子’!告诉你说吧,这是我们家的传家宝!要是没天棚挡住,它们就一直朝上飞,也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

我十分纳闷:“为什么会朝上去呢?”

怪老头儿说:“为什么不朝上去呢?这是飞天树的木头!”

“飞天树?”

“准知道你没听说过!”怪老头儿美得不知道怎么呆着才好,一蹿坐到桌子上,拍着桌面说:“来,你也坐下!——不用说,‘云里峰’你也没听说过。现在我就给你讲讲。这事说来话长:我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我说了几个‘的’了?”

我一边念叨,一边掰着手指头数,回答说:

“四个。”

    怪老头儿说:“才四个呀?不这么说了,太麻烦!这么说吧:我的有678个‘的’的那位爷爷。他年轻的时候是条好汉,勇敢得不得了。我们老家有座大山,最高的地方叫‘云里峰’。谁也没见过云里峰什么模样,因为太高了,老在云彩里头呆着。大伙儿都说那上头有象牙虎,谁上去就吃了谁。有人不信,上去了,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也就没人敢再上。

“我的有678个‘的’的那位爷爷不服气,说:‘我就不信,非上去瞧瞧不可!’带了一大口袋干粮和一柄大斧子就走了。

“他爬了10天10夜,到了云里峰顶上。到了那上头一看,没见着象牙虎,倒见着一棵大树。没见过这么大的树!树顶在云彩里头,也不知有多高。那就看看有多粗吧,他把干粮袋和大斧子撂在地上,绕着大树走。从清早儿一直走到天黑,他这才绕了一周,瞧见了自己放在地上的东西,也累了,就背靠大树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要下山,他觉得大树上那些藤条不顺眼。藤条足有好几百根,每根都有水缸那么粗。它们好像成心不让大树往高里长,紧紧地勒着,都嵌到树干里去了。我678个‘的’的爷爷很生气:‘你们这些无赖,靠着人家往上爬不算,还打算把人家勒死!’他就抡圆了大斧子,朝藤条猛砍起来。一气儿砍了九天九夜,到第十天天亮的时候,就剩下一根藤条了。

“他听见什么东西在脚底下‘喀吧喀吧’响,又觉得眼前这面墙——就是树干,晃动起来。他也没好好想想,心说:‘砍完了再说!’把最后这根藤条也砍断了。

“这一下子可不得了,就听着‘轰隆隆隆’!‘哗啦啦啦’!‘呼——呼——’!好家伙,脚底下忽然冒出一座小山,把他举起来,接着小山崩裂,四面八方都有石头和土向他盖过来,海浪似的!为了不淹在里头,他拼着死命往外扒。扒出来一看,你猜怎么着?哎哟,那棵大树连根拔起,正呼呼呼地朝上飞呢!

“原来这是棵飞天树。那些藤条原是管着它,不让它飞走的。我678个‘的’的爷爷不知底细,愣把藤条全砍断了,它可不就飞走了么!你猜猜,新新,那棵飞天树飞到哪儿去了?”

我问:“飞到哪儿去了?”

怪老头儿神气活现地说:“月亮上!它飞呀飞呀,不停地飞,飞着飞着,树梢在后,树根朝前,‘嚓’一下就插到月亮上了!不知道吧?月亮上那棵大树,其实就是我678个‘的’的爷爷栽上去的!”

我忍不住说:“不对吧……月亮上没有树……”

怪老头儿说:“怎么没有!这还有错儿?你等月亮圆的时候,在咱们这儿都瞧得见!”

我说:“那上头真没树。有人都上去了,是两个美国人,坐火箭上去的。一个是官儿,一个是兵。按计划应该是那个兵先从登月舱里走出,踩到月亮上,可是那个官儿想占第一,就说,‘我先上!’后来那个兵才上去。”

怪老头儿怀疑地盯着我,好像我在撒谎。好一会儿,他才犹犹豫豫地说:

“你讲得倒是有鼻子有眼儿的……”

我说:“真的,不骗您!电视里都放了。您没看电视啊?”

怪老头儿有些不好意思,他说:“我家没那玩意儿……我看那玩意儿有点儿害怕,看一回就不敢再看了——怎么里头总是打仗,还杀人?”

