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追蚊记

周锐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这事儿,据我仔细考证,不在唐朝就在宋朝,不在宋朝就在明朝,反正是出在一个有着这样那样的“大侠”的朝代。

凡是大侠都有个响当当的绰号。咱们这位大侠人称“蚊阎王”,一听就知道,他是个对付蚊子的高手。

    凡是大侠都有几件特别的兵器、随身的宝物。咱们这位大侠有这么几件:驱蚊扇,扫蚊巾,醉蚊席,听蚊枕。说来稀罕,其实并不起眼。驱蚊扇是一把哗哗响的破蒲扇,但因大侠功力深厚,轻轻一扇,就能使蚊子们翻着跟头跌出十丈以外。扫蚊巾是一条旧腰带,如长鞭一般“叭叭”地抡起来时,飞蚊应声毙命,从无虚发。醉仙席则是一条发黑的草席,由于多年未曾擦洗,上面的体臭、汗酸加上呕吐出的残酒馊饭的气味,大概还有别的什么气味,混合成一种奇异的怪味,使飞过这条席子上空的蚊子无不神经错乱,平衡失调,像醉汉一样倒撞下来。最有趣的是听蚊枕,这是个方形中空的瓷枕,蚊阎王入睡前总要施展他那徒手擒蚊的绝技,转眼间捉来百十个蚊子,关进瓷枕,堵上出口,于是听着嗡嗡蚊鸣,酣然入梦。因为大侠早年流浪时,经常被蚊群困扰,这嗡嗡声已成了他的催眠曲了。

    当年这小流浪汉被蚊子咬急了,于是苦练出杀蚊绝技,终于功成名就。蚊阎王威震天下。蚊子们知道他厉害,轻易不敢犯他宅院。到后来,他所住的整个县城蚊虫绝迹。蚊阎王开始发愁了——经常有武林高手闻名来访,他得给人家表演杀蚊绝技,没有蚊子怎么表演呀?不能表演,谁相信他是蚊阎王呀?再说,有好多他的崇拜者上门来拜师求艺,他要教徒弟,也总得示范几下,没有活蚊子能行吗?没有活蚊子,每晚上的催眠曲也听不成了呀。

蚊阎王在各地的亲朋好友便开始为蚊阎王留心着搜集蚊子、捎带蚊子。蚊阎王也定了规矩:凡来拜师求艺者要交足一百只蚊子作为报名费。

在这种情况下,很自然的,蚊贩子——“倒爷”出现了。什么东西紧张就“倒”什么呗。于是各地名蚊源源不断地送来蚊阎王府中。

    一天,来了位倒爷,捧着个透明精致的水晶盒子。

    “大侠,我给您送蚊子来啦。”

    蚊阎王朝盒子瞟了一眼,“哟,还挺讲究。”

    倒爷说:“宝马配金鞍嘛。大侠,您是内行,咱不敢糊弄您,您瞧瞧个头儿,瞧瞧这皮色,这腿,这腰,多有劲儿,嘿!……”

    “把盒子打开。”蚊阎王说。

    倒爷吃一惊,“打开,还不飞了?

    “就要瞧它飞呢。”

    倒爷遵命开盒,那蚊子便在堂上飞舞起来。

    蚊阎王以手捻须,静心鉴赏。用目观,身姿矫捷;侧耳听,嗡声嘹亮。眼看就要飞出窗外,蚊阎王不慌不忙,腾身离座,一个“白鹤冲天”之势,伸二指将蚊子捉拿回来。如此几纵几擒,方才满意地将蚊子收回盒内,问倒爷:“你要多少?

倒爷说:“我在十六铺买它,化了二十两。加上运费、饲养费、管理费……少算些,您给三十两银子吧。您不会吃亏的,这样棒的蚊子,您使唤到立冬都没问题。”

蚊阎王买下这蚊子,并给起了个漂亮的名字,因为它住的是水晶盒,便叫它“水晶居士”。

    “再过几天,即是我干爹铁罗汉的八十寿辰,各路英雄都要来祝寿献艺,到时候正好靠这水晶居士露一手。”蚊阎王这样打算着,并扎扎实实地将水晶居士训练了一番。

    到了铁罗汉寿辰那天,轮到蚊阎王表演了,只见他跃入场中,朝众人一拱手:

“今日难得群英聚会,小弟特地准备了一点彩头,搞个‘有奖竞技’。请看这只蚊虫儿,”蚊阎王掏出水晶盒,“上场者若能在一炷香燃尽前,身上不留一点蚊叮痕迹,奖一锭银子。若能捉住此蚊(打死也可以),奖一锭金子。”

众人哄然。蚊阎王便打开盒子,那水晶居士振翅而起,绕着场子转起圈来。

    “洒家先来试试!

    抢先下场的是一个胖大和尚。只因他不守清规,惯爱拈花惹草,大家便叫他“桃花和尚”。这和尚脱去僧袍,露出一身黑肉。没等蚊子近身,便“飕飕”地使起一路又疾又猛的掌法。此掌唤作“八面旋风掌”,是桃花和尚的看家本事。胖和尚自知臃肿,逮不住蚊子,但想只要把这犹如铜墙铁壁般的旋风掌打完一炷香时分,蚊子钻不了空子,银子即可到手。

    一炷香烧尽,桃花和尚停住掌势,喜孜孜正待领奖,忽然全场哄堂大笑。和尚惶惑之际,这才觉得背后作痒,忍不住伸手去抓。原来,那轻灵刁钻的水晶居士早就在和尚背上叮出许多小红疙瘩,奇的是这些红疙瘩排列有序,宛然缀成一朵艳丽的桃花。

    紧接着气口袋出场。他因为气功厉害,善于喷气伤人,才得此大号。只见他鼓起两腮,嘬唇发气,众人顿觉奇寒扑面,一股怪风刷拉拉掀起四壁字画。那蚊子东挪西闪地躲避着气口袋的追踪喷射。眼看一炷香又将燃尽,气口袋转得眼都花了,仍难得手,情急之下,改喷为吸。那蚊子猝不及防,“嗖”的一下,竟被气口袋吸入口中!