我说:”登上月球那个电视不打仗。赶明儿再演,我来叫您。您一看就知道那上头没树了。都是石头,连水都没有,也不下雨,树怎么长啊?”

怪老头儿还是半信半疑地盯着我:“你敢说,那上头真没水?”

我说:“保证!”

怪老头很泄气,不说话了。我赶紧安慰他说:

“其实不一定。也没准儿您的那位多少个‘的’的爷爷……”

怪老头插嘴说:“678个!”

我说:“是啊,也没准儿他活着那时候,月亮上还有水呢……”

怪老头儿果然高兴起来:“就是嘛!反正那棵大树是飞上去了,这绝对没错儿!”又指指头顶说:“这些飞天树的木头就可以证明!”

我不明白:“那棵大树连根儿飞走了,这些木板是哪儿来的?是不是还有别的树?”

    怪老头儿说:“你听我说呀!我678个‘的’的爷爷一看大树飞走了,就在云里峰上找起来,想再找着这样的树。真可惜,这种树再没第二棵。他很难过,嗐,原想做好事,结果干了一件坏事!就在这工夫,他看见一块大石头底下露出半截子东西,像是一把大刀的刀鞘。他用力把这件东西抽出来,仔细看,是个大豆荚。大豆荚鼓溜溜的,可是拿在手里特别轻,好像要飘起来。看来这是大树飞上去的时候,从树上震下来的,又被树根拔出的碎石头压住。他紧紧攥着大豆荚,用手轻轻剥开一个角儿。里边露出一颗很黑很亮的种子,有鸡蛋那么大。他再往下剥,忽然‘吧’一声响,豆荚爆开来,一串黑鸡蛋直朝天上飞去了!亏得地手里还紧紧攥着一颗。这回说什么也不能让它再飞掉了!

“他回到家立刻在院子里挖一个特别深的坑,把种子埋下去,上边还压了一块大石头。刚浇上水,就有一根小苗苗绕过石头冒出来。喝,长得真快,跟气儿吹着似的!他怕树再飞上去,就找来一条粗绳子,把树缠起来,又锯了一段一段的木桩,钉进树四周的地里,把绳子的另一端拴到木桩上。他干完这些,那棵树已经长得很粗了。他正要再取些粗绳子来,就听见脚底下‘喀吧喀吧’响,大树又摇晃起来。哎呀不好,大树又要飞上天!

    “他跳上去抱住大树,回头向我678个‘的’的奶奶喊:‘快拿绳子来!’就在这时候,忽啦啦一片响,大树带着我的678个‘的’的爷爷直飞上天了!

“幸亏他腰上还别着那把锯子。他想,要是我飞到月亮上去,那上头连水都没有,我喝什么呀?——喂,赵新新,说真的,那两个美国人在月亮上头,要是渴了怎么办?”

我说:“他们带着行军水壶,里头装满了可口可乐。再说,人家有火箭,在月球上呆不了多大工夫,就坐火箭回家了!”

怪老头儿说:“噢,是这样!所以我678个‘的’的爷爷心里想:‘不行,我可没火箭,不能再往上飞了!’但是他又不敢松手,一松手掉下来,非摔成肉饼子不可。他挺聪明的——我们家的人都聪明!他就想:‘我应该把我抱着的这一截儿锯下来,让这一截儿往上飞的劲头儿跟我的体重一样,这么着,我就可以停在半空了,再慢慢想办法’……

“他开始估算,估算好了长度,往上爬了几步,左手攀住一个树杈,右手就下锯了,‘嚓嚓、嚓嚓’!等到把大树拦腰锯断,嘿,估算得还真准!眼看上头那大半截子树干,连同树顶,像个大蘑菇似的,离开了他,直朝上飞;他自己抱着的这小半截儿,可就停在半空中了。

“接下去,他把自己抱着的这截儿轻轻锯下一小块儿。果然,他慢慢地、慢慢地往下降落,平平安安地回到地面上。

“回到家,他找了一块比自己身体还重些的大石头,把这一截树桩压住。他有五个孩子,都淘气,为了防备万一,他又把这截树桩锯成薄片,哪个薄片也不会把最小的一个孩子带上天去。他把这一摞薄木片又用那块大石头压住。

“就这样,还是出了事。有一天,五个孩子趁他们爸爸不在家,爬到那摞木板上,一齐用力,把大石头推下去。他们想飞起来开开心。可是石头推掉,木板并没飞起来。他们觉得没意思,正好妈妈叫他们吃饭,他们就一齐往家跑。有一个孩子比另外四个慢了一步,没想到他一下子被那一摞木板托到半空中去了!