    大家看得呆了,随即齐声喝彩。

    可是水晶居士是一只不寻常的蚊子,众人彩声未歇,它竟又从气口袋的鼻孔里钻了出来!

    接连十多位好汉上场较量,都未能讨到便宜。

“诸位请歇息,小弟献丑了!”最后蚊阎王喊道。原来,蚊阎王故意让好汉们在他的蚊子面前纷纷吃瘪,这样岂不更显出蚊阎王身手不凡,技压群雄?

只见他跳掷如脱兔,奔走似惊鹿,纠缠赛狡蛇,扑抢胜恶虎。那蚊子只是退让,不遑进攻。蚊阎王放了几个花架子,最后一着“苏秦背剑”——腾起空中,用右手二指从背后绕过,一下揪住蚊子的左大腿。

    蚊阎王在各路英雄面前大大地露了脸,他好不得意。但他没想到,桃花和尚撺掇气口袋,正准备演一出恶作剧。

    当晚,蚊阎王把水晶居士放进听蚊枕,很快便在嗡嗡蚊曲中酣然入睡。桃花和尚与气口袋凭着夜行功夫,悄悄翻过院墙,来到蚊阎王窗下。只听轻轻的一声“扑”,堵着听蚊枕出口的塞子已飞到气口袋口中——他又使出那独有的吸功。塞子拔去了,水晶居土扭扭捏捏地脱枕而出。窗外二人连忙憋住笑,憋得直哆嗦……

    “蚊阎王被蚊子咬啦!”第二天一早,这奇闻已传开了。当众好汉大惊小怪地前去看望蚊阎王,蚊阎王兀自还在梦中。只见他的眉心、鼻尖和双颊,端正、对称地现出几块红肿,这是他的水晶居士给他留下的纪念。

    蚊阎王被众人的笑声闹醒了。桃花和尚给莫明其妙的蚊阎王递上一面镜子。蚊阎王凝视镜中,不由怪叫一声。他伸手去擦、去抠脸上的红点儿,他怕是哪个促狭鬼给他点上的胭脂、红漆。可是擦不掉,抠不去。他楞了一小会儿,忽然有悟,抓起听蚊枕贴近耳边:没有嗡嗡声!再摇了几摇,还是没动静。这时他发现塞子掉落了,脸色立时煞白。见瓷枕空空如也,他险些晕倒——他不是心疼三十两银子跑掉了,他只是意识到:看来脸上的肿块是真的,他蚊阎王真的被蚊子咬了!

    这时门外传来马嘶,有远方信使兼程到此。原来,某地苦于蚊灾,有一种黑衣毒蚊孳生为患,人被叮咬后即昏睡不醒。目前州府上下患者已经过半,蚊灾大有四方蔓延之势,地方官员特修求援文书,请蚊阎王立即赶去解救。

    蚊阎王扎上扫蚊巾,别好驱蚊扇,卷起醉蚊席,夹着听蚊枕,对众好汉一抱拳:“诸位英雄,事关小弟一生英名,我就此告别,后会有期!

    蚊阎王的徒儿们齐声道:“弟子愿随师父灭蚊立功1

    “不用!”蚊阎王一摆手,“我要亲自手歼此蚊,以雪今日之耻!”

    “雪耻?!”大家好容易才弄明白,蚊阎王出门不是为了解救蚊灾,而是一心要去追赶那辱主叛逃的水晶居士。

    任众人百般规劝,蚊阎王矢志难移。

    结果,黑衣毒蚊被随同信使赶到的蚊阎王的徒弟们奋力剿灭。

蚊阎王自己,虽然脸上的红肿很快消退了,但他的雪耻誓言逼着他迢迢跋涉,要去追杀那只损害了他半世声名的蚊子。翻山越岭,穿州过府。耿耿于怀,义无反顾。他的驱蚊扇掉进长江;扫蚊巾卷入黄河;在少林寺附近的旅店,听蚊枕被小偷当作宝盒窃去了;在华山脚下,醉蚊席被大盗留作买路钱……但挫折和损失挡不住蚊阎王的脚步。最后,据说那只不亏卖了三十两银子的蚊子竟然飞过了长城。蚊阎王毫不含糊,决然出关。

那时正值异族南侵。一夜,水晶居士飞进了一位王爷的篷帐。蚊阎王紧紧跟踪,当夜也悄悄潜进王爷帐内。正要下手,被王爷的侍卫们发觉,立时拿下了。

    “好大胆!”王爷怒斥道,“你受何人派遣?

    “我……”蚊阎王回答,“我自己派遣自己。”

    “好,推出去砍了!”王爷很干脆。

    “慢,”蚊阎王提出要求,“能不能给我的儿子捎去一句话?

    “死到临头,还有什么话?

    “要他千万为我报仇啊!”蚊阎王挣扎着大嚷。

    王爷觉得这话实在反动。其实蚊阎王这话是针对蚊子而说的,逮住水晶居士立刻处死,这仇就算报了。