“我678个‘的’的爷爷正好走进院子。他大叫一声跑上去,虽然跳起来老高,还是没抓住。他朝上喊:‘坐稳,别翻下来!可是要想办法把板子撤下一块来!’那孩子别看很小,一点儿都不慌——我们家的人都遇事不慌!他趴到板子上,把一只手伸到底下,撤下一块板子。那摞板子上升得慢些了。‘再撤下一块来!’又撤下一块。撤下的板子往上飞,越飞越高,无影无踪。可是撤掉了几块以后,剩下的一摞板子开始下降,把那孩子稳稳当当送回地面。

“后来呢,剩下的薄木板就一代代传下来,一直传到我手里!”

怪老头儿说着,又仰头看天棚,我也不由地往上看。怪老头儿一乐说:

“怎么样?这回不说是‘破木头片子’了吧?你们不是要比飞机在天上呆的时间长么?拿我这板子去做一架,准比谁的都强!”

 

我紧紧抱着怪老头儿给我的一块木板儿回家了。

一进屋子,我就忙起来。

这木板削下的木屑都朝天花板上飞。削好的木条儿、木块儿和木片儿,一不小心就贴在天棚上下不来,我只好搬梯子爬到顶上去拿。后来我想出个好办法:把雨伞撑开,绑在桌腿上,钻到伞底下去工作。这回它们再飞起来,都贴在伞上,一举手就够下来了。

滑翔机骨架做好,再糊上纸,果然拼命往上跑。我用一根尼龙线把飞机拦腰拴住,牵着尼龙线,飞机就停在半空,跟牵着个气球似的。比赛的规则可不允许用线牵着,我就又想出个高招儿。我把尼龙线这一端拴在椅背上,找来一大张破牛皮纸,撕成一片儿一片儿的,往飞机上糊,一直糊到那架飞机再不往上挣、也不落下来为止。

 

到了比赛那天,运动场里坐满了全区各小学的同学和老师,足有四五万。那些滑翔机的选手拿着自己漂亮、轻巧的飞机,一个个都很神气。看见我的飞机,他们全都哈哈哈地笑起来:

“快来看哪,牛皮纸糊的飞机!”

“有20斤重,还比赛呀?回家呆着去吧!”

    “头一回看见飞机上打补丁,嘻嘻!”

    “你们别瞎闹,人家这飞机立过战功,让火箭击落过!”

    “…… ……”

大伙儿围住我,足足地一通起哄。

怪不得他们那么神气,成绩都不错。有个选手还打破了这个项目的全国记录。

轮到我出场,大伙儿都憋不住笑。可他们谁也没想到,我的飞机一弹射到天空中就不下来了!随着微风,它在天上荡来荡去。裁判员老师们都惊奇得睁大眼睛,一会儿看天空,一会儿看手里的跑表。大喇叭“哇啦哇啦”响起来:

“报告大家一个好消息:现在场内上空飞行的滑翔机已经超过了世界记录!这是123号选手赵新新的飞机,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向赵新新同学祝贺!看哪,它还在继续滑翔,看哪!看哪!”

其实播音员不喊,大伙儿也早把眼睛瞪得溜溜圆,使劲看着呢。

所有的项目都结束了,我的飞机还在天空中翱翔。大家欢呼了五六个钟头,早喊累了,肚子大概也饿了。我很着急,脑门子上都是汗。真糟糕,忘了设计一个让它降落的装置,这可怎么收场啊!

    还好,天空中飞来一片乌云,“哗啦哗啦”下起雨来。飞机上的牛皮纸淋湿了,变得沉重,它终于缓缓地降落下来。

据大喇叭说,我的滑翔机创造了新的世界记录,这个新记录超过原世界记录6小时39分54秒2!

(199810 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